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同居物語 (同居三十題) 17

17. 慶祝某個節日


明樓這幾天看着明台要麼見着面就拉着他到一旁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討論着什麼,要麼就總是微信消息發來發去的。他努力地在腦海裡搜尋着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可以讓他知道這兩個小傢伙在幹些什麼,可是思來想去也似乎沒能想到什麼有用的訊息,明樓不禁失笑搖頭,罷了,雖然明台是個事兒精,不過應該也翻不出什麼大事兒來。

 

明誠這邊剛發完微信就放下手機去了洗手間,明樓瞄了一眼對話框上方的人名就看見是明台。到底該不該去看一下這兩貨到底在幹什麼呢,但轉念一想,還是算了,他是相信明誠的,等下還是直接問他好了。

 

明誠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明樓坐在沙發上拿着財經雜誌在發呆,去了廚房倒了兩杯水出來放在茶几上,問道,“在想什麼呢?”

 

“嗯…嗯?”明樓似乎還沒回過神來。

 

“我問你,在想什麼?”明誠拿起馬克杯喝了口水。

 

“啊,我在想你這幾天跟明台神神秘秘的是在幹什麼?”明樓放下手裡的雜誌,也從茶几上拿起杯來喝水。

 

“蜂蜜水?”

 

明誠點點頭,“是啊,近來開始轉天氣了,我覺得有點乾,所以把上次大姐給我們帶的蜂蜜拿出來了。”

 

明樓看了明誠一眼,想記大姐早前去完新西蘭回來,給他們帶了幾瓶麥蘆卡蜂蜜回來,麥蘆卡蜂蜜對治感冒和鎮痛解熱的效果非常不錯的。明誠這兩天明顯喝少了咖啡,白開水反而喝多了,而且偶爾會聽到他像是壓着嗓子不適的低咳…

 

“阿誠,過來。” 明樓指了指他旁邊的位置,明誠不明所以,但也從對面的椅子起來坐了在明樓身邊。人一坐好,明樓便一手摟着明誠的肩將他固定着,另一隻手撩開他洗完澡後垂下來的瀏海,撫上他的前額。

 

“沒發燒。” 明樓對這個結果還是滿意的點了點頭。明誠則輕笑起來,“我沒事啊,別緊張。”

 

“別逞強。真的不舒服要說出來,現在只是喉嚨癢吧? 再不處理會變感冒的,難道你想病?”

 

“沒有啦,真沒事,要不等下去泡杯板藍根喝就好了。對了,你剛才問我跟明台在聊什麼?”

 

“嗯,挺好奇那小子又想幹什麼,我可不想他闖禍後替他擦屁股。不過如果不能說我也不勉強。”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啦,明台說前陣子不是大伙給他過了生日嘛,他就在想好像都還不知道曼麗的生日是哪天,來問我,想要給她生日驚喜。我就跟他說找什麼理由慶祝都好,什麼第一次牽手呀,什麼第一次接吻呀之類的,反正不要提生日就好。”


“為什麼不能是生日。” 明樓開口之後就後悔了,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明誠與于曼麗的共通點。


“我們不過生日的。” 明誠自嘲的提了一下嘴角,然後站起來,把杯子拿回廚房,用行動結束了這個話題。


明樓在後悔,「生日」算是明誠的一個禁忌,因為牽扯到他的身世。他之前有跟明誠小小的提起過說可以替他尋找親生父母的事。卻沒想到那個一向溫和的明誠會有這麼大的反應,真的把他嚇到了。


怎麼就忘了呢,明樓嘆了口氣。其實有件事他還不敢對明誠坦白,他私自決定替明誠尋找生父生母,而且,已經有結果了,明誠的親生母親找到了。而且,他還私下跟明誠的生母見了一面。


可是事情一多起來就把這事給忘了,還好未跟明誠提起這件事,不然肯定非吵一架不可。


算了,這事也急不來,再慢慢從長計議吧,現在還是先把人哄好再說吧。紀念日嗎...明樓摸了摸下巴,似乎是個不錯的提議,找個由頭慶祝的話,找什麼好呢...


明誠在廚房裡冷靜了一下,然後自嘲地笑了。當好不容易從養母那裡逃出來後,就跟自己說好了,不要再對父母,身世,這些相關的事情抱有任何想法,因為那些對自己來說的是不切實際的幻想。


出了廚房,沙發空了,明誠想那人去哪裡了? “明樓?”


沒有任何回應,家裡的地方就那麼點,平常他們叫喚了對方必定會有回應,這會兒沒有,難道出去了?但剛才也沒有聽到大門開關的聲音啊。在家裡走了一圈,人沒找着,那就是出去了。


明誠拿出手機,打開微信想給明樓發條信息過去,不過當蔥白的手指放到屏幕時,他又縮回去了。還是算了吧。放下手機,明誠去了書房,在書桌的一個抽屜的角落裡拿出了一個小小的木盒子,這個精緻的木盒子還有個鎖,明誠從另一個抽屜裡找到了那個小鎖的鑰匙。


“咔”的一聲,鎖開了,小木盒裡躺着一個給小孩的銀製平安鎖,上面刻着一個「誠」字。明誠看着這個鎖,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但他就這樣盯着這個鎖,一動不動的。


窗外的天色在轉變,從白天到染成了橙色,再轉成黑色,周圍民居的燈都亮了,明誠還是沒有動,時間好像停止了一樣,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影響,整個空間都安安靜靜的。


*************************


明樓在明誠進了廚房後,後悔剛才的話傷害了明誠,等他想到要去哄人的時候,忽然一個電話響起,他進臥室接了電話,然後就出去了。出門時急,也可能是因為剛才的尷尬,反正明樓就在怱忙中出門了。


電話是助理打來的,說是他們家的司機小張出了車禍,他已經去處理了,但還是要向老板報告一下的。小張在明家工作很長時間了,他不是本地人,沒有家人在身邊,而且他們明家作為僱主,也很應該去看看手下的人的。而且他還有個事情想問一下凌遠,於是就直接出門了。


出了門才記起自己走得怱忙,忘了跟明誠說一聲,想要打電話回去時才發現手機已經沒電了。反正都在車上了,等到了醫院再才說吧。


明樓到醫院後到護士站借了充電寶給電話充電,順道問了關於小張的傷勢,人沒大礙,但是在人撞到氣墊時還是因衝力較猛把脖子扭了,現在被送到病房裡休息着。


跟護士道了謝,明樓先給凌遠打了個電話,秘書說他正在跟醫生討論某個病人的治療方案,讓他留言。明樓便留了個口信說自己到了醫院,讓凌遠得空時告訴他,好到辦公室找他。


找到小張的病房,打開時發現明鏡、明台和阿香都在了,助理被明鏡差了出去給小張請護工,病床後方的拉桌上放着兩個保溫壺,估計應該是明鏡他們帶來給小張的食物。


“大少爺,對不起,那輛車是從後面切線的,他車速有點快,我當時在行人路旁,如果不向燈柱上撞的話,就可能會撞到路人,所以...”


“不用擔心,你做得對,就是讓你受傷了。我已經叫李秘書去找那個肇事的司機了,其他事你也不用管,現在你的首要任務是把傷養好。還有,要通知你的家人嗎?”


“不用了大少爺,他們都不在這邊,我也不是很嚴重的傷,所以就別告訴他們讓他們擔心了。”


明鏡等着兩人的對話告一段落後終於說出了她的疑問,“明樓,怎麼不見阿誠?他沒來?”


“嗯,剛才出門急,我忘了告訴他,手機好剛好沒電了,等會兒打電話給他就好了。”


平常看着他們兩個都出雙入對的,明誠突然不在,明鏡又覺着明樓這個回答怪怪的,便蹙眉看他,“你們倆沒事吧?鬧矛盾了?”


“大姐,我們沒事,就是剛才我急着出門,阿誠又剛好在做飯,我一時忘記告訴他而已,真沒什麼。”


“沒有就最好,明樓我告訴你別欺負阿誠,那孩子看着豁達,但其實心思挺重的,有事會憋在心裡,你欺負了他他也未必會找人說去...”


手機響起,明樓看了看是凌遠打來的,便着小張好好休息,跟明鏡道了別先出去找凌遠了。


“叩叩” 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凌遠正在看一份文件,猜應該是明樓來找他了,便邊叫人進來,把文件合上再去找兩個杯子,從水機裡接了兩杯水,轉頭就見明樓已經坐到會客沙發那邊了。


明樓在凌遠轉身時已經徑自坐在沙發上了,正打量着這個他有段時間沒來的辦公室了,沙發邊上的一個矮櫃上放了一個跟這辦公室格格不入的紙箱。看大小跟形狀應該是個A4紙箱,不過外面被人用印有可愛卡通公仔的包裝紙裹了起來,但並不是全包起來,是可以打開的。


“這個是什麼?我怎麼不知道你還好Hello Kitty這口?” 明樓看着剛坐下來的凌遠指了指那個箱子。


“這個是我的辦公室寶箱。”凌遠看着這個紙箱嘴角不自覺的上揚,笑容裡帶着無奈又無帶着寵溺。


“嗯?寶箱?” 明樓好奇地把紙箱拿過來,紙子不重,打開蓋子,裡面一堆零食,還有一些低鹽餅乾。


“凌遠從箱子裡拿出了餅乾,打開包裝,遞了一小包給明樓詢問他吃不吃,明樓搖了搖頭,他便自己打開包裝吃了起來。“早陣子胃痛被然然碰個正着,我妹跟他吐槽說我成天不肯老實吃飯,他們也不能時常盯着我,那天剛好看到角落裡放着個紙箱,他便跟我妹兩個弄了這個紙箱,把吃的放進去,等我餓的時候能在裡面拿吃的。”


“看來你跟李熏然相處的得錯啊。” 明樓也會心一笑,凌遠算是找到個能治他的人了。


“那你呢?你跟明誠又如何?我妹剛才跟我說沒在樓下看到明誠,他沒跟你一起過來看小張嗎?”


明樓拿起杯子抿了一口,表情還是一樣,看不出什麼情緒來,不過以凌遠對他的了解,肯定是出了什麼問題了。反正這個大總裁也是個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他也不急,等明樓開口。


明樓嘆了口氣,“我跟明誠提了個他不想提起的話題,氣氛有點尷尬,剛好接到電話,我就出來了,忘了跟他說。”


“說說吧,你來找我肯定是想跟我聊的吧,不過快下班了,我也不能跟你聊太久,今天跟然然約好要出去慶祝的。”


“慶祝什麼?” 明樓好奇。


“然然說今天是我們交往的第400天,所以想要去慶祝一下。”凌遠不禁想起昨晚李熏然煞有介事地跟他說今天下班時間要空出來跟他去慶祝的時的表情。

“為什麼不是一週年慶祝而是400天呢?”


“明樓,你看着也不像是個這麼沒生活情趣的人啊,然然哪裡是真的想要慶祝什麼,他是看到前幾天有家新開張的粵菜館,想去嚐鮮,平常都是我煮飯,他怕不找個由頭,我不肯跟他去外面吃而已。況且慶祝這種事,也不一定要在什麼特定日子的嘛,開心就好。對了,有什麼事快點說吧。”


明樓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既然凌遠也趕着要回去,還是很快進入正題,將今天發生以及他瞞着明誠去替他尋親生父母的事都說了。


凌遠聽完跟他分析了一下,把該說的都說了,讓明樓自己回去再斟酌一下接下來該怎麼處理,畢竟感情是兩個人的事,他也不好加意見。但他其實也不太贊同明樓這次的做法,但既然事已至此,就讓明樓自己去想辦法吧。


離開了醫院,明樓摸了摸兜裡的手機,滑開手機才發現明誠給自己發過信息,問自己去了哪裡,回不回去吃飯。


明樓想了想,然後直接打電話給明誠,“阿誠,你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嗯?什麼日子?今天有什麼特別的嗎?” 明誠想了一下,卻沒什麼頭緒。


“嗯,等下回去跟你說,你還沒吃吧?”


“還沒,對了,小張沒大礙吧,剛才明台跟我說小張出車禍了,你也不告訴我,真是的,要不然我剛才就跟你一起過來看小張了。”


“他沒大礙,我們已經給他請了護工,有人照顧他,沒事的。想去看他明天再來醫院就行。先不說了,我現在回來,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家裡有兩塊鮭魚扒,要吃嗎?等會我把它煎了?” 明誠正在冰箱裡翻有什麼吃的。


“阿誠,還是別在家裡吃了,出來吃飯吧。”


“啊?去哪吃啊?”


“你等一下。”  明樓用手機發了條短訊給助理,讓他去幫忙打點一下一間餐廳,看看能不能要回他跟明誠第一次吃飯的那個包廂。


助理回覆說可以了,明樓便讓明誠坐車到那個商場,約好在商場裡等。在等待的期間,明樓路過一間錶行,在裡面看中了一款手錶,買了兩塊。剛走出錶行就收到明誠的電話,下去找到人,兩人都有點餓了便直奔餐廳。


這次還是在那個包廂裡,今天不用駕駛,兩人點了瓶紅酒,吃着吃着,都默契地沒有提今天的事。忽然,明樓從錶行的小袋子裡拿出了兩個盒子,一個遞向明誠,一個放在自己手邊。


明誠放下刀叉,接過明樓遞過來的盒子,“給我的?”


“戴上手試一下錶帶的長度,如果不合等下吃完飯我們下去改。”


“好端端的為什麼送錶給我?” 明誠拿出手錶,是機械錶。這個款式他有在明樓的一本財經雜誌裡看到過廣告,這種錶還是這個牌子,得要多少錢啊,戴是戴上手了,明誠卻還在想今天到底是什麼特別的日子。


明樓看着對面的人那一臉不解,臉上掛起了笑容,想着今天的事算暫時翻篇了,便笑着說,“今天是我們第一次單獨吃飯的紀念日啊!”


“哈?這有什麼好慶祝的?” 明誠還是不解,這有什麼值得慶祝的。


“慶祝是其次,你想一下我們多久沒有出來約會過了。”


“約會?需要嗎?我們不是天天都在一起嗎?”


“天天在一起又怎麼樣,我們是戀人,約會不是天經地義的事嗎?”


“好吧,反正我也說不過你,想約會是吧,我看看等下有沒有電影可看。”明誠沒再說什麼,拿起了他的手機看了看電影院的場次,找了一套荷里活的特效大電影,買好票才跟抬頭笑着跟明樓說,“我買好票了,快點吃完我們去戲院。


兩人同時舉杯,向着對方笑着說,“為紀念我們第一次單獨約會,乾杯。”


慶祝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跟什麼人在一起,我沒有別的所求,但求能跟你快樂的渡過每一天,那就天天都是紀念日了。


---------------------------

有沒有人也有看明星大偵探的?這幾天跟朋友聊起剛好有個雙北的腦洞,如果寫會有人看嗎?

不過我就算寫也不會把這邊坑了的,放心吧 (ゝ∀・)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