喪失中年

好久沒看電影了,尤其港產片,最少有十年沒有掏過錢進場看了。今天看的《無雙》是真的好看。


發哥和城城演得很好,還有很多人客串,方中信、馬德鐘、駱應鈞等等,還有戲份不算太多的王耀慶,還有幾個女生的表現也很好,整體我覺得可以有85分了。


廣東話、發音不太正的港普在我來說都算是萌點2333。


發哥狀態很好,一點不像六十多了,病嬌起來還萌萌的。城城意外演出了少年感,蠢萌蠢萌的也是很可愛了。


劇情也不錯,因為有朋友之前看了再安利我去看的,所以知道有反轉。當然沒有給我劇透啦,看到後面,某個反轉也大致猜得到,依着這個反轉,故事邏輯就順了。


看完這套戲,有種真的是:人生如戲,全靠演技。真亦假時假亦真,人生還是難得糊塗會過得舒心一點。


對了,聽說他們的cp好像叫“發家致富”?

昨晚去看了!之前公告過上映時間在8號,結果推遲了一個星期。《Ocean》系列我一直都是很喜歡的。這次由Daniel Ocean的妹妹上陣,劇情也是不錯的,明快、愛恨情愁都有。

可能是題材關係,估計國內應該不會拍吧⋯⋯
不然按照之前在微博上看到有人P的海報選的那幾位來拍,我覺得應該也會很好看的。

這種題材實在太可愛了,好想寫文(❁´ω`❁)

【樓誠】同居物語 (同居三十題) 18

18.接對方回家

 

我把這篇開始的設定翻出來看了看,覺得大家還是忘記時間線,就當片段來看他們的日常好了,我也比較易寫(笑)

------------------------------------------------------

 

“大妹,我有件事想找明樓幫個忙,他現在方便嗎?”明鏡某天接到明堂打來求助的電話,覺得有些奇怪,便問道,“大哥,是出了什麼事嗎? 我能幫忙嗎?”

 

“啊,大妹,是這樣,明樓現在不是沒有明氏上班嘛,我在H市那邊有個合作要談,本來想要自己過去的,不巧你嫂子病了,現在在醫院,我走不開,雖然可以派助理過去,但是又怕對方覺得我們沒誠意,所以想問問看明樓能不能替我出這趟差。”

 

“嫂子病了?! 大哥嫂子怎麼了?”

 

“唉,我也不知道,反正昨晚突然就在家裡暈倒,把人送到急症室後,說其一是血糖超標,反正人沒醒就被直接推進了加護病房,我現在也進不去。醫生也只是在說要抽血化驗,化驗報告還未出,所以實際情況是怎樣現在也說不清楚…大妹,如果明樓不方便的話…”

 

“啊,大哥,你在醫院的話,我讓明樓去找你吧,你直接跟他談,我現在也過來醫院看看。”

 

“你讓明樓來找我就成了,你現在也進不去看你嫂子,就別白跑這趟了。等我有新消息再告訴你,你到時再過來吧。”

 

“大哥,一家人別跟我客氣啊!”

 

“沒有的事,有什麼要你幫忙的我一定開口,不會跟你客氣的,你也別擔心她,她會不好意思的。”

 

“那好吧,我這就給明樓打電話。”明鏡掛了電話之後就撥了明樓的手機號。將明堂的事情簡短地告知明樓,順道要他去了解一下大嫂的情況和表達一下他們的關心便掛了電話。

 

“阿誠,我要出去一下,晚飯別等我了,你先吃。”明樓進了卧室把家居服換了,走向玄關前路過廚房向在裡面煮意麵的明誠說道。

 

“啊? 你要去哪?”明誠一邊拌着鍋裡的意麵,一邊轉頭向門口方向看去。

 

“大姐打電話過來說大嫂進了醫院,大哥剛好有事情想找我幫忙,要當面和我談,現在我過去醫院找他。”

 

“這樣啊…那你自己吃了再回來還是我留吃的給你?”

 

“你留給我吧。好了,我先出去了。”明樓走過去在明誠的臉頰上親了一口便出門去了。

 

明樓出門之後給明堂打了個電話,明堂讓他到醫院的員工食堂找他,順道一起吃個飯邊談事情。

 

明樓坐下後,明堂的讓助理過來替明樓去買吃的,明樓卻只要了杯咖啡,明堂好奇,“你不餓嗎? 怎麼不叫吃的?”

 

“不吃了,我出來的時候阿誠剛好做完飯,我讓他留飯給我回去吃,大哥,要不你好好吃飯,我上去看看嫂子再回來跟你談事情?”

 

“唉…你也不用急着上去看你嫂子,加護病房的探視時間有限制的,現在也不是探視時段,你也進不去。我們還是先談事情吧,談完也好快點放你回去吃飯。”

 

明樓揚起了淡淡的笑容,端起了咖啡抿了一口,“那我有什麼可以幫大哥的?”

 

“是這樣,我早前在H市跟個商家談合作的事,本來也談得差不多了,但因為雙方的時間都實在喬不出來,所以一直都是視像會議。對方還是有些細節想要當面談,本來約好了下星期過去H市的,但看你嫂子現在的情形我也走不開,你雖然沒有插手我公司的營運,但也是董事嘛,所以想你代表我過去跟對方談,如果順利就順道把約簽了。”

 

“可是我不知道你這個項目是什麼,怎麼幫你談…”

 

“這個你也不用擔心,如果你肯去,我會讓小李跟着你,他一直都有參與這個項目,知道的細節最清楚,相關的項目文件我也會給你先研究一下。如果覺得項目裡面有什麼問題想要修改或是再跟對方談判,決定權完全歸你,我信任你的眼光。”

 

“大哥,一家人就別客氣了,我替你去一趟吧。現在時間可能不太夠,不過你先把文件給我帶回去看吧,如果有問題不清楚我再問小李。你先照顧大嫂吧,工作的事我先替你處理。”

 

明家雖然在明樓的父輩就已經分家了,但是兩房人的感情還是很好的。雙方雖然業務涉及的領域不同,但都留了重要的位置給彼此,以便在有需要時能出手相助,此時便是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正事談完了,明堂也不再留明樓,放他回去吃飯,讓人晚點把項目資料送過去明樓跟明誠住的公寓。

 

剛走出醫院便開始下雨,已經有幾個人在門口被雨勢阻着,這雨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小,攔不到計程車的明樓抬手腕看錶,想着要不要跑過去地鐵站坐地鐵回去。在這空曠的醫院正門前,突然間響起了一聲“咕嚕~”剛好一個婦人站在明樓身邊,她抬手掩着嘴在憋笑,明樓臉一紅,頓時有點掛不住面子,便頭也不回地衝進雨水之中朝地鐵站奔去。

 

好在醫院距離地鐵站入口不遠,明樓雖然被淋濕了,卻也不算太嚴重。進了地鐵車廂,一身濕的他也不好意思找位置坐,便在門邊找了個位置站着。外套兜裡傳來一陣震動,把手機掏出來一看,是明誠發了條微信過來,問他現在的位置,打算等下去接他。

 

明樓會心一笑,他的阿誠永遠都出現得這麼及時,這麼貼心。抬頭數了數還有多少個站才到,便回了條信息。當明樓步出閘口,就見明誠拿着兩把傘在一旁等自己。

 

“雨應該沒那麼快會停呢,好像還越下越大了,兩個人撐一把傘而不弄濕實在不現實,你先拿手帕擦一擦吧。”明誠邊說邊遞了條手帕給明樓。

 

見明樓看着自己沒動,明誠疑惑,“怎麼了?”明樓搖了搖頭,笑道,“沒什麼,好像很久沒試過被人接回家了。有些想起小時候大姐接在下課後接我回家的情景。”

 

明誠笑,“這樣啊,要懷緬也先回家再懷緬吧,再不回家洗熱水澡,着涼了我可不照顧你喔!”

 

打着傘也不能靠太近,兩人就這樣慢慢地走回家。回到公寓後,明樓被明誠趕去洗澡,自己則是去替明樓把意麵熱好再拿出去等明樓洗完澡吃。

 

“你堂哥找你什麼事啊?”明誠泡了杯咖啡坐在明樓的對面陪着明樓吃飯。

 

“嗯,他公司的事,大嫂進醫院了大哥不方便出差,我下星期代他去一趟。”明樓叉起碟子裡的意麵又吃了一口。

 

“去哪裡啊…”突然門鐘響起,明誠起來向大門走去,“誰呢? 快遞嗎?”

 

“應該是大哥的人把項目資料送過來了。”

 

門外是一個穿着西裝的男子,看到他身上有點濕,本來明誠想讓他進屋裡,可是那男子卻說自己的鞋子太濕,不方便進去,把文件交給了明誠,又想向明樓交待幾句。

 

明誠見狀,便向門邊的鞋櫃找了雙拖鞋出來,讓他換上了再進,明樓這時也正好吃完了。揚手招了招那個男子讓他過去餐桌那邊,“你是小李吧? 過來坐,你跟我先說一下項目的事和洽談進度吧。”

 

明誠到廚房倒了杯熱茶給小李,便回廚房洗碗去了,他剛才看到了那個小李的拘謹,本來想讓明樓和他進書房去談事情,可明樓卻輕輕的搖了搖頭,於是他聳了聳肩便進了廚房洗碗了。

 

餐桌離廚房不遠,兩人的交談明誠在廚房裡其實是聽得見的,不過他也不好奇。對他來說,大生意什麼的他沒興趣,他只要經營好老爹留給他的綠洲就夠了。

 

過沒多久小李便告辭了,明樓把人送走便進了廚房。他剛才還在想明誠在廚房裡待那麼久是在幹什麼呢,一進去便看到明誠原來在和麵,“你在幹嘛呢?”明樓走過去從後抱着明誠,手正把人圏在懷裡。

 

“晚餐吃餃子好不好?”明誠由着明樓的手在他的腰際不安份地游走了一會兒,手上的活也沒停,可是那雙手開始往不該往的地方去時,明誠終於停下手裡的動作,扭頭瞪了明樓一眼,“幹嘛呢! 正經點!”

 

“正經什麼,家裡只有我們倆。你剛才也聽到小李說可能要出差一到兩週呢…”

 

“撒嬌也沒有用,一碼歸一碼,你出差多久跟我想不想做是兩回事。我比較想弄好我的晚餐。還有,你受人所託,就要忠人之事,好好的去工作吧明總。”明誠說完便掙開了明樓的懷抱,然後一把推他出廚房讓明樓去研究資料了。

 

明樓去書房工作了,明誠就邊聽着窗外越來越大的雨聲,邊包起餃子,突然褲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快快的把手上的餃子包好,洗了洗手便伸手去掏手機。不過來電已經斷了,看了一眼未接來電顯示是曼麗打來,便回撥了過去。

 

“阿誠哥!”

 

“曼麗找我? 怎麼了?”明誠聽着于曼麗帶着焦灼的聲線蹙起了眉頭。

 

“雨太大了,我們之前也沒察覺到原來孩子們的睡房有個窗的開關壞掉了,本來想關窗結果跟一陣大風拉扯了一會之後那窗就徹底關不上了,雨水一直刮進來,小語和他附近的孩子們的床現在都不能睡了,怎麼辦?”

 

“院長呢?”

 

“院長剛才和其他老師們商量把孩子們今晚都集中到禮堂去過一晚上,怎麼也得等到雨停了才有辦法修理窗戶啊,但是現在該怎麼辦?”

 

“嗯…我現在回來,你先和老師們安撫孩子們,你也不要怕,我記得倉庫裡好像是有幾張大的防水帆布的,你去跟陳叔確認一下,你們也不要自己過去倉庫,一切等我回來再說。”

 

掛掉了電話,把剩下的餃子皮和餡兒放回冰箱裡,明誠便立即回去卧室找了件雨衣,然後敲了敲書房的門,“阿誠? 你這是要去哪兒啊? 雨好大啊!”

 

“我要去孤兒院一趟,那邊出了點事我要去看看,晚餐的餃子我包好了,放了在冰箱,你等會吃的時候拿去煮一下就好。”

 

“我陪你去吧,雨太大了,你這會兒出去也很難攔車吧?”

 

“不用了,你還是好好處理項目資料吧。”明誠想了想再道,“我到孤兒院了再打給你吧。”拍了拍明樓的肩膀便走了。

 

雨很大,自己騎車過去真的不是辦法,想着叫車的時候,明誠的手機響了,“喂?”

 

“阿誠哥,你在哪啊?”

 

“明台,我剛打算去孤兒院,怎麼了? 曼麗也給你打電話了嗎?”

 

“是啊,如果你還沒出門的話,我現在過來接你吧,雨那麼大應該也很難攔車的了。”

 

“那好啊,等會見吧。”

 

終於到了孤兒院,向禮堂方向走去便見于曼麗一臉焦急的在等他們,三人一同進到禮堂,便見院長、老師和孩子們都在。院長放下手頭正在鋪開的被褥,向兩個男生走去,了解完情況後,明誠便和明台一起先去了宿舍看看壞掉的窗的情況。

 

室內已經被風雨吹得一片狼藉了,明誠想了想,當務之還是得先處理破窗,別再讓雨水進到室內。兩人合力將傢具移開,然後便去了倉庫找出防水帆布。為了行動方便,沒有撐傘而是穿着雨衣直接衝進雨裡,豆大的雨點打在身上,其實也滿痛的,從倉庫回來的路上,明誠被一個小坑絆了一下摔了個結實。

 

帶着一身泥濘的明誠回到宿舍,明台看到明誠這個模樣回來嚇了一跳,連忙上前接過帆布邊關心明誠,“阿誠哥,你怎麼了?”

 

明誠擺了擺手,讓明台接過帆布先去窗邊,陳叔把用來固定帆布的工具拿來,看見明誠也嚇了一跳。明誠笑着說,“你們別大驚小怪的,就是剛才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先去把帆布弄好吧,我把雨衣脫了就來幫忙。”

 

三人合力將帆布固定,確定雨水不在進到室內後,便着手清理室內了,期間明誠被明台和陳叔推去洗澡。

 

明樓在明誠離開後不久便把手上的資料看完了,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雨勢暫時沒有減弱的跡象,又想了想,最終還是決定去孤兒院接明誠回家。打了電話給司機才知道明台原來也去了孤兒院,小張回去把明樓接了過來。等到明誠洗完澡擦着頭髮出來後看到明樓時疑惑的道,“明樓? 你怎麼在這?”

 

明樓瞥眼看到明誠的手肘處有擦傷,便上前抓起了明誠的手緊張的看了起來,“怎麼受傷了? 還有其他地方有傷到嗎?”

 

“沒有啦,就是剛才摔了一跤,擦傷了而已,我洗澡的時候已經處理過了。你怎麼來了?”

 

明台本來正在和他哥聊着,順道叫他哥出錢修繕,結果明誠一出現,他哥就把他忘了。看着眼前這個重色輕弟的大哥,明台反了個白眼,並不想吃這狗糧,便去找他的曼麗去了。

 

“來接我的明誠小朋友回家的。”明樓笑着用掛在明誠肩上的毛巾替他擦着頭髮。

 

“那麼大雨你不用特地過來的啊,我本來也打算等雨小一點就回去了。”

 

明樓抓起明誠的手,在他的手背上印上一吻,“平常都是別人來接我,我也很想嘗試一下接人回家的感覺。”

 

“那感覺如何?”明誠眉眼彎彎的笑着。

 

“非常好。所以我們回家吧。”兩人看了看窗外的雨終於停了,相視一笑,然後明樓便牽着明誠跟院長告辭,回家去了。

 

兩人上了車,小張也不好意思開口問,明誠卻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誒,明台呢?”

 

“管他呢,都這麼大的人了,又不是不認得路,他自己能回去的。況且,有曼麗在,他想不想回家也不一定呢。”

 

明誠轉頭看向坐在他身邊的明樓,突然說,“謝謝。”

 

明樓伸手揉了揉明誠的頭,他知道明誠的謝謝指的是什麼,“傻瓜,我們之間用不着說謝謝的。”

 

只要你喜歡,我會一直樂於接你回家,直到我再也走不動為止。


 


【樓誠】同居物語 (同居三十題) 17

17. 慶祝某個節日


明樓這幾天看着明台要麼見着面就拉着他到一旁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討論着什麼,要麼就總是微信消息發來發去的。他努力地在腦海裡搜尋着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可以讓他知道這兩個小傢伙在幹些什麼,可是思來想去也似乎沒能想到什麼有用的訊息,明樓不禁失笑搖頭,罷了,雖然明台是個事兒精,不過應該也翻不出什麼大事兒來。

 

明誠這邊剛發完微信就放下手機去了洗手間,明樓瞄了一眼對話框上方的人名就看見是明台。到底該不該去看一下這兩貨到底在幹什麼呢,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他是相信明誠的,等下還是直接問他好了。

 

明誠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明樓坐在沙發上拿着財經雜誌在發呆,去了廚房倒了兩杯水出來放在茶几上,問道,“在想什麼呢?”

 

“嗯…嗯?”明樓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我問你,在想什麼?”明誠拿起馬克杯喝了口水。

 

“啊,我在想你這幾天跟明台神神秘秘的是在幹什麼?”明樓放下手裡的雜誌,也從茶几上拿起杯來喝水。

 

“蜂蜜水?”

 

明誠點點頭,“是啊,近來開始轉天氣了,我覺得有點乾,所以把上次大姐給我們帶的蜂蜜拿出來了。”

 

明樓看了明誠一眼,想記大姐早前去完新西蘭回來,給他們帶了幾瓶麥蘆卡蜂蜜回來,麥蘆卡蜂蜜對治感冒和鎮痛解熱的效果非常不錯的。明誠這兩天明顯喝少了咖啡,白開水反而喝多了,而且偶爾會聽到他像是壓着嗓子不適的低咳…

 

“阿誠,過來。” 明樓指了指他旁邊的位置,明誠不明所以,但也從對面的椅子起來坐了在明樓身邊。人一坐好,明樓便一手摟着明誠的肩將他固定着,另一隻手撩開他洗完澡後垂下來的瀏海,撫上他的前額。

 

“沒發燒。” 明樓對這個結果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明誠則輕笑起來,“我沒事啊,別緊張。”

 

“別逞強。真的不舒服要說出來,現在只是喉嚨癢吧? 再不處理會變感冒的,難道你想病?”

 

“沒有啦,真沒事,要不等下去泡杯板藍根喝就好了。對了,你剛才問我跟明台在聊什麼?”

 

“嗯,挺好奇那小子又想幹什麼,我可不想他闖禍後替他擦屁股。不過如果不能說我也不勉強。”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啦,明台說前陣子不是大伙給他過了生日嘛,他就在想好像都還不知道曼麗的生日是哪天,來問我,想要給她生日驚喜。我就跟他說找什麼理由慶祝都好,什麼第一次牽手呀,什麼第一次接吻呀之類的,反正不要提生日就好。”


“為什麼不能是生日。” 明樓開口之後就後悔了,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明誠與于曼麗的共通點。


“我們不過生日的。” 明誠自嘲的提了一下嘴角,然後站起來,把杯子拿回廚房,用行動結束了這個話題。


明樓在後悔,「生日」算是明誠的一個禁忌,因為牽扯到他的身世。他之前有跟明誠小小的提起過說可以替他尋找親生父母的事。卻沒想到那個一向溫和的明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真的把他嚇到了。


怎麼就忘了呢,明樓嘆了口氣。其實有件事他還不敢對明誠坦白,他私自決定替明誠尋找生父生母,而且,已經有結果了,明誠的親生母親找到了。而且,他還私下跟明誠的生母見了一面。


可是事情一多起來就把這事給忘了,還好未跟明誠提起這件事,不然肯定非吵一架不可。


算了,這事也急不來,再慢慢從長計議吧,現在還是先把人哄好再說吧。紀念日嗎...明樓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個不錯的提議,找個由頭慶祝的話,找什麼好呢...


明誠在廚房裡冷靜了一下,然後自嘲地笑了。當好不容易從養母那裡逃出來後,就跟自己說好了,不要再對父母,身世,這些相關的事情抱有任何想法,因為那些對自己來說的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出了廚房,沙發空了,明誠想那人去哪裡了? “明樓?”


沒有任何回應,家裡的地方就那麼點,平常他們叫喚了對方必定會有回應,這會兒沒有,難道出去了?但剛才也沒有聽到大門開關的聲音啊。在家裡走了一圈,人沒找着,那就是出去了。


明誠拿出手機,打開微信想給明樓發條信息過去,不過當蔥白的手指放到屏幕時,他又縮回去了。還是算了吧。放下手機,明誠去了書房,在書桌的一個抽屜的角落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木盒子,這個精緻的木盒子還有個鎖,明誠從另一個抽屜裡找到了那個小鎖的鑰匙。


“咔”的一聲,鎖開了,小木盒裡躺着一個給小孩的銀製平安鎖,上面刻着一個「誠」字。明誠看着這個鎖,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但他就這樣盯着這個鎖,一動不動的。


窗外的天色在轉變,從白天到染成了橙色,再轉成黑色,周圍民居的燈都亮了,明誠還是沒有動,時間好像停止了一樣,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整個空間都安安靜靜的。


*************************


明樓在明誠進了廚房後,後悔剛才的話傷害了明誠,等他想到要去哄人的時候,忽然一個電話響起,他進臥室接了電話,然後就出去了。出門時急,也可能是因為剛才的尷尬,反正明樓就在怱忙中出門了。


電話是助理打來的,說是他們家的司機小張出了車禍,他已經去處理了,但還是要向老板報告一下的。小張在明家工作很長時間了,他不是本地人,沒有家人在身邊,而且他們明家作為僱主,也很應該去看看手下的人的。而且他還有個事情想問一下凌遠,於是就直接出門了。


出了門才記起自己走得怱忙,忘了跟明誠說一聲,想要打電話回去時才發現手機已經沒電了。反正都在車上了,等到了醫院再才說吧。


明樓到醫院後到護士站借了充電寶給電話充電,順道問了關於小張的傷勢,人沒大礙,但是在人撞到氣墊時還是因衝力較猛把脖子扭了,現在被送到病房裡休息着。


跟護士道了謝,明樓先給凌遠打了個電話,秘書說他正在跟醫生討論某個病人的治療方案,讓他留言。明樓便留了個口信說自己到了醫院,讓凌遠得空時告訴他,好到辦公室找他。


找到小張的病房,打開時發現明鏡、明台和阿香都在了,助理被明鏡差了出去給小張請護工,病床後方的拉桌上放着兩個保溫壺,估計應該是明鏡他們帶來給小張的食物。


“大少爺,對不起,那輛車是從後面切線的,他車速有點快,我當時在行人路旁,如果不向燈柱上撞的話,就可能會撞到路人,所以...”


“不用擔心,你做得對,就是讓你受傷了。我已經叫李秘書去找那個肇事的司機了,其他事你也不用管,現在你的首要任務是把傷養好。還有,要通知你的家人嗎?”


“不用了大少爺,他們都不在這邊,我也不是很嚴重的傷,所以就別告訴他們讓他們擔心了。”


明鏡等着兩人的對話告一段落後終於說出了她的疑問,“明樓,怎麼不見阿誠?他沒來?”


“嗯,剛才出門急,我忘了告訴他,手機好剛好沒電了,等會兒打電話給他就好了。”


平常看着他們兩個都出雙入對的,明誠突然不在,明鏡又覺着明樓這個回答怪怪的,便蹙眉看他,“你們倆沒事吧?鬧矛盾了?”


“大姐,我們沒事,就是剛才我急着出門,阿誠又剛好在做飯,我一時忘記告訴他而已,真沒什麼。”


“沒有就最好,明樓我告訴你別欺負阿誠,那孩子看着豁達,但其實心思挺重的,有事會憋在心裡,你欺負了他他也未必會找人說去...”


手機響起,明樓看了看是凌遠打來的,便着小張好好休息,跟明鏡道了別先出去找凌遠了。


“叩叩”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凌遠正在看一份文件,猜應該是明樓來找他了,便邊叫人進來,把文件合上再去找兩個杯子,從水機裡接了兩杯水,轉頭就見明樓已經坐到會客沙發那邊了。


明樓在凌遠轉身時已經徑自坐在沙發上了,正打量着這個他有段時間沒來的辦公室了,沙發邊上的一個矮櫃上放了一個跟這辦公室格格不入的紙箱。看大小跟形狀應該是個A4紙箱,不過外面被人用印有可愛卡通公仔的包裝紙裹了起來,但並不是全包起來,是可以打開的。


“這個是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你還好Hello Kitty這口?” 明樓看着剛坐下來的凌遠指了指那個箱子。


“這個是我的辦公室寶箱。”凌遠看着這個紙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笑容裡帶着無奈又無帶着寵溺。


“嗯?寶箱?” 明樓好奇地把紙箱拿過來,紙子不重,打開蓋子,裡面一堆零食,還有一些低鹽餅乾。


“凌遠從箱子裡拿出了餅乾,打開包裝,遞了一小包給明樓詢問他吃不吃,明樓搖了搖頭,他便自己打開包裝吃了起來。“早陣子胃痛被然然碰個正着,我妹跟他吐槽說我成天不肯老實吃飯,他們也不能時常盯着我,那天剛好看到角落裡放着個紙箱,他便跟我妹兩個弄了這個紙箱,把吃的放進去,等我餓的時候能在裡面拿吃的。”


“看來你跟李熏然相處的得錯啊。” 明樓也會心一笑,凌遠算是找到個能治他的人了。


“那你呢?你跟明誠又如何?我妹剛才跟我說沒在樓下看到明誠,他沒跟你一起過來看小張嗎?”


明樓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表情還是一樣,看不出什麼情緒來,不過以凌遠對他的了解,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了。反正這個大總裁也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他也不急,等明樓開口。


明樓嘆了口氣,“我跟明誠提了個他不想提起的話題,氣氛有點尷尬,剛好接到電話,我就出來了,忘了跟他說。”


“說說吧,你來找我肯定是想跟我聊的吧,不過快下班了,我也不能跟你聊太久,今天跟然然約好要出去慶祝的。”


“慶祝什麼?” 明樓好奇。


“然然說今天是我們交往的第400天,所以想要去慶祝一下。”凌遠不禁想起昨晚李熏然煞有介事地跟他說今天下班時間要空出來跟他去慶祝的時的表情。

“為什麼不是一週年慶祝而是400天呢?”


“明樓,你看着也不像是個這麼沒生活情趣的人啊,然然哪裡是真的想要慶祝什麼,他是看到前幾天有家新開張的粵菜館,想去嚐鮮,平常都是我煮飯,他怕不找個由頭,我不肯跟他去外面吃而已。況且慶祝這種事,也不一定要在什麼特定日子的嘛,開心就好。對了,有什麼事快點說吧。”


明樓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既然凌遠也趕着要回去,還是很快進入正題,將今天發生以及他瞞着明誠去替他尋親生父母的事都說了。


凌遠聽完跟他分析了一下,把該說的都說了,讓明樓自己回去再斟酌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處理,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的事,他也不好加意見。但他其實也不太贊同明樓這次的做法,但既然事已至此,就讓明樓自己去想辦法吧。


離開了醫院,明樓摸了摸兜裡的手機,滑開手機才發現明誠給自己發過信息,問自己去了哪裡,回不回去吃飯。


明樓想了想,然後直接打電話給明誠,“阿誠,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嗯?什麼日子?今天有什麼特別的嗎?” 明誠想了一下,卻沒什麼頭緒。


“嗯,等下回去跟你說,你還沒吃吧?”


“還沒,對了,小張沒大礙吧,剛才明台跟我說小張出車禍了,你也不告訴我,真是的,要不然我剛才就跟你一起過來看小張了。”


“他沒大礙,我們已經給他請了護工,有人照顧他,沒事的。想去看他明天再來醫院就行。先不說了,我現在回來,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家裡有兩塊鮭魚扒,要吃嗎?等會我把它煎了?” 明誠正在冰箱裡翻有什麼吃的。


“阿誠,還是別在家裡吃了,出來吃飯吧。”


“啊?去哪吃啊?”


“你等一下。”  明樓用手機發了條短訊給助理,讓他去幫忙打點一下一間餐廳,看看能不能要回他跟明誠第一次吃飯的那個包廂。


助理回覆說可以了,明樓便讓明誠坐車到那個商場,約好在商場裡等。在等待的期間,明樓路過一間錶行,在裡面看中了一款手錶,買了兩塊。剛走出錶行就收到明誠的電話,下去找到人,兩人都有點餓了便直奔餐廳。


這次還是在那個包廂裡,今天不用駕駛,兩人點了瓶紅酒,吃着吃着,都默契地沒有提今天的事。忽然,明樓從錶行的小袋子裡拿出了兩個盒子,一個遞向明誠,一個放在自己手邊。


明誠放下刀叉,接過明樓遞過來的盒子,“給我的?”


“戴上手試一下錶帶的長度,如果不合等下吃完飯我們下去改。”


“好端端的為什麼送錶給我?” 明誠拿出手錶,是機械錶。這個款式他有在明樓的一本財經雜誌裡看到過廣告,這種錶還是這個牌子,得要多少錢啊,戴是戴上手了,明誠卻還在想今天到底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明樓看着對面的人那一臉不解,臉上掛起了笑容,想着今天的事算暫時翻篇了,便笑着說,“今天是我們第一次單獨吃飯的紀念日啊!”


“哈?這有什麼好慶祝的?” 明誠還是不解,這有什麼值得慶祝的。


“慶祝是其次,你想一下我們多久沒有出來約會過了。”


“約會?需要嗎?我們不是天天都在一起嗎?”


“天天在一起又怎麼樣,我們是戀人,約會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好吧,反正我也說不過你,想約會是吧,我看看等下有沒有電影可看。”明誠沒再說什麼,拿起了他的手機看了看電影院的場次,找了一套荷里活的特效大電影,買好票才跟抬頭笑着跟明樓說,“我買好票了,快點吃完我們去戲院。


兩人同時舉杯,向着對方笑着說,“為紀念我們第一次單獨約會,乾杯。”


慶祝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什麼人在一起,我沒有別的所求,但求能跟你快樂的渡過每一天,那就天天都是紀念日了。


---------------------------

有沒有人也有看明星大偵探的?這幾天跟朋友聊起剛好有個雙北的腦洞,如果寫會有人看嗎?

不過我就算寫也不會把這邊坑了的,放心吧 (ゝ∀・)

對《我是大偵探》的一點感想

《明星大偵探》是我喜歡的一檔網綜,早知道上星會有很多限制那為什麼硬是要上星呢?

在商言商,想要圈更多錢、賺更多廣告冠名費贊助費也無可厚非,但既然這樣能不能好好把節目做好?

一開始強調《我是大偵探》是《明偵》的姊妹篇,拿着《明偵》的粉絲基礎與期待不止,遊戲規則和故事框架基本照搬,拿足了噱頭,現在成片出來評價不好就要人分開看待兩個節目?連故事都拿來再用,自己抄自己就不算抄?

還有,遊戲規則投錯了就投錯了,為什麼可以再猜一次?嘉賓表現,演技什麼的我都不想吐槽了,但為什麼要讓再投一次?只有我覺得這樣再猜很奇怪嗎?

想要別人不拿這兩個節目做比較就自己認真區別起這兩個節目,連自己都做不到,憑什麼連說也不讓別人說?

不過我也影響不了節目組,但被人莫明奇妙地打成尬黑也真的是第一次,滿好笑的。

【樓誠】同居物語 (同居三十題) 16

各位小伙伴好!我回來了!
雖然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在,希望回來填這個坑的時候還有人會記得我吧。
今天是我的生日,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明樓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因為明誠去進貨了,這次去的越南,他有一個朋友在那邊,本來想說辦完事就回來,結果到埗第二天明樓就收到明誠的電話,說因為跟朋友太久沒見了,朋友請他在那邊玩兩天。
 
心裡雖然十萬個不情願明誠多留在那邊,可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啊,而且這兩人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平等,之前也約定過不能過多干涉對方交友的自由,明樓就更開不了口讓他快點回來了。
 
平常習慣了身邊有個人跟自己形影不離,現在人忽然不在身邊,心裡總有點空落落的。連帶睡覺也睡不好,明鏡看着弟弟頂着那個漸濃的黑眼圈,不禁擔心他休息不好,“明樓,阿誠出去幾天啦? 怎麼還不回來?”
 
剛灌了一口黑咖啡進喉嚨,帶著果香和一點苦澀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明樓不太喜歡這款咖啡的味道,眉頭微躄,始終還是我家阿誠泡的咖啡好喝,“大姐,阿誠說要在那邊跟朋友玩幾天再回來,您想找他?”
 
“我是看你這幾天都睡不好,黑眼圈都跑出來了,要不…我幫你叫阿誠回來?”
 
明樓側頭望向自家大姐一笑,“不用了,他又不是長駐在那邊,玩幾天就回來了,也沒什麼特別事就別打擾他旅行的興致了。”
 
明鏡沒想到她這個弟弟自從跟明誠在一起以後的轉變會這麼大,以前的他總是有點控制和佔有欲,也喜歡別人按著他的思想去辦事,可是現在,明樓會為了明誠試著控制自己那點脾氣,連耐性也出奇地好了起來。看來,同意他們在一起是對的,當初自己也介意明誠無法傳宗接代,不過看到他們能好好的過日子,就比什麼都強。
 
就這麼過了幾天,明誠終於回來了。明誠本來想着自己回去就行,結果明樓卻堅持要去機場接他,拗不過對方的堅持,明誠便點頭讓明樓去接自己了。
 
都說小別勝新婚,兩人小別了幾天,當在看到對方的瞬間,臉上的笑意和思念就怎麼藏都藏不了了。相對而立,明樓迎上去,將明誠一把抱住,順勢將頭埋在明誠脖間,深呼吸著,輕聲地對明誠說,“明誠,歡迎回來,我想你了。”
 
明誠本來在明樓的背上輕撫手忽然停下了動作,變成用指尖在他的背上彈起琴來,“明樓,我回來了,我也想你了。”身前的男人將自己越抱越緊,散發出的荷爾蒙也越來越強烈,最後還是明誠先恢復理智,輕輕推開眼前的男人,“誒,還在機場呢。”
 
明樓接過明誠手裡的行李箱,伸出另一只手虛指了明誠一下,“調皮! 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兩人沒回明公館而是回到他們的小天地,明誠的小公寓。明樓把門關上後便把明誠趕去洗澡了,順手把行李箱放好,再去廚房泡了兩杯茶,坐在沙發上翻著財經雜誌,聽着從浴室裡傳來微弱的水聲,明樓才終於覺得自己懸著的心又回來了。
 
水聲停止,過了一會浴室門被打開,因着是被明樓趕著進去洗澡的,兩人都忘了要拿換洗衣物,所以明誠也只能在腰間圍着浴巾出來,一邊拿著另一條毛巾在擦頭髮。
 
從浴室裡出來,明誠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明樓正在悠閒地翻著雜誌,茶几上兩杯還冒著煙的薄荷茶,散發薄荷的清爽香氣。那個不見了好幾天男人,靜靜地坐在那裡看雜誌,估計是看到什麼感興趣的文章,他嘴角微揚,讓明誠突然有種心跳的感覺。
 
兩人平常都是老夫老夫的感覺,不過原來只是隔了幾天再看,這男人還是非常的帥的,豐神俊朗,可是從眼底的青黑來看,自己不在的這幾天,男人似乎睡得不太好。
 
明樓感受到了視線,抬頭看到裸着上半身,剛出浴的明誠,性感的喉結在上下滾動着,皮膚好像比之前曬黑了一點,更健康的膚色,精瘦的身材,看得他都出神了。
 
本著心動不如行動,看着眼著這秀色可餐,明樓不想忍也忍不了,便一個箭步上前把人抱住。正想進一步行動之際,卻聽到明誠道,“你也去洗澡,我回房間等你。”留下一個誘惑無限的笑容,便推開明樓轉身進房了。
 
明樓俐落地洗完澡出來,也不急着回房,在鏡櫃裡拿了明家香早前推出的男性香水,噴了才回房間。這次的香水是帶著檀香與麝香的香味的,是典型的男士香水裡會用到的香味。
 
不知道是因為時隔幾天,還是香水的氣味,還是…總之,在這套面積不大的公寓的一個房間裡,這小小的天地裡,只餘下滿室的旑旎與相思。
 
激情退去,兩人相擁而眠。直到一陣電話聲響起,將這靜謐的氣氛打破。明樓看伸手在床頭櫃上摸索了一會,蜷縮在他懷中的人似乎也有被吵醒的跡象。明樓安撫著明誠讓他再睡一會,自己去解決那通電話了。

一看電話的未接來電,原來是大姐打過來的。也是,昨天沒有回去,也忘記打個電話回去,等下肯定得捱罵。點開手機屏幕撥回去,沒響兩下電話就被接起來,“大姐⋯”

“明樓!終於捨得打電話回來了嗎?”

“大姐⋯”

“我不是不讓你們膩歪,但你不知道家裡人會擔心的嗎?電話也不知道打個回來,我昨晚還讓阿香煮了很多菜等你們回來吃的呢!”

“大姐,對不起,我錯了,昨天回來有點太忘形了,所以才會忘了打電話回來跟你說聲的,對不起。”明誠把明樓的手機從手中抽出,然後把話接過,直接就承認錯誤了。

“誒?是阿誠嗎?大姐沒有怪你啊!對了!你們今天回來嗎?”

“嗯!回來的,我們等下就回來了,我買了些東西回來給您呢。”

“哎,你這孩子總是這麼貼心,好了,你有沒有什麼湯想要喝呢?我今天親自下廚給你接風。”

“謝謝大姐!我們吃完午飯再回來,有沒有什麼菜要順道帶回來?”

“不用啦,我跟阿香弄就好。”

“好的,大姐。等會見。”明誠掛了電話,順手就把手機塞回明樓的手裡,然後打了個哈欠。

明樓看他一副沒睡醒的樣子,笑著站起來摟著明誠的腰,“還是媳婦好,知道要來救我。”

明誠一聽到「媳婦」兩字,立刻炸毛,把明樓推開,“說什麼呢?誰是媳婦?你才是媳婦!”

“誒誒誒⋯好好好,別氣,別氣,開玩笑嘛。”

“誰跟你開玩笑了,走開!”明誠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真生氣啊?”

“別擋路啦,我要去刷牙。”明誠從向他撲過來的明樓身側閃開,走進浴室去了。

正在刷牙,就見明樓也推門進來,含著一口泡泡的明誠疑惑的看了明樓一眼,像是在詢問他到底進來幹嘛?都回來了,不用黏成這樣吧?

“想什麼呢,我也是從床上爬起來接大姐電話的,一接就到剛才你掛線了,我也還未刷牙洗臉呢。”

明誠拿起刮鬍刀,擦了刮鬍泡,正打算下手刮鬍子就被明樓叫停,“等一下。”

“嗯?怎麼了?”

“我來。”拿過明誠手上的刮鬍刀,見明誠也沒有反感,便開心地道,“我替你刮完換你幫我刮?”

“為什麼突然有這個興致?”

“先別動。別跟我說話讓我分心。”明樓說著,手裡的動作倒是沒停,但是看得出他有點緊張,不過很仔細。明誠想了想,好像沒有在這樣的距離看過眼前這個男人。

在明誠走神之間,明樓就替明誠刮完鬍子了,“好了,輪到你替我刮了。”

明誠把馬桶蓋放下來,讓明樓坐下來,然後慢慢地替明樓刮,明誠彎著腰替明樓刮,明樓看著明誠的喉結上下滾動,自己也吞了口口水,明小樓貌似又有想要甦醒的跡象。

明樓沒有告訴明誠,他昨晚做了個夢,夢裡他們兩個是可以把背後交給對方的同志,在那個動盪的時代裡,能有一個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給對方而兩人的志向與信仰完全一樣,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那是在黑暗的時代裡給他的一束光。

下午回到明公館,明誠把他從越南買的拌手禮帶了回去,明台、曼麗和阿香紛紛向明誠走去,“阿誠哥!你回來了,禮物呢?”

“都有啦,我也給小張買了一份呢,到沙發那邊去吧。”

明誠從袋子裡拿出一些吃的,有綠豆糕、椰子糖,連魚露都有一瓶。明台說,“怎麼都是吃的啊?”

“還有啦,這個給你。”明誠遞了一個盒子過去,裡面裝的是越南滴漏咖啡的特別工具。

“啊!阿誠哥你還記得啊?”

“記得,你上次想把我放在綠洲裡的那個順走,我說了這次過去給你買一套回來的嘛,省得你掂記著我那套。

“曼麗和阿香,這是給你們的奧黛,希望我買的合身吧,如果不能穿就當留個記念吧。”

“謝謝阿誠哥!”兩個女生看著手裡的衣服,顏色也是她們喜歡的,明誠確實是個很體貼的人,買禮物真的是按著各人的喜好而買的。

從二樓下來的明樓和明鏡看著客廳那邊的笑聲,也感到特別高興,畢竟明鏡還是喜歡家裡熱鬧一點,人氣多一點才有家的感覺。

看到明鏡從樓上下來,明誠便向著她乖巧的喊大姐了,“大姐,我給您帶了個沉香木雕的觀音像,您看看。”明誠把那個不算大的木雕遞給明鏡,一拿到手上就有種獨特的香氣。

明鏡笑著說,“這個木雕我是真喜歡,謝謝你啊阿誠。”

“大姐喜歡就好。”明誠笑著說。

一家人吃過晚飯,又聊了會天便各自回房間休息了,畢竟隔天還要上班,回到房間,明樓便問明誠,“我的禮物呢?”

“禮物?你昨晚都把我吃乾抹淨了,還想要禮物?”

明樓挑眉,“啊?你的意思是你把自己當禮物送給我啦?那好,我喜歡這份禮物,我現在就來拆。”

撥開了明樓在自己身上那雙不安份的手,轉身說,“怎麼可能漏了你明大少的那份,咯,給。”

明誠從褲兜裡掏出了一串木珠手串,顏色比很深,接過來還聞到淡淡的香氣,“是沉香手串?”

“嗯,我朋友帶我去買的,想著你平常工作壓力大,這個戴著多少可以緩解疲勞和壓力,還有,聽說緩解頭痛也有幫助的。”

明樓把明誠摟著,在他的額上輕輕一碰,“我明樓是不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偉大的事情,所以這輩子讓我遇到了這麼好的你呢?”

明誠笑,“傻子,前世今生什麼的,我不相信,我只想我們可以好好的走完這輩子就好。”

“我倒是想著如果有可能,不止這輩子我們要好好過,下輩子我還想做你情人跟你一起過。”明樓說完,便吻上明誠的嘴,接下來,就是他的拆禮物時間了⋯

明總今天的情話也是滿分呢!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15

15. 帮对方吹头发


没有弃坑! _(:3 」∠ )_ 

只是工作汪加班伤不起,这篇隔了这么久才吐出来

还有,今天是我生日,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

 

---------------------

  

嗡嗡嗡的机器声在宁静的房间里响着,突然间一阵奇怪的声音从机器里发出,把明诚吓了一跳,他赶紧把机器关掉。

 

明楼本来在沙发上拿着文件看得入神,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吸引了注意。他敲了敲浴室的门问道,“怎么了? 你没事吧?”

 

明诚一手打开门,另一只手在水喉下冲着,对明楼道,”没事,不过它应该是坏了。” 明楼顺着水流看向明诚的手,发现已经有些红了,“烫到了? 早叫你不要再用这种吹风机了,这种又重又易烫到手。”

 

明诚把水关掉,拿着已经放凉了的吹风机出了浴室,明楼自然是跟着出去了。明诚看着这个吹风机,样子有点懊恼。

 

“这个是古董,比你年纪都要大呢,而且它还运作良好,我为什么要换啊。再说,这是干爹给我的遗物之一,我舍不得丢啊…”

 

“诶,我没说把它丢掉啊,咱们先找人看看能不能修,修好修不好你都把它好好保存就好了嘛。一个吹风机也不占地儿吧?” 

 

明诚正发愁,这是老上海的款式的吹风机了,银色的金属上半部份,下半部是黑色的塑料手柄,热风出来是真的够猛,不过缺点是体积大又重还容易被金属部份烫到手。他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人修理它了。明楼终究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了看头发半干的明诚,想着他前不久才病好,别不把头吹干了惹得生病,便伸手把搭在明诚肩上的毛巾拿下来,替他擦起头发来。

 

“诶,不用擦啦,反正再一会它都干了。对了,你在看什么?” 

 

“不行,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痛,也别跟我转移话题,才刚病好多久? 又想再病啊?” 明楼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毛巾厚而柔软,伴随着明楼适中的擦头发的力道,就像按摩一样的,舒服得明诚叹了一下。

 

“好在你本来已经半干了,现在也干得差不多了。坐一会就去睡吧,要给你热牛奶吗?”

 

“不要,给我来杯咖啡!”

 

“我拒绝。现在喝咖啡,还要不要睡了?”

 

“啧,我可是个任何时候想睡都能睡着的人,睡前喝咖啡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的好吗?”

 

“那也不行。要么牛奶,要么喝水,二选一。”

 

“专制。”

 

“你说什么?”

 

“呃…我说我要温水。”

 

明楼虚指了明诚一下却也拿他没办法,谁叫自己特别喜爱他的这种小调皮呢。水喝完了,头发也干了,看了看钟也是时间该睡了。

 

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明诚在他午休的空档上网找能修这种吹风机的店,明楼瞄了瞄他在干什么后,想了想便问道,”诶,你不是有个朋友是做发型师的吗? 吹风机是他的日常工作工具之一,应该知道哪里能修的吧?”

 

“对啊! 怎么就忘了战英呢?” 明诚说着便发了条微信过去,为了不太打扰列战英的工作,他把问题简短说明后再附上吹风机的图,想着等他有空时回复自己就好。谁知才发过去没多久,手机就响了。

 

“喂,阿诚吗? 你都好久没找我了! 想你啊! 那条信息我看到了,你怎么会有这么古老的吹风机的?家里传的古董吗? 这种其实很好用的,热力又够猛,又耐用,我觉得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重了,拿在手里分分钟头还没吹干手就酸掉了。对了,你有没有拆开过看看里面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吗? 是保险丝烧了还是零件出了问题? 你要不把那个吹风机给我,我帮你找人修…”

 

明诚拿着手机,听着健谈的列战英不停地说话根本插不上嘴,刚好明楼在看他,他便给明楼递了个无奈的笑容。虽然战英的外表看上去有点木讷,但一旦跟他熟络了以后,话唠属性就暴露无遗了。

 

他对着话筒轻咳了声,那边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战英,要不这样吧,我正好也要去找你剪一下头发了。明天我带上那个吹风机去找你吧。”

 

“噢! 那好啊! 我等你喔,有客人来了,我先挂啦。” 电话那头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明诚听着那边传来断线的声音不由一笑。转身跟明楼道,”战英让我明天把那个吹风机带过去,他有相熟的师传,可以帮我看看能不能修,我顺道去剪个发。”

 

“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啦,只是去找战英顺道剪发而已,有什么好陪的? 你乖乖的替我看店就好啦。”

 

“啊? 那有没有奬励?”

 

“吓? 你还要什么奬励? 没有。” 明诚笑着转身准备收铺的功夫去了。

 

收了店的明诚正想回家,却被明楼拉着去了附近的商场去了,明诚不解,”去商场干嘛? 家里又没有东西需要补充。”

 

“谁说没有,你习惯每天洗头,吹风机坏了拿什么来吹干头发? 再说,之前说好无论修不修好都要换一个,正好吃饭后去买。”

 

吃过晚饭,还好赶得及在关店前进去,本来明诚想着随便挑一个就好了,能吹干头发就成了。结果却拗不过明楼,让他挑了一个最新型号的回去,而且重点是这个吹风机死贵死贵的!

 

在回家的路上,明诚终于忍不住问道,”普通买个吹风机就好了,干嘛买个这么贵的! 3,000多耶!”

 

“这个它刚卖的时候我就看上了,正好你那个坏了就买回去替换啊。”

 

“那也太贵了吧? 就算功能再多,它也只是个吹风机而已啊!”

 

“好了,买都买了,回家试试看。这个牌子的吸尘器也很不错的,我在想要不改天也去买个回来。”

 

明诚对着明大少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随意吧。”

 

“诶,别生气啊!”

 

“我没生气,又不是用我钱买的,我才不管。”

 

明楼洗完澡出来,刷着头发时看到明诚正在讲电话,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听着他的语气,极有可能是于曼丽。他走到明诚身边时,正好他的手机也响了,明楼看了看是明台打过来的,本来不想接,却见明诚回头用口型问他电话是不是明台打过来的,叹了口气,看来还是得接了。

 

接通了电话,那边第一句传来的不是问候,”啊啊啊! 阿诚哥在不在! 我有急事要找他啊啊啊!”

 

“阿诚在讲电话没空接呢,你又干什么好事了?” 明楼挑眉。

 

“啊! 大哥,你一定要让阿诚哥帮我!”

 

“你先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明诚的眼神,明楼叹了口气,也只能认命了。

 

“我惹曼丽生气了…”

 

明楼和明诚各自对着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做了会知心哥哥,好说歹说的哄好了这对小情人,等他们各自挂线时,都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

 

明楼洗完头发后没有刷干也没有吹干,只是就这样晾了一个多小时而干掉的。不知道是头风的关系还是想感冒了,反正明楼好久不见的头痛又犯了。

 

虽然明楼没有说,但明诚还是察觉到了,晚上当明楼洗完澡出来,他便已经拿着那个新买的吹风机在等明楼了。他向明楼招了招手,”快过来啊!”

 

明楼依言坐在沙发上,明诚拿着吹风机开始替他吹干头发。明诚的发质比较软,明楼替他吹头发时,总忍不住想要揉。明楼的发质却是比较硬的,不过他的头发长,倒也不会觉得刺刺的。明楼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已经干了,却见明诚没有要停手便转头跟明诚道,”不用再吹了,我头发都干透了。”

 

“你别动。” 明诚把他的头转回正前方。拿着吹风机对准明楼的太阳穴吹了起来,多亏这个新买的吹风机其中一个卖点是静音,所以即使吹风机对着太阳穴明楼也没觉得吵耳。

 

明诚拿着吹风机,双膝跪在沙发上替明楼吹着太阳穴,再慢慢移向后颈的中央,在明楼的发际与脊椎两外侧上下移动着,再到两侧肩膀,明楼转动了下僵硬的肩膀与酸痛的后颈,然后发出了声舒适的呻吟。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被吹得微微发热,身体也不再绷紧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惊觉明诚已经替他吹了好久便赶快伸手向手抓住明诚还搭在他一边肩膀上的手让他停下来。

 

“阿诚,我好多了,你别再弄了。”

 

明诚依然停下,关了吹风机便从沙发上起来,收拾好东西,从厨房里泡了两杯热牛奶出来,一杯递了给明楼,一杯自己喝着。

 

“我的头痛和肩膀舒服多了,你这是什么招来着?”

 

“这个是我在网上看到的算是偏方吧,说是初起感冒或是落枕了用吹风机把颈后和肩膀的位置吹热,可以缓解痛症,好像连胃痛、腰痛和膝痛都有帮助的。”

 

“那么厉害?”

 

“嗯,反正又麻烦,试试也无妨啊,看你的反应似乎挺好受用的嘛。”

 

明楼把明诚的手拉过来,替他按摩着刚才拿了吹风机好久的手,温柔且熟练。明诚笑着看明楼,他在想,其实他们某些方面挺像的,对所有人都很温和有礼,但都会透着一点疏离感,可是对自己亲近的人,即使敞开心扉,也始终有着一点点保留,唯独对着彼此,他们才会毫无保留地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脆弱,跟对方撒娇,让彼此有所依靠。

 

感谢老天爷让我遇见你。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14

14. 午睡

 

大家情人节快乐啊! 

来以单身汪的祝福~ _(:3」∠)_

 

这一篇接上一条题目的~

--------------------------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明诚在医院躺了两天便嚷着要出院了,一来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二来是他不想再面对明镜带来的东西了。

 

药膳那些倒也罢了,反正是吃的也没什么不好,可是那些连着吃的一并带过来的瓶瓶罐罐的营养补充剂,让他看了就头痛。

 

本来为了明镜的面子和她那殷切关爱的眼神而接过那些拒绝不掉的东西就已经够心塞了,更让明诚心塞的是,当时明楼明明接收到他求助的眼神,想让他来救一下场,谁知那家伙不帮就算了,还跟着大姐一起软硬兼施地逼着他吃了,末了还向明镜自告奋勇地把监督他吃那些营养补充剂的差使承包了。

 

拗不过明诚,最后明楼也只能妥协,请医生来给他再做一次检查,确定没问题后便和明诚出院了。回到家里,明诚一进屋便伸了个懒腰,用着还是嘶哑的嗓子叹了一声,”还是家里舒服。”

 

明楼把手提行李放回房间,出来便听到明诚原本悦耳的低音变成像被沙纸磨过的一样粗糙,忍不住地皱了皱眉。指了指沙发示意明诚过去坐,自己则转身进了厨房倒了两杯微热的水出来。

 

“你啊,为什么不在医院多休息两天,这一回到家里你肯定闲不住的。”

 

喝了一口微烫的开水,干涸的喉咙得到了滋润后,连声带都好像活过来了一样,明诚回道,”你还说,看看大姐带过来的那堆瓶瓶罐罐,比我这病要吃的药还多,你还偏偏不帮我解围。”

 

“我那敢啊,你还在昏睡的时候大姐来过一次,把我骂了一顿,还说我不会照顾你啊,说你太瘦要补补之类的,反正我也觉得大姐说得没错,你是该长点肉。不过我也觉得奇怪,你明明平常食欲那么好,也没见你长肉,东西到底都吃到哪去了?” 明楼坐在他身旁在上下打量着明诚。

 

“我怎么知道,我从小到大就没胖过。”

 

“其实也不是能不能长胖的问题,我们只是想你健健康康的。那天晚上进来看到你发着高烧边说着呓语,叫你还没反应,差点把我急坏了。”

 

“……” 明诚没想过明楼会这么直接的告诉他自己心里的感受,也知道自己这次确实有点不对,病了就是病了,大病小病也是不该拖的。

 

明诚低头垂眼,没有像平常一样用发泥去拗造型的头发柔顺地放下来,就是一副乖乖的模样。明楼看着身旁的明诚这样一副没精打彩的模样,以为他累了,便道,“好了,你应该也累了,去睡会儿吧。”

 

明楼把人拉起来,牵着进了卧室,然后递上睡衣着明诚换好,让他躺到床上去,替他掖好被角便转身出去了。明楼出来后把之前带回来的衣服拿去洗了,又收拾了家里一通后,才伸了个懒要活动一下筋骨。

 

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掏出来看来电是大姐,跟她报告完毕没多久,便收到了王天风的短信。进了书房把门带上便谈正事去了,也没注意到从卧室走出来的明诚。

 

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掏出来看来电是大姐,跟她报告完毕没多久,便收到了王天风的短信。进了书房把门带上便谈正事去了,也没注意到从卧室走出来的明诚。

 

在床上躺着的明诚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眨着眼睛却睡不着。在医院已经躺得够多了,虽然病愈后的身体仍然有些疲乏,但是精神却也不算太差,坐起来挠了己头,明诚决定还是起床去看看明楼在做些什么。

 

脚一沾地,一阵寒意从脚底往上升起怕虽然想偷偷出去,却也怕自己会再病,明诚还是穿回拖鞋,尽量放轻脚出往外口去,刚打门房门便听到明楼在通谁通电话,单听明楼的回应都能猜到是明镜了。他低头腼腆地笑着,对于能遇上明楼他们,终于让他有了家的感觉,对于能感受到亲情的滋味,明诚是非常感恩的。

 

倚在门边偷看着明楼必恭必敬唯唯唯诺诺的样子,明诚的嘴上忍不住将上扬的幅度扩大了。能让那个看起来特别英明神武的男人一秒变怂的,似乎也只有大姐一个能办得到了。

 

等到明楼关上了书房的门,明诚才走出来,他并不好奇明楼在干啥,现在的他非常想念他的咖啡,去了厨房现泡了一杯咖啡,把还冒着热气的杯子凑近鼻子,咖啡独有的香气慢慢地飘进了鼻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啜了一口深啡色的液体。

突然间”咕噜”一声,虽然没人,但明诚还是尴尬了一把,转身放下杯子便去找吃的了。打开柜子,除了几个鸡蛋和一罐鲣鱼高汤罐头就没别的了,转身去打开冰箱,里面也是空空如也。

 

明诚想想也对,这几天明楼大部份时间都在医院陪自己,也不会做饭,什么剩饭剩菜当然就没有了。好吧,既然还有蛋,便弄个玉子烧吃好了。

 

把蛋稍微打散后便把高汤、糖和酱油放到碗里和蛋一起拌匀放着,然后去找个长方型的锅出来,上油,烧热锅后再把蛋液倒入锅中,重复做了好几次,在最后一次卷蛋的过程中,明诚被那只搭在他肩上的手吓了一跳,手上的筷子一下就丢了。

 

明楼在他身后,还算眼疾手快,把那双筷子抓住了,把它们拿到水喉下冲了一会,再把它们还给明诚,“你不是在睡觉的吗? 怎么做起菜来?”

 

“我饿了,家里连个方便面都没有,只有这几个鸡蛋,看来也是时候去趟超市了。” 明诚手上的工作没停,他将蛋卷放到碟中,然后用刀把蛋卷切好,推了推明楼示意他去餐桌那边,两人便吃了起来。

 

“嗯,这个好吃。难不难做啊?” 明楼吃了一口便赞道。

 

“很简单啊,可能就是把蛋皮卷起来的时候要点技巧而已。材料也简单,下次教你做吧。”

 

明楼点了点头,看了眼明诚,怕他不够饱,便提出叫外卖,可是明诚却摇了摇头,”不用啦,真要叫外卖的话,我们留待晚餐再叫吧,还是你不够吃?”

 

“不是,好了。吃完了,你也该吃药了。”

 

“还要吃啊…”

 

“怎么啦,你答应会乖乖吃药和休息,凌远和我才同意你出院的啊。”

 

“好啦,知道啦。” 明诚拿出药袋,看着花花绿绿的药丸,明楼则把刚才的碗筷收进厨房再给他倒了杯温水出来送药。

 

“药吃完了,回房去休息吧。” 只见明诚没回应,他便再道,”怎么了? 还不困?”

 

“不困,这几天睡得够多了,而且刚刚才吃完,再去睡的话这是在养猪啊?”

 

“养胖一点才好嘛,你还是太瘦了,有时候抱起来手感不够好。”

 

“哦? 手感不好? 我就是个吃不胖的体质,想要手感好的,去找别人吧。汪大小姐如何?” 明诚挑眉。

 

“诶,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这个满肚密圈的家伙在想什么。” 明诚憋着笑扭头不看明楼了。

 

“真的不睡个午觉啊?”

 

明诚转回来,等睛看了一看明楼,发现他眼睛下方出现着淡淡的黑眼圈,想来明楼这几天应该是没睡好,心里一阵愧疚,便道,“你陪我睡我就睡。”

 

“我还有事要做呢,你乖乖去睡吧,吃了药去睡一会,会好得快一点的。”

 

“你还有什么事要做呢? 反正我不困,你不来陪我睡午觉,那我陪你工作好了。”

 

明楼叹了口气笑道,”好吧,明少爷,请起驾回房,我们去睡个午觉吧。”

 

躺在床上没多久的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直头明诚等了很长时间都没等到明楼的下一句,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明楼已经睡着了。

 

他轻轻地坐起来,把明楼的眼镜摘下来,静静地看着已经睡熟了的那人,明诚伸出修长的食指,停在很近的距离,从那人的前额一直描绘着他的轮廓。想起之前去香港旅行时,听到电台在播一首旧歌,歌手是位女生,歌名明诚不记得了,不过歌词他倒是记得,于是在心里轻轻地哼着:

 

想从幽幽的眼圈 逐公分那样转 为你点算着疲倦

愿岁月难被我数完 地老天荒能转多少个圈

想从撕开的戏飞 逐分钟挂念你 是哪一套最回味

从每日然后每星期 你我一起能看多少套戏

无奈肉眼看不到 用两手摸不到

怎么计算亦难料沉迷程度

同偕到老还余下多少步 还能捏着你抱紧几秒钟拥抱

谁又会知道 凭每下心跳继续数 继续数 只愿延续下去数得到苍老

 

不知道是不是药起效了,明诚终于有了困意,他躺回去合上眼也慢慢地睡着了,他还记得那首歌最后一句歌词挺合他的心景的。

 

数着何时望到彼此也苍老。

 

愿我与你能一起走下去,直到彼此也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公公。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13

13. 一方卧病在床


最近天气很不稳定,一会热得很,一会又冷得人直哆嗦,就更不要说总是灰蒙蒙一片的,阴沉得看着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样的天气,流行性感冒自不然会来骚扰一下这座城市。明诚这天约了李熏然和方孟韦一起聚会,三人吃着麻辣火锅,一边聊天,吃到一半,李熏然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有案件需要他去处理,无奈之下只能说声抱歉便扔下他们两个跑了。

 

剩下明诚和方孟韦,这两个对麻辣火锅不太感兴趣的,看着也吃得差不多了,便转移阵地,找了家咖啡店继续聊天去了,聊到店家打烊他们才各自回家。

 

晚上起风,明诚这天又穿得有点少,一阵冷风扫过,他缩了缩脖子,看了看手表还有地铁,便快步钻进地铁站去了。

 

地铁站与明诚的公寓距离也不算很远,走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也尚算方便。好像越来越冷了,走到一半竟然还下起雨来,滴滴答答的,很快便由小雨点变成倾盆大雨,眼看快要到家了,便快步跑回去。

 

打开公寓门的时候,明楼正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一身湿的明诚他转身回去拿了条大浴巾走过去披在明诚身上,又去找出明诚的拖鞋放在门垫上让他先换好再进来。明楼看着明诚一头还在滴水的湿发在皱眉,把明诚推去洗澡,然后再去拿明诚的替换衣服,最后进了厨房,找了一个速溶包装的姜茶泡开了等明诚出来。

 

洗了个热腾腾的澡出来,看到明楼招他过去沙发坐下,还塞了杯冒着烟的姜茶,明楼才开口道,”你怎么不打电话叫我下去接你?”

 

喝了一口姜茶, 微烫的液体从喉咙滑过进入胃袋,一阵暖意从内而外散发出来,明诚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我都差不多到楼下了, 还让你来接吗? 再说, 我也不知道你睡了没。” 

 

“你啊,你不知道我会等你门吗?” 明楼带着无奈的口气虚指了那人一下。

 

“好了,时间也不了,喝完就睡吧。” 明楼坐在旁边盯着明诚把姜茶喝完。

 

一觉醒来,天清气朗,好像连连日来的阴霾都一下子退散了。绿洲的工作说重也可以说轻也可以,得看时段,不过已经经营了这么久,明诚倒也没觉得累,只是这几天也不知怎的,身体乏得很,而且全身的肌肉也有点酸痛起来,喉咙也好像有点肿痛,虽然不是刺痛,也没有声音沙哑,但是说话会扯着嗓子,连喝水也会觉得痛。

 

又过了几天,不止身体越来越疲乏,肌肉酸痛也越来越厉害,现在连头也开始痛了,还连着咳嗽,明楼要他去看病,明诚却固执地认为只是小事,多喝水,多休息一下很快就好了。他还怕自己会传染给明楼,想搬去书房睡,最后明楼妥协了,自己搬到书房睡,不过他每晚半夜都会起来,回主卧去看看明诚。

 

这天睡到半夜,明楼一打开房间便听到明诚的呓语,猛的打开灯,只见床上的人紧闭着双目,眉头紧绉着,额上冷汗直冒,脸色潮红, 下唇被他的牙齿咬得发白。他把手覆上明诚已经汗湿前额,发现温度烫得有点吓人。

 

“阿诚,醒醒。阿诚!” 反复摇了几次之后,那人终于艰难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嗯…” 明诚觉得自己的眼皮像是被强力胶黏住了,很想睁开眼睛,却又无能为力,耳边传来忽远忽近的呼唤声,听着好像是明楼的,他想张口响应却像有东西如鲠在咽发不出声音来,连带呼吸都有点不顺。

 

明楼赶紧将明诚调整至侧卧,然后出门拿过手机拨了120,再拨了个电话给凌远,”我已经打了120。”

 

“那你先把他送去医院吧,我现在过去,现在是流感高峰期,流感会并发肺炎,我怕的是这个,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先到医院去确定病情再说吧。”

 

把人送到医院,推进了急诊室,明楼也只能在门外干着急,他的头发有些散乱,穿着也并不像平常般整齐,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落魄。凌远走到他身边坐下,安慰道,”没事的,有可能只是得了严重一点的流感而已,就算是肺炎,也并不是治不好的,你别太担心。”

 

凌远看着明楼点了点头算是响应,然后起来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道,”我进去帮你看看吧。” 说完便进了急诊室。走到明诚的病床前,刚走开的护士见是院长,便上前问道,”院长,你今天不是值夜班的啊? 怎么在这啊?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事啊?”

 

“没事。这个是我朋友,我过来看看他。他怎么样了?” 凌远拿起了病历板看。

 

“好在送来及时,没有并发成肺炎。虽然还在发高烧,不过罗主任给他开过药了,再观察一会没大问题的话我们就把他转到病房。”

 

“那就好。” 凌远看着病历板上的标注,耳听着护士的报告,放下病历板后再看了一眼明诚便转身出了急诊室。

 

凌远向明楼走过去,就见他正在讲电话,便停下来等他讲完。看他挂了电话之后,凌远才慢慢地往目标走过去。

 

“他怎么样了?”

 

“情况不错,高烧已经开始慢慢在退了,再观察一会,等他的情况稳定下来后,就会转送到病房。” 凌远接着便开始教训起家属来,”不过你们也是,先不说流感严重起来会并发肺炎,他由潜伏到病发都那么多天了,你怎么就由着他不去看病呢,你这个家属不称职啊。”

 

“我不是没有劝他去看医生啊,但他都这么大的人了,劝也劝过了,他不听我能怎么样,而且我看着他有吃感冒药,以为只是一般的感冒而已。”

 

“他得的是流感,这是病毒性的,一般市面上买的感冒药未必治得好的。我听熏然说,他跟明诚同寝室的时候,每次他生病都拖很久,是死活不肯去看医生的那种人,他后来看不下去了,每次都用强拖的硬把他拉去。”

 

“……”

 

“先去给他办住院手续吧,他怎么也得待这一、两天的了。” 凌远拍了拍明楼的胳膊示意,然后迈开脚步陪明楼先去窗口办理住院手续去了。

 

明诚是被一阵人声吵醒的。他睡了一觉,身体似乎已经没有被火烧的感觉了,但还是全身乏力,耳边传来一把熟悉的女声,似乎正在数落某人。他有点吃力地动了动眼皮,缓慢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这个天花板并不是家里的那一个,正疑惑,便听到女子的数落声停了,转而跟他说起话来。

 

扭头一看,原来是明镜。他张口想叫声大姐,然而声带像是被沙纸磨过一样,声音难听得自己也吓了一跳。

 

“阿诚,别别别,你喉咙不舒服先不要说话。”

 

他用手肘有点艰难地撑起上半身,突然有一只手把他的背托住,另一只手调整了他的枕头,让他当个靠垫,他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明楼。

 

明镜倒了杯温水给明诚喝,明诚刚想接,明镜却不让,他只好就着喝了一口,干涸了许久的喉咙彷佛得了甘露的滋润,身上的气力好像也逐渐回来了。终于开口道,”大姐。”

 

明镜望了明诚一眼,伸手探了探他的前额,烧基本已经退了,可还是忍不住又开始新一轮的数落明楼,”你看看阿诚都成什么样子了? 你是怎么照顾人的? 把人照顾到都进医院了! 还有你,阿诚,明知道自己生病怎么还一直拖? 拖到都差点变肺炎了! 我告诉你们,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不顾身体,要是落下什么病根,你老了就有得受了。都给我听清楚了! 以后有病不许拖,平常要好好保养身体。知道了没!”

 

明楼乖巧地点了点头,明诚却愣住了,上次崴了脚在明楼家住时,虽然明镜也不是没有数落他,可是却没有像这次一样犀利。有点像李熏然妈妈数落熏然的味道,难道所有妈妈遇到这种情况都是一样模式的吗?

 

看着明诚还愣在这,明镜以为自己叨得过头了,她有点焦急地看了明楼一眼,明楼意会,他轻轻的把手搭在明诚的肩上,肩头突如其来的一阵温暖让他回过神来,他有点窘迫地向明镜点头示意他以后会注意。

 

明镜得到响应,便又转身忙碌起来,她拿起勺子想要给明诚喂粥,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明董,我们下午还有个会议需要您回去主持的,现在再不回去恐怕来不及。”

 

“大姐,您先回公司去吧,这里交给我。” 明楼不知何时走到明镜身边,把她手上的碗接过来。

 

明镜看了眼明诚,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明诚便道,”大姐,您先回去吧。”

 

明镜从椅子上起来,扬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摸了摸明诚的发顶,然后转身出了病房。明楼接过粥碗,坐了在明镜刚才的位子上,然后舀起一勺清粥送到明诚嘴边示意他吃。

 

“我自己来吧。” 明诚伸手想要接过碗。

 

“你烧才刚全退了,身体肯定是乏的,就别跟我争了。来,现在应该不会热到吃不下去的,等下凌远会过来,你先把粥吃了吧。”

 

“大姐是怎么知道我住院了的?”

 

“大姐今早让明台打电话给我,刚好让他听到了窗外的救护车的号声,你知道那小子机灵,直接就问我为什么在医院了,这也没什么好暪的,便告诉了他。谁知他转头就告诉大姐了,所以她早上便拿着亲自熬的粥过来看你了。”

 

明诚一碗粥吃完,也知道自己这次把病拖到这样是自己不对,也不敢再说什么。可明楼也没有要说教的意思,他眼巴巴的看着明楼,明楼被他盯得哭笑不得。

 

“你啊,这么大的人呢,我就不说教了,道理你都懂,不过你要答应我,下不为例,知道吗?”

 

眨了眨眼睛,明诚点了点头。

 

对不起呢,让你担心了。

 

我们之间并不需要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只要你健健康康就好。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12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这是一个虽然寒冷但还是处处透着暖着的冬日午后,在这个专卖高档货的大型商场里,其中一间咖啡店里,客人稀稀落落的,不过在这里的一隅有一桌坐着四个人,是个三男一女的组合正在谈笑聊天。可能是因为他们之间的相处太和谐,又或是因为他们每一个的颜值都很高,所以这里的客人不论是堂食还是在等外带的,只要发现他们都会禁多看两眼。

 

而且,看着他们的笑脸,自己也好像被他们欢快的气氛感染了,就像现在这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子一阵低沉而爽朗的笑声,坐在他身旁年长一点的男子却在翻着白眼。

 

“别闹!” 坐在对面的唯一一个女生有些嗔怪地拍了她身旁的男生一下,却掩盖不住脸上的笑意。

 

那个被打的男生脸上挂着一个无辜的表情,他想辩解,可是他的同伴却似乎都不想理他。不过那么自然的互动,估计他们的日常就是如此的了。

 

被挤兑的男生是明家小少爷明台,坐在他身边被逗得眉开眼笑的是他的女朋友于曼丽,对面的两个男子,是明诚和明楼,四个人这天来商场的目的是要给他们的大姐明镜挑一份生日礼物。

 

明镜边工作边照顾明楼和明台两个弟弟,所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两个弟弟其实都知道。直到前几年明楼接手明氏,明台也长大了,她才算放下包袱,过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四人在咖啡店里讨论着到底买什么生日礼物给姐姐,坐了快一个半小时却还是毫无头绪。”我们到底买什么礼物给大姐比较好呢?” 明台抓了抓头道。

 

“嗯…阿诚哥,你平常不是都会逛街买东西给我们吗? 你快给点意见吧!” 明台开始有些坐不住了。

 

“我也不知道,平常给你们买东西都是我闲逛的时候看到就买的,没有刻意去想的啊!” 明诚摇了摇头。

 

“这样吧,我们在这里逛逛,看到有合适就买吧,反正还有时间,也不一定今天就要买到。” 明楼提议道。

 

“明楼哥这个提议好啊,或许逛着逛着就能找到呢。” 于曼丽高兴地吃了一口蛋糕附和着。

 

明家虽说是在上流社会,但他们倒也没有什么虚荣心,硬要什么都用名牌货。这是明锐东夫妇的教导,只看需要与东西的质量,只要是合适的,什么牌子对他们来说是没所谓的。就是这个原因,所以当初明楼被扫地出门,去了明诚家住时,一下子把身上所有的贵重物品扒下来,换上普通牌子,他也没有不适应。

 

逛着逛着,他们来到了一家英国老牌名店,明诚看着橱窗里的女装模特儿穿着风衣,脖子上挂着一条围巾,质地看上去不错的,便提议道,“要不,我们买围巾?”

 

进了店里,明诚跟店员表示想看看那条在橱窗展示的围巾,”先生,真有眼光,这是本季的新款式,是用客什米尔羊毛做的,保暖又时尚,我们还提供绣字服务,如果是用来送礼的话也是个好选择。”

 

明台和曼丽趁着店员去拿围巾的时间去看了看其他东西,等围巾拿出来后,几人商量过后,决定买披肩比较好,质地比较厚,而且体积较大,除了当围巾用,也可以在家里当个小毛毯,等大姐坐在客厅看书或电视时能用来保暖。

 

“绣字就免了吧? 那么大的字绣出来太浮夸了吧?” 明楼蹙眉。

 

“也是。还是简单点比较好看,明台,曼丽,你们觉得呢?”

 

“嗯…我也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好了呀,简单就是美嘛。” 于曼丽说。

 

“好,那就这样吧。请你帮我们包装得好一点,送礼用的。” 明楼边掏信用卡给店员边道。

 

终于买好了礼物,只要等明镜生日当天由明楼带上礼物来个登门道歉,之后就算关系缓和起来也不会让人觉得太突兀,而且已经过了一段时间,如果连示好求饶什么都不做,反倒会让汪芙蕖那个多疑的人起疑。

 

出了商场,明台和曼丽去约会,两个哥哥自然也不好去做电灯泡,他们看了看时间,想着不如先回去把东西放好,再出去看场电影,便回了家。

 

回到公寓,在等电梯的期间他们背后传来了一阵小狗的吠声。转头一看,是一只西高地白梗,小小一只,踏着轻快的步伐,非常可爱,牵着牠的是他们的小邻居婷婷,后面跟着的是他的爸爸。

 

“明先生,好巧啊。”

 

“是啊,散步回来?”

 

“是的,婷婷,叫人了没?”

 

“诚哥哥,楼叔叔。”

 

明诚蹲下来,摸了婷婷的头,又伸手摸了摸小狗。这只狗狗已经跟他很熟了,吴家有时候突然有事要出门的时候,他们会请明诚代为照看,后来觉得还是太麻烦明诚,于是现在大部份时间都把狗狗带去住宠物酒店,所以明诚也好久没看到这小狗了。

 

小狗闻到了熟悉的味道,亲昵地把头蹭着明诚的手,玩了一会,电梯到了,便各自回家。明诚去了洗手间洗手,明楼倚在门边问道,”你喜欢狗啊?”

 

“喜欢啊! 你不喜欢吗? 不过准确地说,我应该是喜欢小动物,不单纯只喜欢狗。那你呢?”

“我比较喜欢猫科类的吧?” 明楼离开了门边,跟明诚一块走回客厅,明诚去了书房把礼物先放好,明楼则坐到沙发上,非常顺手地从沙发的椅缝中找到了电视遥控器,这个点正好播新闻。

 

明诚从书房里出来时看到明楼迤迤然地坐在沙发上看新闻,心想,不是要去看电影吗? 看这架势是不打算再出门了?

 

“诶,你刚才不是说去看电影的吗?”

 

“嗯…”

 

见明楼没理他,明诚叹了口气,他看了看新闻在报什么,然后就转身回书房把笔电拿出来,放到茶几上,然后又去了厨房,看看做什么晚餐了。

 

当明楼用完笔电后,闻到了一阵饭菜的香味,走到厨房一看,原来晚饭也差不多好了。两人拿着做的好饭菜到餐桌,明楼给明诚夹了一块咕噜肉,那酸甜度调教得刚刚好,不会太甜也不会酸得牙,明楼感叹着他家阿诚手艺就是好啊。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要用计算机的?” 明楼刚喝完汤问道,今天的是蕃茄土豆汤,不错。

 

“刚才不是在报那个高新科技的政策快要出台了吗? 你肯定要上网找详细资料的嘛,就把笔电拿出来了。对了,我把礼物放在书房的书架上,你进去就能看见。”

 

“你辛苦啦。” 明楼又夹了一块肉给明诚。

 

边聊天边吃,讨论着要如何演回去讨饶比较好,门外一阵嘈吵的声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放下了筷子,两人便往大门走去,打开门发现吴太太拖着女儿,母女俩一脸焦急地在等电梯,吴先生则抱着刚刚才见过的西高地白梗。

 

明诚和明楼走了出去,关切地问道,”这是怎么了?”

 

吴先生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给牠买了点新零食,谁知牠吃了几口就突然倒地了,我们现在送小白去看兽医。”

 

“婷婷,不用担心,小白会没事的,不哭啊!” 明诚摸了摸婷婷的头,看着她急得想哭便柔声安慰道。

 

送走了吴家,明楼与明诚再一次回到餐桌,吃饭的时候,明楼看到明诚的表情好像有些担忧,“怎么了? 你担心小白?”

 

“嗯,有一点。”

 

“你那么喜欢动物为什么不自己养?”

 

明诚喝完最后一口汤回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小时候根本没条件养动物。现在长大了,因为工作关系会四处跑,也没那么多时间照顾牠们呀,总不能把牠们丢在家里吧,万一出意外了怎么办?”

 

“不会那么严重吧?”

 

“小动物跟孩子差不多吧,一不小心疏忽照顾,可以出很大问题的,那些窗没关好,家里猫儿堕楼的新闻也不是没有呀,都是生命,而且养宠物是一辈子的责任,在没有周全的考虑与对自己的能力评估前,我是不打算养宠物的。”

 

“那你们呢? 明家大宅那么大,空间大但人又不多,我还以为会养几猫或者狗呢?”

 

“明台还小那会儿的破坏力堪比哈士奇,养他一个就够我和大姐焦头烂额了,怎么还有精力再照顾动物。” 明楼一脸不堪回想的表情逗得明诚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当哥的怎么这样! 哈士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小心明台知道了向大姐告状啊!” 明诚笑得眼水都差点出来了,明楼见他笑成这样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里只有你跟我,除非你把我卖了,不然明台怎么可能会知道。再说,我也没说错他,那小子小时候皮得很,成天闯祸,不过虽然我觉得大姐把他惯坏了,但他倒是没有长歪。”

 

“把明台惯坏的,不是只有大姐吧,你也很宠他呀?”

 

“我? 我有吗?”

 

“我记得你以前讲过,整天给他背锅,而且,你对着他都是采取买买买模式的。”

 

“买买买模式?”

 

“就是,只要明台跟你要,不论价钱,最后你都会给他买的,这还不叫宠啊? 不过你也说得对,他算是没什么少爷脾气了,要不然我也不会同意曼丽跟他在一起。”

 

“我明白,老实说没变成纨绔子弟就算不错了。” 明楼点点头。

 

“不过我很好奇,明台小时候到底是怎样的,都干了哪些好事让你觉得他像哈士奇?” 明诚想起刚才明楼说的觉得好笑。

 

“那小子啊…想知道也行,你给我点头,我告诉你?”

 

“明总,你这算是等价交换?”

 

“不算。这是赔偿。”

 

“赔偿? 我欠你什么了?!” 明诚一脸不解。

 

“因为你在我面前讨论别的男人,我心灵受伤了,所以你要赔我。”

 

“拜托! 那个可是你弟弟! 这你也能吃醋啊?”

 

“我不管,你要赔偿我心灵上的损失。” 明楼的手已经伸进了明诚的卫衣里。

 

“诶诶诶诶诶! 我还没说要赔你呢…”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明楼点的火,也很快就不可收拾了,欢愉过后,明诚躺在床上不想动,明楼出了房间一趟,手上多了个杯子回来,扶起明诚让他喝点温水。

 

“对了,如果让你养动物,你想养什么?” 明诚放下杯子问道。

 

“嗯…可能选猫吧,反正我想养的大概也不能养得到。”

 

“为什么? 你想养什么?”

 

“我想养头小鹿或者小狮子。”

 

“鹿和狮子? 怎么听着不搭嘎的?”

 

“那是因为牠们都像你那么可爱呀!” 明楼捏了捏明诚的鼻子,眼睛里充满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