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番外之情人節

~雖然有點遲,但情人節快樂!
~不知道這個算不算甜
~然後,這個是手機碼出來的短小君,看到有錯字請幫忙抓啦~ 謝謝
—————————————————

今年的情人節在星期天,大部份情侶都沒有藉口不陪另一半吧?不過偏偏就有些人會為了別人而放棄和自己的情人你儂我儂的渡過這個甜蜜的節日,比如:明誠。

要說明誠不和明樓二人世界地過情人節其實也不能真怪他,他也只是受人之託,忠人之事罷了。明明在梁仲春向他求救的時候,他就有問過明樓。明總當時還大方地說出:“追不回你老婆,你也別回來了。” 這樣豪氣的說話都說出口了,也難怪人家會把自己的寶貝兒子託負給你啊明總。

當然,千錯萬錯都是梁仲春的錯,這筆賬,明樓和明誠都各自在心裡記下一筆,梁仲春要如何負出代價就是後話了。

本來,明公館有其他人在,要找人替他們看孩子也不是什麼難事,偏偏明家三姊弟現在都各自成家了,人家也是要過節的嘛,當然是各顧各家了。明台帶了曼麗回法國這個浪漫之都過一個浪漫的情人節,順便帶着曼麗去看看自己當年待過的地方,看過的風景,所以早早就離開S市了。

至於明鏡,她終於和王天風有情人成了眷屬,明樓這個親弟弟也不好意思去打擾姐姐。本來,明鏡說都一把年紀了,過不過節其實也沒所謂,可是王天風卻說為了彌補他們之間失去了那麼多年的相處時間,把明鏡拐到了世界花園把臂同遊去了,連着阿香也跟她的小情人雙雙過節去了。

結果,偌大的明公館就只剩明樓和明誠,還有梁家小苗苗三人,大眼瞪小眼了。明誠是在情人節前一天把苗苗接到明公館住了一晚上,孩子也不熊,所以算是很好帶了。明誠一早去了給三人做早餐,餐桌上和明樓討論着帶苗苗去哪裡玩,但明樓一副興趣缺缺的樣子,明誠一看就知道他在鬧情緒了。

明誠暗暗嘆了口氣,心想,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明明剛認識的時候是個成熟穩重的魅力中年。怎麼跟他在一起了以後,什麼幼稚、醋桶屬性都出來了,有時候也不禁想,明樓偽裝得太好,把自己騙上賊船了。不過凡事有兩面,這些都是明樓的另一面,別人看不到,只屬於他的一面,於是也就算了。記得明台曾經揶揄過他們,說明樓被明誠快要養成生活殘障,和幼稚鬼了,明誠當時一句,“我慣的。”差點把明台咽死。

吃過早餐,明誠把收了的餐具拿進廚房去,正在洗盤子的時候,明樓走進去從後抱着明誠,也不說話,只是把頭埋進明誠的肩窩。

“明樓。” 叫了一聲,沒反應,“明樓。” 還是沒反應⋯也不算,那人把圈着自己的手越收越緊了。

“你勒到我了” 明誠輕輕拍了拍圈着自己的手。

見明樓還是回應,明誠嘆了口氣,用布抹乾了手,然後抬手揉了揉明樓窩在自己肩頭的頭髮,然後道:“乖啦,明樓小朋友,你乖乖的哥哥給的啾一個如何?”

明樓抬起了頭,圈着自己的手也隨之而鬆開了一點,明誠趁機掙脫了明樓的懷抱,把手環着明樓的肩膀,然後在他的唇上蜻蜓點水般的落一下個吻。

“乖啦,苗苗呢?我快好了,你先去看着苗苗,等下我們出門去玩。” 明誠終於把明樓攆出了廚房,把剩下的碗盆都收拾好便出去了。遠遠的看到明樓在拿着一本財經雜誌在教苗苗識字,明誠的嘴角揚起了好看的弧度,看來明樓也是喜歡小孩子的,不過自己又不是女人,不能給他生孩子,其實明樓會不會介意呢。

這個,其實也是明誠跟明樓在一起之前直到現在的心結。

早餐吃完了,三人都換好了衣服,明樓開着他的車子,明誠卻由平常坐的副駕座位去了後座陪苗苗了。明誠當然知道明樓不高興,不過也沒辦法,難道把苗苗一個留在後座嗎?人家一個張孩子,好意思跟人家爭啊?

明誠把從後視鏡得到明樓黑成玄壇面口的樣子自動忽視了。“苗苗,去遊樂場玩開不開心?”

“開心!” 苗苗仰着臉看明誠,孩子眼睛圓圓的,明亮清澈,明誠溫柔地笑着,大手撫上苗苗髮頂。他偷偷瞄了瞄明樓,見到那醋桶在發作,便以眼神安撫他,終於他們到了遊樂場的附近,明樓讓他們先下車,自己去找位置泊車。

明誠拖着苗苗到了遊樂場門前,人又多,和果進去了園區,找人又麻煩,便打算在一旁等候,等了一會終於等到明樓泊好車過來,三人買好了票便進了去。

遊樂園裡有適合小孩玩的遊戲,也有適合大人玩的刺激機動遊戲,明樓一直跟在明誠和苗苗身後,幫他們拿小吃,提玩具的。這種地方他也沒去過,小時候不流行這種遊樂園,到大了自己又沒興趣,自然就沒什麼機會來了。

把苗苗送上旋轉木馬,明樓終於有時間和明誠獨處了。明誠當然知道明樓的心思,明誠一隻手在身側牽着明樓的手,另一隻手抬起來跟苗苗揮手,明樓在捉到了明誠主動牽過來的手,臉上才終於有了笑意。

玩完了旋轉木馬,又玩了一會攤位遊戲,把贏到的大大小小的毛公仔找了個儲存櫃放好,三人便在園區裡找了個地方吃午飯。天氣晴朗加上一個大太陽一個早上下來,三人額上都出了薄汗。明誠拿出紙巾細心地給苗苗印乾汗液,把紙巾包遞給明樓,卻見他不接。明誠心裡嘆了口氣,然後掏出自己的手帕,在明樓的額上糊了幾下,就由得明樓去了。

手帕是個人物品,一般不會與人共用的,明誠其實也不太喜歡把手帕給別人用,不過他就是知道再不順一下毛,等下炸起來,遭殃的還是自己,想想便把自己澆了明家香的手帕給了那個呷起醋來比孩子還不如的人了。

讓明樓看着苗苗,明誠便去了買點快餐回來,正捧着餐回來,就看到明樓正在和明氏的一個部門主管在聊天,快要聊完的時候那人看到了明誠,跟他點了點頭示好,便帶着他的老婆和女兒離開了。

明誠將托盤放好,分好了食物,他見到明樓的心情明顯好了不少,明誠思量着應該是剛才那個人跟明樓說說了些什麼,才會變成這樣吧,不過怎麼他的笑容看着讓自己背脊發涼啊!

明樓確實是因為剛才遇見的那個在梁仲春調了去公關部之後接手研發部主管位置的沈追跟他說完的那些話之後變得心情好了起來,而且不是一般的好。本來明樓只是一直在明誠和苗苗後面跟着的,但自他們聊完之後,明樓竟然在某些遊戲中教苗苗怎麼玩才能拿高分數,這個真的讓明誠跌眼鏡之餘,更好奇他們說了些什麼。

“明樓,剛才沈先生跟你說了什麼?”

“嗯?沒什麼啊,就普通聊天而已。” 明樓在回答明誠的話時,餘光看到苗苗拿着玩具槍射着靶子,但射來射去都不中,順便還指導了一下苗苗,“苗苗,這樣不行喔,要這樣才行,對了,再試一次!”
明誠腹誹了一下,哪裡是沒什麼了,分明就是有什麼了吧!不過那醋桶能不擺臭臉就由算了,管他呢。

明樓心情好是有原因的,他剛才分別從沈追和梁仲春那裡得了兩個消息:梁仲春給明樓發了個信息,說他終於哄好了老婆,現在正趕來遊樂園接兒子回家,十二萬分感激老闆的體諒和支持,希望盡快把兒子接走了,還老闆在情人節剩餘的時間裡跟明誠過過二人世界。

至於沈追,他剛才告訴明樓,說遊樂園的摩天輪,在輪中間有個大的電子顯示屏,平常是用來賣廣告用的,但今天園方開放了,讓有情人可以透過顯示屏示愛、表白,費用也不貴。沈追替明樓把要跟明誠說的話寫下了,然後讓沈追幫忙帶過去摩天輪給工作人員安排,他只要按時把明誠帶過去就行了。

苗苗被梁仲春接走時已經差不多日落了,本來明誠也打算就這樣回去了。他也不是不知道今天是情人節,不過臨時要照顧苗苗才打亂了他的計劃,但是現在回去的話,他也可以把那些準備好的食材拿出來煮個燭光晚餐啊。

明樓卻一把拉住了明誠,說要帶他去一個地方。明誠歪頭看着明樓,不知道他要帶自己去哪裡,愣愣地看着明樓問:“不回家啊?”

“先跟我去一個地方。” 明樓的食指貼着明誠那兩片柔軟的唇瓣,示意他跟着自己就好。

明樓拉着明誠來到了樂園的摩天輪下,然後抬手指了指摩天輪中央的電子顯示屏,裡面剛好顯示了一句:

Cheng,

I'm too lost in you

Lou

簡單的幾個字,明誠看了臉上露出藏不住的笑意之餘,一陣紅色也從他臉上暈開。他把臉埋在那雙好看的手之中,害羞得不行。偏偏這時還響起了一把磁性的女聲唱起 Too lost in you這首歌。明樓笑着拉他登上了摩天輪的一個車廂,車廂外的景物隨着他們慢慢爬升而改變。園區裡的燈為情人節這天特別佈置過,很浪漫。

明誠知道明樓喜歡做些出乎別人意料的事,但他沒想到明樓今天會給他打這樣一個直球。說不開心是假的,都已經是而立之年的人了,還矯情個屁。明誠盯着明樓的雙眸,然後慢慢拉近兩人的距離,他細細的端詳着眼前的人,這個英氣又帶點霸道,但把所有的溫柔都只留給自己和家人的男人。

是呢,越看越愛。

笑起來時眼角的皺褶,挺直的鼻樑,向上揚起的嘴角,都是屬於他明誠的。滿意地點了點頭,明誠湊過去輕輕吻着明樓,然後由明樓慢慢把這個吻加深,直到兩人微微喘着氣分開的時候,都看到了彼此的情|慾。

明樓再次吻上明誠,手開始不安份地想要伸進明誠的衣服裡,卻被對方制止了,畢竟這裡是公眾場所啊,明誠是絕對不允許的,其時,摩天輪已經回到地面了,明誠看着一臉被打斷而不爽的明樓,笑得開懷,拉着他步出車廂,就這樣一直牽着明樓從遊樂園回到了他們的車上。

本來明樓想撲上去把明誠吃乾抹淨的,但奈何這時兩人的肚子不聽話地響起,明誠笑得差點連眼淚都流出來了,然後用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看着明樓。也對,那檔子事也算得上是體力勞動,還是先祭五臟廟,才有力氣嘛。

兩人回到明公館,明誠去了廚房做吃的,本來想吃個牛扒什麼的,但是估計現在這狀態也沒興致了吧?豈料明樓竟然把燭臺端到餐桌上,還開了瓶紅酒。好吧,既然這麼好興致,那就奉陪到底,明誠做好了牛扒,兩人邊吃邊聊,喝喝紅酒,談談天說說地的。

一頓晚餐吃完,兩人回到了房間,洗了個加長澡出來,明誠已經微酣了,但明樓哪有這麼容易放過眼前肉呢,正想要再開始下一個回合時,明誠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推開了明樓,從他那邊的床頭櫃裡拿出一個長方形的盒子,在明樓的耳畔輕聲說了一句:“My Valentine”

明樓把盒子打開,從裡面拿出一條質地光潔順滑,款式也合他心意的領帶,跟明誠道了謝,便用領帶覆上明誠的眼睛,漆黑之中,一切的觀感都被放大。指尖觸碰傳來的快感,唇舌交纏時的快感,脈絡清晰的器官在身體裡傳來的快感⋯

一場靈慾一致的性|愛,酣暢淋灕。兩人倚在床頭休息着,明樓遞了一個方形的盒子給明誠,“打開來看看。”

明誠依言打開,裡面是一隻手錶,明誠還記得這隻錶是在他們第一次單獨吃飯時,他在商場那間賣名錶的櫥窗裡看到的。“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它的?” 明誠拿出手錶,想要試錶帶的長度,明樓卻按住了他,“你先反轉後面來看看”

明誠把手錶反到背面,這隻錶是特製的,因為背面刻了:“To Cheng, my beloved one. From Lou”

“喜歡嗎?” 明樓摟着明誠的肩膀,把人往懷裡帶。

明誠順勢靠在明樓懷中,讓他幫自己把手錶戴上,錶帶長度剛好,明誠用指腹摸娑着手錶,然後說了聲:“謝謝,謝謝你愛我。”

“傻瓜。” 明樓含住明誠的耳垂。

“好了,應該也累了吧?乖乖睡。”

明樓把燈熄了,兩人躺回床上,明樓對上了那雙亮晶晶的眼睛,它們始終清澈如一,吻了吻明誠的前額,兩人合上眼睛,徐徐入夢。

明樓臨睡前,也在明誠身邊耳語,我也謝謝你,謝謝你也愛我。

------------------------
~其實想問一下,你們是想分開繁簡體各一篇來放,還是像現在這樣把簡體放到下面? 或是有什麼提議,請告訴我。

我是简体分界线
------------------------

今年的情人节在星期天,大部份情侣都没有借口不陪另一半吧?不过偏偏就有些人会为了别人而放弃和自己的情人你侬我侬的渡过这个甜蜜的节日,比如:明诚。

要说明诚不和明楼二人世界地过情人节其实也不能真怪他,他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明明在梁仲春向他求救的时候,他就有问过明楼。明总当时还大方地说出:“追不回你老婆,你也别回来了。” 这样豪气的说话都说出口了,也难怪人家会把自己的宝贝儿子托负给你啊明总。

当然,千错万错都是梁仲春的错,这笔账,明楼和明诚都各自在心里记下一笔,梁仲春要如何负出代价就是后话了。

本来,明公馆有其他人在,要找人替他们看孩子也不是什么难事,偏偏明家三姐弟现在都各自成家了,人家也是要过节的嘛,当然是各顾各家了。明台带了曼丽回法国这个浪漫之都过一个浪漫的情人节,顺便带着曼丽去看看自己当年待过的地方,看过的风景,所以早早就离开S市了。

至于明镜,她终于和王天风有情人成了眷属,明楼这个亲弟弟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姐姐。本来,明镜说都一把年纪了,过不过节其实也没所谓,可是王天风却说为了弥补他们之间失去了那么多年的相处时间,把明镜拐到了世界花园把臂同游去了,连着阿香也跟她的小情人双双过节去了。

结果,偌大的明公馆就只剩明楼和明诚,还有梁家小苗苗三人,大眼瞪小眼了。明诚是在情人节前一天把苗苗接到明公馆住了一晚上,孩子也不熊,所以算是很好带了。明诚一早去了给三人做早餐,餐桌上和明楼讨论着带苗苗去哪里玩,但明楼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明诚一看就知道他在闹情绪了。

明诚暗暗叹了口气,心想,这人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明明刚认识的时候是个成熟稳重的魅力中年。怎么跟他在一起了以后,什么幼稚、醋桶属性都出来了,有时候也不禁想,明楼伪装得太好,把自己骗上贼船了。不过凡事有两面,这些都是明楼的另一面,别人看不到,只属于他的一面,于是也就算了。记得明台曾经揶揄过他们,说明楼被明诚快要养成生活残障,和幼稚鬼了,明诚当时一句,“我惯的。”差点把明台咽死。

吃过早餐,明诚把收了的餐具拿进厨房去,正在洗盘子的时候,明楼走进去从后抱着明诚,也不说话,只是把头埋进明诚的肩窝。

“明楼。” 叫了一声,没反应,“明楼。” 还是没反应…也不算,那人把圈着自己的手越收越紧了。

“你勒到我了” 明诚轻轻拍了拍圈着自己的手。

见明楼还是回应,明诚叹了口气,用布抹干了手,然后抬手揉了揉明楼窝在自己肩头的头发,然后道:“乖啦,明楼小朋友,你乖乖的哥哥给的啾一个如何?”

明楼抬起了头,圈着自己的手也随之而松开了一点,明诚趁机挣脱了明楼的怀抱,把手环着明楼的肩膀,然后在他的唇上蜻蜓点水般的落一下个吻。

“乖啦,苗苗呢?我快好了,你先去看着苗苗,等下我们出门去玩。” 明诚终于把明楼撵出了厨房,把剩下的碗盆都收拾好便出去了。远远的看到明楼在拿着一本财经杂志在教苗苗识字,明诚的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看来明楼也是喜欢小孩子的,不过自己又不是女人,不能给他生孩子,其实明楼会不会介意呢。

这个,其实也是明诚跟明楼在一起之前直到现在的心结。

早餐吃完了,三人都换好了衣服,明楼开着他的车子,明诚却由平常坐的副驾座位去了后座陪苗苗了。明诚当然知道明楼不高兴,不过也没办法,难道把苗苗一个留在后座吗?人家一个张孩子,好意思跟人家争啊?

明诚把从后视镜得到明楼黑成玄坛面口的样子自动忽视了。“苗苗,去游乐场玩开不开心?”

“开心!” 苗苗仰着脸看明诚,孩子眼睛圆圆的,明亮清澈,明诚温柔地笑着,大手抚上苗苗发顶。他偷偷瞄了瞄明楼,见到那醋桶在发作,便以眼神安抚他,终于他们到了游乐场的附近,明楼让他们先下车,自己去找位置泊车。

明诚拖着苗苗到了游乐场门前,人又多,和果进去了园区,找人又麻烦,便打算在一旁等候,等了一会终于等到明楼泊好车过来,三人买好了票便进了去。

游乐园里有适合小孩玩的游戏,也有适合大人玩的刺激机动游戏,明楼一直跟在明诚和苗苗身后,帮他们拿小吃,提玩具的。这种地方他也没去过,小时候不流行这种游乐园,到大了自己又没兴趣,自然就没什么机会来了。

把苗苗送上旋转木马,明楼终于有时间和明诚独处了。明诚当然知道明楼的心思,明诚一只手在身侧牵着明楼的手,另一只手抬起来跟苗苗挥手,明楼在捉到了明诚主动牵过来的手,脸上才终于有了笑意。

玩完了旋转木马,又玩了一会摊位游戏,把赢到的大大小小的毛公仔找了个储存柜放好,三人便在园区里找了个地方吃午饭。天气晴朗加上一个大太阳一个早上下来,三人额上都出了薄汗。明诚拿出纸巾细心地给苗苗印干汗液,把纸巾包递给明楼,却见他不接。明诚心里叹了口气,然后掏出自己的手帕,在明楼的额上糊了几下,就由得明楼去了。

手帕是个人物品,一般不会与人共用的,明诚其实也不太喜欢把手帕给别人用,不过他就是知道再不顺一下毛,等下炸起来,遭殃的还是自己,想想便把自己浇了明家香的手帕给了那个呷起醋来比孩子还不如的人了。

让明楼看着苗苗,明诚便去了买点快餐回来,正捧着餐回来,就看到明楼正在和明氏的一个部门主管在聊天,快要聊完的时候那人看到了明诚,跟他点了点头示好,便带着他的老婆和女儿离开了。

明诚将托盘放好,分好了食物,他见到明楼的心情明显好了不少,明诚思量着应该是刚才那个人跟明楼说说了些什么,才会变成这样吧,不过怎么他的笑容看着让自己背脊发凉啊!

明楼确实是因为刚才遇见的那个在梁仲春调了去公关部之后接手研发部主管位置的沈追跟他说完的那些话之后变得心情好了起来,而且不是一般的好。本来明楼只是一直在明诚和苗苗后面跟着的,但自他们聊完之后,明楼竟然在某些游戏中教苗苗怎么玩才能拿高分数,这个真的让明诚跌眼镜之余,更好奇他们说了些什么。

“明楼,刚才沈先生跟你说了什么?”

“嗯?没什么啊,就普通聊天而已。” 明楼在回答明诚的话时,余光看到苗苗拿着玩具枪射着靶子,但射来射去都不中,顺便还指导了一下苗苗,“苗苗,这样不行喔,要这样才行,对了,再试一次!”
明诚腹诽了一下,哪里是没什么了,分明就是有什么了吧!不过那醋桶能不摆臭脸就由算了,管他呢。

明楼心情好是有原因的,他刚才分别从沈追和梁仲春那里得了两个消息:梁仲春给明楼发了个信息,说他终于哄好了老婆,现在正赶来游乐园接儿子回家,十二万分感激老板的体谅和支持,希望尽快把儿子接走了,还老板在情人节剩余的时间里跟明诚过过二人世界。

至于沈追,他刚才告诉明楼,说游乐园的摩天轮,在轮中间有个大的电子显示屏,平常是用来卖广告用的,但今天园方开放了,让有情人可以透过显示屏示爱、表白,费用也不贵。沈追替明楼把要跟明诚说的话写下了,然后让沈追帮忙带过去摩天轮给工作人员安排,他只要按时把明诚带过去就行了。

苗苗被梁仲春接走时已经差不多日落了,本来明诚也打算就这样回去了。他也不是不知道今天是情人节,不过临时要照顾苗苗才打乱了他的计划,但是现在回去的话,他也可以把那些准备好的食材拿出来煮个烛光晚餐啊。

明楼却一把拉住了明诚,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明诚歪头看着明楼,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里,愣愣地看着明楼问:“不回家啊?”

“先跟我去一个地方。” 明楼的食指贴着明诚那两片柔软的唇瓣,示意他跟着自己就好。

明楼拉着明诚来到了乐园的摩天轮下,然后抬手指了指摩天轮中央的电子显示屏,里面刚好显示了一句:

Cheng,

I'm too lost in you

Lou

简单的几个字,明诚看了脸上露出藏不住的笑意之余,一阵红色也从他脸上晕开。他把脸埋在那双好看的手之中,害羞得不行。偏偏这时还响起了一把磁性的女声唱起 Too lost in you这首歌。明楼笑着拉他登上了摩天轮的一个车厢,车厢外的景物随着他们慢慢爬升而改变。园区里的灯为情人节这天特别布置过,很浪漫。

明诚知道明楼喜欢做些出乎别人意料的事,但他没想到明楼今天会给他打这样一个直球。说不开心是假的,都已经是而立之年的人了,还矫情个屁。明诚盯着明楼的双眸,然后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他细细的端详着眼前的人,这个英气又带点霸道,但把所有的温柔都只留给自己和家人的男人。

是呢,越看越爱。

笑起来时眼角的皱褶,挺直的鼻梁,向上扬起的嘴角,都是属于他明诚的。满意地点了点头,明诚凑过去轻轻吻着明楼,然后由明楼慢慢把这个吻加深,直到两人微微喘着气分开的时候,都看到了彼此的情|欲。

明楼再次吻上明诚,手开始不安份地想要伸进明诚的衣服里,却被对方制止了,毕竟这里是公众场所啊,明诚是绝对不允许的,其时,摩天轮已经回到地面了,明诚看着一脸被打断而不爽的明楼,笑得开怀,拉着他步出车厢,就这样一直牵着明楼从游乐园回到了他们的车上。

本来明楼想扑上去把明诚吃干抹净的,但奈何这时两人的肚子不听话地响起,明诚笑得差点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用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明楼。也对,那档子事也算得上是体力劳动,还是先祭五脏庙,才有力气嘛。

两人回到明公馆,明诚去了厨房做吃的,本来想吃个牛扒什么的,但是估计现在这状态也没兴致了吧?岂料明楼竟然把烛台端到餐桌上,还开了瓶红酒。好吧,既然这么好兴致,那就奉陪到底,明诚做好了牛扒,两人边吃边聊,喝喝红酒,谈谈天说说地的。

一顿晚餐吃完,两人回到了房间,洗了个加长澡出来,明诚已经微酣了,但明楼哪有这么容易放过眼前肉呢,正想要再开始下一个回合时,明诚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推开了明楼,从他那边的床头柜里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在明楼的耳畔轻声说了一句:“My Valentine”

明楼把盒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条质地光洁顺滑,款式也合他心意的领带,跟明诚道了谢,便用领带覆上明诚的眼睛,漆黑之中,一切的观感都被放大。指尖触碰传来的快感,唇舌交缠时的快感,脉络清晰的器官在身体里传来的快感…

一场灵欲一致的性|爱,酣畅淋漓。两人倚在床头休息着,明楼递了一个方形的盒子给明诚,“打开来看看。”

明诚依言打开,里面是一只手表,明诚还记得这只表是在他们第一次单独吃饭时,他在商场那间卖名表的橱窗里看到的。“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它的?” 明诚拿出手表,想要试表带的长度,明楼却按住了他,“你先反转后面来看看”

明诚把手表反到背面,这只表是特制的,因为背面刻了:“To Cheng, my beloved one. From Lou”

“喜欢吗?” 明楼搂着明诚的肩膀,把人往怀里带。

明诚顺势靠在明楼怀中,让他帮自己把手表戴上,表带长度刚好,明诚用指腹摸娑着手表,然后说了声:“谢谢,谢谢你爱我。”

“傻瓜。” 明楼含住明诚的耳垂。

“好了,应该也累了吧?乖乖睡。”

明楼把灯熄了,两人躺回床上,明楼对上了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它们始终清澈如一,吻了吻明诚的前额,两人合上眼睛,徐徐入梦。

明楼临睡前,也在明诚身边耳语,我也谢谢你,谢谢你也爱我。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