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鞦韆

~這是一篇短小君
~這是聽着周柏豪的《鞦韆》時的產物
—————————————————————

冬夜,郊外。

天氣不錯,夜空中的星星忽閃忽閃的,很漂亮。

小諾看着窗外,隔壁的鄰居是個老伯伯,雖然年紀很大了,他一個人住着,園子裡有一個鞦韆,閒來無事的話,只要天氣好,老伯每天都會去鞦韆那裡坐一會的。

有時是輕輕的晃着,有時就這樣靜靜的坐着,她有時候看着伯伯的背影,會覺得他好寂寞,有次,她忍不住走了去看看那個伯伯。

他很溫柔,一頭銀絲般的短髮梳得整齊貼服,笑容也暖暖的,小諾跟伯伯聊了會天之後,覺得伯伯又紳士,又親切,還做得一手好菜,漸漸的,她一有空就會去陪那個伯伯。

有一次,小諾和伯伯一起並排坐在鞦韆上,她問:"伯伯,你一個人住不寂寞嗎?"

他粗糙卻修長的大手從女孩的髮頂着髮絲向下撫着跟她說,不寂寞,我的家人一直都跟我住在一起,他們都住在這裡。伯伯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位置。

熟絡了之後,小諾知道這個伯伯已經不在的家人裡,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還有一個弟弟。雖然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他們之間的覊絆卻很深。

又有一次,小諾問伯伯:"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坐在這個鞦韆上?" 那個伯伯用他低沉又溫柔的聲音跟她說,他小時候,在遇到大哥之前的日子過得很苦,後來大哥把他接回家,那時大哥最喜歡抱着他坐在家裡的鞦韆上,跟他在夜裡一起數星星,有時候數着數着自己睡着了,大哥就會把他抱回去。

他開心的時候,不開心的時候,都喜歡坐在鞦韆上發呆也好,在那裡偷偷哭泣也好,晃着晃着,好像就能把煩心的事情都晃走了一般。

記得有次是雨後,他跑出去想要玩鞦韆,大哥跑着追在後面,當他坐好了之後,大哥在後面推他,當他一晃向前時,彩虹正好在天邊出現了,他晃得高,伸了一隻手出去,感覺自己就像能把彩虹抓住一樣,樂了好幾天呢。

又有一次,小諾遇到了不開心的事情,想要過去找伯伯訴訴苦。伯伯耐心的聽她說完後,把她帶到園子裡,讓她坐在鞦韆上,然後在後面輕輕的推着。

那晚星空燦爛,她把手伸出去,就像能把星星抓着一樣。伯伯跟她說,風雨都會過去的,成長就是會遇到很多挫折和阻礙,只要勇敢地走向前走着,一定會有美好的事情在前方等着的。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又一個冬天來臨了。伯伯的身體已經大不如前了,但他還是在自己能支撐的時候會到園子裡的鞦韆上坐着,有時會看到他望着一個方向微笑,好像是看到了某個他熟悉的人一樣,小諾問他,他也只是笑笑,不回答。

冬天的風刮在臉上有點痛,但是難得伯伯精神好,小諾便又陪着伯伯在園子裡坐着。她看到伯伯閉上眼睛,好像睡着一樣,臉上掛着幸福的笑容。小諾給伯伯拿了毛毯蓋好,便又靜靜地坐在他旁邊守着。

她在想,自己有多久沒能這麼安靜下來,聽聽鳥語,呼吸多幾口新鮮的空氣呢?營營役役,很累人,心也很累,挫折很多,煩心事也很多。碌碌無為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怎麼做才好。

天空的顏色從藍色的晴空,變成橙色了。

小諾看了看她身旁的伯伯,她覺得有點不對勁。輕輕的推了推伯伯,卻發現他的身軀已經變得冰冷且僵硬,她知道伯伯離開了。但是看到他臉上那比往日都要幸福的笑容,小諾想,可能是伯伯心心念念的大哥來接他了。

直到把伯伯送走了,小諾在伯伯的家裡找到一本日記,裡面夾着一張已經泛黃得很厲害的照片,裡面有四個人,中間坐着一個披着皮草,很優雅的女士,後面三個穿着禮服的男子並排站着,女士應該就是姐姐了,右邊的看上去最年輕,應該就是伯伯說的調皮弟弟了吧?左邊的是伯伯,年輕時真的很英俊呢,小諾輕笑。中間的這個,年紀看着比伯伯大,笑起來和伯伯一樣,應該會有很多褶子吧,身型比較壯一點,應該就是伯伯的大哥了吧。

一滴晶瑩的淚珠從眼眶滑落,滴到照片上,小諾急忙用手背把淚水擦掉,用袖子把照片上的淚水吸掉。伯伯,希望你在天堂能和你的家人相遇,開開心心的在彩虹橋那邊跟你大哥過着幸福的日子。等有日我也去了彩虹橋的那端,記得把你的家人介紹我認識,我們到時再一起盪鞦韆。

明誠那天坐在鞦韆上,雖然他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了,但還是能一眼就看到站在他前方的明樓。他輕輕合上雙眼⋯

大哥,我終於等到你來接我了。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