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31

~ 有誰能告訴我接鏈要怎麼弄? 我重新做過了,不過好像還不行?

~我第一次的肉獻給樓誠了,然後我已經盡力了_(:3」∠)_

~其實也沒有很多,不要期待...

~這次的我分了兩個長條放微博裡了,一個是繁體的, 一個是簡體的

~看不到的請告訴我,雖然我也不知道能放哪裡了

——————————————————————————

http://www.weibo.com/3630125320/DryRifNy1?from=page_1005053630125320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1115371786


兩人躺到床上,明誠拿了本床頭書來看,是關於經濟學的,明樓把書從明誠手上抽走,“你臨睡看這種書不會睡不着嗎?”


“當然不會。”


“為什麼?” 明樓好奇。


“因為看不懂,所以反而很助眠。” 說完打了個哈欠便翻身躺下。他的床雖然是雙人床,但並不像明樓家的那張King size,兩個人睡雖然不能說擠,但也不能說很寬敞。好在兩人的睡相都還好,所以也不會有一個隔天會在地上起來。


現在已經是深秋了,天氣預報說這幾天會有雨,下過雨之後應該新會變得更冷了。被子有點小,兩人蓋的話睡到一半大概就會搶被了,明樓也躺下來,把燈關了,掖好被角後便把明誠向自己懷中拉。


“阿誠。”


“嗯?”


“胃痛很昔遍,但你說你的是胃痙攣,到底怎麼回事?”


“不知道。大概是小時候落下的毛病吧,有一次在院裡發作,痛得把陳院長和老師們嚇到了,把我送醫院後有檢查過,但當時醫生就說是有很多原因會導致胃痙攣的,他們找不到其他原因,有可能是因為遺傳。” 明誠說得輕描淡寫。


“遺傳?”


“嗯,我又不知道父母是誰,就算真是遺傳也沒辦法查證了吧,況且,這樣的話,就成為除了那個銀鎖之外留給我的另一樣東西了。”


“你其實會不會想找回你的父母?”


“不想。”


“為什麼?你不想見到他們嗎?”


“見到了又怎能怎樣?問他們為什麼拋棄我嗎?” 明誠掙脫了明樓的懷抱,翻身背對着明樓。


“阿誠,你別激動。”


“我不想再說這件事了!”


“阿誠⋯” 沒等明樓說完,明誠便從床上起來,趿拉着拖鞋去開門。


明樓立馬起來追,拉着明誠的胳膊,“你去哪?”


“我去書房睡!” 明誠賭氣的不看他,明樓便只好先安撫明誠,“別別別,好,聽你的,不說了,我們去睡吧,很晚了。”


明樓沒想過明誠會反應這麼大,他一直覺得明誠把那個銀鎖寶貝地收藏起來,心底裡其實也是渴望有朝一日能與自己的父母相見的。


一夜好眠,明樓是被香氣熏醒的。從床上起來後,把自己收拾好,便去了廚房,明誠正在做早餐呢,他似乎心情不錯,剛好從煎鍋裡把吐司拿出來,“醒了?”


“好香,你在做什麼?”


“有興趣試做嗎?”


“好,那你先洗手,然後拿一片麵包,砧板上有個圓形的模子,看到嗎?”


明樓按指示,穿起圍裙把麵包放到砧板上,又拿起那個模具問,“這個? 然後呢?”


“你用模子把麵包中間壓出一塊來。”明誠昨晚決定要把明樓調教成居家旅行必備的好伴侶,便開始了着手訓練明樓了。


明樓把掏空了的麵包遞給明誠,誰知他竟然沒接,更示意自己站去爐前,“你想讓我自己做啊?”


“自己的早餐自己做,我這兒沒有多餘米飯養懶人的啊,況且大姐都說你這個大少爺四肢不勤,五穀不分的,所以我來教你呀,不想學啊?”明誠用他那雙又圓又大又水潤的眼睛看着明樓…


“呃…”果然,敗陣下來了,“學,學。”


“這煎鍋裡還有油,現在就不需要加油了,你把這片麵包放進去。”明誠又把剛才的那個模具遞給明樓,示意他把那個模具放到剛才挖空了的地方,然後讓明樓把雞蛋打在模具中,在蛋清開始變白時把模具拿起。


“現在差不多可以反轉了,喏,這片火腿給你放在麵包上,還有這片起司。”明樓有明誠在一旁指揮着,倒沒昨晚煮通心粉那會兒那麼手忙腳亂了,看着明樓把火腿和起司都叠好,再遞一片麵包給明樓,把它蓋上去。


過了一會,麵包的表面都開始焦了,夾在裡面的起司應該已經溶化了,便讓明樓把麵包出鍋。明誠趁着明樓做麵包的時間順道煮了兩杯咖啡,然後在冰箱裡拿出一瓶藍莓果醬出來,一道早餐就這麼完成了。


拿着東西到餐桌,明樓巴巴地看着自己那片焦了的吐司,又看了眼明誠的,“你那片比較好啊…”


明誠雙手搭着明樓的肩膊,然後語重心長地跟明樓說,“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你只要肯努力,一定能成功的,相信我。”然後憋着笑拿杯子喝起了咖啡來。


剛咬了一口吐司,明誠便問,“對了,你昨天在汪家,汪芙蕖有找你談嗎?”又喝了一口咖啡。


明樓也咬了一口焦掉的吐司,他自從上次跟明誠在家裡做過早餐之後,就沒有自己動過手了。焦掉的麵包,苦啊,“嗯,他一開始說想要跟明氏組合資公司,汪氏把那個項目再注入合資公司,他出項目擁有權,讓明氏出人才技術和資金。”


“他的如意算盤打得還真響啊,拿到了這個項目的擁有權,但投入資源就想讓明氏出,然後到有利潤時就分一杯羹。”


“不過他的如意算盤對着我是打不響的。”


“你當場拒絕了他?”


“當然了,先不說其他的,單就他們的合作協議而言,我雖然沒真正看到他們的協議內容,但這次的是包含了專利科技在裡面的,一般公司投入了這麼多資源去開發一個專利項目,現在就算找人合作去打入其他國家的市場,也未必會把專利賣斷的。以明氏跟特高的合作計劃裡,他們就不是把這個專利賣斷給我們。”


明樓喝了口咖啡繼續道,“我有提醒過汪芙蕖讓他留意他們簽的合作協議,跟着他就提了另一個建議了。”


“什麼建議?”


“我讓王天風透了點底給方行長和謝襄理,汪芙蕖虧空的事,他們知道一點。現在大概是貸款計劃被他們拖了,所以才另覓途徑吧?”


“他提了什麼建議啊?”


“他想明氏透過方行長那邊來跟他做個委託貸款。”


“委託貸款?”


“其實說白了就是明氏借錢給汪氏,由銀行做中間人,我們把錢放在銀行,然後由銀行借出去。”


“那他直接找明氏借就好了,為什麼要繞這麼大個圈,還得付銀行手續費? 這不多此一舉嗎?”


明樓聳肩,“可能是怕直接借會驚動大姐吧,走銀行的話,隔了一重,只要我不主動跟大姐提起,她未必會留意到錢是借給汪氏的。”


“那你推掉了他了嗎?”


“還沒,我本來還在想要怎樣拒絕,汪曼春便進來拉了我們去吃飯,他在飯桌上其實也想找機會提起,可是我也沒給他機會。”


“那你打算怎樣拒絕?汪芙蕖也不是這麼好糊弄的吧?”


“其實我真的不想驚動到大姐,但看來也只得先跟她透點底了。”


“要怎麼讓大姐知道?”


“我打算找明台那小子演場戲。”


“明台?”


“嗯,我打算跟明台先說好,然後風從他口中漏出,大姐應該會來質問我⋯算了,先不說這個了。”


“其實你們都是一家人,你跟大姐坦白說她應該會明白的,何必搞得那麼複雜?” 明誠猜到一點明樓的計劃,雖然他不太贊同,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好了,先不說這些了,陪我去買點衣服放你這吧。” 明樓拍了拍明誠的膝蓋。


“買衣服?幹嘛要放我這裡啊?”


“我來你這裡過夜,總得留點換洗衣服在這吧?”


“誒!我可沒打算金屋藏嬌啊!你把衣服放我這算怎樣!還有啊,你這不是已經有了嗎?”


明樓轉身過來看着站在身後的明誠,然後雙手捏着他兩邊臉頰,“金屋藏嬌?你說誰是嬌?”


“疼疼疼疼,屋是我的,嬌當然是你了!” 明誠拍掉明樓準備向他腰間發動的攻擊,然後向拿起放在門邊鞋櫃上的鑰匙笑得燦爛,“是不是要出門啊?”

--------------------------------------

感謝閱讀過的你。


评论(11)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