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16

~我想去“掃街”了
~簡體版還是放在下面了
~好久不見了,梁萌萌
——————————————————————

“對啊,我是在挖你牆角,那麼明先生你賞面嗎?”明樓挑起一邊嘴角,半帶着戲謔,半帶着寵溺的表情。

“我就一個賣咖啡的,何德何能在你手底下工作? 何況你們明氏的生意分分鐘幾百萬幾千萬上下的,就不怕我搞砸嗎?”

“怎麼會,我完全相信你有這個能力。我公司的員工福利也不錯的啊,除了工資和其他基本的福利以外,我還打算給你提供宿舍和愛心湯水呢”

“你想得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說的宿舍是在明公館這裡,愛心湯水呢是大姐煲的,明大總裁,你這完全是撿現成嘛,一點誠意都沒有。劉備請諸葛亮還三顧草蘆呢。”明誠的大眼睛波光粼粼的,還一臉調皮的表情,臉上笑得連褶子都出來了,看得明樓有想去捏他臉的念頭,他的手也就這麼做了,一把捏住笑得正歡的明誠。

“誒誒誒~幹什麼呀,幹嘛捏我。”明誠推開了明樓,順手揉了揉被捏的臉頰。

“你呀,三顧草蘆…讓我三顧草蘆?”明樓一臉壞笑,然後,手趁着明誠不注意伸到他的腰側那裡去撓他的癢癢肉了。

明誠發了瘋般笑,哈哈哈的,他的嗓音本就低沉,中氣十足地笑的話,聲音很亮。他一邊閃避着明樓的攻擊,一邊笑的要抹眼淚,腦子裡還在想,明樓平常是個成熟穩重又幹練的男人,怎麼會有這麼幼稚的時候。

“停!停!停!不行了! 不行了!”明誠開始求饒。

“還要不要三顧草蘆了?”明樓把明誠逼到牆角了。

“不了,哥哥饒命!”明誠繼續賣乖。

終於明樓停下了,站好之後,又帶着明誠回去書房那邊。坐到沙發上,再正經的詢問明誠,“真的不考慮?”

“嗯,我去了你那裡,綠洲怎麼辦? 而且我還是比較喜歡賣咖啡。”

“那好吧,我也不勉強你了,不過我是真的覺得你有這方面的才能,就這樣埋沒了有點暴殄天物。”明樓始終覺得明誠是塊做生意的材料,不是說他在綠洲不好,畢竟行行出狀元,但能有個更大的舞台讓他發揮才能不枉他的天賦。

“對了,明樓,我腳傷已經好了,是時候回去了。” 明誠抬手看了看錶,時間也不早了,便跟明樓道了晚安回房間睡了。

明樓不是沒想過要開口留明誠繼續在家裡住,但是他又覺得自己開口成功機率太低,還是由大姐出馬會比較有勝算,便去了明鏡的房間跟她替起明誠說要回去了。

隔天是週末,一家子人吃過早餐,明誠便打算回房間收拾東西回去了,雖然他來的時候也沒帶多少東西就是了。明鏡在明誠收拾的時候進了房間想要挽留他,“阿誠,是不是在這裡住你不開心啊? 還是我們照顧不周?”

“嗯? 大姐? 沒有啊! 怎麼可能! 你們對我都太好了!”

“那既然好,為什麼要走呀?”

“大姐,我傷都好了,也不能總打擾你們呀。”

“都一家人,有什麼打擾不打擾的。留下來嘛。”

“大姐,我知道你們對我都很好,把我當一家人看待,我也把你們當作我的親人,只是可能我習慣了一個人住,所以才想要回去啦。”明誠拉過明鏡的手,跟她一起坐在床沿。

見明鏡不同意的目光,他續道: “要不這樣,我每個週末都來陪你,好不好?”

明鏡嘆了口氣,雖然真正朝夕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明鏡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是個有自己想法,而且個性倔強的人,再者他也已經讓步了,就不好意思再為難他了。

“那好,既然你說你每個週末都來陪我,這個房間就留給你了,東西你也不要帶回去,然後呢,我讓明樓安排裝修一下你這個房間,你喜歡什麼樣的都告訴他,知道嗎?”

“不用啦,現在這樣就很好了,不用特地為我去弄這些的。”

“不行,你要住在這裡的,得讓你住得舒服才行,你怎麼高興怎麼來,知道嗎?”

拗不過明鏡,最後也只能跟着明樓去討論了關於裝修的事情了,等到明樓真的送他回到公寓樓下時,都已經接近晚飯時間了。

“這個時間…也差不多該吃晚飯了吧,家裡好像也什麼吃的了,明大總裁,你有興趣跟我一個地方嗎? 我請你吃頓晚飯?”

“好啊,去哪裡?”

“先把車停在這裡吧,那邊停不了車,我們走過去的,大概十分鐘左右吧。”

兩人下了車,明誠領着明樓穿街過巷的,從小巷子裡出來後一看,豁然開朗。這裡是個熱鬧的小吃街,人潮多,攤檔也多,明誠一邊拉着明樓,一邊跟他介紹好吃的,“你帶我來這裡吃晚飯? 這些怎麼吃得飽?”

明樓到底是個上流社會人士,就算他獨自在歐洲過的那些年,他也不太會去那些市集的逛的,這種小吃街他的確是沒什麼認識。

“跟着哥來! 保證你能吃得飽!”明誠得意地笑着。

“呵! 你還哥了?”明樓又捏他的臉了,這次還是兩手一起捏。

“誒誒誒,放手,在外面呢,這麼多人。”明誠拍掉明樓正蹂躪他臉頰的手。

進了小吃街,先去了一個賣章魚小丸子的攤檔,要了一份之後拿着個小竹籤給了明樓一串了一個遞到明樓嘴邊,明樓先是一愣,然後就着明誠的手把那個小丸子給吃了。分享了一份小丸子之後,又去了一個賣燒烤的攤檔擼串,吃了好幾個攤,明樓已經開始有點飽了。

吃到口渴,又到飲品店買了杯冷飲,最後兩人還吃了可麗餅作甜品,一段美食之旅就結束了。

“怎樣? 夠不夠飽? 不夠的話,我們還可以去…”

“夠了,再吃要捧着肚子回去了。”

“那好吧。” 明誠又拉着明樓往回走。本想到家樓下看着明樓上了車他再回去的,誰知明樓竟然跟他說:“不請我上你家喝杯咖啡嗎?”

明誠挑眉,“你這是什麼陳年招數啊,平常就是這麼追女孩子的?”

“怎麼可能,別傻。”

“你真的沒女朋友嗎?”

“沒有。”

“我不信。”

“為什麼不信?”

“你條件這麼好,人也是好相處的,大姐也是個容易說話的,你這種人只要開口,基本上不會有女孩子拒絕你吧?”

明樓不置可否,“那你呢? 你怎麼又沒拍拖? 你年紀也不小了吧? 我聽大姐說想給你介紹女孩子呢!”

“別,我才不要相親呢!”

“為什麼呢? 你不去相親又沒女朋友,你不打算結婚嗎?”明樓好奇。

“嗯…怎麼說好呢? 我挺相信緣份的,可能是我還沒遇到那個人吧,不過我是男的,就算年紀大一點應該也還好吧,我還沒到三十呢! 你還說我!”

明樓嘆了口氣,他曾經有過一個女朋友,只是這段戀情不被允許而已。當兩人結束了關係以後,學業、工作都幾乎把他的生活填滿了,或者就像明誠說的一樣,緣份還未到吧,他總覺得自己會遇到一個和他兩情相悅的人。

也許很傻,但他並不想浪費時間在不對的人身上,而且如果等遇到了,而身邊卻已經有另一半的時候,分不分手,在不在一起也是個麻煩,倒不如寧缺莫濫。

兩人就當消食般慢慢地散着步回到明誠公寓樓下,明誠真的就邀請了明樓上去喝杯咖啡。在這個小天地裡,一室咖啡香,明誠翻出了一套老電影的光碟《西城故事》,兩人專心看戲,偶爾交流一下對劇情的看法,不知不覺已經接近12點了。

“喔,很晚了,你要回去了吧?”

“如果你想,我可以不回去啊!”

“我為什麼要想你不回去呢?你快回去吧,太晚回去大姐該擔心你了。” 明誠推着明樓往門外走,道了晚安,目送了明樓進電梯去了。

明樓回到家,洗好澡都接近凌晨1時了,拿着電話,想給明誠發條短訊,又怕吵到他,但又想着剛才他叫自己到家了要給他發個信,糾結了一會,最終明樓還是發了條短訊過去,裡面只是簡單的一句晚安,早點睡。明誠收到短訊,笑着回覆了一句祝好夢就鑽進被窩裡了。

不知道是咖啡讓明樓失眠了,還是怎樣,他躺在床上兩眼放光的,睡不着,打開了床頭的燈,拿起他的床頭書,裡面夾着明誠給他的支票。拿起支票看,上面其實只有寥寥數字,但明樓卻在想像着明誠當初寫這張支票時會是怎樣的心情,如果現在有人看見明樓的話,一定會被他這個笑容嚇到的,那是像情竇初開的小伙子談戀愛的模樣,然而明樓此刻還是沒有意識到他的春天已經到來了。

又一個新的工作天開始,明誠回到了綠洲,少了明台和于曼麗的幫忙,明誠一個早上忙得團團轉的,好在在他這裡兼職的學生及時在午市前趕回來。

這天梁仲春沒有在明氏的飯堂吃飯,他覺得他極需要一個聆聽者,一個可以聽他吐那滿腹苦水的人,這個人在明氏的對街,那家咖啡店的老闆。

梁仲春推開綠洲的門,一眼就看到明誠在櫃台前忙碌的身影,他想叫明誠,但又見人正在忙,他排着隊去點餐,等輪到他時,明誠跟他打了個招呼,“梁先生,好久不見了,嫂子和苗苗好嗎?”

“阿誠兄弟⋯”

“怎麼了?嫂子和苗苗有事?”

“唉⋯他們很好,有事的是我啊” 梁仲春一臉牙痛的模樣。

“你⋯牙痛啊?”

“沒有啊,怎麼這麼問?”

“見你一臉牙痛的表情,要不是牙痛就是便秘了吧?”

“誒!怎麼說話呢!”

“那你是怎麼了?先點好餐去找個位置坐,我等下過來找你,別阻着我做生意啊。”

明誠把梁仲春點的餐用托盤放好拿過去,明誠一坐下,梁仲春就想開始吐苦水,但奈何這是飯市,也只能長話短說了。

梁仲春的苦水大概是這樣的:他一個做研發的,明樓打算調他去搞公關,這不是耍他嗎?雖然他拍馬屁有一手,在各個部門之間也算是混得開,但這都是對內的,調去搞公關,就不單是面對內部這麼簡單了,還得顧及公司形象,做得不好,得罪人不說,可能還得捲鋪蓋走人呢,他有老婆和兒子要養啊。

吐完苦水,飯也吃完了,梁仲春又愁眉苦臉的回去上班了。明樓給他一個星期的時間交接工作,之後就要去公關部報到了。

明誠聽完梁仲春的事也覺得怪怪的,為什麼要把他調去公關部?這應該是有特別用意的吧?不過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對於這個奇怪的決定,明誠聽過就算了。

---------------------------------------------------
感謝閱讀過的你,好的不好的讀後感也請告訴我,謝謝
~改版了之後,「熱度」和「推薦」好像不見了?然後,好像又多了一個「閱讀人數」什麼的?不懂。總之這個新版不好用_(:3」∠)_

我是简体版分割线
---------------------------------------------------

“对啊,我是在挖你墙角,那么明先生你赏面吗?”明楼挑起一边嘴角,半带着戏谑,半带着宠溺的表情。

“我就一个卖咖啡的,何德何能在你手底下工作? 何况你们明氏的生意分分钟几百万几千万上下的,就不怕我搞砸吗?”

“怎么会,我完全相信你有这个能力。我公司的员工福利也不错的啊,除了工资和其他基本的福利以外,我还打算给你提供宿舍和爱心汤水呢”

“你想得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的宿舍是在明公馆这里,爱心汤水呢是大姐煲的,明大总裁,你这完全是捡现成嘛,一点诚意都没有。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草芦呢。”明诚的大眼睛波光粼粼的,还一脸调皮的表情,脸上笑得连褶子都出来了,看得明楼有想去捏他脸的念头,他的手也就这么做了,一把捏住笑得正欢的明诚。

“诶诶诶~干什么呀,干嘛捏我。”明诚推开了明楼,顺手揉了揉被捏的脸颊。

“你呀,三顾草芦…让我三顾草芦?”明楼一脸坏笑,然后,手趁着明诚不注意伸到他的腰侧那里去挠他的痒痒肉了。

明诚发了疯般笑,哈哈哈的,他的嗓音本就低沉,中气十足地笑的话,声音很亮。他一边闪避着明楼的攻击,一边笑的要抹眼泪,脑子里还在想,明楼平常是个成熟稳重又干练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幼稚的时候。

“停!停!停!不行了! 不行了!”明诚开始求饶。

“还要不要三顾草芦了?”明楼把明诚逼到墙角了。

“不了,哥哥饶命!”明诚继续卖乖。

终于明楼停下了,站好之后,又带着明诚回去书房那边。坐到沙发上,再正经的询问明诚,“真的不考虑?”

“嗯,我去了你那里,绿洲怎么办? 而且我还是比较喜欢卖咖啡。”

“那好吧,我也不勉强你了,不过我是真的觉得你有这方面的才能,就这样埋没了有点暴殄天物。”明楼始终觉得明诚是块做生意的材料,不是说他在绿洲不好,毕竟行行出状元,但能有个更大的舞台让他发挥才能不枉他的天赋。

“对了,明楼,我脚伤已经好了,是时候回去了。” 明诚抬手看了看表,时间也不早了,便跟明楼道了晚安回房间睡了。

明楼不是没想过要开口留明诚继续在家里住,但是他又觉得自己开口成功机率太低,还是由大姐出马会比较有胜算,便去了明镜的房间跟她替起明诚说要回去了。

隔天是周末,一家子人吃过早餐,明诚便打算回房间收拾东西回去了,虽然他来的时候也没带多少东西就是了。明镜在明诚收拾的时候进了房间想要挽留他,“阿诚,是不是在这里住你不开心啊? 还是我们照顾不周?”

“嗯? 大姐? 没有啊! 怎么可能! 你们对我都太好了!”

“那既然好,为什么要走呀?”

“大姐,我伤都好了,也不能总打扰你们呀。”

“都一家人,有什么打扰不打扰的。留下来嘛。”

“大姐,我知道你们对我都很好,把我当一家人看待,我也把你们当作我的亲人,只是可能我习惯了一个人住,所以才想要回去啦。”明诚拉过明镜的手,跟她一起坐在床沿。

见明镜不同意的目光,他续道: “要不这样,我每个周末都来陪你,好不好?”

明镜叹了口气,虽然真正朝夕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明镜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个有自己想法,而且个性倔强的人,再者他也已经让步了,就不好意思再为难他了。

“那好,既然你说你每个周末都来陪我,这个房间就留给你了,东西你也不要带回去,然后呢,我让明楼安排装修一下你这个房间,你喜欢什么样的都告诉他,知道吗?”

“不用啦,现在这样就很好了,不用特地为我去弄这些的。”

“不行,你要住在这里的,得让你住得舒服才行,你怎么高兴怎么来,知道吗?”

拗不过明镜,最后也只能跟着明楼去讨论了关于装修的事情了,等到明楼真的送他回到公寓楼下时,都已经接近晚饭时间了。

“这个时间…也差不多该吃晚饭了吧,家里好像也什么吃的了,明大总裁,你有兴趣跟我一个地方吗? 我请你吃顿晚饭?”

“好啊,去哪里?”

“先把车停在这里吧,那边停不了车,我们走过去的,大概十分钟左右吧。”

两人下了车,明诚领着明楼穿街过巷的,从小巷子里出来后一看,豁然开朗。这里是个热闹的小吃街,人潮多,摊档也多,明诚一边拉着明楼,一边跟他介绍好吃的,“你带我来这里吃晚饭? 这些怎么吃得饱?”

明楼到底是个上流社会人士,就算他独自在欧洲过的那些年,他也不太会去那些市集的逛的,这种小吃街他的确是没什么认识。

“跟着哥来! 保证你能吃得饱!”明诚得意地笑着。

“呵! 你还哥了?”明楼又捏他的脸了,这次还是两手一起捏。

“诶诶诶,放手,在外面呢,这么多人。”明诚拍掉明楼正蹂躏他脸颊的手。

进了小吃街,先去了一个卖章鱼小丸子的摊档,要了一份之后拿着个小竹签给了明楼一串了一个递到明楼嘴边,明楼先是一愣,然后就着明诚的手把那个小丸子给吃了。分享了一份小丸子之后,又去了一个卖烧烤的摊档撸串,吃了好几个摊,明楼已经开始有点饱了。

吃到口渴,又到饮品店买了杯冷饮,最后两人还吃了可丽饼作甜品,一段美食之旅就结束了。

“怎样? 够不够饱? 不够的话,我们还可以去…”

“够了,再吃要捧着肚子回去了。”

“那好吧。” 明诚又拉着明楼往回走。本想到家楼下看着明楼上了车他再回去的,谁知明楼竟然跟他说:“不请我上你家喝杯咖啡吗?”

明诚挑眉,“你这是什么陈年招数啊,平常就是这么追女孩子的?”

“怎么可能,别傻。”

“你真的没女朋友吗?”

“没有。”

“我不信。”

“为什么不信?”

“你条件这么好,人也是好相处的,大姐也是个容易说话的,你这种人只要开口,基本上不会有女孩子拒绝你吧?”

明楼不置可否,“那你呢? 你怎么又没拍拖? 你年纪也不小了吧? 我听大姐说想给你介绍女孩子呢!”

“别,我才不要相亲呢!”

“为什么呢? 你不去相亲又没女朋友,你不打算结婚吗?”明楼好奇。

“嗯…怎么说好呢? 我挺相信缘份的,可能是我还没遇到那个人吧,不过我是男的,就算年纪大一点应该也还好吧,我还没到三十呢! 你还说我!”

明楼叹了口气,他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只是这段恋情不被允许而已。当两人结束了关系以后,学业、工作都几乎把他的生活填满了,或者就像明诚说的一样,缘份还未到吧,他总觉得自己会遇到一个和他两情相悦的人。

也许很傻,但他并不想浪费时间在不对的人身上,而且如果等遇到了,而身边却已经有另一半的时候,分不分手,在不在一起也是个麻烦,倒不如宁缺莫滥。

两人就当消食般慢慢地散着步回到明诚公寓楼下,明诚真的就邀请了明楼上去喝杯咖啡。在这个小天地里,一室咖啡香,明诚翻出了一套老电影的光盘《西城故事》,两人专心看戏,偶尔交流一下对剧情的看法,不知不觉已经接近12点了。

“喔,很晚了,你要回去了吧?”

“如果你想,我可以不回去啊!”

“我为什么要想你不回去呢?你快回去吧,太晚回去大姐该担心你了。” 明诚推着明楼往门外走,道了晚安,目送了明楼进电梯去了。

明楼回到家,洗好澡都接近凌晨1时了,拿着电话,想给明诚发条短讯,又怕吵到他,但又想着刚才他叫自己到家了要给他发个信,纠结了一会,最终明楼还是发了条短讯过去,里面只是简单的一句晚。明诚收到短讯,笑着回复了一句祝好梦就钻进被窝里了。

不知道是咖啡让明楼失眠了,还是怎样,他躺在床上两眼放光的,睡不着,打开了床头的灯,拿起他的床头书,里面夹着明诚给他的支票。拿起支票看,上面其实只有寥寥数字,但明楼却在想象着明诚当初写这张支票时会是怎样的心情,如果现在有人看见明楼的话,一定会被他这个笑容吓到的,那是像情窦初开的小伙子谈恋爱的模样,然而明楼此刻还是没有意识到他的春天已经到来了。

又一个新的工作天开始,明诚回到了绿洲,少了明台和于曼丽的帮忙,明诚一个早上忙得团团转的,好在在他这里兼职的学生及时在午市前赶回来。

这天梁仲春没有在明氏的饭堂吃饭,他觉得他极需要一个聆听者,一个可以听他吐那满腹苦水的人,这个人在明氏的对街,那家咖啡店的老板。

梁仲春推开绿洲的门,一眼就看到明诚在柜台前忙碌的身影,他想叫明诚,但又见人正在忙,他排着队去点餐,等轮到他时,明诚跟他打了个招呼,“梁先生,好久不见了,嫂子和苗苗好吗?”

“阿诚兄弟⋯”

“怎么了?嫂子和苗苗有事?”

“唉⋯他们很好,有事的是我啊” 梁仲春一脸牙痛的模样。

“你牙痛啊?”

“没有啊,怎么这么问?”

“见你一脸牙痛的表情,要不是牙痛就是便秘了吧?”

“诶!怎么说话呢!”

“那你是怎么了?先点好餐去找个位置坐,我等下过来找你,别阻着我做生意啊。”

明诚把梁仲春点的餐用托盘放好拿过去,明诚一坐下,梁仲春就想开始吐苦水,但奈何这是饭市,也只能长话短说了。

梁仲春的苦水大概是这样的:他一个做研发的,明楼打算调他去搞公关,这不是耍他吗?虽然他拍马屁有一手,在各个部门之间也算是混得开,但这都是对内的,调去搞公关,就不单是面对内部这么简单了,还得顾及公司形象,做得不好可能就得卷铺盖走人了,他还有小老婆女要养啊。

吐完苦水,饭也吃完了,梁仲春又愁眉苦脸的回去上班了。明楼给他一个星期的时间交接工作,之后就要去公关部报到了。

明诚听完梁仲春的事也觉得怪怪的,为什么要把他调去公关部?这应该是有特别用意的吧?不过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对于这个奇怪的

评论(1)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