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番外

~今天好冷,凍成狗,大家要注意保暖啊!
——————————————————————

由上週開始,天氣就開始轉冷,天文台更稱之後會進入嚴寒,呼籲民眾要注意保暖。然後天氣就真的如預報所說的一樣,逐漸變冷了,今天,就迎來了最寒冷的一天。

還好今天是星期天,作為一個勤勞的人,明誠的生理時鐘還是照樣在這個時間醒了他,當他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向窗外,天色黑的像夜晚一樣,窗外風聲嘯嘯的,雖然現在躺在一個溫暖的被窩裡,身後還有一個人型暖爐貼着,但他還是被灌進肺裡的冷空氣刺激得打了一個冷顫。

“嗯...怎麼了?” 明樓摟着懷裡的人,帶着鼻音的磁性聲音讓人感覺一陣酥麻。

“好冷。” 明誠已經醒了,本來想要起來,卻還是被這冷空氣打敗,翻了個身面對着明樓,縮進他的懷裡。

“今天又不用上班,這麼早起來幹嘛,再睡一會。” 明樓雙眼還在閉着,把明誠摟得更緊。

“嗯...習慣了嘛”

“乖,再睡一會。” 明樓吻了吻明誠的額。

結果兩人直到日上三竿才捨得從溫暖的被窩裡的起來,“不行,阿誠你穿太少,再換一件。”

明誠穿着一件套頭抓毛衞衣和牛仔褲,“你自己也沒穿多少啊!” 明樓穿的是一件襯衫加開襟毛衣和厚質的絨布西褲。

“你剛剛才從被窩裡起來,人是暖的,現在雖然是中午,也沒暖和到哪裡去,況且家裡沒暖氣,等下冷病了怎麼辦。” 明樓一到冬天就特別注意明誠的身體況狀,他真的從來沒有想過這個看着健康的明誠在冬天會冷到手腳冰凍之餘,還特易生病。自從那次明誠肺炎進了醫院,把他嚇半死之後,就一直很在意他的穿着。

“已經是抓毛的了啊,還要再穿暖一點?” 明誠雙手撩起衞衣的下擺,明樓走過來救下了明誠衞衣的下擺,然後抓着他的雙手,蹙着眉,“還說夠?你的手也不夠暖。”

“你要是不肯加衣,就拿着這個。” 明樓走到床頭櫃裡拿了一個電暖蛋拋給了給明誠。

明誠抿了抿嘴,接着那個電暖蛋,打開開關。暖蛋慢慢傳來熱力,不止溫暖了他的手,還溫暖了他的心。明樓走過去從後抱着明誠,輕輕咬了咬他的明誠的耳垂。

“啊!別...別咬...” 明誠被明樓圈在懷中,明誠的耳垂是明樓新發現的寶地,看他敏感得輕顫便壞壞的笑了起來。

“篤篤” 門外傳來兩聲敲門聲後便輪到明鏡的聲音響起,“明樓,阿誠,醒了沒?”

“醒了,大姐,我們現在就下來了。” 明樓說完便拉着明誠的手下樓去了。

兩人走到飯廳時,明鏡已經坐在那裡了,家政阿香正把做好的午飯端上桌。明誠本來想去幫忙,卻被明樓拉住,阿香見狀對明誠笑了笑:“阿誠哥,不用幫我了,我把飯端上來就好了。”

明鏡瞄了瞄明樓和明誠,放下手裡的雜誌轉頭望着明樓,“你們兩個,就算年輕...也得有節制呀!”

明誠一聽臉刷一下的就紅了,“大姐,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們不是...”

“不是什麼呀?尤其是你,明樓,你年紀也不小了,不能這樣不知節制,還有你,阿誠,你不要總遷就明樓,不能讓他對你予取予求的,你要學會說不才行啊!”

明誠的腦子已經空白一片了,他雖然和明樓在一起了這麼久,就算在家裡隔音再好,有時也瞞不了明鏡,被大姐這麼一說,他真的羞得不行啊,這種事怎麼大姐就...

明樓一臉看戲的看着身旁的明誠,臉紅的像煮熟了的蝦子,他要出手了,再不阻止大姐,自己的性福可就有被禁的危險了。

“大姐啊,明台呢?怎麼不見他?不是要吃飯了嗎?” 明樓開始轉移話題。

“明台?他去找曼麗了,這陣子寒潮,我張羅了好些禦寒的物資給聖心,他去幫忙了。”

“對啊,這幾天實在太冷了,已經好多年沒有這麼冷過了。小孩子還是要注意保暖才行。大姐英明!”
“你少拍我馬屁!” 明鏡笑着嗔了明樓一聲。

“可以吃飯了” 阿香給剛好把他們的話題截住了。

“阿香,你也坐在下來一起吃。” 明鏡邀請阿香也一起吃午餐。

“好的,謝謝大小姐。” 阿香趕緊去廚房端了碗飯坐下來和他們一起吃。

阿香做飯做的不錯,除了偶爾把飯煮糊之外,其他時候她做的菜都很合明家人的口味的。至於她為什麼會跟明誠熟起來,完全是因為吃貨的本能。明誠喜歡吃,自己也愛做飯,看視頻,看菜譜,甚至是在國外吃到好吃的會走去問人做法,所以他知道得多,手藝也不錯。

初住進明家的時候,明誠總覺得自己應該做點事,但明樓和明鏡都不讓他做,他是實在不習慣。他不是少爺,要他衣來張手,飯來張口,他做不到。成日裡坐立不安的,明樓看穿了他的小心思,提了提阿香總是把飯煮糊後,明誠便美其名是去和阿香一起鑽研菜色,實則是去幫手做飯。

阿香一開始不好意思讓明誠幫,又擔心自己會不會被開除。後來明誠靠着自己的親和力與俊俏的臉龐,把小姑娘迷得一陣陣,也就熟了起來,明誠不讓她叫自己二少爺,就跟明台一樣叫阿誠哥就好。

吃飽了飯,明誠和明樓又回到了房間,明誠百無聊賴的又窩回暖暖的被窩裡刷微博,看着明樓在書桌邊看計劃書,都說認真的男人最帥,明誠看着明樓專注的臉龐,在心裡描畫着明樓的輪廓。直到明樓抬頭轉動一下自己僵硬了的頸脖時,看到明誠半坐在床上睡着了。

他躡手躡腳地走過去,彎腰在明誠的額上烙下一吻,明誠淺眠,被他吻醒了,瞇着眼看明樓,“明樓。” 伸手抱着明樓的脖子,明樓就着姿勢回抱了他,“來,躺好再睡。” “嗯⋯不想睡了。”

“那你想做什麼?”

“你猜?” 明誠看着明樓,眼裡亮晶晶的。

“別撩我,後果自負啊。” 明樓刮了刮那人的鼻子。

“你不想?那就換一個。” 明誠轉着圓圓的眼珠子。

“什麼意思?”

“我今天晚上想吃火鍋”

“火鍋?” 明樓不知道是不是剛才太專注於工作,一時跟不上明誠跳躍的思維。

“嗯,火鍋。” 明誠翻身下床,趿拉着毛毛拖鞋走下樓去找明鏡和阿香了。

他們商量好晚上吃火鍋,叫上明台和于曼麗回來一起吃,又因為天氣太冷了,大家都不想出門,就給了那小兩口把菜帶回來的任務。

等着明台和于曼麗的菜,明誠和阿香又去了廚房弄火鍋的湯底了。明誠和阿香說起壽喜燒的味道,想着不如試試弄個壽喜燒的湯底吧,甜甜的,味道不錯的。

冒着寒風把菜帶回來的明台和于曼麗一到家就被明鏡逮着喝了薑湯才放去幫忙弄火鍋。年輕的都在樓下熱熱鬧鬧地處理火鍋,明鏡就上去叫明樓下來了。

明家只有明鏡和明樓是親姊弟,兩人從樓梯下來時聽到飯廳傳來的輕聲笑語,明鏡不由一絲感嘆,實在沒有什麼事比一家人齊齊整整的更讓人開心的了。明樓似是領會明鏡的心情,他摟了摟明鏡的胳膞說,“大姐,我們會一直這麼幸福的。”

羊肉、牛肉、豬肉,各式丸子,青菜、蘿蔔、還有各種配菜,火鍋裡熱氣騰騰,在寒冷的日子裡一家人圍着吃飯,實在是讓人有種安心又幸福的感覺,眾人吃飽喝足了,又在客廳聊了會天便各自回房了。

明樓洗完澡出來時,明誠已經在被窩裡了,見他出來了就朝他招了招手,不知道是不是吃了羊肉,身子暖暖的,明樓摟着明誠又聊了會天,明樓便開始把心思動在別的地方了。從明誠的耳廓開始,一直輕吻到含着耳垂,再到那兩片誘人的嘴唇,再到⋯

幸福很簡單,就是寒冷的冬夜裡,有你在我身邊,真好。
------------------------------------------------------

感謝閱讀過的你,好的不好的讀後感也請告訴我,謝謝

评论(48)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