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年 (大暑篇)

※第一次寫樓誠同人

※只看過電視劇,沒有看過原著

※因為寫的是二十四節氣,請無視時間線

※OOC有(希望不太過就好)


年 (大暑篇)


大暑:大暑是一年中最熱的節氣,正值勤二伏前後,長江流域的許多地方,經常出現40℃高溫天氣。要作好防暑降溫工作。這個節氣雨水多,在“小暑、大暑,淹死老鼠”的諺語,要注意防汛防澇。

(以上來自百度)

-----------------------------------------------------------------------------


時至大暑夏正隆,炎炎夏日最好就是躲在家裡就最好了,現在學校正值暑假,明台的表面身份還是個學,所以大大咧咧的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看畫報,盤算着如何要摳門的大哥給自己買這件新款的襯衫。

 

明樓剛收拾好自己從房間裡出來,他起來的時候阿誠早就不在房間裡了。今天是休日,阿誠去哪了? 一出來就看到明台躺在沙發上,明台聽到動靜,知道應該是大哥起床了便道: “大哥早啊”


明樓皺眉,”坐沒坐相,越來越沒規矩”說完便也不理明台走向餐廳。剛踏進門便見到明鏡坐在餐桌前,阿香正端着鍋粥出來。”大姐早。””大少爺早”跟明鏡打完招呼明樓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掃視了一眼,還是沒看到阿誠。

 

“阿香啊,有沒有看見阿誠啊?”明樓終於忍不住問。

 

“阿誠哥說今天起來的時候突然想喝豆漿,讓我繼續做早飯,他去買,應該差不多回來了吧。”阿香回答着。

 

天氣雖然炎熱,但早上太陽還沒上到最高點時,微風輕拂倒也舒爽。阿誠提着個保溫壺在回家的路上,不知道是不是童年餓怕了,他對吃很執着,還記得那扇被推開的門,有一男一女向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抹着眼淚的他走過來,男的把他拉起來,女的扶着他拉過一個小板櫈讓他坐在上面。兩人蹲下來看着他,一臉又心痛又氣憤的樣子,男生把帶過來的點心盒子打開,從裡面拿出一塊糕餅遞給他,女生環視了屋裡一下,找出鞋子套到他的腳上。這兩人便是明樓和明鏡,從那天起,成了自己的大哥和大姐,他們輕聲問着自己想不想做他們的弟弟,他當時不明白大小姐和大少爺說什麼,只是愣愣的望着手中的糕點,又望了望明樓。明樓的手撫上他的髮頂,然後溫柔的對他說: “做我的弟弟吧,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了。”然後,他被他們帶到明公館裡,從此,這裡成了他安身立命之所。


那時他的手長着凍瘡,手指都紅紅腫腫,可能應該是很痛的吧,大哥和大姐一直問他痛不痛,可是他已經麻木了,倒沒覺得痛,只是覺得不夠靈活罷了。明樓請了醫生來給他看傷治病,明鏡則吩咐傭人煮粥給他吃,可是他手指屈不起來,給他個勺子也拿不穩,當他看見那碗冒着熱氣的乾貝白粥放在他面前,也只能乾着急。明樓察覺到了,便拿過他手上的勺子,舀起一口粥遞到他嘴邊,說了句,“來,大哥餵你。”

 

一口粥下肚,他的淚便再也止不住的奪眶而出,明樓和剛回頭的明鏡看到這幕嚇了一跳,明樓急忙放下碗,從衣兜裡拿出帕子擦他的眼淚,明鏡則在旁嗔怪明樓不會照顧人。他聽着明鏡在怪責明樓,心裡着急,怕明樓會因此而不喜歡自己,扯着明鏡的袖子一抽一抽的解釋着自己哭並不是因為任何人。他已經記不起上一次有人溫柔地餵他吃粥是什麼時候了,甚至連上一口熱食是什麼時候吃過他也記不得了。只要明家能給他溫飽,他就會拼命去做自己能做的事來報答明家的一飯之恩。

 

本以為真心話說出口,明樓和明鏡會接受的,可是抬頭看向那兩雙眼睛,卻是一個憤怒,一個痛心。明鏡一下子把他摟進懷裡,眼裡泛起了淚光,真是造孽啊,好好的孩子都被虐待成什麼樣了? 明樓憤怒,因為那個在他們家裡做工的女人把孩子折磨至此,連一點尊嚴也不剩了。

 

最後明樓把那碗粥一口一口的給自己餵完,再把他帶回自己的房間,給他洗澡更衣,然後哄他睡下。到他再次醒來時,有人告訴他,那個曾經虐待你的人已經不會再回來了,以後也不會有人傷害你,安心留下來做明家的孩子吧。

 

自此,明家多了一個成員叫明誠。

 

阿誠第一次坐在餐桌前看到那一桌子菜時,不只眼睛瞪大了,口也合不起來了。他怕失禮又害羞,急忙咽了咽口水,眼巴巴的看着一道道菜端上來。坐在他身邊的明樓不禁覺得好笑,這小傢伙在任何人面前都謹小慎微的,一頓飯就看的眼都放光了,但是他又不敢自己夾菜,只是悶頭吃飯。桌上那些菜對阿誠來說都是奢侈,他只要能吃上一口熱飯就相當滿足了。

 

明樓見阿誠一直只吃飯,連青菜也不夾,原因也猜得出來八九分,他什麼也沒說,不過就開始給阿誠布菜了。

 

一條青菜放到碗裡,吃了。

一塊牛肉放到碗裡,吃了。

一塊剔了刺的魚肉放到碗裡,吃了。

 

從燒雞上掰下一個雞腿到阿誠碗裡,他停手了。望了望明樓,又望了望明鏡,還望了望明台,他遲疑了。明鏡見阿誠停手了,便問道: “阿誠,怎麼了? 不吃了?”

 

阿誠揮着雙手急忙道: “沒有沒有”

 

“那你幹嘛停筷啊? 快吃啊”明鏡笑。

 

“可是…可是…”阿誠向明樓遞出一個求助的眼神,誰知明樓也不幫他, "你不喜歡吃雞腿?”

 

“不是的…可是…”阿誠有點不知所措了,一只雞就兩個腿,一個給了他了,其他人不夠分啊。況且他只是個下人的養子,怎麼能吃掉這雞腿呢,就算大哥大姐不吃,也是要給明台吃才是啊,給自己吃是幾個意思啊?”

 

明樓看着阿誠苦惱的樣子,既好笑又心疼: “傻孩子,喜歡吃就吃啊,桌上任何一個菜你都可以吃,以後你有什麼想吃的也可以跟我們說,讓人給你做,你不會再捱餓,也不必擔心什麼身份資格的,你是明誠,是明家的孩子,是我和大姐的弟弟,是明台的哥哥,我們是一家人,沒有分彼此的必要,所以夾到你碗裡的食物你就吃掉它。這是禮貌,也是明家家規啊”

 

明台沒有鬧,是因為另一隻雞腿早就在他手裡了,這不是正吃得津津有味嗎?

 

阿誠沒有說話,低着頭,臉有點紅,只是他伸出手拿着那只雞腿默默的吃了起來。後來,明樓發現阿誠雖然不算是食不言寢不語,但他吃飯總是無比專心。吃到好吃的眼睛會亮,吃到不好吃的眉頭動一下又吞下去了,結果觀察阿誠吃飯成了明樓的興趣,為了觀察阿誠的表情,他會在下課後繞遠路去買各式各樣的零嘴、糕點回來給阿誠吃,為了不被正在蛀牙而被大姐禁止吃零食的明台看到了來吵,他會把食物藏好再把阿誠帶到書房裡給他吃,然後告訴阿誠,這是大哥和他之間的小秘密。


慢慢地,只屬於兩人之間的秘密越來越多,吃的,喝的,工作的,情感的,我在這世上對誰都可能會偽裝,唯獨在你面前不會。


一聲低沉但明亮的聲音從門外響起,昭示着聲音的主人此刻心情極好。

 

 “我回來了!”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