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28

~小明再也不能說你摳門了大哥

~還有沒什麼存在感的老師總算上線了呢

——————————————————

且先放下明誠與兩個妹子那邊,明台在明樓書房裡那舒適的沙發上倒是如坐針氈啊。小少爺把頭垂低,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如果現在有挖洞技能,他不介意去做一會兒鴕鳥。


“怎麼了? 覺得你大哥很惡心? ” 明樓的聲音沒帶什麼感情,平板的語調讓明台的心被吊了起來。


“也不是,我,我只是需要點時間接受而已。” 明台的頭還是低垂着,他此時並不太想面對自己的大哥。甚至有點後悔為什麼剛才不敲門就進去呢,不過另一方面也慶幸開門的是自己,如果是大姐開門的話,後果不敢想像。


明台一打開門看到的畫面對他來說確實是挺有衝擊力的,當時明樓正圈着明誠,兩人正在接吻,明樓的手還不安份地在阿誠哥身上亂摸,他會對人說自己看到這樣的畫面嗎?他敢說嗎?他還那麼年輕英俊,並不想英年早逝啊。


“明台,把頭抬起來看着我。” 還是這種聽不出情緒的語調,明樓看着小弟這樣的表現其實心裡也不是太好受,但總得先解決一個最易解決的吧,況且只要這小子接受了,他日對大姐坦白的時候還能讓他去救一下場。


明台猶豫了片刻還是抬頭看着坐在他身側的大哥,明樓便問明台,“你是不是不能接受我跟你阿誠哥這樣的關係?”


“也不是⋯該怎麼說呢⋯”


明樓也不催他,讓明台組織一下思路,反正也瞞不住的,開誠佈公是最好也最簡單的辦法。他跟明誠在一起,的確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畢竟也不是浪蕩的年紀了,要為自己負責,也要為他愛的人負責,只是他沒想過這麼快就要跟明台說清楚而已,但該面對的總要明對。


“哥…”明台帶着有點失措的表情看着明樓,其實他也有猜過大哥到底喜歡的是男人還是女人,只是明樓又真的曾經交往過後個女性,似乎又不像會喜歡男人,那到底他跟明誠是怎麼走在一起的呢?


明樓看着小弟欲言又止的,“你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你是怎麼跟阿誠哥走在一起的?”既然大哥願意,那小少爺的八卦之魂燃起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我們是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我喜歡他在我身邊,相處很自然,很舒服,反正不像你,一見鐘情什麼的。”


“但是朋友也可以相處自然舒服啊,為什麼要變成這種關係。”說真的,明台不能理解,明樓說的這種相處狀態朋友都可以做到,根本沒必要成為情侶的。


“朋友是可以做到這種相處的狀態,但不能更進一步了,我對他想做的事可不是維持在朋友狀態下能幹得出來的。”


“但你之前不是跟汪曼春還有幾個女性交往過的嗎?為什麼突然就掰彎了呢?” 被明樓這一句咽得臉都好了的明台想了想決定還是要問個清楚,又或者是被曼麗與阿香近日不斷薰陶,他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同性之愛這回事。


而且他也認同曼麗和阿香所說的,明樓和明誠在一起太自然了,就算有時看着他兩勾肩搭背或是互相調笑的也沒覺得違和,他俩如果在一起絕對正常不過了。


“算不算掰彎這個也不能就這麼定論,我和阿誠只是恰好都是男性而已,愛這件事是純粹的,我不認為應該被性別所左右。”


“那大哥你有沒有想過大姐,大姐那裡你打算怎麼辦?”


“我跟你談就是為了這事。”


“那你打算怎麼辦? 跟大姐坦白的話你肯定得捱打的。”


“捱打也沒什麼,我只是怕大姐接受不了,也怕她一氣之下會說些什麼傷害到阿誠。”明樓頓了頓接着道,“這樣吧,大姐那裡先瞞着,等時機成熟了我們再說吧,你也先幫我們瞞着吧。”


“那我有什麼好處呢?”


“你小子跟我談條件是吧?”


“大哥,正所謂拿人手短嘛,我拿了你的好處就自然不會亂說了對吧?而且我還得幫你去跟曼麗和阿香通個氣,免得她倆把你們抖出來啊,怎麼樣,我這買賣划算吧?”


“好,你說,想要什麼,只要不過份,我都可以答應。” 明樓靠回了椅背,身心都開始放鬆了。


明台沒想過明樓會這麼乾脆,從小到大,跟自家大哥談條件,沒一次能真的成功,要麼被忽悠了一圈才發現自己啥也得不到,要麼就是最後才發現自己被坑了,吃虧吃到怕的小少爺以防有詐,必須慎之又慎。


他吞了吞口水,然後道,“真的什麼都行?”


“我說了,只要不過份的話都可以。”


“那…如果我想帶曼麗去維也納的別墅渡假呢?”


“可以啊。”


明台一駭,這麼乾脆? “我指你出錢請我們去啊!”


“可以,你把阿香和大姐也帶上。當然,得等你們放寒假的時候了。”


“嘖,是不想我們礙着你們二人世界吧”


“用得着嗎?我們對付汪芙蕖的計劃已經開始了⋯ ”


“大哥!你想趕我們走啊?”


“明台,你別激動,先聽我說。”


這邊廂明樓正和明台講解着自己的計劃,順道安撫着他的情緒,無論將會發生什麼事也好,守着大姐和明台是他的優先選項。


明誠和兩個丫頭還在廚房裡,他給兩位妹妹倒了杯茶,帶着她們回了客廳,明鏡這時已經回了自己的房間,整個一樓就只有他們三人了。


“說吧,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明誠說完啜了一口茶。


“阿誠哥,你是不是和大哥/大少爺談戀愛了?” 于曼麗和阿香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說。


這話一出,把明誠嚇得差點把口裡的茶噴出來,茶水進了氣管,明誠邊咳邊趕緊把杯子擱茶几上,于曼麗坐在明誠身側,立刻掃着明誠的背替他順氣,阿香則抽出紙巾讓他抹嘴。


“咳咳⋯咳⋯你們剛才說什麼?咳咳⋯” 好不容易順了點氣的明誠訝異地問道。


“我就說吧,不是我腐眼看人基啊!” 阿香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對于曼麗說。


“阿誠哥,真的啊?你真的跟明樓大哥在一起了?什麼時候的事?什麼時候開始的?怎麼開始的⋯” 于曼麗一連串的問題問得明誠有點招架不住。


他皺了皺眉頭,“停!你們兩個怎麼回事?”


誰料兩個妹子異口同聲的吆喝道,“快回答!”


面對兩個妹子的逼供,明誠心裡其實也在打着他的小算盤,看她們的反應似乎早已看出來他跟明樓之間的感情,而且還不討厭,他雖然嘴上說不介意別人怎麼看,但這些都是他無法忽視的人,如果能得到她們的認同就最好,不行的話,最希望少也不要疏遠他。


“你們先答我一個問題,你們是怎麼看出來的?” 


“阿誠哥,你平時跟大少爺的互動滿滿的基情耶,勾肩搭背的不說,言語間也是撩來撩去的,我在這個家工作了一段不算短的時間了,從來沒見過大少爺這麼對一個人過。”


于曼麗接着阿香的話繼續說下去,“還有啊,雖然我不是每次都在場,但親眼所見,你們兩個之間經常性的對視,眼裡好像都只有彼此了,還有,每次幾乎都是對看一眼,點個頭就懂對方想說話者想要的,這樣的默契連我跟明台也未必做得到,看着你們總覺得像是用腦電波交流似的。” 


兩個女生數了一把他跟明樓平日相處的模式後,真的開始冒汗了,有那麼明顯嗎?那時他們還沒確定關係呢?不過也好,看她們也不排斥,壓在心頭的大石能放抬起一點點了。


“妳們不排斥我們嗎?”明誠掩飾着自己心裡的忐忑問于曼麗和阿香。


“幹嘛要排斥你們? 你們要是不在一起我們才覺得奇怪呢!” 于曼麗說道,“哥,你的憂慮我能理解,不過真的沒必要,雖然在聖心裡的都是一家人,但是跟我最親最疼我的只有你,所以在我來說,只要你能幸福就比什麼都重要。”


明誠能設想所有最壞的狀況,卻從來不敢往好處去想,回來之前明樓曾經跟他說過要他樂觀點,雖然有備無患是好,但也不能總往壞處想,而且他有信心能最得小年輕們的支持,最難過的那關還是在明鏡那裡,思及此,明誠不由得奇怪明樓到底哪裡來的自信。


一個晚上,明樓與明誠都得到了家裡的年輕人的支持與理解,重點是明台站在他們那邊的話,日後跟明鏡攤牌時也有人能救救場。這倒是讓明誠安心了不少。


短暫的假期結束,有些事情就得提上日程了,比如去汪家登門拜訪。明樓本來想說週日晚有借口要回家吃飯才能早點離去的,誰知像被汪曼春識破那樣,被她改成了星期六,週休二日又有星期天留給他做家庭日,明樓也就不好意思推辭了。


硬着頭皮帶着明誠給汪曼春挑的禮物,明樓坐上自己的黑色奔馳往汪家駛去了。車子在往汪家的路途上,明樓接了兩個電話,一個是汪曼春的,一個是王天風的。汪曼春雖然在關切明樓在路上的情況,實則就是想他快點到汪家,明樓不禁猜是不是有什麼突發狀況會影響到他的計劃。


明樓的消息一直都是透過王天風傳來的,這兩人一直惺惺相惜卻又經常因為對事情的看法與行動方式意見相佐而鬧得不可開交,好在兩人都礙着有明鏡在,也不敢造次。


明樓結束了跟汪曼春的通話後,便撥了個電話給王天風,“是我,汪氏那邊有什麼動靜嗎?”


電話那頭的王天瘋道,“呦!風流快活完回來了? 我正想找你,汪氏那邊可能會加快動作,他虧空的事有可能暪不住了,他剛從日本回來便打電話給央行的方行長,哪知被他一腳把汪芙蕖踢了給謝培東,你也知道謝老是多眼毒的人,看着汪芙蕖遞過去的融資計劃書就覺得有問題,昨天我跟謝老通完電話,他們說雖然不會批,但總得走走流程免得被人抓話柄。你姐呢?”


“知道了。有兩件事你必須弄清楚,第一,我是不是去了風流快活也不關你的事,第二,我大姐怎樣也與你無關。”


“明樓你!”


“怎麼?這是我明家的事,與你無關,你是我聘來的私家偵探,我付你工資你就得為我工作,你不要以為我會同意你跟我大姐在一起。”


“明樓你個死胖子,我和明鏡認識了這麼多年,如果不是你一直在從中作梗,早就跟她在一起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跟明誠的那檔子事,你再阻我信不信我給你捅出來!”


“你以為我怕你啊!你個瘋子做事亂七八糟的,你不要騷擾我姐,我告訴你,是我姐不喜歡你!你就該死心別再死纏爛打!”


“明樓你個戀姊的幼稚鬼!”


“你才幼稚!你全家都幼稚!”


在兩人又開始了小學生般的爭吵模式,明樓這邊又一個電話打了進來,雙手握着方向盤的他瞄了一眼是明誠的來電,便毫不猶豫地把王天風的電話掛斷。王天風那頭還想再罵兩句,話筒還握在手裡,那頭便已傳來幾聲嘟嘟嘟的聲響...


電話被那個混帳掛掉了!王天風咬牙切齒地想,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叫我一聲姐夫的!哼!

--------------------------------------

感謝閱讀過的你。

我是简体分割线

--------------------------------------

且先放下明诚与两个妹子那边,明台在明楼书房里那舒适的沙发上倒是如坐针毡啊。小少爷把头垂低,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如果现在有挖洞技能,他不介意去做一会儿鸵鸟。


“怎么了? 觉得你大哥很恶心? ” 明楼的声音没带什么感情,平板的语调让明台的心被吊了起来。


“也不是,我,我只是需要点时间接受而已。” 明台的头还是低垂着,他此时并不太想面对自己的大哥。甚至有点后悔为什么刚才不敲门就进去呢,不过另一方面也庆幸开门的是自己,如果是大姐开门的话,后果不敢想象。


明台一打开门看到的画面对他来说确实是挺有冲击力的,当时明楼正圈着明诚,两人正在接吻,明楼的手还不安份地在阿诚哥身上乱摸,他会对人说自己看到这样的画面吗?他敢说吗?他还那么年轻英俊,并不想英年早逝啊。


“明台,把头抬起来看着我。” 还是这种听不出情绪的语调,明楼看着小弟这样的表现其实心里也不是太好受,但总得先解决一个最易解决的吧,况且只要这小子接受了,他日对大姐坦白的时候还能让他去救一下场。


明台犹豫了片刻还是抬头看着坐在他身侧的大哥,明楼便问明台,“你是不是不能接受我跟你阿诚哥这样的关系?”


“也不是⋯该怎么说呢⋯”


明楼也不催他,让明台组织一下思路,反正也瞒不住的,开诚布公是最好也最简单的办法。他跟明诚在一起,的确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毕竟也不是浪荡的年纪了,要为自己负责,也要为他爱的人负责,只是他没想过这么快就要跟明台说清楚而已,但该面对的总要明对。


“哥…”明台带着有点失措的表情看着明楼,其实他也有猜过大哥到底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只是明楼又真的曾经交往过后个女性,似乎又不像会喜欢男人,那到底他跟明诚是怎么走在一起的呢?


明楼看着小弟欲言又止的,“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你是怎么跟阿诚哥走在一起的?”既然大哥愿意,那小少爷的八卦之魂燃起也是自然不过的事。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我们是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我喜欢他在我身边,相处很自然,很舒服,反正不像你,一见钟情什么的。”


“但是朋友也可以相处自然舒服啊,为什么要变成这种关系。”说真的,明台不能理解,明楼说的这种相处状态朋友都可以做到,根本没必要成为情侣的。


“朋友是可以做到这种相处的状态,但不能更进一步了,我对他想做的事可不是维持在朋友状态下能干得出来的。”


“但你之前不是跟汪曼春还有几个女性交往过的吗?为什么突然就掰弯了呢?” 被明楼这一句咽得脸都好了的明台想了想决定还是要问个清楚,又或者是被曼丽与阿香近日不断熏陶,他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同性之爱这回事。


而且他也认同曼丽和阿香所说的,明楼和明诚在一起太自然了,就算有时看着他两勾肩搭背或是互相调笑的也没觉得违和,他俩如果在一起绝对正常不过了。


“算不算掰弯这个也不能就这么定论,我和阿诚只是恰好都是男性而已,爱这件事是纯粹的,我不认为应该被性别所左右。”


“那大哥你有没有想过大姐,大姐那里你打算怎么办?”


“我跟你谈就是为了这事。”


“那你打算怎么办? 跟大姐坦白的话你肯定得捱打的。”


“捱打也没什么,我只是怕大姐接受不了,也怕她一气之下会说些什么伤害到阿诚。”明楼顿了顿接着道,“这样吧,大姐那里先瞒着,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再说吧,你也先帮我们瞒着吧。”


“那我有什么好处呢?”


“你小子跟我谈条件是吧?”


“大哥,正所谓拿人手短嘛,我拿了你的好处就自然不会乱说了对吧?而且我还得帮你去跟曼丽和阿香通个气,免得她俩把你们抖出来啊,怎么样,我这买卖划算吧?”


“好,你说,想要什么,只要不过份,我都可以答应。” 明楼靠回了椅背,身心都开始放松了。


明台没想过明楼会这么干脆,从小到大,跟自家大哥谈条件,没一次能真的成功,要么被忽悠了一圈才发现自己啥也得不到,要么就是最后才发现自己被坑了,吃亏吃到怕的小少爷以防有诈,必须慎之又慎。


他吞了吞口水,然后道,“真的什么都行?”


“我说了,只要不过份的话都可以。”


“那…如果我想带曼丽去维也纳的别墅渡假呢?”


“可以啊。”


明台一骇,这么干脆? “我指你出钱请我们去啊!”


“可以,你把阿香和大姐也带上。当然,得等你们放寒假的时候了。”


“啧,是不想我们碍着你们二人世界吧”


“用得着吗?我们对付汪芙蕖的计划已经开始了⋯ ”


“大哥!你想赶我们走啊?”


“明台,你别激动,先听我说。”


这边厢明楼正和明台讲解着自己的计划,顺道安抚着他的情绪,无论将会发生什么事也好,守着大姐和明台是他的优先选项。


明诚和两个丫头还在厨房里,他给两位妹妹倒了杯茶,带着她们回了客厅,明镜这时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整个一楼就只有他们三人了。


“说吧,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明诚说完啜了一口茶。


“阿诚哥,你是不是和大哥/大少爷谈恋爱了?” 于曼丽和阿香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说。


这话一出,把明诚吓得差点把口里的茶喷出来,茶水进了气管,明诚边咳边赶紧把杯子搁茶几上,于曼丽坐在明诚身侧,立刻扫着明诚的背替他顺气,阿香则抽出纸巾让他抹嘴。


“咳咳⋯咳⋯你们刚才说什么?咳咳⋯” 好不容易顺了点气的明诚讶异地问道。


“我就说吧,不是我腐眼看人基啊!” 阿香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对于曼丽说。


“阿诚哥,真的啊?你真的跟明楼大哥在一起了?什么时候的事?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开始的⋯” 于曼丽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明诚有点招架不住。


他皱了皱眉头,“停!你们两个怎么回事?”


谁料两个妹子异口同声的吆喝道,“快回答!”


面对两个妹子的逼供,明诚心里其实也在打着他的小算盘,看她们的反应似乎早已看出来他跟明楼之间的感情,而且还不讨厌,他虽然嘴上说不介意别人怎么看,但这些都是他无法忽视的人,如果能得到她们的认同就最好,不行的话,最希望少也不要疏远他。


“你们先答我一个问题,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阿诚哥,你平时跟大少爷的互动满满的基情耶,勾肩搭背的不说,言语间也是撩来撩去的,我在这个家工作了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了,从来没见过大少爷这么对一个人过。”


于曼丽接着阿香的话继续说下去,“还有啊,虽然我不是每次都在场,但亲眼所见,你们两个之间经常性的对视,眼里好像都只有彼此了,还有,每次几乎都是对看一眼,点个头就懂对方想说话者想要的,这样的默契连我跟明台也未必做得到,看着你们总觉得像是用脑电波交流似的。” 


两个女生数了一把他跟明楼平日相处的模式后,真的开始冒汗了,有那么明显吗?那时他们还没确定关系呢?不过也好,看她们也不排斥,压在心头的大石能放抬起一点点了。


“妳们不排斥我们吗?”明诚掩饰着自己心里的忐忑问于曼丽和阿香。


“干嘛要排斥你们? 你们要是不在一起我们才觉得奇怪呢!” 于曼丽说道,“哥,你的忧虑我能理解,不过真的没必要,虽然在圣心里的都是一家人,但是跟我最亲最疼我的只有你,所以在我来说,只要你能幸福就比什么都重要。”


明诚能设想所有最坏的状况,却从来不敢往好处去想,回来之前明楼曾经跟他说过要他乐观点,虽然有备无患是好,但也不能总往坏处想,而且他有信心能最得小年轻们的支持,最难过的那关还是在明镜那里,思及此,明诚不由得奇怪明楼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一个晚上,明楼与明诚都得到了家里的年轻人的支持与理解,重点是明台站在他们那边的话,日后跟明镜摊牌时也有人能救救场。这倒是让明诚安心了不少。


短暂的假期结束,有些事情就得提上日程了,比如去汪家登门拜访。明楼本来想说周日晚有借口要回家吃饭才能早点离去的,谁知像被汪曼春识破那样,被她改成了星期六,周休二日又有星期天留给他做家庭日,明楼也就不好意思推辞了。


硬着头皮带着明诚给汪曼春挑的礼物,明楼坐上自己的黑色奔驰往汪家驶去了。车子在往汪家的路途上,明楼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汪曼春的,一个是王天风的。汪曼春虽然在关切明楼在路上的情况,实则就是想他快点到汪家,明楼不禁猜是不是有什么突发状况会影响到他的计划。


明楼的消息一直都是透过王天风传来的,这两人一直惺惺相惜却又经常因为对事情的看法与行动方式意见相佐而闹得不可开交,好在两人都碍着有明镜在,也不敢造次。


明楼结束了跟汪曼春的通话后,便拨了个电话给王天风,“是我,汪氏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电话那头的王天疯道,“呦!风流快活完回来了? 我正想找你,汪氏那边可能会加快动作,他亏空的事有可能暪不住了,他刚从日本回来便打电话给央行的方行长,哪知被他一脚把汪芙蕖踢了给谢培东,你也知道谢老是多眼毒的人,看着汪芙蕖递过去的融资计划书就觉得有问题,昨天我跟谢老通完电话,他们说虽然不会批,但总得走走流程免得被人抓话柄。你姐呢?”


“知道了。有两件事你必须弄清楚,第一,我是不是去了风流快活也不关你的事,第二,我大姐怎样也与你无关。”


“明楼你!”


“怎么?这是我明家的事,与你无关,你是我聘来的私家侦探,我付你工资你就得为我工作,你不要以为我会同意你跟我大姐在一起。”


“明楼你个死胖子,我和明镜认识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你一直在从中作梗,早就跟她在一起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明诚的那档子事,你再阻我信不信我给你捅出来!”


“你以为我怕你啊!你个疯子做事乱七八糟的,你不要骚扰我姐,我告诉你,是我姐不喜欢你!你就该死心别再死缠烂打!”


“明楼你个恋姊的幼稚鬼!”


“你才幼稚!你全家都幼稚!”


在两人又开始了小学生般的争吵模式,明楼这边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双手握着方向盘的他瞄了一眼是明诚的来电,便毫不犹豫地把王天风的电话挂断。王天风那头还想再骂两句,话筒还握在手里,那头便已传来几声嘟嘟嘟的声响...


电话被那个混账挂掉了!王天风咬牙切齿地想,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叫我一声姐夫的!哼!



评论(6)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