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琴棋書畫酒詩花 之 琴篇

琴棋書畫酒詩花

今天突然生出了這個腦洞,不知道有沒有人寫過就下筆了。仍然是短篇,不過這次算是由明台視覺出發的樓誠。請看過以後,覺得好不好的也給我留個言吧 ٩(ˊᗜˋ*)و
------------------------------------------------

琴篇

這一年,你們離開了。

完成了你們的使命,相互陪伴着走完這生,我知道這對我們來說是多難得的一件事,看來上天對我們還是不薄的。如果有下輩子,大姐、大哥,阿誠哥,我還是希望我們能夠成為家人,我還能做你們的小弟。

明台在接到兩個哥哥去世的消息後便動身趕往巴黎處理他們的後事。由明樓任教的大學職員帶路下,終於來到了他們的住處,那是一處和阿誠哥當年畫的《家園》,有着幾分相似的房子,湖畔旁,樹林邊。

屋子不算大,但窗明几淨,佈置也在簡單清爽中滲出幾分溫馨,環視四周,客廳裡的雙坐位沙發,餐廳裡的小餐桌,卧室和那時候一樣是和書房連着的。房間裡的雙人床上,一高一低的枕頭並排着,書桌案頭上叠着文件。

離開主卧,明台打開了房子裡的最後的一扇門,是儲物室。收拾整齊,各樣物件放置有序,明台輕笑,有阿誠哥在的家裡就是這麼整潔。他轉身看到一個架子上的琴盒,打開,是阿誠哥的京胡。

琴。

明台一直很好奇,為什麼阿誠哥當初會想要學京胡,記得那時大姐問阿誠要不要跟自己一起去學鋼琴,阿誠哥說不想,因為覺得自己沒有藝術天份,而且似乎學了也沒多大用處,就別浪費錢了。

明鏡聽了嗔了聲:"阿誠啊,我們明家是不是明天就要破產了?學個樂器也花不多少錢,怎麼就學不起了,而且你的手長得那麼好看,如果能在琴鍵上遊走,一定是件賞心悅目的事啊,再說我們明家養花養牡丹,種草種蘭草,明家的人出來都要有修養氣質的,不是說你不好,但通過藝術能進一步加強個人修養,也是一種鍛鍊,我不管你學什麼樂器,總之得給我學一個。"

阿誠有點為難,他的確是不想學,因為覺得學了也沒用,大哥也沒有學樂器呀,為什麼大姐又沒有強迫他呢?不過大哥會唱戲,而且唱得很好呢,那不如去學一個能跟大哥配合得上的樂器?阿誠想了想便道:"大姐,如果真的一定要去學一種樂器的話,我可以學京胡嗎?

明鏡和明台一聽,覺得出奇,便異口同聲道:"京胡?"

"嗯"

"為什麼? " 明鏡倒是好奇了。

"因為大哥會唱戲,如果我學了,就能替大哥配樂了"

明樓一愣,爾後不禁一笑,"阿誠啊,你要學自己想學的,不要總是想着要配合我什麼的,我沒有要把你變成我的附屬品的意思,你不必總在考慮我,你得為自己考慮啊"

"大哥,我是有認真考慮過的,是我自己想要學。"阿誠覺得如果能和大哥一唱一和是件不錯的事,而且他對西方的樂器也確實沒什麼興趣,這個選擇對他來說,也算一舉兩得。

至此,阿誠便開始學起了京胡。當然,學什麼也需要時間和練習的過程,那時候剛開始學,京胡的聲音比較尖,還未上手時在家裡練總覺吵耳得尤如殺人躁音。阿誠一開始時,連自己都嚇着了,他知道任何事都要持之以恆,不斷練習才是道理,但實在是怕嚇到大姐大哥和明台,便會躲到離明公館最遠的花園邊去練,漸漸地,越拉越好了。

教琴的老師也贊阿誠學得快,讓阿誠開心了很久,於是便興沖沖的跟明樓說了,希望大哥能幫他個忙,他拉琴,明樓唱戲,表演給明鏡看,讓大姐能看到他努力的成果。明樓笑着答應,跟着讓阿誠挑曲子他來唱,當時就選了一段《梅龍鎮》,明鏡和明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當觀眾,明樓和阿誠兩人表演起來挺有默契的,明鏡那天高興得帶他們出去下館子,表揚阿誠努力的成果,當然也順道叨了明台一頓說要他也把鋼琴練好。

後來,明樓和阿誠出國了,把京胡也帶了去巴黎。再後來,明台也去了巴黎讀書,他有時候也會聽到大哥和阿誠哥在閒暇時一唱一和,偶爾是他要求兩個哥哥給他唱《淮河營》。

想起往日時光,明台不禁莞薾。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