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35

~繼續走點劇情,不然真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完

~還有,想問一下那篇譚趙有人想看下去的嗎? _(:3」∠)_

——————————————————————————

明鏡選了明樓寫的那一份讓梁仲春拿去發佈,明樓那份的辭鋒比較強硬,除了表達瞭解除了明樓所有的職務外,也斷了汪芙蕖日後想要找明氏合作的可能性,看起來的確像是明鏡會做的事情。

 

汪芙蕖在自己的書房裡,佇立在窗前看著外面的雨,明樓那邊的路有明鏡在現在是沒法走了,央行那邊的審批不過,那就是說他不能走正途去拿錢了⋯

 

案頭的電話響起,汪芙蕖拿起了電話,跟對方用流利的日語溝通了起來,“南田小姐,真的很抱歉,協議裡訂明瞭專案開始的日期,眼看著已經快到期限了,我也著急,想快點開始,但奈何我這邊的資金鏈出了些問題,暫時還未能開始,能不能請您出面幫個忙,先不要執行那個違約條款…”

 

“汪先生,你既然無法執行協議訂下的事情,在商言商,我並沒有暫緩執行的道理,你知道我也要跟董事會和股東交待的。”

 

“但,南田小姐,就真的不能多通融幾天嗎?”

 

“汪先生,這筆生意的金額之大,你是早就知道,要是真吃不下,你當初就不要簽呀,我們做生意都是你情我願的,我可沒拿槍逼你答應跟我們做生意啊!”

 

南田的話鋒一轉,又道,“不過,我有個朋友,想請你幫忙做點很簡單的事,如果你肯答應,那麼計畫可以起動,資金可以改成由我們這邊出,你的那個洞他也可以幫你填,還會給你一筆可觀的仲介費用,怎麼樣? 條件很吸引吧? 汪先生,真的只是個舉手之勞而已,我可看不出你有任何拒紀的理由啊。”

 

汪芙蕖在極力保持冷靜,他拿著話筒的手在顫,他迅速地在腦中翻尋著記憶,到底是哪個地方出了問題,為什麼南田會知道他虧空的事,但無論她是怎樣知道也不重要了,南田提出要他幫忙,他大致也猜得到。

 

上一回僥倖撇清了關係,現在又要再一次下水,汪芙蕖是千萬個不願意的。無奈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他不答應就是死路一條了,汪芙蕖回道,“好,請南田小姐,先跟我說要我汪某幫什麼忙,我才能答應你。”

 

“你大概也猜到了吧,藤田先生可是很想念以往跟你一起合作的日子啊,那汪先生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呢?”

 

汪芙蕖已經料想到這次沒那麼容易能脫身了,不過眼下也沒辦法了,也只能見步行步了,咬了咬牙槽道,“好,我答應你。”

 

“爽快!汪先生真不愧是個成功商人,做事不拖泥帶水的。合作愉快。”南田洋子得意地笑了起來。

 

梁仲春現自把明樓被撤職的公告發出去後,便成了明樓和明鏡之間的信鴿,現今通訊科技發達,不止梁仲春,大概連潛伏在明氏的劉秘書也沒想到明家會用起麼原始的消息傳遞方法吧。

 

明誠之前一直都在替明樓做著類似助理的工作,在明氏大樓出入慣了,大家也知道他。再者,他本來就是對街那間叫綠洲的咖啡店的老闆,在明樓被撤職以後回到自己的店也是理所當然的,然後,梁仲春因為之前苗苗的事而成為朋友,他因為近而每天都去綠洲買早餐也不足為奇,所以就算汪芙蕖沒有拔掉劉秘書這顆藏在明氏的釘子,她也已經沒什麼用處了。

 

明樓現在是幾乎每天二十四小時都跟明誠在一起了,一個平常有著高冷的霸道總裁人設的人,一旦談起了戀愛來,估計連他自己也沒想到自己能膩歪到這種程度。

 

明誠也有點受不了他,本來想說讓他來綠洲工作,就是幫輕一下自己同時又能讓他有點事情做,不至於每日都賦閑在家長膘。誰知這傢伙天天跟自己同進同出了,真的除了上廁所那會兒,幾乎都要跟他黏在一起。

 

這不,明台帶著於曼麗去明氏打算接明鏡下班再去吃晚飯時先來綠洲坐一會,推門進去就見明樓一身T shirt牛仔褲的打扮,瀏海放了下來,還戴著一副黑色粗框眼鏡,正在拿著叉子叉起一小塊蛋糕像哄小孩那樣哄著明誠吃。

 

“阿誠,吃嘛。這款蛋糕可是我從那家店裡排了兩個小時才買得到的,它家的綠茶蛋糕可是出了名的啊。”明樓一邊將叉子遞到明誠的嘴邊,“我知道我剛才在忙的時候沒跟你說一聲就出去了是我不對,我可是花了很多力氣才能弄到這塊蛋糕的,賞個面嘛~ 乖嘛,阿誠…”

 

明誠這會兒可是白眼都快翻到後腦杓了,這老流氓是肉麻當有趣了吧!想起就雞皮疙瘩掉一地,背脊拔涼拔涼的。

 

突然聽到兩把笑聲,明台笑得前仰後合,於曼麗笑得花枝亂顫,眼角還含著淚水。明誠瞬間黑了臉,咬了咬牙,死胖子!回去要你好看!

 

“明台,曼麗,你們怎麼過來了?”明誠泡了兩杯咖啡端過去。

 

“阿誠哥…哈哈哈哈哈哈,不行,讓我先笑一會…哈哈哈哈哈…”明台笑得拍桌。他跟明誠通過電話,現時計畫是保持這種狀態,明氏由明鏡執掌,他和於曼麗雖然還是學生,但得空也會去公司轉轉,留意一下公司的動靜。

 

雖然是隔了這麼多天才來看他大哥,但明台萬萬沒到大哥形象會變得這麼徹底,他差點都認不出來了。還跟阿誠哥膩成這樣,真的沒法看了,大姐知道估計會嚇得下巴都掉了吧。

 

明台猜梁仲春可能更慘,他天天得來這裡報到,鈦合金狗眼估計都要被閃瞎了,他都同情得想要給梁仲春送副墨鏡了。於曼麗悄悄的拉了拉明台的袖子示意他要停了,大哥跟阿誠哥的臉色非常不好看,明小台,你再不停我也救不了你啊!

 

好吧,一語成讖,明樓陰著臉抬手就給明台一個栗燒。明台委屈地看著於曼麗,像是在說為什麼不提我? 於曼麗聳肩,看著明台攤了攤手,我可不是沒提你啊,是你自己停不下來,怪我咯?

 

明樓和明誠看著多日未見的小弟和小妹,心情好了不少。趁著這個點店裡沒什麼人,四人便交換一下這些天的消息。這時明誠的手機響起了,看了看來電,是李熏然打來的,對了,又到了每個月的聚餐日子,“然然?”明誠站了起來往櫃檯後面的休息室走去,他著電話那頭的人等等,然後示意他去接個電話,讓三人繼續聊。

 

順手關了休息室的門,明誠便問道,“熏然? 什麼事這麼神秘?”

 

“阿誠,你老實告訴我,明氏跟汪氏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什麼關係? 充其量算是行業的競爭對手吧,怎麼了?”

 

“那明樓呢? 你男朋友跟汪芙蕖又是什麼關係?”

 

“熏然,怎麼了?”明誠皺眉。

 

“剛才孟韋打電話給我,說汪氏底下的銀行帳戶有古怪,我記得你男友跟汪芙蕖好像是師生關係? 有沒有生意來往? 誒,反正不是什麼好事,電話裡也說不清楚。”

 

“那,要不這樣吧,我們不是約好等下去吃飯嗎? 如果孟韋有空就叫上孟韋,我也好久沒見過他了。

 

“那好,我等會打給孟韋,讓他直接跟你講吧。對了,聽說你跟明樓同居了?”

 

“你怎麼知道的?”明誠一駭。

 

“別忘了我是幹什麼的,知道很奇怪嗎?”

 

“好吧,等會見了面再聊,我都忘了告訴明樓今晚約了你。”

 

“那先掛了,今晚見。”李熏然說完便掛了電話,然後找方孟韋去了。

 

明誠以前一直覺得世界很大,自從認識了明樓之後,又覺得原來這個世界可以很小。以前聽說話六度分隔理論*,自從有了臉書之後,又有人研究說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環節已經從六人縮減到四人了,看趨勢似乎還會再縮減呢。

 

搖了搖頭不去想這些有的沒的了,還要讓明樓今晚自己解決晚餐呢,等下指不定那人又不知道會發什麼神經呢,明誠歎了口氣走出了休息室。

 

明台和曼麗也差不多是時候去接明鏡了,跟明誠道了再見便出了綠洲。明樓見他看著自己,便問明誠,“剛才是李警官打電話給你? 怎麼了?”

 

“對了!我之前就跟然然約好了,今晚去吃飯的,所以等下晚飯你要自己解決了。”明誠拍了拍明樓肩膀。

 

“你竟然為了跟別的男人約會而不理自己的男人啊!”明樓突然一個西子捧心狀,滿臉痛心疾首的表情。

 

“行了,你別裝了,戲太假了!”明誠笑著看他,這人到底是什麼心態呢?明明現在還有很多情況不明的地方,被大姐當眾扇了巴掌,跟住到那個比他的家小很多的家,還跟著來店裡給自己打下手,這麼大的轉變,他心態調適得這麼好?看上去是真的是樂在其中啊。

 

看了看時間,等下約了熏然和孟韋,還得準備收鋪的工作,反正現在也沒人,今天就早點關店吧。明誠和明樓兩人收完鋪後,明誠便自己坐車去了吃飯的地點,囑咐明樓自己一個人吃飯,要自己煮的話就要小心點別把廚房給炸了。

 

明樓回到公寓附近,在一家超市里閒逛著,發現沒什麼吸引的,在膨化食品區裡買了兩袋薯片,又拿了兩罐啤酒便出了超市。剛把錢放回錢包,抬頭一看,有個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這女子正是自從那天在明氏分開後就沒再見過的汪曼春。

 

“師哥。”汪曼春剛才在超市里就一直在跟著明樓,她是差點認不出來,眼前的他彷佛又回到了那個青澀的年紀。

 

“曼春?”明樓面上露出一絲驚訝,當然這是裝的,因為他早就察覺到汪曼春跟在他身後了。

 

“師哥,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 汪曼春帶著期待發出了邀請。

 

“好啊,不過不要吃太貴的,我現在工資不高,太貴的吃不起啊。”明樓笑著回應。

 

明誠剛下了公車,便在餐廳門外碰到了方孟韋,兩人打了個招呼便一同進餐廳了,侍應把兩人帶到所訂的位子時李熏然已經在坐了。

 

“來了喔! 快點菜,我快要餓死了!”明誠和方孟韋甫一坐下,李熏然便急不及待地遞過菜單給二人。

 

這是一張方桌,今天吃的是港式茶樓,明誠打開菜單便問李熏然和方孟韋想吃什麼。如果是他們三個出去吃,一般都是由明誠負責點菜的,李熏然不點是因為懶,方孟韋不點是因為他不挑食,明誠算是嘴最尖的了,而且他也會記得他們愛吃什麼,所以基本每次都會把這任務推給明誠。

 

---------------------------

感謝閱讀過的你。

 

*六度分隔理論是由哈佛大學心理系教授Stanley Milgram于四十多年前所提出的一套理論,他認為每個人都像是蜘蛛網上的一個結點,當把這些結點都連在一起,就能構成一張世界人脈網。當時他提出人與人之間的間隔關係都不會超過六個人,換言之最多只要透過六個人再延伸出去,就能連結到世上任何一個人,不過自從臉書出現後,短短幾年就把這個六人縮減到成四人了。

我是简体分割线

---------------------------

明镜选了明楼写的那一份让梁仲春拿去发布,明楼那份的辞锋比较强硬,除了表达了解除了明楼所有的职务外,也断了汪芙蕖日后想要找明氏合作的可能性,看起来的确像是明镜会做的事情。

 

汪芙蕖在自己的书房里,伫立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明楼那边的路有明镜在现在是没法走了,央行那边的审批不过,那就是说他不能走正途去拿钱了⋯

 

案头的电话响起,汪芙蕖拿起了电话,跟对方用流利的日语沟通了起来,“南田小姐,真的很抱歉,协议里订明了项目开始的日期,眼看着已经快到期限了,我也着急,想快点开始,但奈何我这边的资金链出了些问题,暂时还未能开始,能不能请您出面帮个忙,先不要执行那个违约条款…”

 

“汪先生,你既然无法执行协议订下的事情,在商言商,我并没有暂缓执行的道理,你知道我也要跟董事会和股东交待的。”

 

“但,南田小姐,就真的不能多通融几天吗?”

 

“汪先生,这笔生意的金额之大,你是早就知道,要是真吃不下,你当初就不要签呀,我们做生意都是你情我愿的,我可没拿枪逼你答应跟我们做生意啊!”

 

南田的话锋一转,又道,“不过,我有个朋友,想请你帮忙做点很简单的事,如果你肯答应,那么计划可以起动,资金可以改成由我们这边出,你的那个洞他也可以帮你填,还会给你一笔可观的中介费用,怎么样? 条件很吸引吧? 汪先生,真的只是个举手之劳而已,我可看不出你有任何拒纪的理由啊。”

 

汪芙蕖在极力保持冷静,他拿着话筒的手在颤,他迅速地在脑中翻寻着记忆,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为什么南田会知道他亏空的事,但无论她是怎样知道也不重要了,南田提出要他帮忙,他大致也猜得到。

 

上一回侥幸撇清了关系,现在又要再一次下水,汪芙蕖是千万个不愿意的。无奈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他不答应就是死路一条了,汪芙蕖回道,“好,请南田小姐,先跟我说要我汪某帮什么忙,我才能答应你。”

 

“你大概也猜到了吧,藤田先生可是很想念以往跟你一起合作的日子啊,那汪先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汪芙蕖已经料想到这次没那么容易能脱身了,不过眼下也没办法了,也只能见步行步了,咬了咬牙槽道,“好,我答应你。”

 

“爽快!汪先生真不愧是个成功商人,做事不拖泥带水的。合作愉快。”南田洋子得意地笑了起来。

 

梁仲春现自把明楼被撤职的公告发出去后,便成了明楼和明镜之间的信鸽,现今通讯科技发达,不止梁仲春,大概连潜伏在明氏的刘秘书也没想到明家会用起么原始的消息传递方法吧。

 

明诚之前一直都在替明楼做着类似助理的工作,在明氏大楼出入惯了,大家也知道他。再者,他本来就是对街那间叫绿洲的咖啡店的老板,在明楼被撤职以后回到自己的店也是理所当然的,然后,梁仲春因为之前苗苗的事而成为朋友,他因为近而每天都去绿洲买早餐也不足为奇,所以就算汪芙蕖没有拔掉刘秘书这颗藏在明氏的钉子,她也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明楼现在是几乎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跟明诚在一起了,一个平常有着高冷的霸道总裁人设的人,一旦谈起了恋爱来,估计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能腻歪到这种程度。

 

明诚也有点受不了他,本来想说让他来绿洲工作,就是帮轻一下自己同时又能让他有点事情做,不至于每日都赋闲在家长膘。谁知这家伙天天跟自己同进同出了,真的除了上厕所那会儿,几乎都要跟他黏在一起。

 

这不,明台带着于曼丽去明氏打算接明镜下班再去吃晚饭时先来绿洲坐一会,推门进去就见明楼一身T shirt牛仔裤的打扮,浏海放了下来,还戴着一副黑色粗框眼镜,正在拿着叉子叉起一小块蛋糕像哄小孩那样哄着明诚吃。

 

“阿诚,吃嘛。这款蛋糕可是我从那家店里排了两个小时才买得到的,它家的绿茶蛋糕可是出了名的啊。”明楼一边将叉子递到明诚的嘴边,“我知道我刚才在忙的时候没跟你说一声就出去了是我不对,我可是花了很多力气才能弄到这块蛋糕的,赏个面嘛~ 乖嘛,阿诚…”

 

明诚这会儿可是白眼都快翻到后脑杓了,这老流氓是肉麻当有趣了吧!想起就鸡皮疙瘩掉一地,背脊拔凉拔凉的。

 

突然听到两把笑声,明台笑得前仰后合,于曼丽笑得花枝乱颤,眼角还含着泪水。明诚瞬间黑了脸,咬了咬牙,死胖子!回去要你好看!

 

“明台,曼丽,你们怎么过来了?” 明诚泡了两杯咖啡端过去。

 

“阿诚哥…哈哈哈哈哈哈,不行,让我先笑一会…哈哈哈哈哈…”明台笑得拍桌。他跟明诚通过电话,现时计划是保持这种状态,明氏由明镜执掌,他和于曼丽虽然还是学生,但得空也会去公司转转,留意一下公司的动静。

 

虽然是隔了这么多天才来看他大哥,但明台万万没到大哥形象会变得这么彻底,他差点都认不出来了。还跟阿诚哥腻成这样,真的没法看了,大姐知道估计会吓得下巴都掉了吧。

 

明台猜梁仲春可能更惨,他天天得来这里报到,钛合金狗眼估计都要被闪瞎了,他都同情得想要给梁仲春送副墨镜了。于曼丽悄悄的拉了拉明台的袖子示意他要停了,大哥跟阿诚哥的脸色非常不好看,明小台,你再不停我也救不了你啊!

 

好吧,一语成谶,明楼阴着脸抬手就给明台一个栗烧。明台委屈地看着于曼丽,像是在说为什么不提我? 于曼丽耸肩,看着明台摊了摊手,我可不是没提你啊,是你自己停不下来,怪我咯?

 

明楼和明诚看着多日未见的小弟和小妹,心情好了不少。趁着这个点店里没什么人,四人便交换一下这些天的消息。这时明诚的手机响起了,看了看来电,是李熏然打来的,对了,又到了每个月的聚餐日子,“然然?”明诚站了起来往柜台后面的休息室走去,他着电话那头的人等等,然后示意他去接个电话,让三人继续聊。

 

顺手关了休息室的门,明诚便问道,“熏然? 什么事这么神秘?”

 

“阿诚,你老实告诉我,明氏跟汪氏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 充其量算是行业的竞争对手吧,怎么了?”

 

“那明楼呢? 你男朋友跟汪芙蕖又是什么关系?”

 

“熏然,怎么了?”明诚皱眉。

 

“刚才孟韦打电话给我,说汪氏底下的银行账户有古怪,我记得你男友跟汪芙蕖好像是师生关系? 有没有生意来往? 诶,反正不是什么好事,电话里也说不清楚。”

 

“那,要不这样吧,我们不是约好等下去吃饭吗? 如果孟韦有空就叫上孟韦,我也好久没见过他了。

 

“那好,我等会打给孟韦,让他直接跟你讲吧。对了,听说你跟明楼同居了?”

 

“你怎么知道的?” 明诚一骇。

 

“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知道很奇怪吗?”

 

“好吧,等会见了面再聊,我都忘了告诉明楼今晚约了你。”

 

“那先挂了,今晚见。”李熏然说完便挂了电话,然后找方孟韦去了。

 

明诚以前一直觉得世界很大,自从认识了明楼之后,又觉得原来这个世界可以很小。以前听说话六度分隔理论*,自从有了脸书之后,又有人研究说人与人之间的联系环节已经从六人缩减到四人了,看趋势似乎还会再缩减呢。

 

摇了摇头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了,还要让明楼今晚自己解决晚餐呢,等下指不定那人又不知道会发什么神经呢,明诚叹了口气走出了休息室。

 

明台和曼丽也差不多是时候去接明镜了,跟明诚道了再见便出了绿洲。明楼见他看着自己,便问明诚,“刚才是李警官打电话给你? 怎么了?”

 

“对了!我之前就跟然然约好了,今晚去吃饭的,所以等下晚饭你要自己解决了。” 明诚拍了拍明楼肩膀。

 

“你竟然为了跟别的男人约会而不理自己的男人啊! ” 明楼突然一个西子捧心状,满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行了,你别装了,戏太假了!” 明诚笑着看他,这人到底是什么心态呢?明明现在还有很多情况不明的地方,被大姐当众扇了巴掌,跟住到那个比他的家小很多的家,还跟着来店里给自己打下手,这么大的转变,他心态调适得这么好?看上去是真的是乐在其中啊。

 

看了看时间,等下约了熏然和孟韦,还得准备收铺的工作,反正现在也没人,今天就早点关店吧。明诚和明楼两人收完铺后,明诚便自己坐车去了吃饭的地点,嘱咐明楼自己一个人吃饭,要自己煮的话就要小心点别把厨房给炸了。

 

明楼回到公寓附近,在一家超市里闲逛着,发现没什么吸引的,在膨化食品区里买了两袋薯片,又拿了两罐啤酒便出了超市。刚把钱放回钱包,抬头一看,有个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女子正是自从那天在明氏分开后就没再见过的汪曼春。

 

“师哥。”汪曼春刚才在超市里就一直在跟着明楼,她是差点认不出来,眼前的他彷佛又回到了那个青涩的年纪。

 

“曼春?” 明楼面上露出一丝惊讶,当然这是装的,因为他早就察觉到汪曼春跟在他身后了。

 

“师哥,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汪曼春带着期待发出了邀请。

 

“好啊,不过不要吃太贵的,我现在工资不高,太贵的吃不起啊。”明楼笑着回应。

 

明诚刚下了公交车,便在餐厅门外碰到了方孟韦,两人打了个招呼便一同进餐厅了,侍应把两人带到所订的位子时李熏然已经在坐了。

 

“来了喔! 快点菜,我快要饿死了!” 明诚和方孟韦甫一坐下,李熏然便急不及待地递过菜单给二人。

 

这是一张方桌,今天吃的是港式茶楼,明诚打开菜单便问李熏然和方孟韦想吃什么。如果是他们三个出去吃,一般都是由明诚负责点菜的,李熏然不点是因为懒,方孟韦不点是因为他不挑食,明诚算是嘴最尖的了,而且他也会记得他们爱吃什么,所以基本每次都会把这任务推给明诚。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