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明家日常/現代AU】開門七件事 - 米

~ 8月天氣這麼熱竟然還感冒了,睡了兩天的我真是有夠蠢滴

----------------------------------

“明台,你在哪?”明鏡在客廳裡翻着新一期的時裝雜誌,剛好看到品評衣着的欄目,裡面有着明家姊弟們出席一個慈善晚宴時被媒體拍到的照片。

 

“大姐,你找我?”明台從二樓走廊伸出頭向下望向坐在客廳沙發上的明鏡。

 

“來。”明鏡招招手,明台便乖乖的下來,坐了在明鏡的身旁。

 

“你看看。”明台接過大姐手上的雜誌,順着明鏡的指尖看去,這本雜誌很給面子,明家佔了版面的五幅圖,除了一張合照外,每人還有一張單人照。掃了一眼雜誌上面的照片,他一時也沒弄明白明鏡是什麼意思。

 

“大姐,看什麼?”

 

“你看不出來?”

 

“我應該看出什麼來?”

 

正這時,明誠剛好打開大門進來,他今天可是難得能準時下班。看到明鏡和明台在沙發上看雜誌,便跟二人打了聲招呼,“大姐,明台,我回來了。”

 

明鏡微笑着對他點了點頭,明台向他招手,明誠邊走過去邊問,“明台,幹嘛?”

 

看着他指着雜誌上的某頁,瞄了一眼,是上星期出席慈善晚宴的照片,看着似乎拍得還不錯。大姐的深紫色晚裝配上設計簡約的鑽石耳環和項鍊,高貴大方。明台挽着明鏡,穿着一套修身的寶藍色西裝,只在前襟近鈕扣的位置綴了一條彩藍色的帶子作為集焦點,也是適合這種場合的打扮之餘也不會顯得老氣。

 

所以明誠不明白姊弟倆叫他過來看什麼,如果只是看雜誌的話,等他回房間把東西放好再看也不遲。於是唯有開口問明鏡,“大姐,你這是要我看什麼?”

 

看着兩個不明所以的人,明鏡將手指再次放在一張單人照上點了點。明台與明誠再看過去,那是明樓的單人照,身穿着的西裝合身,是黑色的三件套,還打了一個領結。明台似乎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可明誠卻一看便知道明鏡指的是什麼了,他憋着笑,雖然大哥不在,但似乎笑他也不好。

 

明台左看看,右看看,哥哥姐姐在打啞謎般,小少爺當然不高興了,“大姐,你和阿誠哥在笑什麼啦!大哥怎麼了?”

 

“沒看出來?”明鏡問,明台搖了搖頭示意沒看懂,她便嗔了一聲的點了點他腦門說,“這麼大的人了,什麼時候能學得觀察和做人能細心點。”纖長的手指再次指向一個位置便不動了,明台沿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終於知道他們在笑什麼了。

 

“噗!大哥的雙下巴!好明顯!”

 

“誒,明台,上鏡一般都比正常看上去要胖的,你平日裡看大哥也沒覺得吧,等下他回來你可別亂說話,惹到他我可不救你。”明誠好聲的提點着,知道那個作天作地的小少爺最喜歡做的就是把明樓惹毛。雖然有大姐在也沒什麼好怕,但這種事情如果拿來笑他,可到最後要吃虧的還是自己的話,就可免則免了。

 

累了一天的明樓終於踏進了家門,他臨下班時接了個重要長途電話,所以他才讓明誠不要等自己先回來的,誰知那麼早放人回來了,那人卻像才剛從外面回來的樣子,不過看到大姐還有明台也在沙發上,估計他是被拉住了。打了招呼便步向樓梯,想要上樓換身衣服,就在步向樓梯時,察覺到幾道不同的目光射向自己,他在樓梯口前停下了腳步回望沙發上那三人,只見他們又埋頭回到雜誌上去了,搖了搖頭便徑自上了樓。

 

等到阿香在飯廳那邊把湯放到餐桌上喊他們去吃飯時,明誠才意識到自己還沒換衣服,明鏡拍了拍他的胳膊讓他先去換衣服順道叫明樓下來吃飯。

 

一頓飯下來,明樓一直從主坐的明鏡,到坐對面的明台,甚至坐在身旁的明誠和明台旁邊的阿香不時遞過來的視線,尤其在他每夾起桌上的的肉時,那幾道視線更是濃烈。不過明家的餐桌禮儀是只要夾起了的就要把它們吃完,弄得他這頓飯吃得非常不是滋味。

 

吃完了飯,明誠被明台推了去廚房找甜品吃,明誠前幾天被明台和阿香吵着要吃他做的提拉米蘇,於是等阿香買好了材料,他昨天弄好了,放在雪櫃裡冰好,今天正好可以吃。

 

把餅分好,三人從廚房裡端出了客廳,先把一件送給了明鏡,明誠把其中一件遞了給明樓,明樓看了看自己手裡的,又看了看其他人的,不禁問,“阿誠,為什麼我的那份這麼小?”

 

明樓不好甜食,但如果是明誠做的甜點,他就不會放過。今天這塊不但比明台他們的要小,比平常他能分到的更小,這是怎麼回事了?

 

“明樓,你少吃點嘛,你又不喜歡吃點的,難得阿誠做次甜品,多留點給明台吃不好嗎? 幹嘛跟他爭?”

 

明樓看着眼前的小塊提拉米蘇都無語了,大姐,你也知道阿誠好不容易下廚了,你還想把我的份兒給明台,讓不讓人活了。

 

基於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原則,明樓給了一個好冤的眼神給明誠,明誠用眼神安撫了一下那人,便拿起叉子,慢悠悠地吃起了蛋糕來。

 

回到房中,明樓終於忍不住要問明誠,“你們今天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啊? 平常都這樣的啊?”

 

“還跟我裝傻?”明樓捏了一下明誠腰上的肉,不過精瘦結實的身軀也沒能捏到什麼。

 

“誰?誰裝傻了?”

 

“這裡只有你跟我,你說呢…”把手伸進了明誠的T shirt裡,從腰慢慢從上摸着。

 

“誒!別亂來!別別別別別…”

 

“別什麼呢,你不是很喜歡的嗎…”吻上了明誠的唇,“剛才沒吃飽,現在拿你來填。”

 

那天之後,明家似乎又跟往常一樣,似乎沒什麼大改變。可是在某天,明鏡接到了她的閨蜜蘇醫生的電話,約她拿早陣子體檢的報告。明樓帶着明誠出差了,明台跟着明鏡去拿了。

 

在蘇醫生的診所裡,明台明顯的感覺到大姐的怒氣值由聽完大哥的報告後直線上升。明鏡自己的報告各項指數都很好,因為她保養得宜,吃的也健康,當然沒問題,明台的呢,年輕人喜歡吃速食,不過好在也年輕,亦常在家吃飯,倒也算得上不過不失,至於出差了的兩個呢…

明誠的各項指數還算不錯,不過血壓偏低,加上腸胃比較弱,但總體還算不錯。可明樓呢,蘇醫生跟明鏡說了這樣的話,“明樓的檢查報告,其實還算在合格範圍內,可是他三酸甘油脂有點高,再不注意的話,三高一來到時就麻煩了。”

 

就這樣,明鏡便回去搜尋健康食譜了,她可不允許家裡人出現這種「富貴病」。等明樓他們回來,家裡的第一頓飯變成了綠油油一片的,明樓本想着好歹出了趟差回來,也給點好吃的吧,怎麼就全部都變成菜了,連片肉都沒有,然後端出來的白米飯也變成五顏六色的。

 

“大姐,這是什麼?”明樓舉着飯碗問。

 

“這是十穀米。”

 

“家裡沒白米了嗎?為什麼要吃這個?”

 

“為什麼全家都陪你吃這些你應該知道!”

 

明樓一頭問號,他轉頭看了看明誠,又看了看對面的明台,還是不解的問道,“我該知道些什麼?”

 

“你不知道?”明鏡橫了他一眼。

 

明台拉了拉明鏡的衣袖,小聲說,“大哥出差了,可能還沒知道體檢的結果呢!”

 

明鏡頓了一下,然後語氣也緩和了不少,“你們倆的體檢報告出來了,蘇醫生跟我說了,我們四個,就你出問題。”

 

“我?出什麼問題了?”

 

“你呀,整天在外面吃些有的沒的,以後沒事就別去應酬,回家吃飯健康,還有,多做運動,你的雙下巴都出來了,還不注意點。”

 

“我…”

 

“還有你,阿誠。你血壓有點低,她說你應該是有慢性疲勞,這個也可能跟血壓有點關係,你呢,就要多吃點,他呢,就要少吃點,然後,你們倆都給我開始出去晨跑。”

 

雖然心裡有異議,明樓也不敢跟明鏡當面說,畢竟這也是為他的健康着想。要吃得健康還是少吃點對他來說都不是最大的問題,但要他早起,這可是個大問題。

 

晚飯後回到房間,一把癱在床上的明樓嘆了口氣,“怎麼只出去了兩天,一回來就變成這樣,日子還怎麼過下去。”

 

明誠從行李箱裡把東西都放回原位,準備把衣服拿去洗,“我看大姐這次很認真,你就配合她吧,況且這也是為你好啊。”

 

見明樓在嘆氣,明誠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轉身到茶几那裡拿了本雜誌,翻開他們之前看的那一頁,遞了給明樓,“喏,你自己看。”

 

“看什麼?”明樓看到是慈善晚宴的照片,拍得還算不錯的。

 

“你沒看出來?”

 

“哪裡有問題了?”

 

“下巴。”明誠捧着手上的衣服,準備拿到浴室裡的污衣籃,不理明樓了。

 

把衣服放在污衣籃,再順便洗了把臉,明誠都沒聽明樓說點什麼。出來才發現,明樓還在看那張照片,“我真的有那麼胖嗎?”

 

“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明誠坐在床邊回明樓的話。

 

“當然是真話。”

 

“那好吧,真話是,你確實是胖了喲,皮帶扣都往前扣了一格,快要向第二格邁進了吧? 雖然你胖了,但也是個英俊的胖子,我還是會一樣愛你的,先生。”在明樓的臉上輕輕一吻,然後迅速起來拿了睡衣進去浴室洗澡了,當然不忘落鎖,他出差回來都累死了,還要哄人,他今天可不想洗到半路被強行來個鴛鴛浴呢。

 

“好吧,減肥就減肥,不過這什麼十穀米也太難吃了。”洗好了澡,兩人躺在床上,這是他們每天臨睡前的聊天時間。

 

“口感當然比不上純白米飯軟,但這裡面有很多東西,很營養的。其實那麼多種米裡面,白米的營養價值其實是最低的。”

 

“你也看到其實十穀米裡不全都是米,還有豆類跟燕麥,多吃幾天你就能習慣了。”

 

說來也是真的,改變了飲食習慣,再加上持續做運動,明樓的身型不只回復到以前的水平,甚至比之前更清減了。精神也比以前好,在最近的一次體檢裡,各項指數都回到了正常水平,明鏡終於下了解禁令,只要他自己自律就好,其他人也不用再陪他吃健康餐了,明台如獲大赦地立刻在薄餅店裡訂了一堆吃的。

 

賬單嘛,明誠幫是幫他付了。可錢呢,當然是從小少爺的零用錢裡扣囉,誰點餐誰付賬嘛。

 

--------------------------

感謝閱讀過的你。

 

我是简体分割线

--------------------------

“明台,你在哪?”明镜在客厅里翻着新一期的时装杂志,刚好看到品评衣着的栏木,里面有着明家姊弟们出席一个慈善晚宴时被媒体拍到的照片。

 

“大姐,你找我?”明台从二楼走廊伸出头向下望向坐在客厅沙发上的明镜。

 

“来。”明镜招招手,明台便乖乖的下来,坐了在明镜的身旁。

 

“你看看。”明台接过大姐手上的杂志,顺着明镜的指尖看去,这本杂志很给面子,明家占了版面的五幅图,除了一张合照外,每人还有一张单人照。扫了一眼杂志上面的照片,他一时也没弄明白明镜是什么意思。

 

“大姐,看什么?”

 

“你看不出来?”

 

“我应该看出什么来?”

 

正这时,明诚刚好打开大门进来,他今天可是难得能准时下班。看到明镜和明台在沙发上看杂志,便跟二人打了声招呼,“大姐,明台,我回来了。”

 

明镜微笑着对他点了点头,明台向他招手,明诚边走过去边问,“明台,干嘛?”

 

看着他指着杂志上的某页,瞄了一眼,是上星期出席慈善晚宴的照片,看着似乎拍得还不错。大姐的深紫色晚装配上设计简约的钻石耳环和项链,高贵大方。明台挽着明镜,穿着一套修身的宝蓝色西装,只在前襟近钮扣的位置缀了一条彩蓝色的带子作为集焦点,也是适合这种场合的打扮之余也不会显得老气。

 

所以明诚不明白姊弟俩叫他过来看什么,如果只是看杂志的话,等他回房间把东西放好再看也不迟。于是唯有开口问明镜,“大姐,你这是要我看什么?”

 

看着两个不明所以的人,明镜将手指再次放在一张单人照上点了点。明台与明诚再看过去,那是明楼的单人照,身穿着的西装合身,是黑色的三件套,还打了一个领结。明台似乎还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可明诚却一看便知道明镜指的是什么了,他憋着笑,虽然大哥不在,但似乎笑他也不好。

 

明台左看看,右看看,哥哥姐姐在打哑谜般,小少爷当然不高兴了,“大姐,你和阿诚哥在笑什么啦!大哥怎么了?”

 

“没看出来?”明镜问,明台摇了摇头示意没看懂,她便嗔了一声的点了点他脑门说,“这么大的人了,什么时候能学得观察和做人能细心点。”纤长的手指再次指向一个位置便不动了,明台沿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终于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了。

 

“噗!大哥的双下巴!好明显!”

 

“诶,明台,上镜一般都比正常看上去要胖的,你平日里看大哥也没觉得吧,等下他回来你可别乱说话,惹到他我可不救你。”明诚好声的提点着,知道那个作天作地的小少爷最喜欢做的就是把明楼惹毛。虽然有大姐在也没什么好怕,但这种事情如果拿来笑他,可到最后要吃亏的还是自己的话,就可免则免了。

 

累了一天的明楼终于踏进了家门,他临时下班时接了个重要长途电话,所以他才让明诚不要等自己先回来的,谁知那么早放人回来了,那人却像才刚从外面回来的样子,不过看到大姐还有明台也在沙发上,估计他是被拉住了。打了招呼便步向楼梯,想要上楼换身衣服,就在步向楼梯时,察觉到几道不同的目光射向自己,他在楼梯口前停下了脚步回望沙发上那三人,只见他们又埋头回到杂志上去了,摇了摇头便径自上了楼。

 

等到阿香在饭厅那边把汤放到餐桌上喊他们去吃饭时,明诚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换衣服,明镜拍了拍他的胳膊让他先去换衣服顺道叫明楼下来吃饭。

 

一顿饭下来,明楼一直从主坐的明镜,到坐对面的明台,甚至坐在身旁的明诚和明台旁边的阿香不时递过来的视线,尤其在他每夹起桌上的的肉时,那几道视线更是浓烈。不过明家的餐桌礼仪是只要夹起了的就要把它们吃完,弄得他这顿饭吃得非常不是滋味。

 

吃完了饭,明诚被明台推了去厨房找甜品吃,明诚前几天被明台和阿香吵着要吃他做的提拉米苏,于是等阿香买好了材料,他昨天弄好了,放在雪柜里冰好,今天正好可以吃。

 

把饼分好,三人从厨房里端出了客厅,先把一件送给了明镜,明诚把其中一件递了给明楼,明楼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又看了看其他人的,不禁问,“阿诚,为什么我的那份这么小?”

 

明楼不好甜食,但如果是明诚做的甜点,他就不会放过。今天这块不但比明台他们的要小,比平常他能分到的更小,这是怎么回事了?

 

“明楼,你少吃点嘛,你又不喜欢吃点的,难得阿诚做次甜品,多留点给明台吃不好吗? 干嘛跟他争?”

 

明楼看着眼前的小块提拉米苏都无语了,大姐,你也知道阿诚好不容易下厨了,你还想把我的份儿给明台,让不让人活了。

 

基于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原则,明楼给了一个好冤的眼神给明诚,明诚用眼神安抚了一下那人,便拿起叉子,慢悠悠地吃起了蛋糕来。

 

回到房中,明楼终于忍不住要问明诚,“你们今天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啊? 平常都这样的啊?”

 

“还跟我装傻?”明楼捏了一下明诚腰上的肉,不过精瘦结实的身躯也没能捏到什么。

 

“谁?谁装傻了?”

 

“这里只有你跟我,你说呢…”把手伸进了明诚的T shirt里,从腰慢慢从上摸着。

 

“诶!别乱来!别别别别别…”

 

“别什么呢,你不是很喜欢的吗…”吻上了明诚的唇,“刚才没吃饱,现在拿你来填。”

 

那天之后,明家似乎又跟往常一样,似乎没什么大改变。可是在某天,明镜接到了她的闺蜜苏医生的电话,约她拿早阵子体检的报告。明楼带着明诚出差了,明台跟着明镜去拿了。

 

在苏医生的诊所里,明台明显的感觉到大姐的怒气值由听完大哥的报告后直线上升。明镜自己的报告各项指数都很好,因为她保养得宜,吃的也健康,当然没问题,明台的呢,年轻人喜欢吃快餐,不过好在也年轻,亦常在家吃饭,倒也算得上不过不失,至于出差了的两个呢…

明诚的各项指数还算不错,不过血压偏低,加上肠胃比较弱,但总体还算不错。可明楼呢,苏医生跟明镜说了这样的话,“明楼的检查报告,其实还算在合格范围内,可是他三酸甘油脂有点高,再不注意的话,三高一来到时就麻烦了。”

 

就这样,明镜便回去搜寻健康食谱了,她可不允许家里人出现这种「富贵病」。等明楼他们回来,家里的第一顿饭变成了绿油油一片的,明楼本想着好歹出了趟差回来,也给点好吃的吧,怎么就全部都变成菜了,连片肉都没有,然后端出来的白米饭也变成五颜六色的。

 

“大姐,这是什么?”明楼举着饭碗问。

 

“这是十谷米。”

 

“家里没白米了吗?为什么要吃这个?”

 

“为什么全家都陪你吃这些你应该知道!”

 

明楼一头问号,他转头看了看明诚,又看了看对面的明台,还是不解的问道,“我该知道些什么?”

 

“你不知道?”明镜横了他一眼。

 

明台拉了拉明镜的衣袖,小声说,“大哥出差了,可能还没知道体检的结果呢!”

 

明镜顿了一下,然后语气也缓和了不少,“你们俩的体检报告出来了,苏医生跟我说了,我们四个,就你出问题。”

 

“我?出什么问题了?”

 

“你呀,整天在外面吃些有的没的,以后没事就别去应酬,回家吃饭健康,还有,多做运动,你的双下巴都出来了,还不注意点。”

 

“我…”

 

“还有你,阿诚。你血压有点低,她说你应该是有慢性疲劳,这个也可能跟血压有点关系,你呢,就要多吃点,他呢,就要少吃点,然后,你们俩都给我开始出去晨跑。”

 

虽然心里有异议,明楼也不敢跟明镜当面说,毕竟这也是为他的健康着想。要吃得健康还是少吃点对他来说都不是最大的问题,但要他早起,这可是个大问题。

 

晚饭后回到房间,一把瘫在床上的明楼叹了口气,“怎么只出去了两天,一回来就变成这样,日子还怎么过下去。”

 

明诚从行李箱里把东西都放回原位,准备把衣服拿去洗,“我看大姐这次很认真,你就配合她吧,况且这也是为你好啊。”

 

见明楼在叹气,明诚放下了手中的衣服,转身到茶几那里拿了本杂志,翻开他们之前看的那一页,递了给明楼,“喏,你自己看。”

 

“看什么?”明楼看到是慈善晚宴的照片,拍得还算不错的。

 

“你没看出来?”

 

“哪里有问题了?”

 

“下巴。”明诚捧着手上的衣服,准备拿到浴室里的污衣篮,不理明楼了。

 

把衣服放在污衣篮,再顺便洗了把脸,明诚都没听明楼说点什么。出来才发现,明楼还在看那张照片,“我真的有那么胖吗?”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明诚坐在床边回明楼的话。

 

“当然是真话。”

 

“那好吧,真话是,你确实是胖了哟,皮带扣都往前扣了一格,快要向第二格迈进了吧? 虽然你胖了,但也是个英俊的胖子,我还是会一样爱你的,先生。”在明楼的脸上轻轻一吻,然后迅速起来拿了睡衣进去浴室洗澡了,当然不忘落锁,他出差回来都累死了,还要哄人,他今天可不想洗到半路被强行来个鸳鸳浴呢。

 

“好吧,减肥就减肥,不过这什么十谷米也太难吃了。”洗好了澡,两人躺在床上,这是他们每天临睡前的聊天时间。

 

“口感当然比不上纯白米饭软,但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很营养的。其实那么多种米里面,白米的营养价值其实是最低的。”

 

“你也看到其实十谷米里不全都是米,还有豆类跟燕麦,多吃几天你就能习惯了。”

 

说来也是真的,改变了饮食习惯,再加上持续做运动,明楼的身型不只回复到以前的水平,甚至比之前更清减了。精神也比以前好,在最近的一次体检里,各项指数都回到了正常水平,明镜终于下了解禁令,只要他自己自律就好,其他人也不用再陪他吃健康餐了,明台如获大赦地立刻在薄饼店里订了一堆吃的。

 

账单嘛,明诚帮是帮他付了。可钱呢,当然是从小少爷的零用钱里扣啰,谁点餐谁付账嘛。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