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3

~大哥上線了,不過樓誠兩人還是沒有見着
—————————————————————————

明台踱着步到明氏,可能是明鏡有跟前台聯繫過,所以職員便打開了高級職員專用的電梯讓明台直接上到明鏡的辦公室去了。

明氏辦公大樓約五十層,明氏佔了四層,其他層數就租了出去,在這個商業區,高級辦公室一直渴市,明樓看準辦公室租務市場,在當年明氏辦公大樓建成初期便做好規劃,保留了給明氏的空間,其他樓層則租了出去,六星級的辦公室設備,地段優越,管理服務也是明氏旗的子公司在營運,正式的肥水不流別人田。

總裁辦公室位於頂層,這裡除了明樓和明鏡的辦公室外,還有一個大的會議室,秘書科的辦公室,和會客用的休息室之類的區域,向下數第二層是其他部門的辦公區,第三層是育幼區,給無法帶孩子的員工們專用的,這裡有專門人員負責照顧員工的孩子們,除了照顧三餐外,也會顧教他們功課,員工們在休息時間也可以來看看自己的孩子,這樣能讓他們更安心地在公司工作。第四層是休息區,商業區餐廳選擇是多,但是等位卻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所以明氏也劃出一些地方作用餐區,讓買外帶或是自己帶飯的員工有地方吃飯休息,另一邊則劃為休憩區,有些遊戲設施。這樣的工作環境,和良好的員工福利,為明氏帶來良好的聲譽,外間稱明氏為良心企業,明家亦被稱為良心老闆。

明台到了頂層便直奔主席辦公室,敲了敲門,沒有得到回應,估計明鏡還需一點時間,便坐在辦公室裡等,他百無聊賴地環視着四周,看到了辦公桌上的筆記本,就去打開來打算上一會網。瀏灠了一會網頁,就聽到門被打開,進來的是明鏡和明樓,他們邊走邊聊着剛才的會議內容,“明樓,我也覺得要再跟那邊談談條件...”

“大姐!大哥” 明台抬起頭看到明鏡和明樓。

“明台,你來了,等好久了嗎?”

“沒有啊,美女等多久都沒問題的”

“沒正經,什麼時候學會油腔滑調的” 明鏡纖長的手指點了點明台的額頭。

“才不是呢,我説的可是真心話,不信你問大哥,大姐最漂亮了。”

“你就會對着大姐賣乖,才剛回來就到處亂跑” 家裡就他們三姊弟,明樓其實還是挺寵明台的,不過始終是男孩子,也不能養成傻白甜不是,不,就明台這鬼靈精,絕對不可能是傻。

“好了,不説這些了,明台,姐姐想好了,等會要去哪裡了,現在距離晚飯還有一點時間,你今天晚上想吃什麼?”

“嗯...好久沒有吃到烤鴨了,我想念劉叔的烤鴨了,劉叔的店應該還在吧?”

“也是,我也好久沒去看過劉叔了,今天晚上就去吃劉叔的烤鴨吧。”

“大姐,劉叔那可是私房菜,得提前約啊,你們還要吃烤鴨,這麼費功夫的菜,你就算現在打電話過去約,也不見得能約得到吧?” 明樓有些看不下去了便插了話。

“對耶,姐姐都忘了,那明樓,你先打電話給劉叔約好我們這幾天過去他那吃烤鴨吧,明台,你再想想我們等下吃什麼?”

“嗯...那就隨便吧,我都可以... 呀!剛才跟朋友説起在這附近有一家店是吃爐端燒的,他説味道不錯的,我們要不要去試試?”

“日本菜啊…” 明鏡不習慣吃生的食物,魚生片什麼的她提不起興趣。

“好嘛,大姐,我知道你不吃生的食物,不過爐端燒的話就沒這個問題啦,可以選自己喜歡的食物讓師傅燒的”

“那好吧,那家店在哪兒,要不要先訂座?”

“好像說是因為店子不大,不設訂座的。”

“那怎麼辦?要不我們下次再去吧,你昨天不是說想要買件新的襯衫嗎? 現在先去逛吧。”

“大姐,去吃那家爐端燒啦,剛才聽着朋友說得我口水都流了,我覺得你會喜歡的。”

“那...明樓,要不這樣,反正你等下也什麼特別事,不如你先去那邊等位子,我和明台買完襯衫就過去,好嗎?”

“...大姐你...” 明樓無語,大姐我是你的親弟弟啊,你好意思讓明氏總裁去排隊等位子嗎?當然,明樓平日在外是殺伐果斷的明氏總裁,在家卻是個沒什麼地位,吃盡夾板氣的明家大哥,這是話也只能是他的腹誹罷了。

明樓認命地應下了這個工作,打發了明台和明鏡去逛街,轉身回到自己的辦公室開始剛才未完成的工作。他問了秘書科裡今天來加班的小秘書那家爐端燒店的位置,小秘書說這家店口碑很好的,不過很多人,要去的話可能要早點去排了。

打電話給小張,問了車子的事情,便叫他去替自己排隊。拿起枱上的鋼筆,在計劃書上寫寫划划地修改著,剛才大姐也說得對,這家特高企業在日本也算得上是個老牌企業,他們這次合作,明樓是想借特高在日本的人脈將他們明氏旗下的一個新開發的家居智能系統打入他們的市場,不過剛才和特高的南田洋子商談時,覺得這女人提的條件有點太狠,當然,他們其實也不一定要打入日本市場,但多一個市場也是好的,況且打響了名號就可以把其他產品也帶進海外市場,明家香就是其中一樣他想打入海外市場的產品。

這邊明楼在埋首工作,那边明台和明鏡就進入了逛逛逛和買買買的模式。説明樓不受寵其實也不然,明家人丁本就單薄,加上明樓和明台年紀相差大,有時候明樓都會想,大姐是把明台當兒子在養吧。其實明樓更想姐姐能找到自己的幸福,她為這個家已經犧牲得夠多了,明台是他們兩姊弟恩人的兒子,只要不是把明台養成紈絝子弟的話其他都好說,不過現在已經有這個趨勢了,明樓揉了揉漲痛的額角。

明鏡和明台在逛店子,看到想買的就買,明鏡也還是惦記着明樓的,襯衫買了,領帶買了,袖扣買了,皮帶也買了,就是沒有買西裝。明樓有個奇怪的習慣,他對穿着不是太講究,唯獨西裝外套不行,他總説這些得親自試才知行,明鏡不是沒有給他買過西裝,以前去巴黎旅行時就給他在高級訂製時裝店訂過一套,呎寸明鏡是有的,照片也給了設計師,説是想看看明樓的外型給他設計一個合適的形象,但當西裝拿回來之後,他除了試了一次給明鏡看之外,就沒有再穿過了,那套西裝現在還掛在明樓的衣櫃裡。

姊弟倆邊逛邊聊,明台提起他回來的當天認識了一個比他大幾年的朋友,那個人跟他很聊得來,他在明氏附近經營一家咖啡店,還把那天錢包丟了明誠借錢給他打車回家也告訴了明鏡。明鏡跟明台說着她今天到了聖心一趟,見到了一個男生,說是當年在明氏的助學基金裡從中學開始一直拿奬學金到大學畢業的,那個男生今天幫了她一個大忙,她的車子壞了,好在他用摩托車送她回明氏才趕得上今天的會議。

放在桌上的電話震動着,明樓接通了電話,是小張打來的,說是排隊排的差不多了,讓他快過去,明樓看了看手錶,這也算是排得夠久了,這店真的那麼好吃嗎?關了辦公室的燈,順手關上門便離開了明氏,他走過對街的時候,看到有家咖啡店「綠洲」,邊走邊想,原來這裡還有一家這樣的店,連鎖咖啡店在明氏那裡也有,他有時候也會叫人下去替他買杯咖啡,倒是沒有留意過這裡還有一家這樣的小店。叫「綠洲」還真貼切,鋼筋森林裡的一片綠洲,明樓芫爾,看到行人交通燈轉綠了便快步向約定的那家爐端燒店走了。

明誠看了看鐘,這個時間應該也不會有客人了吧,今天還有套電影想看,還是回家去吧,便收拾好店面鎖門回去了。

明樓,明鏡和明台三姊弟吃得正歡,明台想着阿誠哥果然沒有介紹錯,這家叫「宮城」的店真的不錯,食材新鮮,裝潢雖然不怎麼華麗,但樸實的環境反倒讓人覺得親切,而且這家店的老闆是個日本人,手法也正宗,來了S市已經很多年了,説得一口流利普通話,跟顧客談笑風生,還跟明台科普了爐端燒的由來,這種燒菜方式源自日本東北的宮城縣仙台市,歷史悠久,一開始是廚師先蹲在一個方形的爐前,周圍都擺着不同的食材,當顧客點餐要燒某種食材時,廚師就會在完成一道菜色的烹調過程後先高聲喊出菜色的名稱,然後再以本槳送上食物到顧客面前。不過店子小,做不到用木槳遞送食物,便把之前用的木槳掛在牆上作裝飾了。

吃飽喝足,明樓領着明台和明鏡回公司的停車場拿車,一路上聽明鏡和明台在聊他們各自剛認識的新人時便在想,這世界也還真是細小,怎麼就都讓明台和大姐都碰上姓名的呢,“大姐,明台,你們説的該不會是同一個人吧?”

“同一個人?” 明台和明鏡同時開口。

“會嗎?” 明台歪頭想了想。

“不會嗎? 明這個姓氏並不能算普通吧,怎麼會這麼巧讓你們一連兩天都遇着了,還都是男的?”

“好像又有點道理耶,不過阿誠哥人很好呀,如果跟大姐今天遇到的是同一個人的話也沒什麼不好呀,這説明他跟我們家有緣,對吧,大姐,他有幫過我,也有幫過大姐”

“也是呢,要不是他今天用摩托載我回來,也趕不及在和特高開會前回來。説起來,今天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坐摩托呢”

“大姐,坐摩托也太危險了,皮包鐵的不安全,小張怎麼就想不起來給您叫輛計程車呢?”

“你又不是沒去過聖心,那邊在坡上,那個時候又不是什麼繁忙時間,基本不會有車到那邊的,叫小張如何攔車? 就算打電話叫了車,又要等車來了再坐過去不得遲到了麼,而且人家也是好心才提議的,他開車的技術也好呀,反正我坐在後面也沒有覺得害怕。”

“大姐,下次再遇到這種情況還是叫計程車吧,安全第一啊”

車子駛回明公館,明樓把車駛進車庫,明台把剛買的東西拿回屋裡去。回到家都已經九點多了,明樓打算回房間看一會新聞,便轉身上樓了,明鏡叫住他, “明樓,這些是你的,拿着” ,明樓笑着謝過明鏡,接過東西便回房了,從袋子裡拿出包好的東西,一件件打開,一件襯衫,一對袖扣,這對袖扣銀邊嵌着一顆黑色的寶石,不錯,領帶是暗紅色的,也不錯,合着這些應該是明鏡選的,要是明台那小子選的話,大概只能是花花綠綠的了,還有一條黑色的蛇皮紋皮帶。把東西收好便坐到躺椅上打開電視看新聞去了。

评论(3)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