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25

~最近在處理搬家的事,下班回家還要收拾東西累死我
~更新有點慢,不好意思哈
——————————————————————

明誠不喜歡穿西裝便打算先回酒店換了便服,他在房間裡換好衣服後,從頭到腳的打量着明樓。“阿誠,我臉上有東西嗎?”

“不是,不過總覺得你怪怪的。”

“哪裡怪?”

“說不上來…” 明誠把椅子反過來坐,兩臂正好放在椅背上。又再盯了一會,突然間 “啊”的一聲,嚇得正在別皮帶扣的明樓停住了。

“怎麼了?”

“我知道你哪裡怪了!”

“哪裡?”

“髮型!你看看,你現在穿的一身休閒卻頂着個大背頭,太不搭了!” 明誠指着明樓的頭道。

“那又怎樣,難道現在去洗頭嗎? 還要不要出門啊,而且這裡是日本,街上奇裝異服的人多了去了,我丟裡面的話絕對是最正常的那個了,還想怎樣?”

“不行!你跟我來!” 明誠從椅子上跳起來,拉着明樓進了浴室,把人按在馬桶上坐着,便去扒明樓的頭皮。

“你這是用了多少髮膠啊?怎麼頭髮都紋絲不動的!”

聽到明誠抱怨,明樓笑了,“我勸你別弄了,我上了髮膠一般都要洗兩到三遍才洗得乾淨,好了,快,不是說餓了嗎? 你還要去兼職代購呢?” 明樓打着圓場,拉着有點不情不願的明誠離開了酒店。

明誠之前跟曼麗聊過,知道要幫她跟阿香買的是漫畫,當時問曼麗,你們不懂日語怎麼看,得到的回答竟然是看圖就行,不過既然作為基本上有求必應的好哥哥,買就買吧。他和明樓先去了涉谷找了個地方吃飯,然後便坐車過去秋葉原,這個動漫基地。

今天不是假期,而且他們現在的時間處於該上班的上班,該上學的上學時段,人流不算多,有行色匆匆在跑業務的上班族,也有滿載而歸的遊客,街上有的店員在推廣叫賣,像他們兩慢悠悠地散步的也有。

終於,他們兩停了在一座建築物前。本來,漫畫這種東西,普通的書店都有,但兩個妹子卻指定要來這家是有原因的,因為這裡還有個什麼限定的精品,所以便得來這跑一趟。

明樓和明誠進了這座專賣動漫電玩相關的店子,裡面都是些年輕人,明樓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的,“阿誠,不如我在外面等你?”

“不要!我也覺得尷尬,你行行好,就當陪我了。” 明誠不敢告訴明樓,他們正要去的就是傳說中所謂的BL區域。

兩人終於到了放BL漫畫的區域,明誠正在找曼麗和阿香要的書,明樓的目光在一本本的漫畫封面上巡梭。他心裡咯噔一下,怎麼回事,這裡是幹嘛的? 有的封面也還好,有的封面畫得直白,他有扶額的衝動,現在的小妹妹是怎麼回事。他瞄了一眼明誠,他倒是可以趁這個機會探探明誠對同性戀的看法。

“阿誠,曼麗和阿香叫你幫她們帶這裡回去?” 明樓指了指明誠手已經拿了好幾本的漫畫。

“唉…早知道是BL漫我就不答應她們了。” 明誠有點發愁,這個還要拿去付錢,到時肯定尷尬死。

“現在的小女生是怎麼回事,同性戀普及程度有這麼高嗎? 這區好像全部都是這類的書啊。”

“其實我想BL跟同性戀好像並不有太直接的關係,BL一般都是人物偏美形的,外形美的她們都能接受,好像還有些連物種不同,或是連死物都能配成對。但是喜歡BL裡的還是有一部份人是不能接受現實中的同性戀的。”

“你怎麼知得這麼清楚?” 明樓好奇。

“也不是,只是早陣子有個客人漏了本雜誌在店裡,我閒着的時候翻了翻,裡面有篇文正好就是講這些的,我也是看了才知道的。”

“那你呢,你是怎麼看同性戀的? 能接受嗎?”

明誠心想,該來的總算來了,他一直在等明樓問這個問題,對於這件件事,他需要一個契機,這也是為什麼他答應曼麗和阿香來買漫畫的原因。

他前一陣子就感覺到明樓對自己應該是有意思的,可是他又不太能確認感覺是否正確,直到昨晚在摩天輪上,臨離開包廂前,明樓看他的眼神變了,不是平常的兄弟之間的那種眼神。

他自己對明樓也不是沒好感的,也知道明樓之於自己是個特別的存在。某程度上來說,他對明家人那麼關心,除了一部份是出於報恩、一部份是出於曼麗是明台的女朋友外,最大部份是出於他喜歡明樓,愛屋及烏。有時候緣份就是這樣,愛上一個人有沒有理由也不重要,世上真愛難求,如果有幸能遇到,是男是女又有何關係呢。

只是明樓畢竟是個成功的社會人士,又是世家背景,他怕自己高攀不起明樓之餘,更怕明樓會因此而受到閒言碎語的影響。

自己孑然一身,倒是不怕那些蜚短流長的。如果明樓對自己沒那個意思的話,他也打算把這些藏在心底,就靜靜的做着他的好弟弟,好朋友也無不可。

明樓見明誠沉默,以為明誠不能接受,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寧願就把話留在心裡,然而他們並不知道對方都有相同的想法。

“我不歧視任何人的性取向,我也有朋友是同性戀的,但這並不影響我跟他們來往。在我來看,撇除天生就知道自己是彎的人外,大多數的人其實是雙性戀的。只要兩個人是相愛的,是男是女又有什麼關係呢? 愛與不愛都是兩個人之間的事,單純地面對「愛」這件事不就好了嗎? 何必要滲雜那麼多其他壓根不重要的東西在裡面? 我想如果有一天有人跟我示愛了,或者是我找到那個我想跟他走完這一生的人時,比起他的性別,我更在意的是能不能跟他持續走下去還有和身心靈的契合程度。你呢? 你又是怎麼想的。” 明誠跟明樓的視線對上了,就這麼定睛看着他,等他回答。

“我也不在意性別,就跟你說的一樣,能遇見一個跟自己身心靈契合度高的人,本身就是件不容易的事,如果還要去挑性別的話,大概也只能孤獨終老了。我在法國那幾年,也見過不少同性伴侶,如果不是濫交的話,他們比起異性戀的對伴侶更忠誠。記得那時候在法國讀大學時,其中一個教授就是同性戀的,幾乎會次下課都會見到他的老伴來接他下班的,風雨不改,那時看着他們走遠的背影真的覺得很美好。”

兩人就像忘掉自己身處何方,在得到對方滿意的回答後,雙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明誠拿着書去櫃檯付了錢,便與明樓離開了。

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逛着,感受着秋日的陽光,他們找了家咖啡店,在裡面邊喝咖啡邊聊接下來的京都之行。

把買了的東西都拿去寄了快遞,從快遞店出來時,天都黑了。夜晚的涉谷車站前的0101百貨公司外,忠犬八公還在那裡默默地站着等牠的主人回來,三三兩兩的小堆人聚了起來,有穿着校服的,有穿着西裝剛下班的,不遠處還有個吸煙區,那邊的人也不算少,在那片不大的廣場裡,有人在彈着吉他賣藝,明誠覺得那人彈得不錯,便上前給了些賞錢,那男生確實彈得不錯,所以駐足圍觀的人漸多,一曲終了,兩人便離開了那個小小的廣場。

沒過幾步便是那個時常在電視可見的繁忙十字路口,人潮如鯽,明樓和明誠混進一群之中,右拐進了一條巷子,短短的巷子很快便走完了,後面也是一片繁華的鬧市,走走停停,兩人隨便找了間居酒屋吃晚飯去了。

散着步回酒店,明誠問明樓,“明樓,你在法國讀哪間大學的?”

“先賢祠。”

“先賢祠⋯即是第一大學?”

“是啊,怎麼了嗎?”

“我記得巴黎第一大學是在第五區的,那邊是傳統的拉丁語區吧?所以你懂拉丁語?”

“嗯,我那時就住在第五區裡,基本上用拉丁語的時候比用法語都要多。”

“你可以教我嗎?”

“你想學?”

“嗯,我對拉丁語有興趣。”

“好,回去教你。”

二人暫且放下工作,都決定在剩下的幾天裡要好好地遊玩一番。第二天一早,收拾好行李,退了房,兩便去了車站坐子彈火車南下,先到大阪。

兩個多小時的車程,他們還嘗了味道不錯的鐵路便當,下了車再轉車前往他們這次打算旅遊的地點—京都。

京都是個文化古都,政府有嚴格的建築規定,在風景區附近的新舊建築物才保持一致性,不顯突兀。明樓和明誠先到旅館把行李放下,這是一家相當傳統的日式旅館,女將出來迎接他們,引他們到房間,房間挺大的,有陣淡淡的草的味道從地上榻榻米傳來的,讓人放鬆,打開紙窗,外面有着別緻的景觀,一大片不同層次的楓紅色在映入眼簾,好不漂亮。離開了旅館,他們第一站先去了鹿苑寺。下了公交車,跟着人群走了一會便到達了鹿苑寺,鹿苑寺另外有一個廣為人知的名字,金閣寺。

天氣很不錯,秋高氣爽,天很高,也沒什麼雲,藍的漂亮。走沒多久便見到湖的對岸有座三層高的建築物靜靜地座落在那裡,陽光灑在金箔牆身上,閃閃生輝。明誠不由感嘆,“好漂亮啊。”

明樓笑,“金碧輝煌的,是真的漂亮,但我更喜歡它在湖面上的倒影。” 明誠循着明樓的視線看去,湖面上是金閣寺的倒影,還有一片片的楓葉,確實是如畫的美景。

“走吧,過去看看。” 明樓拍了拍明誠胳膊便走了。

在這種地方,靜得讓人錯覺時間停頓了下來,鏡湖裡反映着庭園裡的石和樹,還有佇立在旁的建築物,不知不覺地放慢腳步,心裡的雜念彷彿都消失了。

從鹿苑寺離開,又出發去了下一站的南禪寺,逛過由紅磚砌成的水路閣,紅磚與紅色楓葉相輝映,賞心悅目。再走在附近的永觀堂,裡面是個賞楓的好地方,這裡更出名的是夜楓參拜。停留了一會,吃過午餐,便去了哲學之道散散步消食去。

一個上午到中午走下來,明樓和明誠其實交談不多,或許是不想在古剎裡聊天破壞氣氛吧,不過兩人看到某些喜歡的景色時,倒是會相視一笑,直到走在哲學之路上,他們才又開始了聊天。

“你知道這條哲學之路的由來嗎?” 明樓問。

“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因為哲學家西田幾太郎經常在這裡散步而得名的吧?”

“這裡的下一站你應該會很喜歡。”

“你指銀閣寺?”

“是啊,你上次說過喜歡枯山水庭園,那邊那個你應該會喜歡。”

“嗯,不過這條路散步真的不錯,一條小河,步道的兩旁種滿了櫻花樹,如果是櫻花盛開的季節,一定很美。”

“等櫻花盛開的時候,我再帶你來。” 明樓望着明誠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溫柔。

“你這算是提出邀請?”

“當然。”

“以什麼名義?”

“以這樣的名義。” 明樓將明誠轉到與自己對視,帶着鄭重而嚴肅的表情,拉起明誠的手,在他的唇上輕輕一啄。
-------------------------------------------
感謝閱讀過的你。
~終於!憋了好久的表白終於出來了!樓總表的順道吻了,手真快!
~可能大家都知道,巴黎第一大學又叫先賢祠,是在1971年的五月風暴後才成立的,它的前身就是偽裝者裡提到過的索邦大學,現時分拆為13所,而第一大學位於第五區,是傳統的拉丁語區,當時的人在那一區生活基本都用拉丁語比較多,所以小少爺拉丁語不好的話是很難溝通的啊


我是简体分割线
--------------------------------------------
明诚不喜欢穿西装便打算先回酒店换了便服,他在房间里换好衣服后,从头到脚的打量着明楼。“阿诚,我脸上有东西吗?”

“不是,不过总觉得你怪怪的。”

“哪里怪?”

“说不上来…” 明诚把椅子反过来坐,两臂正好放在椅背上。又再盯了一会,突然间 “啊”的一声,吓得正在别皮带扣的明楼停住了。

“怎么了?”

“我知道你哪里怪了!”

“哪里?”

“发型!你看看,你现在穿的一身休闲却顶着个大背头,太不搭了!” 明诚指着明楼的头道。

“那又怎样,难道现在去洗头吗? 还要不要出门啊,而且这里是日本,街上奇装异服的人多了去了,我丢里面的话绝对是最正常的那个了,还想怎样?”

“不行!你跟我来!” 明诚从椅子上跳起来,拉着明楼进了浴室,把人按在马桶上坐着,便去扒明楼的头皮。

“你这是用了多少发胶啊?怎么头发都纹丝不动的!”

听到明诚抱怨,明楼笑了,“我劝你别弄了,我上了发胶一般都要洗两到三遍才洗得干净,好了,快,不是说饿了吗? 你还要去兼职代购呢?” 明楼打着圆场,拉着有点不情不愿的明诚离开了酒店。

明诚之前跟曼丽聊过,知道要帮她跟阿香买的是漫画,当时问曼丽,你们不懂日语怎么看,得到的回答竟然是看图就行,不过既然作为基本上有求必应的好哥哥,买就买吧。他和明楼先去了涉谷找了个地方吃饭,然后便坐车过去秋叶原,这个动漫基地。

今天不是假期,而且他们现在的时间处于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时段,人流不算多,有行色匆匆在跑业务的上班族,也有满载而归的游客,街上有的店员在推广叫卖,像他们两慢悠悠地散步的也有。

终于,他们两停了在一座建筑物前。本来,漫画这种东西,普通的书店都有,但两个妹子却指定要来这家是有原因的,因为这里还有个什么限定的精品,所以便得来这跑一趟。

明楼和明诚进了这座专卖动漫电玩相关的店子,里面都是些年轻人,明楼总觉得自己格格不入的,“阿诚,不如我在外面等你?”

“不要!我也觉得尴尬,你行行好,就当陪我了。” 明诚不敢告诉明楼,他们正要去的就是传说中所谓的BL区域。

两人终于到了放BL漫画的区域,明诚正在找曼丽和阿香要的书,明楼的目光在一本本的漫画封面上巡梭。他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回事,这里是干嘛的? 有的封面也还好,有的封面画得直白,他有扶额的冲动,现在的小妹妹是怎么回事。他瞄了一眼明诚,他倒是可以趁这个机会探探明诚对同性恋的看法。

“阿诚,曼丽和阿香叫你帮她们带这里回去?” 明楼指了指明诚手已经拿了好几本的漫画。

“唉…早知道是BL漫我就不答应她们了。” 明诚有点发愁,这个还要拿去付钱,到时肯定尴尬死。

“现在的小女生是怎么回事,同性恋普及程度有这么高吗? 这区好像全部都是这类的书啊。”

“其实我想BL跟同性恋好像并不有太直接的关系,BL一般都是人物偏美形的,外形美的她们都能接受,好像还有些连物种不同,或是连死物都能配成对。但是喜欢BL里的还是有一部份人是不能接受现实中的同性恋的。”

“你怎么知得这么清楚?” 明楼好奇。

“也不是,只是早阵子有个客人漏了本杂志在店里,我闲着的时候翻了翻,里面有篇文正好就是讲这些的,我也是看了才知道的。”

“那你呢,你是怎么看同性恋的? 能接受吗?”

明诚心想,该来的总算来了,他一直在等明楼问这个问题,对于这件件事,他需要一个契机,这也是为什么他答应曼丽和阿香来买漫画的原因。

他前一阵子就感觉到明楼对自己应该是有意思的,可是他又不太能确认感觉是否正确,直到昨晚在摩天轮上,临离开包厢前,明楼看他的眼神变了,不是平常的兄弟之间的那种眼神。

他自己对明楼也不是没好感的,也知道明楼之于自己是个特别的存在。某程度上来说,他对明家人那么关心,除了一部份是出于报恩、一部份是出于曼丽是明台的女朋友外,最大部份是出于他喜欢明楼,爱屋及乌。有时候缘份就是这样,爱上一个人有没有理由也不重要,世上真爱难求,如果有幸能遇到,是男是女又有何关系呢。

只是明楼毕竟是个成功的社会人士,又是世家背景,他怕自己高攀不起明楼之余,更怕明楼会因此而受到闲言碎语的影响。

自己孑然一身,倒是不怕那些蜚短流长的。如果明楼对自己没那个意思的话,他也打算把这些藏在心底,就静静的做着他的好弟弟,好朋友也无不可。

明楼见明诚沉默,以为明诚不能接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宁愿就把话留在心里,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对方都有相同的想法。

“我不歧视任何人的性取向,我也有朋友是同性恋的,但这并不影响我跟他们来往。在我来看,撇除天生就知道自己是弯的人外,大多数的人其实是双性恋的。只要两个人是相爱的,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呢? 爱与不爱都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单纯地面对「爱」这件事不就好了吗? 何必要渗杂那么多其他压根不重要的东西在里面? 我想如果有一天有人跟我示爱了,或者是我找到那个我想跟他走完这一生的人时,比起他的性别,我更在意的是能不能跟他持续走下去还有和身心灵的契合程度。你呢? 你又是怎么想的。” 明诚跟明楼的视线对上了,就这么定睛看着他,等他回答。

“我也不在意性别,就跟你说的一样,能遇见一个跟自己身心灵契合度高的人,本身就是件不容易的事,如果还要去挑性别的话,大概也只能孤独终老了。我在法国那几年,也见过不少同性伴侣,如果不是滥交的话,他们比起异性恋的对伴侣更忠诚。记得那时候在法国读大学时,其中一个教授就是同性恋的,几乎会次下课都会见到他的老伴来接他下班的,风雨不改,那时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真的觉得很美好。”

两人就像忘掉自己身处何方,在得到对方满意的回答后,双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明诚拿着书去柜台付了钱,便与明楼离开了。

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着,感受着秋日的阳光,他们找了家咖啡店,在里面边喝咖啡边聊接下来的京都之行。

把买了的东西都拿去寄了快递,从快递店出来时,天都黑了。夜晚的涉谷车站前的0101百货公司外,忠犬八公还在那里默默地站着等牠的主人回来,三三两两的小堆人聚了起来,有穿着校服的,有穿着西装刚下班的,不远处还有个吸烟区,那边的人也不算少,在那片不大的广场里,有人在弹着吉他卖艺,明诚觉得那人弹得不错,便上前给了些赏钱,那男生确实弹得不错,所以驻足围观的人渐多,一曲终了,两人便离开了那个小小的广场。

没过几步便是那个时常在电视可见的繁忙十字路口,人潮如鲫,明楼和明诚混进一群之中,右拐进了一条巷子,短短的巷子很快便走完了,后面也是一片繁华的闹市,走走停停,两人随便找了间居酒屋吃晚饭去了。

散着步回酒店,明诚问明楼,“明楼,你在法国读哪间大学的?”

“先贤祠。”

“先贤祠⋯即是第一大学?”

“是啊,怎么了吗?”

“我记得巴黎第一大学是在第五区的,那边是传统的拉丁语区吧?所以你懂拉丁语?”

“嗯,我那时就住在第五区里,基本上用拉丁语的时候比用法语都要多。”

“你可以教我吗?”

“你想学?”

“嗯,我对拉丁语有兴趣。”

“好,回去教你。”

二人暂且放下工作,都决定在剩下的几天里要好好地游玩一番。第二天一早,收拾好行李,退了房,两便去了车站坐子弹火车南下,先到大阪。

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他们还尝了味道不错的铁路便当,下了车再转车前往他们这次打算旅游的地点—京都。

京都是个文化古都,政府有严格的建筑规定,在风景区附近的新旧建筑物才保持一致性,不显突兀。明楼和明诚先到旅馆把行李放下,这是一家相当传统的日式旅馆,女将出来迎接他们,引他们到房间,房间挺大的,有阵淡淡的草的味道从地上榻榻米传来的,让人放松,打开纸窗,外面有着别致的景观,一大片不同层次的枫红色在映入眼帘,好不漂亮。离开了旅馆,他们第一站先去了鹿苑寺。下了公交车,跟着人群走了一会便到达了鹿苑寺,鹿苑寺另外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金阁寺。

天气很不错,秋高气爽,天很高,也没什么云,蓝的漂亮。走没多久便见到湖的对岸有座三层高的建筑物静静地座落在那里,阳光洒在金箔墙身上,闪闪生辉。明诚不由感叹,“好漂亮啊。”

明楼笑,“金碧辉煌的,是真的漂亮,但我更喜欢它在湖面上的倒影。” 明诚循着明楼的视线看去,湖面上是金阁寺的倒影,还有一片片的枫叶,确实是如画的美景。

“走吧,过去看看。” 明楼拍了拍明诚胳膊便走了。

在这种地方,静得让人错觉时间停顿了下来,镜湖里反映着庭园里的石和树,还有伫立在旁的建筑物,不知不觉地放慢脚步,心里的杂念彷佛都消失了。

从鹿苑寺离开,又出发去了下一站的南禅寺,逛过由红砖砌成的水路阁,红砖与红色枫叶相辉映,赏心悦目。再走在附近的永观堂,里面是个赏枫的好地方,这里更出名的是夜枫参拜。停留了一会,吃过午餐,便去了哲学之道散散步消食去。

一个上午到中午走下来,明楼和明诚其实交谈不多,或许是不想在古剎里聊天破坏气氛吧,不过两人看到某些喜欢的景色时,倒是会相视一笑,直到走在哲学之路上,他们才又开始了聊天。

“你知道这条哲学之路的由来吗?” 明楼问。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因为哲学家西田几太郎经常在这里散步而得名的吧?”

“这里的下一站你应该会很喜欢。”

“你指银阁寺?”

“是啊,你上次说过喜欢枯山水庭园,那边那个你应该会喜欢。”

“嗯,不过这条路散步真的不错,一条小河,步道的两旁种满了樱花树,如果是樱花盛开的季节,一定很美。”

“等樱花盛开的时候,我再带你来。” 明楼望着明诚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你这算是提出邀请?”

“当然。”

“以什么名义?”

“以这样的名义。” 明楼将明诚转到与自己对视,带着郑重而严肃的表情,拉起明诚的手,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啄。

评论(1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