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9

~小明加油!
~阿誠哥要開始努力賺錢錢了!(ง •̀_•́)ง
———————————————————————

在回去的路上,明樓一直在想着今天跟明誠偶遇之後到吃飯時的情形,他覺得不對,雖然明誠掩飾得很好,但相處時的那種感覺他不喜歡,明明上次在劉叔那裡,還有第一次在托兒室時都不是這樣的,到底是我忽略了什麼?明誠剛末才似乎有點不開心。

是壓抑,沒錯。

嘆了口氣,是自己欠考慮了,明誠的壓情緒應該是從自己帶他去買衣服時開始的,他絕對沒有瞧不起明誠的意思,但當時只顧着自己那對自我品味滿足的得意情緒裡,根本沒注意到明誠的意願,他從一開始就拒絕了去扒房的邀請。

明誠的所得都是靠他自己努力賺回來的,這種人是不會輕易浪費的,這樣的一套衣服在自己來說甚至明台,都是再普通不過的,但明誠不同,可能一年穿不了幾次,對他來說就是浪費。節儉跟摳門是兩回事,明樓也是應花則花的人,雖然明台雖然成天笑自己摳門,但如果是真摳,也不會在明台撒嬌要買東西時那麼疏爽吧。況且明誠的錢都是花在有意義的事情上,例如捐助聖心或是給那兒的孩子置物資。

明樓回到自己的房間,躺在寬闊的雙人床上,他腦子裡突然有個問題,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在意明誠?想當年年少輕狂被大姐打個半死也要跟汪曼春在一起時好像也沒對她這麼在意過。翻了個身,睡不着,明樓拿起了打火機和桌上的煙踱步出了房間裡的小露台。大姐不喜歡他吸煙,他其實也沒癮,只是有時想事情或是睡不着的時候會點上一枝,大多數時候也只是由它燒完,也沒吸上幾口。

明誠回到家裡,將東西放好,把身上這套死貴死貴的西裝脫掉掛好,嘆了口氣,這個月超支了。明天開始要努力賺錢!洗了個澡出來,打開書桌的櫃桶找出了支票本,扼着筆,在上面寫下了西裝的價錢,簽名,劃線,撕下,一氣呵成,然後把支票反轉不再看了,他心痛啊,不過錢還是要還的,況且人家請我吃了一頓好的。

隔天一早明誠騎着他的小綿羊回綠洲準備開店了,大學開始放暑假了,曼麗可以來幫忙。後褲袋傳來震動,明誠拿出手機,是曼麗打來的:“阿誠哥~” “怎麼了?” “如果今天晚一點才過來行嗎?剛好有點事⋯” “沒事,你忙你的,等你得空了再過來吧,要是真不行今天就別來了。”

“好的,我午市前一定能趕到的!”

“不着急,過來時路上小心” 明誠掛了電話,然後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之中。

于曼麗正在聖心門口等人,她有點焦急,早知那個大少爺是個不守時的主她就不答應讓他來接了。昨天答應他真是見鬼了。她其實也不是不可以自己先走,但是看在明家是聖心的長期捐助者,而明台又答應今天會帶一批玩具和文具來給孩子們的份上,誰要等他啊!還有,那傢伙還借機要我答應跟他去約會,哪有男人約會遲到的!可惡!

此時明台正在來聖心的路上,他昨天以做慈善的藉口說要給聖心一批物資並以此為條件讓于曼麗答應跟他去約會一天。雖然做慈善的動機不純,可明台並不在意這些,只要肯跟他約會,過一天二人世界就行。誰知當人家答應時,他卻興奮得睡不着了,結果頂着個黑眼圈不說,更要命的是遲到了!
明台在坐在後座,小張把車駛到距離聖心不遠,明台就見到于曼麗在路邊張望,停好車,明台下來立刻站到于曼麗跟前,小張則打開車尾箱把東西搬出來。有文具、有玩具,三人一起把東西搬進去。明台一邊捧着東西一邊跟于曼麗道歉,但于曼麗卻完全不理他,明台心想,這次確實是自己的問題,如果他不懶床的話就不會遲到了,現在要怎麼哄好于曼麗是個問題。

把東西分完,時間離午市還有一段時間,于曼麗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應該得趕得及找綠洲。明台這時懾懾地向于曼麗走去,問她:“曼麗,東西都分好了,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去約會了?” “約會?曼姐姐你要和這個人去約會啊?” 一個剛路過他們身邊小女孩問。

“好了,別八卦,去把東西收好吧” 于曼麗輕輕推了推小女孩的背示意她先去收拾東西。“啊⋯對了!曼姐姐,我想誠哥哥了⋯” “誠哥哥早陣子比較忙,我跟他說小寧想他了。” “嗯!” 那個叫小寧的女孩蹦躂着走開了。

“你們感情真好” 明台初入明家時還小,明鏡沒有帶他來過聖心,後來到大了又自己默默愛四處去玩,叫他來他也不肯來了。

“這裡的大家都一樣,我們就是彼此的依靠,他們都是我的親人。” 于曼麗的臉上揚起了淡淡的笑容。
“好了,明少爺,你今天的任務完成了,該走了。”

“我們去哪裡約會?” 明台感覺到于曼麗其實有點不開心。

“約會啊⋯我倒是有個地方要去,你來不來?” 于曼麗甜甜一笑,把明台甜得心裡樂開花,只是這裡面怎麼有點計算的意味?

小張跟在後面,三人出了聖心,明台便問于曼麗是要去哪裡玩。不過他本來就打算跟于曼麗過二人世界的,便想打發走小張:“曼麗,我們去哪? 小張你先回去吧。” “吓?小少爺,我走了車誰來開啊?”

“我啊!我有車牌的,車留下,我來開,你回去吧。”

“不用,我打算去坐地鐵。” 于曼麗沒理明台他們,徑直往坡下走。

“哎,曼麗!等等我!小張,你先回去吧” 明台丟下了這一句就邁開長腿就跑去追于曼麗了。

走進了地鐵站,于曼麗掏出一張公交卡拍卡入閘,她心裡想這少爺平日裡有人接送,這種公交卡他肯定沒有,而且也不知道這少爺懂不懂去買票呢。誰知她這頭剛入閘回頭一看,就見明台也掏出一張公交卡拍卡入閘了。

見到于曼麗那奇妙的表情,明台歪着頭問她:“曼麗?”

“想不到你也有公交卡啊?” 見明台這嫻熟的動作,似乎真的沒少坐大眾交通工具。

“有什麼問題嗎?我之前在外國一個人住的時候也是坐公交的啊!”

“你這種闊少看起來不像呢”

“很奇怪嗎?我是學生啊!要說誰是少爺,那一定是我哥啊”

“為什麼?你不也是明家的少爺嗎?”

“其實我跟我大哥大姐沒有血緣關係的,說起來,我跟你的身世其實也差不多,我媽當年好像是因為救了大哥大姐而意外死亡的,然後他們就把我撿回明家了,我也不知道我爸是誰。” 明台聳了聳肩回道。

這樣的回答于曼麗是怎麼也沒想到,明台給她的印象一向是傻白甜小少爺,被家裡寵上天了的,卻沒想過原來他的身世是這樣。阿誠哥說得對,每個人都有他的過去,是好是壞也已經無法改變,活在當下在是正途。

“下一站是XX站” 車廂廣播響起,于曼麗對明台道:“我們在這站下車”

下了車,于曼麗和明台向着商業區內的其中一個出口走去。上了地面,一直跟着于曼麗走,眼前的開始景象熟悉了起來,前面不是明氏嗎? “曼麗,我們去哪兒?” 他們已經到了「綠洲」門前了,曼麗推開門,親昵地喊了聲:“阿誠哥~”

明台很羡慕明誠,他一直很希望曼麗能用這種軟軟又親昵的語調喊他,記得他對曼麗當日一見鍾情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聽着她用這種語調喊着阿誠哥的名字。不對!我們不是要去約會的嗎?怎麼來了這裡?是來阿誠哥這裡先吃個午飯再去玩嗎?

“曼麗?我們不是去約會的嗎?” 明台見于曼麗接過明誠遞來的圍裙穿上。他仍然維持着剛才的姿勢站在門邊。後面剛好客人要進來,便把他輕輕一推也進來了。

明誠見到明台是跟于曼麗一塊來的,既然是熟人,午市也差不多該開始了,跟他打了個招呼後就自個忙去了。明台走到于曼麗身邊,這時她正在用餐區那邊收拾桌子,他拉着于曼麗的手肘問她:“我們不是去約會的嗎?現在這是怎麼回事兒?”

于曼麗扭頭過去看他,明台那委屈的像隻小狗狗的表情看得她挺樂的,這少爺也滿有趣的嘛,不過臉上又不好表現出來,憋着笑對他道:“第一,我昨天並沒有說我今天跟你出來是要跟你去約會,第二,我本來就跟阿誠哥說好了這個暑假都在這裡打工,所以沒空跟你去玩,第三,這是懲罰。” 輕輕甩開了明台的手,就繼續收拾去了。

綠洲的生意基本上就靠早市和午市,除了明誠手調的咖啡外,還會賣點簡餐糕點之類的,由於店不大,除了他有時候自己在小廚房做的一些曲奇和三明治,其他的食物都是來自食品公司的,所以這兩個時段一般都會僱一到兩個兼職,所以自從曼麗到了能做兼職的年紀時起,她每個暑假都會在綠洲打工,形形色色的人見多了,察言觀色的能力也不差。

由明台開始常常借故接近開始,到上次在明誠家裡看着李熏然和明誠那些別具深意的笑容,她就確定了明台想追自己。她從小就喜歡明誠,情竇初開之時他有想過去表白,但當她鼓足勇氣之時,明誠卻已經和他的大學同學談起了戀愛,她是個漂亮又時髦的女孩,活潑開朗,既然他們好好的,曼麗就唯有把那份念想藏在心底。後來女孩要出國讀書就和明誠分手了,自那之後明誠就一直單身到現在了。她也不是沒有想過去跟明誠告白,但明誠在她開口之前竟然先跟她說了,他們是永遠的好兄妹,一句說話,斷絕了于曼麗所有的念想。

午市生意火熱的程度把明台嚇了一跳,他本來還在回想昨晚兩人那通電話裡曼麗是真的沒有答應跟他約會的問題,卻不知何解被客人誤認為是店員,結果一個人找他,跟着就沒完沒了的,明誠餘光掃到了,但他其中的一個兼職今天沒來,正忙不過來,有個免費勞工自動送上門,不用白不用啊,笑笑也就繼續忙自己的去了。曼麗丟了條圍裙給明台,還很貼心地幫明台繫好帶子,等到明台攤坐在椅子上時,才發現午市已經結束,而自己呢,卻連午飯都還沒吃。

----------------------------------------------------

感謝閱讀過的你,好的不好的讀後感也請告訴我,謝謝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