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 番外之求婚(中)

~ 這回開始就全是樓誠的戲份啦 

------------------------------------------------------------------

這次當然沒有問題,因為在明樓給了小朱秘書長一堆關於這次台灣項目簽訂後的私人行程要預訂的東西後,大約都猜到老闆想幹什麼了,於是,本來遞了出去給下屬處理的檔案夾她又拿了回來,這次的行程她決定親自出馬了,這麼隆重的事情,不能出任何紕漏,還是親自操刀的好。


到了酒店房間,是間較大面積的房間,放好行李後,明誠到落地窗戶前看了看外面的景色,這酒店地段不錯,景色就是一般的都市景了,不過好在樓層高,也算開陽,而且也只住兩天,有沒有景色倒也沒所謂。


明樓帶着明誠和一個助理去吃了頓午飯,然後就放明誠一個人去逛,自己先和助理回酒店整理好明天要用的文件。畢竟這次來是公務,總不能因私忘公。


明誠在街上閒逛,買了本小說後找了間咖啡店便在那裡消磨時間了。台灣的咖啡也滿有名的,明誠在咖啡店裡跟店主聊起了咖啡經,這樣的交流明誠在國內不算多,直到明樓來電,他才驚覺一個下午就這麼過去了,留了個聯繫方式,明誠便前去相約好的地方碰頭。


他們約在台北市最高的大樓裡等,打算先在那裡吃個晚飯,然後再上觀景台看一下夜景。助理跟明樓整理好文件後,便放他去玩了,他這個老闆給員工的福利真的不差,等明天上午完成了工作後,還給小助理放了兩天假,讓他記着把合同帶回去就好。


在台北101碰了面,明樓好像輕車熟路般領着明誠到了他所預訂的餐廳,這家高級餐廳在很高的樓層,坐在窗邊的位置可以看到漂亮的景色,服務生把他們帶到了位置,點了菜便聊了起來,明誠白天都逛了些什麼地方,那桌時令菜式讓明誠吃得食指大動。


明樓一直都很喜歡看明誠吃東西,他不挑食,而且每次都吃得特別認真,光看他的表情就會覺得很美味,“明樓,這頓也太奢侈了吧?”明誠數了數剛才吃的東西,龍蝦、鮑魚、鵝肝、刺參、還有和牛,以這樣的環境,這樣的食物,不用想也知道這頓不便宜。


“你喜歡吃就好,價錢什麼的就別管了。要是被大姐聽到了,又該說我們是不是明天就要破產了。”明樓打趣地說。


“那也不用這麼貴吧,我剛才可瞄到了價錢,這頓人均要三千多啊!”


“又不是常常這樣,這麼久才一次,就別計較了,好了,吃好了嗎? 吃好了我們去樓上的觀景台吧。”


在觀景台裡看夜景,建築物高,遠佻過去雖然看不太清楚某些建築的模樣,不過景色是真的很開陽,白天來的話,應該就是另一番風貌了吧。明誠想起某年他自個兒冒着寒風與雪霜,在函館看的那個夜景,風格不同,各有千秋,有機會也和明樓到香港去看看這顆東方之珠的夜景吧。


看完夜景也不早了,隔天還有工作,明誠便拉着明樓回酒店休息了,洗了澡,躺在床上看着電視裡的國際財經頻道,剛看到關於發展綠能對國家的整體經濟影響,兩人便聊了一會國家對新能源市場的看法,見明誠打了個哈欠,兩人便決定去睡了。


早上七點半鬧鐘響起,明樓昨晚就已經把鬧鈴聲調小,誰知還是把身邊的人吵醒了,明誠頂着一頭有點亂的頭髮坐在床上,雙眼還瞇着,看來還沒睡醒,明樓在對方的額上親了親,“還很早呢,再睡會,早餐開放到十點半,等下再去吃,我先漱然後吃完早餐就跟小陳出去,我午飯要去合作方吃,你記着吃飯知道嗎?”


“嗯…”明誠伸手摟着站在床邊的明樓,在他的腹上蹭了蹭,然後就不動了,明樓心想,這小子一大早就在撩我麼? 明樓也任由他抱着,不過卻問明誠,“你別點火啊!” 


明誠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立刻鬆開了手道,“我先和你去吃早餐吧,回來再睡也可以,反正也還沒想到要去哪裡。” 


“好,那你快點。” 把人從床上拉起,明樓拍了拍明誠的屁股。


“啊!你別趁機揩油!” 明誠邊向洗手間移動邊瞪大了眼睛對明樓道。


“怎麼? 你身上還有地方我沒揩過? 還怕我揩嗎?” 明樓調笑。


這時明誠腦子裡的瞌睡蟲都跑光了,快手快腳地洗漱好,然後出來換好衣服便跟着明樓下樓到餐廳去了。二人進去後掃了一眼餐廳,終於找到了正在悠哉悠哉地吃着早餐,看到明樓他便想站起來,明樓卻示意他繼續吃,到了桌邊,明誠跟小陳打了招呼,便與明樓一起去拿吃的了。


中西式食物都有的自助早餐,明誠去咖啡機那邊泡了兩杯黑咖啡拿回來,見小陳手邊已經有一杯就沒再問,然後又轉了出去找明樓,最後兩人拿了一盤沙拉和一盤子的肉跟水煮蛋回來。


“明總,你們這樣就夠了?”


“嗯,他早餐一向吃得不多,早晨吃點蔬菜也好,營養夠就好了。”明樓正拿起一個水煮蛋在剝殼,明誠則拿把盤子裡的菜在兩人坐前面的小碟子分了起來。


一頓早餐吃完,明誠又跟着他們到了酒店門口,看着明樓跟小陳上了合作方派來接送的車子才轉身回去。這天起得早,又吃了早飯,回去躺也不是,不躺也不是,這個時間要去逛街舖子也大多還沒開門,搖搖頭想,還是把昨天買的小說拿出來看吧。


明誠愛小說,什麼樣的書類他只要有興趣都會去看,手上拿着的已經是出版了差不多三年的《Inferno》,這本書的丹布朗的懸疑驚悚小說,也是蘭登教授系列的第四部了,之前那幾部他都有看,這種虛構與真實夾雜的歷史他覺得很有趣,如果不知道真正的歷史,可能真的會被騙,這也是有趣的地方之一,以後明誠一看到這種地方,真的不確實時他會去找資料來看,有點像尋寶也挺有趣。


明樓卻對這種書不太感興趣,在明誠的小公寓的書架上拿來翻了翻就放回去了,他還是比較愛看《經濟學人》。


等到明誠肚子開始覺得餓,他抬起頭揉了揉酸痛的後脖子,轉了轉肩膀,活動了一下後便出去尋吃的了。


去了永康街吃了牛肉麵,覺得還不錯,明樓又還沒有來電,便打算先在附近逛逛。他在一個小店裡,買了一些手工製的皮革小零錢包,卡片套之類的,還有一些手作的小玩意。終於等到明樓來電,“在哪呢?”


“吃完午飯在閒逛,你好了嗎?”


“嗯,正在回酒店的路上。”


“那我現在回來吧。”


等兩人會合後,便坐上之前由朱徽茵給預約好的計程車,接下來的幾天都是由這位順道充當導遊的司機帶他們出去玩了。其實明樓向來習慣自己駕車,不過這裡人生地不熟,就算開車有導航,找位車停車也是麻煩,便索性也當一回乘客好了,跟計程車司機確認了地點,車子便出發往他們所訂的目的地去了。


每年的五月中到六月中都是繡球花盛開的時間,他們這次來的還算可以趕得及花期尾聲,車子駛到陽明山上,在竹子湖下了車,兩人便到了一個莊園,往裡走到花園便看到一簇簇繡球花,或藍或紫,雖然已經是尾聲了,不過由於園主打理得好,花的狀況看上去還是挺不錯的。


兩人在園子裡看了花,又吃了個下午茶,不知不覺都接近黃昏了,園主建議他們如果不趕時間的話可以看了日落再走,還把一個不多人知道的看日落的好地方告訴了他們。


車子駛到園主告訴他們看日落的位置,那邊是個在下山路上的其中一個避車處,不過人不算多又剛好在一所大學的邊上,大學那邊已經關門了,學生們可能都看慣了吧,倒也算清靜起來。


司機躲到一旁抽菸去了,明樓和明誠就坐在一條石壆上,看着寬廣的天空從藍色慢慢變成深藍色,月亮雖然高掛,但有薄薄的雲層遮掩着,倒也有點朦朧美,山下的燈火也逐漸璀璨了起來。


夜幕降臨,趁着天黑,附近也沒幾個人,明樓趁機轉臉過去偷親了明誠的臉頰,把他嚇得像隻受了驚的貓兒一樣,“啊!”的一聲叫了起來,司機聽到這聲立刻小跑着過來問道,“怎麼了? 發生什麼事了?”


明誠抬手捂着臉頰,帶點歉意地跟司機道,“沒什麼,剛才差點被蚊子咬了,我們走吧。”開步回去計程車,明誠轉臉回去對着明樓狠狠瞪了一眼,後者雖然賠着笑,但明誠覺得這笑容太欠揍了!


從陽明山下來,正好經過士林,司機就提議晚餐可以去夜市嚐嚐地道小食,明誠想了想訧跟司機說先請他回去,明天早上約定在酒店等就好了,他回吃完飯自己坐車回酒店就好。


兩人在夜市吃吃逛逛,明誠看到一些小玩意便想着要買回去給聖心的孩子們,明樓也贊同,可是量太多的話自己帶回去又麻煩,明樓跟店主談着談着,最後不止買的東西有折扣,連寄回去S市的郵費都由店主給免了,明誠抱着手在一旁聽着,不由會心一笑,明大總裁的談判技巧真不是蓋的,這回還真是大才小用了。


回到酒店,吃飽喝足,明樓提出要來做點運動來幫助消化,明誠哪會不知道他說的「運動」是什麼啊,可他卻裝傻着,“也對,你也是該做做運動了,家裡的褲子都快穿不下了,中年發福了可是很難減回去的啊!”


“唏!你小子!敢笑我!敢不教跟我賭誰的體力更勝一籌?”明樓一把將人圈着,吻着吻着,兩條舌頭開始交纏,氣息紊亂的兩人現在似乎都忘了明天要早起呢。

----------------------------------------

感謝閱讀過的你。

~我是简体分割线

---------------------------------------

这次当然没有问题,因为在明楼给了小朱秘书长一堆关于这次台湾项目签订后的私人行程要预订的东西后,大约都猜到老板想干什么了,于是,本来递了出去给下属处理的档案夹她又拿了回来,这次的行程她决定亲自出马了,这么隆重的事情,不能出任何纰漏,还是亲自操刀的好。

 

到了酒店房间,是间较大面积的房间,放好行李后,明诚到落地窗户前看了看外面的景色,这酒店地段不错,景色就是一般的都市景了,不过好在楼层高,也算开阳,而且也只住两天,有没有景色倒也没所谓。

 

明楼带着明诚和一个助理去吃了顿午饭,然后就放明诚一个人去逛,自己先和助理回酒店整理好明天要用的文件。毕竟这次来是公务,总不能因私忘公。

 

明诚在街上闲逛,买了本小说后找了间咖啡店便在那里消磨时间了。台湾的咖啡也满有名的,明诚在咖啡店里跟店主聊起了咖啡经,这样的交流明诚在国内不算多,直到明楼来电,他才惊觉一个下午就这么过去了,留了个联系方式,明诚便前去相约好的地方碰头。

 

他们约在台北市最高的大楼里等,打算先在那里吃个晚饭,然后再上观景台看一下夜景。助理跟明楼整理好文件后,便放他去玩了,他这个老板给员工的福利真的不差,等明天上午完成了工作后,还给小助理放了两天假,让他记着把合同带回去就好。

 

在台北101碰了面,明楼好像轻车熟路般领着明诚到了他所预订的餐厅,这家高级餐厅在很高的楼层,坐在窗边的位置可以看到漂亮的景色,服务生把他们带到了位置,点了菜便聊了起来,明诚白天都逛了些什么地方,那桌时令菜式让明诚吃得食指大动。

 

明楼一直都很喜欢看明诚吃东西,他不挑食,而且每次都吃得特别认真,光看他的表情就会觉得很美味,“明楼,这顿也太奢侈了吧?”明诚数了数刚才吃的东西,龙虾、鲍鱼、鹅肝、刺参、还有和牛,以这样的环境,这样的食物,不用想也知道这顿不便宜。

 

“你喜欢吃就好,价钱什么的就别管了。要是被大姐听到了,又该说我们是不是明天就要破产了。”明楼打趣地说。

 

“那也不用这么贵吧,我刚才可瞄到了价钱,这顿人均要三千多啊!”

 

“又不是常常这样,这么久才一次,就别计较了,好了,吃好了吗? 吃好了我们去楼上的观景台吧。”

 

在观景台里看夜景,建筑物高,远佻过去虽然看不太清楚某些建筑的模样,不过景色是真的很开阳,白天来的话,应该就是另一番风貌了吧。明诚想起某年他自个儿冒着寒风与雪霜,在函馆看的那个夜景,风格不同,各有千秋,有机会也和明楼到香港去看看这颗东方之珠的夜景吧。

 

看完夜景也不早了,隔天还有工作,明诚便拉着明楼回酒店休息了,洗了澡,躺在床上看着电视里的国际财经频道,刚看到关于发展绿能对国家的整体经济影响,两人便聊了一会国家对新能源市场的看法,见明诚打了个哈欠,两人便决定去睡了。

 

早上七点半闹钟响起,明楼昨晚就已经把闹铃声调小,谁知还是把身边的人吵醒了,明诚顶着一头有点乱的头发坐在床上,双眼还瞇着,看来还没睡醒,明楼在对方的额上亲了亲,“还很早呢,再睡会,早餐开放到十点半,等下再去吃,我先漱然后吃完早餐就跟小陈出去,我午饭要去合作方吃,你记着吃饭知道吗?”

 

“嗯…”明诚伸手搂着站在床边的明楼,在他的腹上蹭了蹭,然后就不动了,明楼心想,这小子一大早就在撩我么? 明楼也任由他抱着,不过却问明诚,“你别点火啊!” 

 

明诚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立刻松开了手道,“我先和你去吃早餐吧,回来再睡也可以,反正也还没想到要去哪里。” 

 

“好,那你快点。” 把人从床上拉起,明楼拍了拍明诚的屁股。

 

“啊!你别趁机揩油!” 明诚边向洗手间移动边瞪大了眼睛对明楼道。

 

“怎么? 你身上还有地方我没揩过? 还怕我揩吗?” 明楼调笑。

 

这时明诚脑子里的瞌睡虫都跑光了,快手快脚地洗漱好,然后出来换好衣服便跟着明楼下楼到餐厅去了。二人进去后扫了一眼餐厅,终于找到了正在悠哉悠哉地吃着早餐,看到明楼他便想站起来,明楼却示意他继续吃,到了桌边,明诚跟小陈打了招呼,便与明楼一起去拿吃的了。

 

中西式食物都有的自助早餐,明诚去咖啡机那边泡了两杯黑咖啡拿回来,见小陈手边已经有一杯就没再问,然后又转了出去找明楼,最后两人拿了一盘色拉和一盘子的肉跟水煮蛋回来。

 

“明总,你们这样就够了?”

 

“嗯,他早餐一向吃得不多,早晨吃点蔬菜也好,营养够就好了。”明楼正拿起一个水煮蛋在剥壳,明诚则拿把盘子里的菜在两人坐前面的小碟子分了起来。

 

一顿早餐吃完,明诚又跟着他们到了酒店门口,看着明楼跟小陈上了合作方派来接送的车子才转身回去。这天起得早,又吃了早饭,回去躺也不是,不躺也不是,这个时间要去逛街铺子也大多还没开门,摇摇头想,还是把昨天买的小说拿出来看吧。

 

明诚爱小说,什么样的书类他只要有兴趣都会去看,手上拿着的已经是出版了差不多三年的《Inferno》,这本书的丹布朗的悬疑惊悚小说,也是兰登教授系列的第四部了,之前那几部他都有看,这种虚构与真实夹杂的历史他觉得很有趣,如果不知道真正的历史,可能真的会被骗,这也是有趣的地方之一,以后明诚一看到这种地方,真的不确实时他会去找资料来看,有点像寻宝也挺有趣。

 

明楼却对这种书不太感兴趣,在明诚的小公寓的书架上拿来翻了翻就放回去了,他还是比较爱看《经济学人》。

 

等到明诚肚子开始觉得饿,他抬起头揉了揉酸痛的后脖子,转了转肩膀,活动了一下后便出去寻吃的了。

 

去了永康街吃了牛肉面,觉得还不错,明楼又还没有来电,便打算先在附近逛逛。他在一个小店里,买了一些手工制的皮革小零钱包,卡片套之类的,还有一些手作的小玩意。终于等到明楼来电,“在哪呢?”

 

“吃完午饭在闲逛,你好了吗?”

 

“嗯,正在回酒店的路上。”

 

“那我现在回来吧。”

 

等两人会合后,便坐上之前由朱徽茵给预约好的出租车,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由这位顺道充当导游的司机带他们出去玩了。其实明楼向来习惯自己驾车,不过这里人生地不熟,就算开车有导航,找位车停车也是麻烦,便索性也当一回乘客好了,跟出租车司机确认了地点,车子便出发往他们所订的目的地去了。

 

每年的五月中到六月中都是绣球花盛开的时间,他们这次来的还算可以赶得及花期尾声,车子驶到阳明山上,在竹子湖下了车,两人便到了一个庄园,往里走到花园便看到一簇簇绣球花,或蓝或紫,虽然已经是尾声了,不过由于园主打理得好,花的状况看上去还是挺不错的。

 

两人在园子里看了花,又吃了个下午茶,不知不觉都接近黄昏了,园主建议他们如果不赶时间的话可以看了日落再走,还把一个不多人知道的看日落的好地方告诉了他们。

 

车子驶到园主告诉他们看日落的位置,那边是个在下山路上的其中一个避车处,不过人不算多又刚好在一所大学的边上,大学那边已经关门了,学生们可能都看惯了吧,倒也算清静起来。

 

司机躲到一旁抽烟去了,明楼和明诚就坐在一条石壆上,看着宽广的天空从蓝色慢慢变成深蓝色,月亮虽然高挂,但有薄薄的云层遮掩着,倒也有点朦胧美,山下的灯火也逐渐璀璨了起来。

 

夜幕降临,趁着天黑,附近也没几个人,明楼趁机转脸过去偷亲了明诚的脸颊,把他吓得像只受了惊的猫儿一样,“啊!”的一声叫了起来,司机听到这声立刻小跑着过来问道,“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

 

明诚抬手捂着脸颊,带点歉意地跟司机道,“没什么,刚才差点被蚊子咬了,我们走吧。”开步回去出租车,明诚转脸回去对着明楼狠狠瞪了一眼,后者虽然赔着笑,但明诚觉得这笑容太欠揍了!

 

从阳明山下来,正好经过士林,司机就提议晚餐可以去夜市尝尝地道小食,明诚想了想訧跟司机说先请他回去,明天早上约定在酒店等就好了,他回吃完饭自己坐车回酒店就好。

 

两人在夜市吃吃逛逛,明诚看到一些小玩意便想着要买回去给圣心的孩子们,明楼也赞同,可是量太多的话自己带回去又麻烦,明楼跟店主谈着谈着,最后不止买的东西有折扣,连寄回去S市的邮费都由店主给免了,明诚抱着手在一旁听着,不由会心一笑,明大总裁的谈判技巧真不是盖的,这回还真是大才小用了。

 

回到酒店,吃饱喝足,明楼提出要来做点运动来帮助消化,明诚哪会不知道他说的「运动」是什么啊,可他却装傻着,“也对,你也是该做做运动了,家里的裤子都快穿不下了,中年发福了可是很难减回去的啊!”

 

“唏!你小子!敢笑我!敢不教跟我赌谁的体力更胜一筹?”明楼一把将人圈着,吻着吻着,两条舌头开始交缠,气息紊乱的两人现在似乎都忘了明天要早起呢。




评论(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