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同居物語 (同居三十題) 16

各位小伙伴好!我回來了!
雖然不知道還有多少人在,希望回來填這個坑的時候還有人會記得我吧。
今天是我的生日,祝我自己生日快樂!
——————————————————————————

 
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明樓躺在床上,百無聊賴,做什麼都提不起勁,因為明誠去進貨了,這次去的越南,他有一個朋友在那邊,本來想說辦完事就回來,結果到埗第二天明樓就收到明誠的電話,說因為跟朋友太久沒見了,朋友請他在那邊玩兩天。
 
心裡雖然十萬個不情願明誠多留在那邊,可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啊,而且這兩人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平等,之前也約定過不能過多干涉對方交友的自由,明樓就更開不了口讓他快點回來了。
 
平常習慣了身邊有個人跟自己形影不離,現在人忽然不在身邊,心裡總有點空落落的。連帶睡覺也睡不好,明鏡看着弟弟頂着那個漸濃的黑眼圈,不禁擔心他休息不好,“明樓,阿誠出去幾天啦? 怎麼還不回來?”
 
剛灌了一口黑咖啡進喉嚨,帶著果香和一點苦澀的味道在口腔中蔓延,明樓不太喜歡這款咖啡的味道,眉頭微躄,始終還是我家阿誠泡的咖啡好喝,“大姐,阿誠說要在那邊跟朋友玩幾天再回來,您想找他?”
 
“我是看你這幾天都睡不好,黑眼圈都跑出來了,要不…我幫你叫阿誠回來?”
 
明樓側頭望向自家大姐一笑,“不用了,他又不是長駐在那邊,玩幾天就回來了,也沒什麼特別事就別打擾他旅行的興致了。”
 
明鏡沒想到她這個弟弟自從跟明誠在一起以後的轉變會這麼大,以前的他總是有點控制和佔有欲,也喜歡別人按著他的思想去辦事,可是現在,明樓會為了明誠試著控制自己那點脾氣,連耐性也出奇地好了起來。看來,同意他們在一起是對的,當初自己也介意明誠無法傳宗接代,不過看到他們能好好的過日子,就比什麼都強。
 
就這麼過了幾天,明誠終於回來了。明誠本來想着自己回去就行,結果明樓卻堅持要去機場接他,拗不過對方的堅持,明誠便點頭讓明樓去接自己了。
 
都說小別勝新婚,兩人小別了幾天,當在看到對方的瞬間,臉上的笑意和思念就怎麼藏都藏不了了。相對而立,明樓迎上去,將明誠一把抱住,順勢將頭埋在明誠脖間,深呼吸著,輕聲地對明誠說,“明誠,歡迎回來,我想你了。”
 
明誠本來在明樓的背上輕撫手忽然停下了動作,變成用指尖在他的背上彈起琴來,“明樓,我回來了,我也想你了。”身前的男人將自己越抱越緊,散發出的荷爾蒙也越來越強烈,最後還是明誠先恢復理智,輕輕推開眼前的男人,“誒,還在機場呢。”
 
明樓接過明誠手裡的行李箱,伸出另一只手虛指了明誠一下,“調皮! 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兩人沒回明公館而是回到他們的小天地,明誠的小公寓。明樓把門關上後便把明誠趕去洗澡了,順手把行李箱放好,再去廚房泡了兩杯茶,坐在沙發上翻著財經雜誌,聽着從浴室裡傳來微弱的水聲,明樓才終於覺得自己懸著的心又回來了。
 
水聲停止,過了一會浴室門被打開,因着是被明樓趕著進去洗澡的,兩人都忘了要拿換洗衣物,所以明誠也只能在腰間圍着浴巾出來,一邊拿著另一條毛巾在擦頭髮。
 
從浴室裡出來,明誠看到坐在沙發上的明樓正在悠閒地翻著雜誌,茶几上兩杯還冒著煙的薄荷茶,散發薄荷的清爽香氣。那個不見了好幾天男人,靜靜地坐在那裡看雜誌,估計是看到什麼感興趣的文章,他嘴角微揚,讓明誠突然有種心跳的感覺。
 
兩人平常都是老夫老夫的感覺,不過原來只是隔了幾天再看,這男人還是非常的帥的,豐神俊朗,可是從眼底的青黑來看,自己不在的這幾天,男人似乎睡得不太好。
 
明樓感受到了視線,抬頭看到裸着上半身,剛出浴的明誠,性感的喉結在上下滾動着,皮膚好像比之前曬黑了一點,更健康的膚色,精瘦的身材,看得他都出神了。
 
本著心動不如行動,看着眼著這秀色可餐,明樓不想忍也忍不了,便一個箭步上前把人抱住。正想進一步行動之際,卻聽到明誠道,“你也去洗澡,我回房間等你。”留下一個誘惑無限的笑容,便推開明樓轉身進房了。
 
明樓俐落地洗完澡出來,也不急着回房,在鏡櫃裡拿了明家香早前推出的男性香水,噴了才回房間。這次的香水是帶著檀香與麝香的香味的,是典型的男士香水裡會用到的香味。
 
不知道是因為時隔幾天,還是香水的氣味,還是…總之,在這套面積不大的公寓的一個房間裡,這小小的天地裡,只餘下滿室的旑旎與相思。
 
激情退去,兩人相擁而眠。直到一陣電話聲響起,將這靜謐的氣氛打破。明樓看伸手在床頭櫃上摸索了一會,蜷縮在他懷中的人似乎也有被吵醒的跡象。明樓安撫著明誠讓他再睡一會,自己去解決那通電話了。

一看電話的未接來電,原來是大姐打過來的。也是,昨天沒有回去,也忘記打個電話回去,等下肯定得捱罵。點開手機屏幕撥回去,沒響兩下電話就被接起來,“大姐⋯”

“明樓!終於捨得打電話回來了嗎?”

“大姐⋯”

“我不是不讓你們膩歪,但你不知道家裡人會擔心的嗎?電話也不知道打個回來,我昨晚還讓阿香煮了很多菜等你們回來吃的呢!”

“大姐,對不起,我錯了,昨天回來有點太忘形了,所以才會忘了打電話回來跟你說聲的,對不起。”明誠把明樓的手機從手中抽出,然後把話接過,直接就承認錯誤了。

“誒?是阿誠嗎?大姐沒有怪你啊!對了!你們今天回來嗎?”

“嗯!回來的,我們等下就回來了,我買了些東西回來給您呢。”

“哎,你這孩子總是這麼貼心,好了,你有沒有什麼湯想要喝呢?我今天親自下廚給你接風。”

“謝謝大姐!我們吃完午飯再回來,有沒有什麼菜要順道帶回來?”

“不用啦,我跟阿香弄就好。”

“好的,大姐。等會見。”明誠掛了電話,順手就把手機塞回明樓的手裡,然後打了個哈欠。

明樓看他一副沒睡醒的樣子,笑著站起來摟著明誠的腰,“還是媳婦好,知道要來救我。”

明誠一聽到「媳婦」兩字,立刻炸毛,把明樓推開,“說什麼呢?誰是媳婦?你才是媳婦!”

“誒誒誒⋯好好好,別氣,別氣,開玩笑嘛。”

“誰跟你開玩笑了,走開!”明誠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

“真生氣啊?”

“別擋路啦,我要去刷牙。”明誠從向他撲過來的明樓身側閃開,走進浴室去了。

正在刷牙,就見明樓也推門進來,含著一口泡泡的明誠疑惑的看了明樓一眼,像是在詢問他到底進來幹嘛?都回來了,不用黏成這樣吧?

“想什麼呢,我也是從床上爬起來接大姐電話的,一接就到剛才你掛線了,我也還未刷牙洗臉呢。”

明誠拿起刮鬍刀,擦了刮鬍泡,正打算下手刮鬍子就被明樓叫停,“等一下。”

“嗯?怎麼了?”

“我來。”拿過明誠手上的刮鬍刀,見明誠也沒有反感,便開心地道,“我替你刮完換你幫我刮?”

“為什麼突然有這個興致?”

“先別動。別跟我說話讓我分心。”明樓說著,手裡的動作倒是沒停,但是看得出他有點緊張,不過很仔細。明誠想了想,好像沒有在這樣的距離看過眼前這個男人。

在明誠走神之間,明樓就替明誠刮完鬍子了,“好了,輪到你替我刮了。”

明誠把馬桶蓋放下來,讓明樓坐下來,然後慢慢地替明樓刮,明誠彎著腰替明樓刮,明樓看著明誠的喉結上下滾動,自己也吞了口口水,明小樓貌似又有想要甦醒的跡象。

明樓沒有告訴明誠,他昨晚做了個夢,夢裡他們兩個是可以把背後交給對方的同志,在那個動盪的時代裡,能有一個可以放心把自己交給對方而兩人的志向與信仰完全一樣,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那是在黑暗的時代裡給他的一束光。

下午回到明公館,明誠把他從越南買的拌手禮帶了回去,明台、曼麗和阿香紛紛向明誠走去,“阿誠哥!你回來了,禮物呢?”

“都有啦,我也給小張買了一份呢,到沙發那邊去吧。”

明誠從袋子裡拿出一些吃的,有綠豆糕、椰子糖,連魚露都有一瓶。明台說,“怎麼都是吃的啊?”

“還有啦,這個給你。”明誠遞了一個盒子過去,裡面裝的是越南滴漏咖啡的特別工具。

“啊!阿誠哥你還記得啊?”

“記得,你上次想把我放在綠洲裡的那個順走,我說了這次過去給你買一套回來的嘛,省得你掂記著我那套。

“曼麗和阿香,這是給你們的奧黛,希望我買的合身吧,如果不能穿就當留個記念吧。”

“謝謝阿誠哥!”兩個女生看著手裡的衣服,顏色也是她們喜歡的,明誠確實是個很體貼的人,買禮物真的是按著各人的喜好而買的。

從二樓下來的明樓和明鏡看著客廳那邊的笑聲,也感到特別高興,畢竟明鏡還是喜歡家裡熱鬧一點,人氣多一點才有家的感覺。

看到明鏡從樓上下來,明誠便向著她乖巧的喊大姐了,“大姐,我給您帶了個沉香木雕的觀音像,您看看。”明誠把那個不算大的木雕遞給明鏡,一拿到手上就有種獨特的香氣。

明鏡笑著說,“這個木雕我是真喜歡,謝謝你啊阿誠。”

“大姐喜歡就好。”明誠笑著說。

一家人吃過晚飯,又聊了會天便各自回房間休息了,畢竟隔天還要上班,回到房間,明樓便問明誠,“我的禮物呢?”

“禮物?你昨晚都把我吃乾抹淨了,還想要禮物?”

明樓挑眉,“啊?你的意思是你把自己當禮物送給我啦?那好,我喜歡這份禮物,我現在就來拆。”

撥開了明樓在自己身上那雙不安份的手,轉身說,“怎麼可能漏了你明大少的那份,咯,給。”

明誠從褲兜裡掏出了一串木珠手串,顏色比很深,接過來還聞到淡淡的香氣,“是沉香手串?”

“嗯,我朋友帶我去買的,想著你平常工作壓力大,這個戴著多少可以緩解疲勞和壓力,還有,聽說緩解頭痛也有幫助的。”

明樓把明誠摟著,在他的額上輕輕一碰,“我明樓是不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偉大的事情,所以這輩子讓我遇到了這麼好的你呢?”

明誠笑,“傻子,前世今生什麼的,我不相信,我只想我們可以好好的走完這輩子就好。”

“我倒是想著如果有可能,不止這輩子我們要好好過,下輩子我還想做你情人跟你一起過。”明樓說完,便吻上明誠的嘴,接下來,就是他的拆禮物時間了⋯

明總今天的情話也是滿分呢!

评论(1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