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1

本來打算先完成二十四節氣的,現卻又開了個新坑... ORZ

~這一章樓誠兩人沒遇上

——————————————————————————————

明氏,一家近百年的企業,家大業大,但父輩分了家之後,明銳東這支人丁單薄,只有一個女兒和一個兒子。


明鏡是大女兒,小時候溫婉可人,知書達禮,在舉手投足之間都透露出名門世家的好教養。明樓是小兒子,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長相俊逸,舉止儒雅,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可惜明銳東夫婦在女兒明鏡還差兩月就正式部入十八歲之時意外橫死,兩姊弟頓失依靠,明鏡為了守着家業和弟弟毅然放棄學業,投身工作,明樓一夜長大,退去了少年心性。


時光荏苒,明鏡將明氏交給明樓接手經營,自己則退居幕後,掛着明氏主席的頭銜活躍於各項慈活動。明銳東生前積極參與慈善活動,籌辦學校、醫院,設助學金,也資助孤兒院。


明樓是現時明氏的行政總裁,他溫文爾雅,出口成文,又風趣幽默,而且他本身就是讀經濟的,所以傳媒都愛採訪他,可惜他本人行事低調,約他做訪問的記者大多只能做文字採訪。


“明樓,我今天要去小學出席校慶的活動,你幫我去機場接明台回家。”電話那頭一把女聲響起,明樓皺了皺眉。心想,這小子是今天回來嗎? 


“大姐,明台都多大的人了,那鬼靈精自己能回家的,我等下有個會議,可沒空去接他啊。”


“好啊,明大總裁,現在是因公忘私,連家裡人都不管啦。”明鏡向來寶貝明台,那小子卻總喜歡跟他抬杠,闖了禍要他去掃尾不說,還得被大姐一頓數落,經常把明樓氣得牙癢癢。


明台是明家的養子,明銳東夫婦當年遇害是由他們的世交汪家一手策劃的,當年汪芙蕖為奪明家產業設計布局導致夫婦二人身亡,本來此事做得挺隱密的,卻被明鏡和明樓憑着蛛絲馬跡識破其為幕後策劃人,而後因苦無證據而無法讓他入罪。明銳東生前曾留有家訓,讓明家後人不能與汪家結親、結盟、結友隣,明鏡接掌明氏時才十七歲,她某天與明樓在街上與到有人駕着車衝向他們,要置他們於死地,當時被明台的生母及時推開兩姊弟因而獲救,但明台生母則因此喪命。雖然司機最後被定危險駕駛,罪有應得,可是年幼稚子卻變成孤兒,明鏡感念明台生母的救命之恩,以及稚子何辜,最後把孩子收養,改名明台。


明台個性活潑飛揚,加上年輕,偶爾任性衝動,明鏡又寵他,不過因着家教,膽子雖大倒也沒去到膽大妄為的地步。他從機場出來,左右不見大姐大哥,便抬手招了輛計程車打算先回家去了,甫上車,司機問了目的地便驅車前去,他又好像突然想到了些什麼,便着司機改道去了明樓的辦公室。


天色不太好,車程差不多到了位於金融區的時候開始下起雨來,他在對街下車時已經下起了傾盆大雨了,拖着行李箱飛快地跑進一家咖啡店。站在門口的地毯上,明台用手扇了扇風衣上的雨水,然後拖着行李箱往裡走,他環視了一周,這家店不大,坐位不多,但是佈置簡單之餘又不失親切感,跟這個冰冷的金融區有着非常不同的感覺,就像這家店名一樣,「綠洲」。他向櫃台走去,有個身形高瘦的男子背着他似乎在煮咖啡,香味飄然而至,明台深深吸入了一口咖啡香,“好香啊,這是什麼咖啡?”


男子轉過頭看他,對他笑着道: “這是夏威夷科納。香是它的招牌,這個是中等醇度的,有輕微的酸味、同時又有着濃郁的芳香,香味就像混合了葡萄酒、水果和香料一樣,我很喜歡的,你要不要來一杯?


“這家店是你的?”明台問櫃枱後的男子。


“算是吧,這家店是我師傅的。”


“啊?” 櫃台後的男子倒了一杯咖啡遞給他。 


“多少錢啊?”明台正在兜裡翻找他的錢包。


“$45”他看着明台在左右翻找,似乎是找不到他的錢包了。


“算了,這杯我請你吧。不過,你是不是丟了錢包啊?”男子好奇的問。


“呃…我想可能是剛才掉在計程車裡了。不好意思哈。”明台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心想糗大了,他可沒想到自己也有丟錢包的一天。


“我叫明台,日月明,明鏡亦非台的台。”右手向男子遞過去,那人笑着和他握了握手, “好巧啊,我也姓明,我叫明誠,忠誠的誠。”


俗語有云,同姓三分親,不知道是不是因着也是姓明的,明台和明誠總覺得有股似曾相識的感覺,兩人在咖啡店裡邊喝邊聊,聊咖啡、聊音樂、聊電影,聊得非常愉快,不過明台覺得似乎明誠跟大哥應該更聊得來。愉快的時間過得快,突然明台的衣兜裡一陣震動伴隨着男性的嗓音 “when you're with me baby the skies'll blue, for all my life…” 明台才記起自己來找明樓了。拿着電話向明誠示意要接,跟着便聽到一個沉穩磁性的嗓音響起, “明台! 你滾到哪裡去了! 大姐讓我去機場接你,人呢! 你現在在哪?” 明誠覺得如果電話那頭的人如果不是用吼的話,聲音其實很好聽的,有種讓人安心的感覺呢。


“大哥…我在你公司對街的一家咖啡店…” 


“你!你好端端的去我公司幹嘛!不知道我來接你嗎?我告訴你,現在給滾回家去!大姐剛才打電話給我,說她跟朋友去喝杯茶就回家,她要是回家見不到你,你就等死吧!” 


“大哥…你來接我吧…” 明台似乎有點底氣不足。


“別鬧!我現在在機場,又要回去接你再回去,什麼時候才能回到家啊!大姐就快回來了,你趕緊給我回家去!現在!” 咔一聲,電話裡只剩下嘟嘟嘟的聲音,電話被掛掉了。


明誠聽着電話那頭的男人聲音嚴肅又有點憤怒和無奈,好複雜的情緒呢。


“呃…”  明台有點尷尬,這個大哥怎麼這樣,一趁大姐不在就欺負自己,等回到家要跟大姐告狀,不能讓大哥太囂張,哼。


“你錢包掉了也沒錢打車回家的吧,等我一下” 明誠邊說邊起來,回到櫃台那邊找了把傘回去,邪從錢包裡拿出幾張紙幣遞給明台說:"看來你大哥是不會來接你的了,而且你不是趕時間嗎?先走吧。"


"不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咖啡我也請你喝了,跟你也算是交了朋友,這裡錢也不多,還怕你貪了我這幾百塊嗎,少爺,快走吧。"


"那好吧,阿誠哥,謝啦,回頭還你。" 明台拿起了行李箱便出了店,把傘打開站在路邊截了輛計程車走了。明誠笑着送明台出了門,然後又回到了咖啡店。門又打開了,是個白領,她點了杯美式另咖啡要了個巧克力馬芬就走了。


明誠這家叫店叫「綠洲」,位於這個市的傳統金融區,店子不大,不過如果是要付租金的話一定會很高。「綠洲」說起來其實也不算是他的,這家店本來是屬於一個老先生的。明誠是個孤兒,從他記事開始就在聖心孤兒院長大,後來被一個女人收養了,本來那女人也疼過他幾年,可是那個女人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把他虐待到最後被學校揭發了,送了進精神病院,然後他就只能再次回到孤兒院了。之後也有人想收養他,可能是有了陰影,他便拒絕了所有想要收養他的人的好意了,直接改了自己的名字,姓氏就直接用了孤兒院的贊助人的姓氏,"誠"字大概就是他親生父母替他改的,他有一個給孩子的平安鎖,背面就是刻着一個誠字的,這大概是他親生父母給他唯一的東西了吧。


認識那位老先生,是因為他讀大學的時候是半工讀的,一直都是邊讀邊打工,有次一個同學請他來「綠洲」代班打工,才認識了老先生,兩人也投緣,見明誠對咖啡有興趣,便說笑般的跟他說要收他為徒,教授他相關的知站識讓他日後可以接手這家小店。


店子是老先生早年在這個區買下的,後來就算周遭的環境怎麼改變,這個地方也依然一樣,真的就跟沙漠裡的綠洲一樣,讓每日在這個鋼筋森林裡有一個舒適寧靜的小天地喘口氣。老先生當明誠像兒子一樣,把他帶在身邊,除了一般學習,也會在自己去各地進貨時也會把明誠也帶上,說是想讓他多看看世界,增長見聞。直到幾年前,老先生病逝,他也沒有親人,便把自己的所有財產都送給明誠了。


明誠一開始是推辭的,可是老先生在重病中仍然堅持他這個決定,最後因為不好忽了老先生的心意,大家一人讓一步,明誠堅持認了老先生做乾爹,答應給他送終盡孝,之後才會接受那些財產。其實老先生跟明誠兩人平曰相處的確像父子也像忘年之交的好友,不過明誠可能從小就知道人言可畏,他不想被人在背後説他是有目的地接近老先生。而且,他一直覺得自已就算是個沒人要的孤兒,即使囊中羞澀也好,也不能沒了做人的骨氣,他努力讀書考取奬學金,半工讀賺取生活費,就是想讓自己可以過得更有尊嚴。賺來的錢,他堅持捐給孤兒院,或是用來給院裡的弟妹們買禮物,留給自己足夠的生活費就好,所以老先生當初留給他的這家店和其他財產,除了「綠洲」和現在住的家裡,他大半的財產除了定期以老先生的名義捐獻外,其他的他都沒動。


雨終於停了,夜幕已經低垂,抬頭看了牆上的掛鐘,已經9點多了,他也該打烊了,收拾好店面和廚房,便鎖門回家去了。今天他答應了曼麗,要早點回去給她講功課的。


"阿誠哥,你回來啦!" 于曼麗綁了個丸子頭,帶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鏡,聽到門口有聲音便從書房裡繃噠出來,一見到明誠便摟着他的胳膊,親昵非常。


于曼麗跟明誠都是聖心孤兒院的孤兒,她性格有點孤僻,誰也不願親近,唯獨明誠是她會主動接觸的人,院長和老師門就把照顧曼麗的責任給了明誠。他作為一個哥哥,也對曼麗寵愛有加,不過可能都是環境所逼,明誠和她早就知道什麼是世態炎涼,不會對現實生活存過多不切實際的幻想。她知道這個哥哥一直只當她妹妹,她雖然不甘心,但也沒有打算把這個關係打破。


曼麗讀的跟明誠一樣,是讀工商管理的,這學系除了管理學,還包括商業法,曼麗就是商業法一直不過關,所以才來找明誠的。


明誠教着曼麗功課,抬頭看看鐘,原來已經差不多12點了,女孩子太晚回去也不好,便叫曼麗留了在家過一夜,因為孤兒院有個規定,孩子過了十八歲就須要離開孤兒院,但曼麗一個女孩子,又正在上大學,就算半工讀也拿不出租,反正這個家還有一個房間,收捨了可以讓曼麗住,可是曼麗卻説和院長談好了,她留在孤兒院裡幫忙照顧孩子和替孩子們做補習老師,院長就給她以職員的身份住在宿舍裡。他是男生,當年他巧合地認識了李熏然這個同學,因為他是外地來讀書的本來就要找地方住,於是兩人合租了一個小單位一起住了。直到畢業後李熏然去了當警 察,住進了警務人員宿舍,他便在老先生的邀請下去住進了現在這個家。


------------------

感謝閱讀過的你,好的不好的讀後感也請告訴我,謝謝


评论(24)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