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15

~眼神交流什麼的
~對了,有小伙伴說想看簡體字,想看簡體的直接拉到底就看到了
——————————————————————————

最後,明誠還是抵不明鏡的強烈要求,他還是跟明樓回了明公館。

剛才進到屋裡,明樓和明誠看到兩個人坐在客廳聊天,一個是明鏡,另一個明誠沒見過,明樓站在明誠旁邊,跟另外那位女士打招呼:“蘇醫生,好久不見”

“明先生,你好。” 被稱為蘇醫生的女士向着明樓點了點頭,還想説點什麼時,便響起了明鏡的聲音:“還站着幹什麼呀,快扶阿誠過來讓蘇醫生看看呀。”

明誠扶着明誠過去沙發坐下,明樓把明誠受傷的腳放到自己的膝上讓蘇醫生檢查,幸好本來就不算太嚴重,然後明樓也給他簡單的處理過,現在腳踝雖然還是因為充着血而有點腫和透出了一些瘀青,但卻沒什麼大礙,“這傷沒什麼大礙,我這裡有管藥膏,按時一天擦三次,記着不要過度用力,休息幾天就會好了。”

“沒事就好,明樓,你先帶阿誠上去,然後去廚房端碗湯給阿誠。” 明鏡吩咐完,便又轉頭和蘇醫生繼續聊天去了。

明誠有點不知所措,畢竟這麼被人關心,他沒試過。明樓拉起阿誠,一手拿着明誠的旅行袋,一手扶着他,就帶着他走上二樓了。打開客房的門,裡面佈置簡潔明亮,明樓把明誠扶到房邊坐下,讓他等着,自己下去拿湯給給明誠。

“明樓,不用麻煩了,我和你一起下去就好了。” 明誠從床上起來,卻一下子站不穩,明樓眼疾手快地一手托着明誠的背想要扶他站好,誰知就着跌勢,兩人就這麼倒在床上。

結果現在是四目相投,姿勢曖昧,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其實明誠身後就是床,跌下去也不會怎麼樣,明樓根本沒必要去扶他,可現在這一抱成了這個樣兒,即便是明樓這張厚臉皮,也有些不太自在。

明誠明顯受到了驚嚇,眼睛瞪得老大,深褐色眼珠子圓圓的,一副小動物受了驚嚇的模樣,其實這樣形容一個大男生似乎不太厚道,但明樓是真的覺得這樣的明誠既可愛,又有趣,腦子裡那隻小鹿斑比好像又活現眼前了。

最後,兩人之間的曖昧氣氛是被大家長明鏡打破的。她在想明樓和阿誠上去就是放個東西,然後就應該下來拿碗湯上去給明誠,應該只是分分鐘的事,怎麼這麼久不見人影?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她一邊上樓一邊自言自語她數落明樓,這麼簡單的事情還辦事不力,沒用!

明誠聽到明鏡上來的腳步聲和嗔怪聲,本來扺在明樓胸前的雙手用力推了推,明樓便起來了。剛好到明鏡站在房門前,他倆已經調整過來了。

“你們兩個都在做些什麼呀?怎麼這麼久不見人影子?” 明鏡站在門邊問道。

“大姐,我們出來了。” 明樓接話,便再一次拉起明誠。

“誰說要阿誠也一起下來啦!剛才蘇醫生不是說了要多休息嗎?你還要阿誠走來走去那什麼時候才能好!”

明樓被明鏡一句話咽着了。明誠每次看着明樓吃癟都覺得好笑,現在是寄人籬下,也不好看人笑話,便開口對明鏡道:“大姐,我也一起下去就好了。”

“不要緊嗎?不要勉強啊?” 明鏡剛才看到明誠腳踝上的傷,總覺得很嚴重,現在是叫他過來休養,省得他一個人在家無人照顧的,現在這樣會不會太折騰?

“大姐,真的沒事,蘇醫生已經給我藥,等一下我就去上藥,很快就好的,別擔心” 明誠已經走到門邊與明鏡一起走向樓梯,走了兩部就扭頭給明樓遞了個眼色,好像在邀功似的。

明樓用力控制着自己正上揚的嘴角,這小子在跟自己說:我救了你啊!明樓沒想過的是他竟然讀懂了明誠的眼神,是巧合嗎?

三人又回到了飯廳,明鏡從廚房裡端了兩碗湯出來,一碗給了明誠,一碗給了明樓。“你們兩個快把湯喝了。這個湯我和蘇醫生研究過,活血化瘀的,對你的腳傷有幫助。”

“那大姐,我是不是可以不喝了,我沒有瘀傷啊?” 明樓實在不喜歡中藥味兒,這碗湯一拿上手就聞出肯定有好多藥材在裡面。他平常頭痛時要麼硬扛要麼吃西藥,中藥他是可免則免的,說穿了,他其實是怕苦。

“不行,這個湯也可以治治你的偏頭痛,都給我喝了!”

明誠也怕苦,但他更怕忽了明鏡的好意,人家讓他到家裡來住的本意就是見他一個人沒人照顧,才接他過來住的,這是明鏡作為對弟弟的愛護,即使自己並不是他的弟弟。他又看了明樓一眼,像是在說:別忽了大姐的好意呀,來,乾了它!

明樓對上了明誠的眼神,好像在跟自己說,來吧,乾了他,還一副英勇就義的表情,至於嗎?雖然他也不愛喝就是了。然後他向明誠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他的意思,仰頭一喝就把那碗湯喝了,然後衝進廚房倒了兩倒水,一端自己先灌完,一杯拿出去給明誠壓壓味兒。

“你們呀,一個藥湯而已,也不至於這樣吧,也沒有很苦啊?” 明鏡看着這個兩人覺得好笑,然後她給出了一個對他們來說是重磅消息。

"我告訴你們,這個湯呢,是專門為了你們兩熬的,那一鍋你們都得乖乖給我喝了,不然我可不放過你們。"

明樓和明誠一聽完,臉即刻就垮下去了。然而大姐的說話是不可抗力的,也就只能認命了。明台剛好回來,看到在飯廳的三人,又看到桌上的兩個碗就知道大姐一定是熬了湯。雖然明鏡很少下廚,但是她愛煲湯,而明台呢每次都很捧場,他湊過去跟三人打了招呼,便去廚房舀了碗湯來喝,才剛喝了一口,他眉頭一皺,但還是把它喝完了,小心翼翼地看着明鏡的反應,斟酌了一下用詞,便開口問:"大姐呀,你這個是什麼湯來的⋯藥味⋯不太好喝喲"
"哎呀,明台,你喝錯了!這是給你大哥和阿誠煲的湯,我另外還煲了個魚湯給你的呀,你沒看見嗎?"
"魚湯?!" 明台從小愛喝魚湯,一聽見有湯喝了,眼裡都幾乎看得見星星了。

"是啊,姐姐趁着今天阿誠也在,就試做了個新的魚湯。"

端出來的湯裡有魚,有菜,還有豆腐,看着是日式的風格。 "大姐,你這個湯好鮮甜啊!還有味噌在裡面!" 明誠喜歡吃也愛下廚,自然不會錯過學習新菜色的機會了。

"是啊,阿誠,你喜歡就多喝點,魚湯有營養,又不膩,也補鈣。而且不是大姐說你,你太瘦了,一個人住,我猜你也是個缺湯水的。"

"嗯,我一個人住,吃倒是會做,但湯就真的不會煲了,喝不完也浪費。" 明誠夾起一塊魚肉嚼着。

"那大姐給你煲"

"那不太好吧⋯這樣太麻煩您了。"

"怎麼會,你跟明樓和明台一樣都叫我大姐,就是我的弟弟了,姐姐照顧弟弟是天經地義的事,怎麼就不好意思了呢,你這孩子。"

"那大姐,先教我這個魚湯是怎麼做的可以嗎?"

明鏡看着明誠那雙清澈的眼睛,和他那一臉期待的表情,本來板着臉還想繼續嚴肅話題的明鏡瞬間破功了。她笑得開懷,然後對明誠說:"好好好,走,我跟去廚房,姐姐告訴你⋯"

明鏡和明誠同時站起來,一塊到廚房去了,把魚湯用的魚,高麗菜,豆腐,蔥,海帶,味噌都準備好,然後再講解做法,而飯桌邊上就剩明樓和明台兩兄弟在你瞪大小眼了。

其實明誠覺得有時候明鏡跟他們相處的時候比起姐姐,應該更像一個媽媽吧。對於「媽媽」這個名詞,他一直覺得很陌生,從孤兒院到被領養前,一點概念都沒有,到被收養了之後,開始對「媽媽」有了憧憬,嘗到了一點點母愛之後,又把他從天堂一腳踹下地獄,他已經無法,也不敢對這個名詞存有任何幻想了。

明誠在明家生活的這段時間其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接近兩個星期,但他在住了一個星期左右,就已經融入得很好了。明鏡不讓他去開舖,所以他多部份時間只能在明家的範圍內活動,早餐後會陪明鏡在花園散聊天種種花,明鏡也會借機探他口風想要介紹女孩子給他。明台會拉着明誠打遊戲機,有時會陪明樓打打桌球。

明台兌現了跟明樓去明氏做實習生的承諾,明台想讓于曼麗也跟他一起進明氏實習的,她在猶豫着,想着能在大公司實習是個好機會,對日後畢業找工作有幫助,但又怕被人說閒話,後來明台找明誠出馬,跟曼麗談了一次,說服了曼麗,不過她堅持不跟明台在同一個部門,也不讓明台在工作時間內找她,她才放心去實習。

明台有天拿着份報告在家裡把頭髮都快撓禿了,他靈機一觸打算去找明誠幫忙,就聽到明誠在敲他的門了。那份讓他頭痛的報告是由資本部交上來的,明樓要他做一個五年的利潤及利潤率走勢預測,他最怕就是算數的了,那些公式怎麼代入什麼數字得出的結果好像都不太對的?

明誠幫他把數據看了一遍,然後告訴了他應該在計算利潤時包含哪些數字在裡面,哪些又要剔走,明樓剛好在一個飯局後回家,在走廊上看到明誠在明台的房間裡和像在討論些什麼,他走進去聽了一會,然後拉着明誠進了自己的房間。

在明家住了幾天,明誠還是第一次進來,他喜歡別人給他空間,所以他也不會去窺探別人的穩私。他覺得睡房是每個人最多秘密的地方,沒有人邀請,他是不會進去的。當然,這個習慣會被打破,不過這是後話了。

明樓的房間是個套間,裡面有衛浴設備,還是和書房相連的。裝修是簡約中帶點工業風格,牆身是很淡的灰色,偌大的書櫃是黑色的,書桌跟牆身顏色一差不多,黑色的皮沙發和皮躺椅,睡房那邊整體風格跟書房差不多,但傢具就是由黑色和白色組成,俐落簡潔,但是帶着一點冷冷的感覺。

"阿誠,你剛才在教明台做利潤走勢的預測?"

"我剛路過他的房間,聽到他在裡面鬼叫,便去敲門看看他到底怎麼了,他就說他搞不定那個走勢預測,我就幫他看了看。" 明誠不以為意地說。

"你過來。" 明樓打書桌上的筆記本,點開了一個文件,向明誠招了招手。

明誠走過去看,筆記本的視屏跟桌上電腦的大小根本沒法比,明樓坐在大班椅上,明誠在他身邊彎下腰看他的文件,兩張臉都幾乎要貼到一起去了。明誠專心地看着文件,手裡拿着滑鼠把文件向下拖,看了一會明誠眼珠子朝上想了想,然後站起來跟明樓道:”你這個計劃不太行吧?成本太高了,這樣沒賺頭啊,如果要實行這個項目,你的成本還要再壓最少十個百份點才行啊。"

明樓坐在椅子上,把頭微仰看着明誠,臉上的表情帶着點欣賞之餘又帶着點驚訝,他沒想到明誠能一眼看出那個計劃裡的成本過高。

"阿誠,你有興趣來明氏工作嗎?"

"明大總裁,你這算是在挖我的牆角嗎?" 明誠倚着書桌,身子向前傾,與明樓的雙眼在視平線對上了。

------------------------------------------------------
感謝閱讀過的你,好的不好的讀後感也請告訴我,謝謝

我是简体字分界线
------------------------------------------------------

最后,明诚还是抵不明镜的强烈要求,他还是跟明楼回了明公馆。

刚才进到屋里,明楼和明诚看到两个人坐在客厅聊天,一个是明镜,另一个明诚没见过,明楼站在明诚旁边,跟另外那位女士打招呼:“苏医生,好久不见”

“明先生,你好。” 被称为苏医生的女士向着明楼点了点头,还想说点什么时,便响起了明镜的声音:“还站着干什么呀,快扶阿诚过来让苏医生看看呀。”

明诚扶着明诚过去沙发坐下,明楼把明诚受伤的脚放到自己的膝上让苏医生检查,幸好本来就不算太严重,然后明楼也给他简单的处理过,现在脚踝虽然还是因为充着血而有点肿和透出了一些瘀青,但却没什么大碍,“这伤没什么大碍,我这里有管药膏,按时一天擦三次,记着不要过度用力,休息几天就会好了。”

“没事就好,明楼,你先带阿诚上去,然后去厨房端碗汤给阿诚。” 明镜吩咐完,便又转头和苏医生继续聊天去了。

明诚有点不知所措,毕竟这么被人关心,他没试过。明楼拉起阿诚,一手拿着明诚的旅行袋,一手扶着他,就带着他走上二楼了。打开客房的门,里面布置简洁明亮,明楼把明诚扶到房边坐下,让他等着,自己下去拿汤给给明诚。

“明楼,不用麻烦了,我和你一起下去就好了。” 明诚从床上起来,却一下子站不稳,明楼眼疾手快地一手托着明诚的背想要扶他站好,谁知就着跌势,两人就这么倒在床上。

结果现在是四目相投,姿势暧昧,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其实明诚身后就是床,跌下去也不会怎么样,明楼根本没必要去扶他,可现在这一抱成了这个样儿,即便是明楼这张厚脸皮,也有些不太自在。

明诚明显受到了惊吓,眼睛瞪得老大,深褐色眼珠子圆圆的,一副小动物受了惊吓的模样,其实这样形容一个大男生似乎不太厚道,但明楼是真的觉得这样的明诚既可爱,又有趣,脑子里那只小鹿斑比好像又活现眼前了。

最后,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氛是被大家长明镜打破的。她在想明楼和阿诚上去就是放个东西,然后就应该下来拿碗汤上去给明诚,应该只是分分钟的事,怎么这么久不见人影?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她一边上楼一边自言自语她数落明楼,这么简单的事情还办事不力,没用!

明诚听到明镜上来的脚步声和嗔怪声,本来扺在明楼胸前的双手用力推了推,明楼便起来了。刚好到明镜站在房门前,他俩已经调整过来了。

“你们两个都在做些什么呀?怎么这么久不见人影子?” 明镜站在门边问道。

“大姐,我们出来了。” 明楼接话,便再一次拉起明诚。

“谁说要阿诚也一起下来啦!刚才苏医生不是说了要多休息吗?你还要阿诚走来走去那什么时候才能好!”

明楼被明镜一句话咽着了。明诚每次看着明楼吃瘪都觉得好笑,现在是寄人篱下,也不好看人笑话,便开口对明镜道:“大姐,我也一起下去就好了。”

“不要紧吗?不要勉强啊?” 明镜刚才看到明诚脚踝上的伤,总觉得很严重,现在是叫他过来休养,省得他一个人在家无人照顾的,现在这样会不会太折腾?

“大姐,真的没事,苏医生已经给我药,等一下我就去上药,很快就好的,别担心” 明诚已经走到门边与明镜一起走向楼梯,走了两部就扭头给明楼递了个眼色,好像在邀功似的。

明楼用力控制着自己正上扬的嘴角,这小子在跟自己说:我救了你啊!明楼没想过的是他竟然读懂了明诚的眼神,是巧合吗?

三人又回到了饭厅,明镜从厨房里端了两碗汤出来,一碗给了明诚,一碗给了明楼。“你们两个快把汤喝了。这个汤我和苏医生研究过,活血化瘀的,对你的脚伤有帮助。”

“那大姐,我是不是可以不喝了,我没有瘀伤啊?” 明楼实在不喜欢中药味儿,这碗汤一拿上手就闻出肯定有好多药材在里面。他平常头痛时要么硬扛要么吃西药,中药他是可免则免的,说穿了,他其实是怕苦。

“不行,这个汤也可以治治你的偏头痛,都给我喝了!”

明诚也怕苦,但他更怕忽了明镜的好意,人家让他到家里来住的本意就是见他一个人没人照顾,才接他过来住的,这是明镜作为对弟弟的爱护,即使自己并不是他的弟弟。他又看了明楼一眼,像是在说:别忽了大姐的好意呀,来,干了它!

明楼对上了明诚的眼神,好像在跟自己说,来吧,干了他,还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至于吗?虽然他也不爱喝就是了。然后他向明诚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他的意思,仰头一喝就把那碗汤喝了,然后冲进厨房倒了两倒水,一杯自己先灌完,一杯拿出去给明诚压压味儿。

“你们呀,一个药汤而已,也不至于这样吧,也没有很苦啊?” 明镜看着这个两人觉得好笑,然后她给出了一个对他们来说是重磅消息。

"我告诉你们,这个汤呢,是专门为了你们两熬的,那一锅你们都得乖乖给我喝了,不然我可不放过你们。"

明楼和明诚一听完,脸即刻就垮下去了。然而大姐的说话是不可抗力的,也就只能认命了。明台刚好回来,看到在饭厅的三人,又看到桌上的两个碗就知道大姐一定是熬了汤。虽然明镜很少下厨,但是她爱煲汤,而明台呢每次都很捧场,他凑过去跟三人打了招呼,便去厨房舀了碗汤来喝,才刚喝了一口,他眉头一皱,但还是把它喝完了,小心翼翼地看着明镜的反应,斟酌了一下用词,便开口问:"大姐呀,你这个是什么汤来的⋯药味⋯不太好喝哟"

"哎呀,明台,你喝错了!这是给你大哥和阿诚煲的汤,我另外还煲了个鱼汤给你的呀,你没看见吗?"

"鱼汤?!" 明台从小爱喝鱼汤,一听见有汤喝了,眼里都几乎看得见星星了。

"是啊,姐姐趁着今天阿诚也在,就试做了个新的鱼汤。"

端出来的汤里有鱼,有菜,还有豆腐,看着是日式的风格。 "大姐,你这个汤好鲜甜啊!还有味噌在里面!" 明诚喜欢吃也爱下厨,自然不会错过学习新菜色的机会了。

"是啊,阿诚,你喜欢就多喝点,鱼汤有营养,又不腻,也补钙。而且不是大姐说你,你太瘦了,一个人住,我猜你也是个缺汤水的。"

"嗯,我一个人住,吃倒是会做,但汤就真的不会煲了,喝不完也浪费。" 明诚夹起一块鱼肉嚼着。

"那大姐给你煲"

"那不太好吧⋯这样太麻烦您了。"

"怎么会,你跟明楼和明台一样都叫我大姐,就是我的弟弟了,姐姐照顾弟弟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就不好意思了呢,你这孩子。"

"那大姐,先教我这个鱼汤是怎么做的可以吗?"

明镜看着明诚那双清澈的眼睛,和他那一脸期待的表情,本来板着脸还想继续严肃话题的明镜瞬间破功了。她笑得开怀,然后对明诚说:"好好好,走,我跟去厨房,姐姐告诉你⋯"

明镜和明诚同时站起来,一块到厨房去了,把鱼汤用的鱼,高丽菜,豆腐,葱,海带,味噌都准备好,然后再讲解做法,而饭桌边上就剩明楼和明台两兄弟在你瞪大小眼了。

其实明诚觉得有时候明镜跟他们相处的时候比起姐姐,应该更像一个妈妈吧。对于“妈妈”这个名词,他一直觉得很陌生,从孤儿院到被领养前,一点概念都没有,到被收养了之后,开始对“妈妈”有了憧憬,尝到了一点点母爱之后,又把他从天堂一脚踹下地狱,他已经无法,也不敢对这个名词存有任何幻想了。

明诚在明家生活的这段时间其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接近两个星期,但他在住了一个星期左右,就已经融入得很好了。明镜不让他去开铺,所以他多部份时间只能在明家的范围内活动,早餐后会陪明镜在花园散聊天种种花,明镜也会借机探他口风想要介绍女孩子给他。明台会拉着明诚打游戏机,有时会陪明楼打打桌球。

明台兑现了跟明楼去明氏做实习生的承诺,明台想让于曼丽也跟他一起进明氏实习的,她在犹豫着,想着能在大公司实习是个好机会,对日后毕业找工作有帮助,但又怕被人说闲话,后来明台找明诚出马,跟曼丽谈了一次,说服了曼丽,不过她坚持不跟明台在同一个部门,也不让明台在工作时间内找她,她才放心去实习。

明台有天拿着份报告在家里把头发都快挠秃了,他灵机一触打算去找明诚帮忙,就听到明诚在敲他的门了。那份让他头痛的报告是由资本部交上来的,明楼要他做一个五年的利润及利润率走势预测,他最怕就是算数的了,那些公式怎么代入什么数字得出的结果好像都不太对的?

明诚帮他把数据看了一遍,然后告诉了他应该在计算利润时包含哪些数字在里面,哪些又要剔走,明楼刚好在一个饭局后回家,在走廊上看到明诚在明台的房间里和像在讨论些什么,他走进去听了一会,然后拉着明诚进了自己的房间。

在明家住了几天,明诚还是第一次进来,他喜欢别人给他空间,所以他也不会去窥探别人的稳私。他觉得睡房是每个人最多秘密的地方,没有人邀请,他是不会进去的。当然,这个习惯会被打破,不过这是后话了。

明楼的房间是个套间,里面有卫浴设备,还是和书房相连的。装修是简约中带点工业风格,墙身是很淡的灰色,偌大的书柜是黑色的,书桌跟墙身颜色一差不多,黑色的皮沙发和皮躺椅,睡房那边整体风格跟书房差不多,但家具就是由黑色和白色组成,利落简洁,但是带着一点冷冷的感觉。

"阿诚,你刚才在教明台做利润走势的预测?"

"我刚路过他的房间,听到他在里面鬼哭狼嚎的,便去敲门看看他到底怎么了,他就说他搞不定那个走势预测,我就帮他看了看。" 明诚明诚不以为意地说。

"你过来。" 明楼打书桌上的笔记本,点开了一个文件,向明诚招了招手。

明诚走过去看,笔记本的视屏跟桌上电脑的大小根本没法比,明楼坐在大班椅上,明诚在他身边弯下腰看他的文件,两张脸都几乎要贴到一起去了。明诚专心地看着文件,手里拿着鼠标把文件向下拖,看了一会明诚眼珠子朝上想了想,然后站起来跟明楼道:”你这个计划不太行吧?成本太高了,这样没赚头啊,如果要实行这个项目,你的成本还要再压最少十个百份点才行啊。"

明楼坐在椅子上,把头微仰看着明诚,脸上的表情带着点欣赏之余又带着点惊讶,他没想到明诚能一眼看出那个计划里的成本过高。

"阿诚,你有兴趣来明氏工作吗?"

"明大总裁,你这算是在挖我的墙角吗?" 明诚倚着书桌,身子向前倾,与明楼的双眼在视平线对上了。




评论(1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