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年 (小雪篇)

※第一次寫樓誠同人

※只看過電視劇,沒有看過原著

※因為寫的是二十四節氣,請無視時間線

※OOC有(希望不太過就好)


寫得好不好,或是有任何意見都請給我留個言嘛~  (✪ω✪)


年 (小雪篇)

 

小雪: 氣溫下降,開始降雪,但還不到大雪紛飛的時節,所以叫小雪。小雪前後,黃河流域開始降雪(南方降雪還要晚兩個節氣);而北方,已進入封凍季節。

 

(以上來自百度)

 

-----------------------------------------------------------------------------

南方的天氣一般比較潮濕,夏天悶熱也就算了,冬天那種濕冷還真是討厭,真到溫度低的時候,就算沒有刮風,也是那種陰冷陰冷,刺骨的那種…唉,真是特討厭。就是風開始大了,雲層總是把天空也壓得低低的。


其實明誠曾經留學法國、蘇聯,對比過三個地方的冬天,真要說難捱的話,還是上海比較難捱。反正他覺得,就算是乾燥和更冷一些,都比潮濕陰冷要好得多。難得今天休假,他決定把家裡的冬衣拿出來,順道把儲物室也整理一下。

 

明家一般就算是假日,飯點也是規律的。吃過早飯,明台纏着大姐說撒嬌要買雜誌上的新商品,明樓在沙發上瞄了一眼,便默默地放下手上的報紙回書房,他想: 反正我才不要給那小子買單。正打算叫上阿誠回書房商量個事,抬頭才發現阿誠沒在餐廳這邊。明樓環顧四周都沒找到阿誠的身影,便問明鏡和明台有沒有看到阿誠,三人面面相覻,還真不知道阿誠去哪了。

 

明樓嘆了口氣就抬腿先回書房去了,反正應該在家裡的,如果阿誠要出門,一定會告訴自己的。結果一上午他都沒能見着阿誠,所以到底是在哪裡幹什麼去了?

 

午飯時間到了,阿香先去敲明鏡房間的門通知午飯做好了,明鏡和明台從房間裡出來,三人路過通往陽台的儲物室時聽到了聲響,打開門才發現原來明誠在這裡,他卷起了衣袖,整理着儲物室裡的東西,拖着一個裝着衣服的樟木箱出來。

 

“阿誠,你一早上都在這啊?” “阿誠哥,你在幹嘛?”明鏡和明台幾乎同時開口詢問。當然,其實就算不問,在打開儲物室的門那刻,就已經知道阿誠是在幹嘛了。

 

“大姐,明台,我在整理東西,順道把大家的冬衣都先找出來。”明誠手上正拿着一件灰色的圓領運動上衣,這件是大哥早兩年送給明台的,他也有一套,不過他那套是藍色的。

 

“阿誠,該吃午飯了。先去吃飯,等會叫上你大哥和明台一起回來收拾吧”大姐發話,豈敢不從,況且他一上午都在體力勞動,確實是有點餓了。阿誠跟着明鏡和明台一起下樓到餐廳,阿香先一步下樓去叫明樓。路過明樓房門口時,他正好從書房裡出來,抬頭看到阿誠便問道“一個早上不見你,幹嘛去了?”

 

幾人一同進入餐廳,等明鏡落坐後,兄弟三人便也一起坐好,等阿香把飯菜上齊。進餐的時候,明台提起剛才在儲物室看到阿誠拿了他的冬季運動服出來,正好也好久沒跟兩位哥哥打球了,等下要跟他們來一決高下。明鏡笑着看明台,說要先幫阿誠把儲物室整理好才能去玩。明家小少爺是覺着一同去整理儲物室挺新鮮的,雖然他基本上就只會搗亂而已。明樓則有點嗤之以鼻,他跟阿誠明明是難得休假,為什麼偏要體力勞動,如果只是他跟阿誠在床上的體力勞動的話,明長官自是樂意的,暗自腹誹了一下,可明家還是大姐說了算,他也不能不從吧。

 

午飯過後,估不到明鏡也想來湊湊熱鬧,四姊弟便一起來到儲物室,明樓一進儲物室看到那陣仗就覺得頭要開始痛了,他看着阿誠道“這麼多? 要整理到什麼時候?要不全都丟掉吧!”

 

阿誠正想開口說他浪費,就被明鏡搶去了話頭: “明長官好闊氣啊! 這個時世,有錢也不是這麼花的,我們明家是世家,不是暴發戶,等下把不要的東西都整理好,拿去捐給慈善機構吧。”阿誠在後面默默點頭,要知道勤儉節約啊,要不然坑多少次梁仲春也不夠你和明台兩兄弟敗家的。

 

四人開始着手整理,明鏡看着看着找到了一個箱子,裡面放的都是明台小時候的玩具,明台一件件拿出來看,好懷念了一番,挑了幾件很具義意的留下,就着阿誠把剩下的都捐到孤兒院去。明鏡其間又找到了一些舊畫冊和其他東西,挑挑揀揀,也整理了好幾個小時,最後輪到眾人的衣服…

 

明台把屬於自己的衣服拿出來,放到身上比劃着,幾年前還在長身體,現在很多衣服都不太合穿了,胖瘦倒是還好,就是長短不行了,把衣服放到一邊,反而明樓送給他的那身運動服,當時穿着有點大,現在倒是剛剛好了。明鏡着他去店裡買或是去裁縫舖造新的。然後又開始看阿誠的,明台看着阿誠的舊衣,雖然是幾年前的了,倒是保存得很好,重點是還很合身,“阿誠哥,你的身形真的幾年都沒變過呢,保持得很好嘛。”

 

明鏡則是覺得阿誠實在是太瘦了,雖然身形挺拔,立姿永遠直挺挺的像棵小白楊,但是太瘦了,怎麼都吃不胖。記得阿誠初來明家時,瘦瘦小小的,身上傷痕又多,她心痛得緊,成天都補品不斷的,但阿誠就是不愛吃,那些補品要麼最後到了明樓的肚子裡,要麼就是阿誠吃了也不吸收,反正就是全部都補到身高去了,肉就是沒幾両。

 

最後終於都到明樓的了,阿誠把明樓的衣服拿出來一看,“噗嗤”一聲,他在憋笑呢,就見明鏡隨手拿起一件襯衣鋪到明樓身上…

 

“誒! 明樓! 你這是胖了多少? 這些衣服我看你也不用試了嘛,全拿去捐掉就好…”明鏡也笑了起來。

 

“大哥! 你好浪費啊! 虧得這些衣服都保存得那麼好,你卻一件都不能穿了,不,是穿不下了!”明台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就說嘛,總覺得大哥從法國回來後都胖了一圈,某些角度看去還會出現雙下巴是怎樣啊!

 

明樓狠瞪了明台一眼,“誒! 你小子! 你這個月的零花錢沒了!”

 

“誒~ 大姐! 大哥欺負我!” “不怕,他不給大姐給你”

 

阿誠微笑着看眼前這三個人,如果他們不是生於這個世局動盪的時代,一家人能開開心心的過着無憂無慮的日子該有多好。突然對上了明樓的視線,他知道明樓跟自己的想法是一樣的,只要能夠打敗敵人,給家人帶來安穩的歲月,就算腳下的路再難行,他們都能堅定的走下去,直到願望達成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