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明家日常/現代AU】開門七件事 - 醬

 ~ 這是一個小時候的故事

----------------------

 

醬這種東西,大多數情況下是用來調味,或是成為佐料,但也有些人會有愛單吃「醬」這種怪癖。

 

明誠小時候有個怪癖,到現在都沒能改掉,就是喜歡捧着一樽粗粒花生醬來吃,不是用來塗餅乾,也不是用來塗麵包的,就這樣拿匙羹直接從瓶裡挖出來吃。

 

第一次被發現他偷偷這樣吃時,他才剛到明家一年多,那時他的腸胃還沒養好,還是只能小吃多餐,明鏡和明樓知道他這樣,便特地準備了好些梳打餅之類比較好的零食放在廚房的櫃子裡,和明台的小零食放在一起,讓他夜裡可以去拿來吃,不至於餓壞。

 

當時誰也沒想到,那個小傢伙,其他的都沒看中,偏偏看上了一罐快過期的花生醬,明樓那晚起來想喝點水,便打算到廚房去,還沒到便聽到有東西掉在地上發生清脆的聲音,他以為有賊,抄起手邊明台忘了收回去的棒球棒便放輕腳步走進了廚房。

 

就着外面月亮與街附近街燈的火,他看到了一個小小的身影正背對着他,再看真一點,不是瘦瘦小小的明誠還有誰?

 

“阿誠? 你在幹什麼?”明樓放下手中的棒子。

 

這突如其來的人聲卻把明誠嚇了一跳,“啊!”“啪噠”“咣噹”幾個聲音同時響起,明樓回身去門邊把廚房的燈開了,小明誠跌坐在地上,跟前還有一罐打開了的花生醬,和一隻不锈鋼製的茶匙,上面還沾有一點咖啡色的醬料。

 

明樓快步上前把小明誠拉起,再彎腰下去把掉在地上的花生醬罐子和茶匙拾起來,看着已經挖了幾勺的罐子,明樓問,“肚子餓了嗎? 大姐給你買了餅乾,你沒找到嗎?”

 

小明誠搖搖頭,看了看明樓,又看了看那罐花生醬,明樓估計明誠喜歡吃這個,“你喜歡吃這個? 拿來塗麵包或是餅乾吃比你光吃這個要飽吧?”

 

明誠還是搖了搖頭,明樓搞不懂,再看看手上的罐子,上面的最佳食用日期已經過了,不過距離過期還有一時間。

 

“你是不想浪費吧? 但這樣吃真的好吃嗎?”

 

明誠點了點頭,“好吃的。”他向明樓伸了伸手,明樓知道他想拿回來繼續吃,“還想吃?”

 

“嗯!”

 

“那要跟我說什麼?”

 

小明誠眼睛亮亮的,猶豫了一下之後,小聲地仰着頭問明樓,“我還想吃,可以給我嗎?哥哥。”

 

明樓看着他嘴邊還有點醬殘留着,一手把罐子遞過去,另一隻手在小明誠嘴角揩了揩,用舌頭把手指舔了舔,“嗯,是挺好吃的。”

 

轉身上倒了兩杯水,跟小明誠點了點頭示意他到飯廳去。兩人坐好後,明樓托着頭看着對面的小明誠,把人看得都坐立不安了,不過一見他吃得又沾臉上就會用手指像剛才那樣幫他擦乾淨。

 

看着小明誠吃得一臉幸福的樣子,他其實挺不能理解為什麼,只是普通的花生醬而已,小孩愛吃甜的話其實家裡還有明台喜歡的榛子醬巧克力醬,那個平常明台吃的話,都會吃到大姐生氣起來才會不依依不捨的停下來,怎麼小阿誠偏喜歡吃花生醬呢?

 

“阿誠,為什麼你會喜歡這樣吃花生醬?”

 

小明誠一聽到明樓這麼問,以為自己這樣做不對,立刻就放下罐子與茶匙,低下頭不敢看大哥。

 

“不要這樣,不是說你這樣錯了,大哥只是好奇問一下而已啦!”

 

小明誠抬起頭看着明樓,不過手沒有再回到罐子去了。明樓以為他覺得自己被罵了不敢再吃便道,“大哥真的沒有要罵你的意思,如果還想吃就吃啊!”

 

小明誠搖了搖頭,明樓問,“飽了?”

 

小明誠點了點頭,拿起蓋子正想蓋回去,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拿起茶匙挖了一勺遞向明樓,示意他吃。明樓一般不與人共用餐具,連明台用自己的筷子而不是用公筷夾給他的菜,他都不願吃,就更別說像這樣直接吃明誠的口水了。

 

可是他看着小明誠那期待的眼神,也沒多想便一口把茶匙含住了,花生的香味,咖啡色的醬裡甜甜的又鹹鹹的滋味從味蕾裡在口腔內散開。原來單吃是這樣的味道,也不錯呢。

 

“阿誠,你來家裡已經一年了,我這個做哥哥的,自問還算過得去,我是很喜歡你這個弟弟的,如果你也喜歡哥哥,就多用語言跟我溝通好嗎? 這樣我才知道你在想什麼,嗯?”

 

望了望明樓,明誠嚥了一下口水才開口道,“這個很好吃的,吃幾勺就能飽,而且又有花生可以吃,還能一次吃到鹹味和甜味。”

 

“你喜歡這種又鹹又甜的味道?”

 

“嗯,很香的。”

 

“這樣啊,等星期六哥哥有空,我們去逛超市,挑你喜歡吃的東西,好不好?”

 

“嗯! 也要給大姐和明台買。”

 

小明誠沒有注意到明樓的臉色暗了,明樓可不會承認自己吃醋了。到了週末,小明誠一大早起來,就跑到明樓的房間,小聲的敲了敲門,見明樓沒有應門,自己梳洗好就坐在沙發上等。

 

明鏡下來看到明誠已經坐在廳裡,乖巧地跟明鏡道了早晨,“阿誠,今天星期六,不用上課,你這麼早起來幹什麼?”

 

“我在等大哥,他說今天帶我去逛超市。”

 

“你大哥沒那麼早起來的,走,跟姐姐去吃早餐,今天姐姐突然想吃「羅富記」的粥,吃完了我們帶些回來給他們早餐。”

 

小明誠在從沙發上起來,走到了明鏡的身邊,明鏡牽起了小明誠,便出了家門,攔了輛計程車下山到上環去。

 

小明誠其實很少單獨跟明鏡外出的,一般都是明樓在管他,明鏡管明台。所以相對地跟明鏡不算親近,不過她對這個新來的弟弟,其實關注也沒少,學業成績,生理心理都有關注,只是可能直接跟明鏡溝通了,讓明樓出面來管,因此好像有些生疏,但明誠知道誰對他好,所以也很願意跟明鏡親近。

 

到了粥店,吃了想吃的粥品,又打包了一些吃的回去給明樓和明台做早餐。兩人剛回到家就看到明樓從樓梯上下來,明樓看着小明誠手上的膠袋便問道,“大姐,你和阿誠出去啦?”

 

“今早起來想吃粥,正想出門就看到阿誠在客廳等你起床,我便帶了他去吃早餐,明台呢?還沒起床?”

 

“還沒起吧?”明樓走到小明誠身旁,接過他手上的食物,徑自往飯廳去了。明鏡嗔怪了一聲,“都快日上三竿了,還不起來。”便上樓去叫明台起床了。

 

明樓外賣的盒子打開,粥還溫熱,又有油條,也不等明台便吃了起來,明誠在一旁看着。他捏了捏小明誠的臉說,“大哥記得今天約了你去超市,等下吃完和你去。”

 

到了超市,明樓推着購物車,明誠跟在一旁,兩人在一排又一排的貨架裡穿梭,不一會購物車裡就放了很多東西,逛着逛着,兩人來到了一個放着各種果醬的貨架,明樓拿起其中一罐花生醬問,這個好像比家裡那個好吃,醬也幼滑一點,可是小明誠搖了搖頭,還是要回了原來的那一個牌子的,“這個裡面的花生粒大,好吃。”

 

他不是很懂小傢伙的心思,不過既然他喜歡就隨他吧。在試吃攤又吃了點麵之類的,明樓瞄了一眼購物車裡的東西,有明鏡愛吃的,有明台愛吃的,就沒有自己愛吃的,小傢伙沒良心啊。

 

在排隊付錢時,小明誠說了句讓明樓等等,便小跑着向超市裡面去了,等了一會兒,看到小明誠手上拿着的一包有機的烘焙合桃時,明樓笑了,他平常不太愛吃零食,除了合桃,小明誠手上的正是他愛吃的牌子。

 

“把這個放車裡,一起付錢吧,到我們了。”明樓摸了摸小明誠的髮頂說着。

 

只見小明誠搖了搖頭,然後從褲兜裡拿出一個小錢包,那是他平常用來放零用錢的。到了收銀台,明樓把東西放上去,付好了錢,然後小明誠才把那包合桃遞了給收銀員。

 

“小朋友用自己的零用錢買零食嗎?”收銀的是個上了年紀的女士,她看着明誠那雙圓圓的眼睛,覺得這孩子很可愛,便搭了句話。

 

“這個是我給哥哥買的,哥哥愛吃這個。”明誠說着把錢放在收銀台上。

 

收銀員把東西過了機器,收了錢,傾身向前摸了摸明誠的頭頂,然後轉臉跟明樓說,“你們兩兄弟感情真好,弟弟很疼你呢。我家裡那個孫子也跟他差不多年紀,不過你弟弟比他懂事多了。”

 

拿着兩個放滿東西的膠袋,明樓滿足地笑着,小明誠拉着明樓的T shirt下擺,步出了商場,然後回家去。

 

明樓擦着頭髮從浴室裡出來,看到明誠坐在電腦前傻笑,便走過去,“在看什麼?”

 

“我在看超市的網站,阿香給了我清單,說哪些東西需要買,就打算一次下單了,送貨到家裡來,她一個女生也拿不到那麼多。

 

 明樓剛好看到網頁停在花生醬的頁面上,笑道,“現在已經有這麼多不同種類的了啊?什麼減脂、減鹽…還有個,加了巧克力醬的?這是什麼東西呀?”

 

“嘖嘖嘖,這你就不懂了吧? 這是混醬!”

 

“臭小子,你才混帳。”明樓拍了明誠的後腦杓一下。

 

“打我幹嘛!混醬,是混合的混,醬料的醬啊大哥!”

 

明樓還真沒留意過原來出現了這麼個詞語,明誠轉頭委屈地看了他一眼,“你個老古董,混醬這詞出現了好多年啦! 不信你去問明台。”

 

明樓從後摟住他,“對不起嘛,是我跟不上潮流,不過這又鹹又甜的,真有市場嗎?”

 

“有啊,小孩愛吃啊,我前幾天在超市買午餐時才看到有個小孩在撒嬌讓他媽媽給他買。”

 

“那你要不要買來吃吃看?”

 

“我又不是小孩。”

 

“你不是小孩? 那這個是什麼?”明樓伸手疊在明誠放在滑鼠上的手,把鼠標移到那個明誠一直很喜歡吃的花生醬牌子前,數量顯示:2

 

“家裡早餐如果做吐司的話可以用來塗麵包啊!”

 

“那一罐就夠了,為什麼是2呢?”

 

“我…”

 

“好了,這個家裡就你一個愛吃花生醬而已,塗麵包只是借口,多買一罐是留來給自己不時拿來挖兩勺吃的吧”明樓決定戳穿他。

 

明樓奪過滑鼠,點進去購物車看看都買了什麼東西,有明鏡愛吃的紫菜,也有明台要的零食,甚至連阿香愛吃的巧克力都點了,往下看卻找不到他愛吃的合桃。明誠近距離看着明樓的臉色慢慢地改變,他很想笑,怎麼可能會把他的忘記了呢?

 

明樓嘆了口氣,便轉身回浴室把毛巾掛回去,明誠也沒先理他,只是把購物車裡的東西都付了款,選好了送貨日期,隨手把網頁關掉後,從抽屜裡拿出一包烘焙合桃,倚着浴室的門框上向明樓揚了揚手上的包裝。

 

看着明樓的表情從陰轉晴,明誠也不禁感嘆,真沒幾何能看得到。立馬從浴室裡出來的明樓打開了包裝從裡面掏了兩顆合桃仁出來,一顆放進自己口裡,另一顆送到明誠的嘴邊,明誠也不客氣就着他的手把那顆合桃仁吃了。

 

溫熱柔軟的唇掃過掌心,惹得明樓心猿意馬,隨手把包裝扔到床頭櫃上,便擁着那人倒向床上,唇齒間留着合桃的香氣,“還以為你這個小沒良心的都不記得了。”

 

明誠笑,“怎麼可能會不記得呢,醋王。”

 

夜,還很漫長。

 

------------------

忽然想起黎明以前的一首舊歌,《兩心知》歌詞也很甜的:

 

從某些崎嶇開始從瞭解跟你靠依 一切很有新意思

而你的一點心思常叫我日夜記住 不語不說兩心知

你似我我似你要等的人開心會同開心 傷感會同傷感

泉源自愛心熱情難自禁 我找到一生的意義 那天識到你有愛不再懷疑

平凡這一生能有個知己恰似身邊的你

 

我是简体分割线

----------------

 

酱这种东西,大多数情况下是用来调味,或是成为佐料,但也有些人会有爱单吃「酱」这种怪癖。

 

明诚小时候有个怪癖,到现在都没能改掉,就是喜欢捧着一樽粗粒花生酱来吃,不是用来涂饼干,也不是用来涂面包的,就这样拿匙羹直接从瓶里挖出来吃。

 

第一次被发现他偷偷这样吃时,他才刚到明家一年多,那时他的肠胃还没养好,还是只能小吃多餐,明镜和明楼知道他这样,便特地准备了好些梳打饼之类比较好的零食放在厨房的柜子里,和明台的小零食放在一起,让他夜里可以去拿来吃,不至于饿坏。

 

当时谁也没想到,那个小家伙,其他的都没看中,偏偏看上了一罐快过期的花生酱,明楼那晚起来想喝点水,便打算到厨房去,还没到便听到有东西掉在地上发生清脆的声音,他以为有贼,抄起手边明台忘了收回去的棒球棒便放轻脚步走进了厨房。

 

就着外面月亮与街附近街灯的火,他看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背对着他,再看真一点,不是瘦瘦小小的明诚还有谁?

 

“阿诚? 你在干什么?”明楼放下手中的棒子。

 

这突如其来的人声却把明诚吓了一跳,“啊!”“啪哒”“咣当”几个声音同时响起,明楼回身去门边把厨房的灯开了,小明诚跌坐在地上,跟前还有一罐打开了的花生酱,和一只不锈钢制的茶匙,上面还沾有一点咖啡色的酱料。

 

明楼快步上前把小明诚拉起,再弯腰下去把掉在地上的花生酱罐子和茶匙拾起来,看着已经挖了几勺的罐子,明楼问,“肚子饿了吗? 大姐给你买了饼干,你没找到吗?”

 

小明诚摇摇头,看了看明楼,又看了看那罐花生酱,明楼估计明诚喜欢吃这个,“你喜欢吃这个? 拿来涂面包或是饼干吃比你光吃这个要饱吧?”

 

明诚还是摇了摇头,明楼搞不懂,再看看手上的罐子,上面的最佳食用日期已经过了,不过距离过期还有一时间。

 

“你是不想浪费吧? 但这样吃真的好吃吗?”

 

明诚点了点头,“好吃的。”他向明楼伸了伸手,明楼知道他想拿回来继续吃,“还想吃?”

 

“嗯!”

 

“那要跟我说什么?”

 

小明诚眼睛亮亮的,犹豫了一下之后,小声地仰着头问明楼,“我还想吃,可以给我吗?哥哥。”

 

明楼看着他嘴边还有点酱残留着,一手把罐子递过去,另一只手在小明诚嘴角揩了揩,用舌头把手指舔了舔,“嗯,是挺好吃的。”

 

转身上倒了两杯水,跟小明诚点了点头示意他到饭厅去。两人坐好后,明楼托着头看着对面的小明诚,把人看得都坐立不安了,不过一见他吃得又沾脸上就会用手指像刚才那样帮他擦干净。

 

看着小明诚吃得一脸幸福的样子,他其实挺不能理解为什么,只是普通的花生酱而已,小孩爱吃甜的话其实家里还有明台喜欢的榛子酱巧克力酱,那个平常明台吃的话,都会吃到大姐生气起来才会不依依不舍的停下来,怎么小阿诚偏喜欢吃花生酱呢?

 

“阿诚,为什么你会喜欢这样吃花生酱?”

 

小明诚一听到明楼这么问,以为自己这样做不对,立刻就放下罐子与茶匙,低下头不敢看大哥。

 

“不要这样,不是说你这样错了,大哥只是好奇问一下而已啦!”

 

小明诚抬起头看着明楼,不过手没有再回到罐子去了。明楼以为他觉得自己被骂了不敢再吃便道,“大哥真的没有要骂你的意思,如果还想吃就吃啊!”

 

小明诚摇了摇头,明楼问,“饱了?”

 

小明诚点了点头,拿起盖子正想盖回去,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拿起茶匙挖了一勺递向明楼,示意他吃。明楼一般不与人共享餐具,连明台用自己的筷子而不是用公筷夹给他的菜,他都不愿吃,就更别说像这样直接吃明诚的口水了。

 

可是他看着小明诚那期待的眼神,也没多想便一口把茶匙含住了,花生的香味,咖啡色的酱里甜甜的又咸咸的滋味从味蕾里在口腔内散开。原来单吃是这样的味道,也不错呢。

 

“阿诚,你来家里已经一年了,我这个做哥哥的,自问还算过得去,我是很喜欢你这个弟弟的,如果你也喜欢哥哥,就多用语言跟我沟通好吗? 这样我才知道你在想什么,嗯?”

 

望了望明楼,明诚咽了一下口水才开口道,“这个很好吃的,吃几勺就能饱,而且又有花生可以吃,还能一次吃到咸味和甜味。”

 

“你喜欢这种又咸又甜的味道?”

 

“嗯,很香的。”

 

“这样啊,等星期六哥哥有空,我们去逛超市,挑你喜欢吃的东西,好不好?”

 

“嗯! 也要给大姐和明台买。”

 

小明诚没有注意到明楼的脸色暗了,明楼可不会承认自己吃醋了。到了周末,小明诚一大早起来,就跑到明楼的房间,小声的敲了敲门,见明楼没有应门,自己梳洗好就坐在沙发上等。

 

明镜下来看到明诚已经坐在厅里,乖巧地跟明镜道了早晨,“阿诚,今天星期六,不用上课,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我在等大哥,他说今天带我去逛超市。”

 

“你大哥没那么早起来的,走,跟姐姐去吃早餐,今天姐姐突然想吃「罗富记」的粥,吃完了我们带些回来给他们早餐。”

 

小明诚在从沙发上起来,走到了明镜的身边,明镜牵起了小明诚,便出了家门,拦了辆出租车下山到上环去。

 

小明诚其实很少单独跟明镜外出的,一般都是明楼在管他,明镜管明台。所以相对地跟明镜不算亲近,不过她对这个新来的弟弟,其实关注也没少,学业成绩,生理心理都有关注,只是可能直接跟明镜沟通了,让明楼出面来管,因此好像有些生疏,但明诚知道谁对他好,所以也很愿意跟明镜亲近。

 

到了粥店,吃了想吃的粥品,又打包了一些吃的回去给明楼和明台做早餐。两人刚回到家就看到明楼从楼梯上下来,明楼看着小明诚手上的胶袋便问道,“大姐,你和阿诚出去啦?”

 

“今早起来想吃粥,正想出门就看到阿诚在客厅等你起床,我便带了他去吃早餐,明台呢?还没起床?”

 

“还没起吧?”明楼走到小明诚身旁,接过他手上的食物,径自往饭厅去了。明镜嗔怪了一声,“都快日上三竿了,还不起来。”便上楼去叫明台起床了。

 

明楼外卖的盒子打开,粥还温热,又有油条,也不等明台便吃了起来,明诚在一旁看着。他捏了捏小明诚的脸说,“大哥记得今天约了你去超市,等下吃完和你去。”

 

到了超市,明楼推着购物车,明诚跟在一旁,两人在一排又一排的货架里穿梭,不一会购物车里就放了很多东西,逛着逛着,两人来到了一个放着各种果酱的货架,明楼拿起其中一罐花生酱问,这个好像比家里那个好吃,酱也幼滑一点,可是小明诚摇了摇头,还是要回了原来的那一个牌子的,“这个里面的花生粒大,好吃。”

 

他不是很懂小家伙的心思,不过既然他喜欢就随他吧。在试吃摊又吃了点面之类的,明楼瞄了一眼购物车里的东西,有明镜爱吃的,有明台爱吃的,就没有自己爱吃的,小家伙没良心啊。

 

在排队付钱时,小明诚说了句让明楼等等,便小跑着向超市里面去了,等了一会儿,看到小明诚手上拿着的一包有机的烘焙合桃时,明楼笑了,他平常不太爱吃零食,除了合桃,小明诚手上的正是他爱吃的牌子。

 

“把这个放车里,一起付钱吧,到我们了。”明楼摸了摸小明诚的发顶说着。

 

只见小明诚摇了摇头,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一个小钱包,那是他平常用来放零用钱的。到了收银台,明楼把东西放上去,付好了钱,然后小明诚才把那包合桃递了给收银员。

 

“小朋友用自己的零用钱买零食吗?”收银的是个上了年纪的女士,她看着明诚那双圆圆的眼睛,觉得这孩子很可爱,便搭了句话。

 

“这个是我给哥哥买的,哥哥爱吃这个。”明诚说着把钱放在收银台上。

 

收银员把东西过了机器,收了钱,倾身向前摸了摸明诚的头顶,然后转脸跟明楼说,“你们两兄弟感情真好,弟弟很疼你呢。我家里那个孙子也跟他差不多年纪,不过你弟弟比他懂事多了。”

 

拿着两个放满东西的胶袋,明楼满足地笑着,小明诚拉着明楼的T shirt下摆,步出了商场,然后回家去。

 

明楼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明诚坐在计算机前傻笑,便走过去,“在看什么?”

 

“我在看超市的网站,阿香给了我清单,说哪些东西需要买,就打算一次下单了,送货到家里来,她一个女生也拿不到那么多。

 

 明楼刚好看到网页停在花生酱的页面上,笑道,“现在已经有这么多不同种类的了啊?什么减脂、减盐…还有个,加了巧克力酱的? 这是什么东西呀?”

 

“啧啧啧,这你就不懂了吧? 这是混酱!”

 

“臭小子,你才混账。”明楼拍了明诚的后脑杓一下。

 

“打我干嘛!混酱,是混合的混,酱料的酱啊大哥!”

 

明楼还真没留意过原来出现了这么个词语,明诚转头委屈地看了他一眼,“你个老古董,混酱这词出现了好多年啦! 不信你去问明台。”

 

明楼从后搂住他,“对不起嘛,是我跟不上潮流,不过这又咸又甜的,真有市场吗?”

 

“有啊,小孩爱吃啊,我前几天在超市买午餐时才看到有个小孩在撒娇让他妈妈给他买。”

 

“那你要不要买来吃吃看?”

 

“我又不是小孩。”

 

“你不是小孩? 那这个是什么?”明楼伸手迭在明诚放在鼠标上的手,把鼠标移到那个明诚一直很喜欢吃的花生酱牌子前,数量显示:2

 

“家里早餐如果做吐司的话可以用来涂面包啊!”

 

“那一罐就够了,为什么是2呢?”

 

“我…”

 

“好了,这个家里就你一个爱吃花生酱而已,涂面包只是借口,多买一罐是留来给自己不时拿来挖两勺吃的吧”明楼决定戳穿他。

 

明楼夺过鼠标,点进去购物车看看都买了什么东西,有明镜爱吃的紫菜,也有明台要的零食,甚至连阿香爱吃的巧克力都点了,往下看却找不到他爱吃的合桃。明诚近距离看着明楼的脸色慢慢地改变,他很想笑,怎么可能会把他的忘记了呢?

 

明楼叹了口气,便转身回浴室把毛巾挂回去,明诚也没先理他,只是把购物车里的东西都付了款,选好了送货日期,随手把网页关掉后,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烘焙合桃,倚着浴室的门框上向明楼扬了扬手上的包装。

 

看着明楼的表情从阴转晴,明诚也不禁感叹,真没几何能看得到。立马从浴室里出来的明楼打开了包装从里面掏了两颗合桃仁出来,一颗放进自己口里,另一颗送到明诚的嘴边,明诚也不客气就着他的手把那颗合桃仁吃了。

 

温热柔软的唇扫过掌心,惹得明楼心猿意马,随手把包装扔到床头柜上,便拥着那人倒向床上,唇齿间留着合桃的香气,“还以为你这个小没良心的都不记得了。”

 

明诚笑,“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醋王。”

 

夜,还很漫长。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