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明家日常/現代AU】開門七件事 – 油

~突然發現原來油跟鹽被我跳掉了

~提一下,想看簡體的可以捲到下面喔

--------------------------------

 

現在是夏天,每天天氣都三十多度,明台覺得自己都快要熱溶了,懶得他只想在家裡躺着,吹冷氣喝冷飲來消暑。不過這天他卻忽然奇想地表示要去一趟元朗,因為他前幾天在雜誌裡翻到了一頁說起了豬油拌飯,結果在晚餐桌上嚷着要去大榮華吃豬油拌飯,明鏡聽了只是皺了下眉頭,嗔了一句,怎麼吃這麼不健康的東西,不過,最後她還是允許了。

 

可是到了星期六,不用上班的日子,明台這個本來嚷着要去元朗的卻賴床了。明鏡在餐桌上等了又等都不見明台下來,明誠和明樓默默地嘆了口氣,“大姐,您真的不要再縱容那傢伙了,他今年都要大學畢業了,雖說進自家公司有我們看着也不會真出什麼問題,但以他的懶散程度,開始上班他肯定受不了。”無論是什麼樣的公司,辦公室政治少不免,明台進了明氏後,就是所謂的「黃馬褂」了,這從來都不是什麼好名聲,如果還連正經的工作態度都拿不出手見人的話,對他來說也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明鏡又何嘗不知道自己有時對明台真的是寵過頭了,可是有什麼辦法,家裡父母意外故去的時候,明台還只是個幾歲的小孩,她姐兼母職,就只怕明台想起爸媽會難過,所以大多數時候都能寵則寵。要不是有明樓和明誠看着,明台自己還算懂事,才沒有長歪,否則也不知道會不會變成混世魔王。

 

明樓與明誠看着放下了手上的刀叉的明鏡,對視了一眼,明誠便跟明鏡說,“大姐也不用太擔心,現在距離畢業還有時間,您跟他談談,聽聽他的想法再決定吧,我先去叫他起床。”

 

“叩叩”敲門聲響起,明台這時其實也不是真的還在睡,他就是不願起床,想要賴一下床而已,聽到門外響聲,也大概猜得到是誰了。

 

“明台,起來啦!”明誠在門外叫道。

 

“嗯啊~阿誠哥,我不起來…”

 

“你不是說今天要去大榮華吃豬油拌飯嗎? 快起來!”

 

“嗯…我睏…阿誠哥,我還是不要去了,而且天文台不是說了今天最高氣溫33度嗎?出門會把我熱死的…”

 

“明台你,你知道大姐和大哥都已經在樓下等你吃早餐了,大姐還為了陪你等地推掉她跟朋友的聚會,我數三聲,你再不起來我就要進來抓人了啊?”

 

見門裡沒了聲響,明誠開始數他的三二一了,“三、二…”還差一下,明誠手已經搭在門把上準備去開門了。 

 

正扭轉了把手想推門進去的明誠身體一晃,門被明台從裡面打開了,他扁着嘴看着門外的阿誠哥,明誠已經站好了,“快點梳洗,下去吃完早餐就出發了。”

 

其實吃完早餐也差不多接近中午了,不過明家四口坐上了黑色的轎車便出發了,明誠負責駕車,明樓坐在副駕位置,明鏡和明台坐在後面,如果今天阿香不是放了假的話,明誠會打算駕七人車,那大家就能坐得舒服點。

 

車上幾人有說有笑,明台拿出手機打開了一個食評軟件,裡面推薦了一家私房菜,拿着手機遞了給明鏡看,“大姐,你看,這家似乎不錯吃,不如我們去看看,好嗎?”

 

“這裡寫着是私房菜,要不要訂位子的? 現在才訂可能沒有位啊?”

 

明台按着電話號碼打了過去問完,人家有位子可以留給他們,於是便讓明誠開了導航把車開過去了。

 

到的時候已經下午茶時段都開始了,這家私房菜不錯,環境與食物都算不錯,價錢也不貴,要了幾個下午茶餐分着吃,每人還喝了一杯那家店的限量特飲,這個冰茶裡為了確保味道不會變淡,特地在裡面放了一根奶茶冰棒。

 

明樓喝了一口,點評了一下,“這茶的茶和奶比例不錯,喝起來順滑。”

 

明台那邊正在拿着刀想切開那個大漢堡,可是切來切去那漢堡看着都要散架了,明誠看不下去了,把刀拿過去,然後仔細把漢堡分好。

 

吃完了下午茶,明台還有想有什麼事情可做,這距離晚餐還有好幾個小時,剛才吃飽了,反正也不可能一直吃吃吃下去嘛。

 

明誠這時提議去一個地方,“反正閒着也是閒着,我們都出來了,不如就四處走走吧。我看去大生圍那邊看看。”

 

元朗在新界佔的面積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算很大了,不過對於他們幾個來說,元朗確實有點遠,所以要不是小少爺忽發奇想的話,他們基本都不會來。

 

“大生圍? 阿誠哥,南生圍我知道,還有個叫大生圍的?”明台問。

 

 “嗯,那邊風景不錯,不過還有居民住在那邊,你如果有興趣跟我去的話,去到也不要打擾到人家,如果沒興趣的話,我等下在市中心找個商場,你在那邊磨磨時間好了,我晚點回來跟你們會合。”

 

“反正也出來了,去走走當消消食也不錯,晚飯又說要吃什麼豬油拌飯,還不得肥死。”明鏡這是插了句話。

 

於是從私房菜餐廳出來後,明誠把車駛往市中心,找了個商場附設的停車場把車停好,然後一行人少有地坐了小巴到大生圍去。

 

在村公所下了車往裡走,過來太陽最猛烈的時間,走起路來也還算舒爽。逛了一會,看到有些老人家在屋子外面坐,三三兩兩的圍坐聊天乘涼,那份寫意讓明樓這個會忙得天昏地暗的人有點羡慕。

 

明台則是在嘟囔着沒有相機在手邊,這麼好的風景只能用手機拍照,明樓回了他一句,“你在這碎碎念也沒用,你這手機裡的相機鏡頭與像素都不錯了,拍不出好照片來是你的技術有問題,你看阿誠拍的跟你拍的?”

 

明樓指了指剛用手機向着魚塘的方向拍了張照的明誠,他也聽到了,轉頭過來向着他們笑呢,明樓也掏出自己的手機,把這個如畫的瞬間攝入鏡中。

 

明鏡站在後一點的位置,看着前面那三個她引以為傲的弟弟,大的那兩個已經不用她粗心了,不經不覺,最小的那個也快要大學畢業了,不禁感嘆時間過得真快。

 

就在她還在懷勉過去的時候,明台過來輕輕拉着她的胳膊,“大姐,我們來拍張全家福吧!”

 

原來在明樓和明誠兩人身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跟明誠差不多年紀的男子,他還牽着個小女孩,明誠蹲在她前面,以視平線的高度跟她說話呢,也不知說了些什麼,把那女孩逗得都有些腼腆地笑着。

 

小女孩乖巧地站在父親的身邊,那個男子則替他們用手機在那個平靜的池面上清晰地映照出對岸的小屋,藍天與白雲那漂亮的倒影,在這裡拍張全家福的確不錯。

 

拍完了照,那男子把手機交還給明台,便抱起自己的女兒。明誠把這男子介紹給了明鏡認識,“大姐,這位是我的中學同學叫林懷德,那是他的女兒。”

 

“你好”明鏡對着面前的兩父女笑了,見林懷德又想把女兒放下來跟她握手,她連忙阻止道,“抱着就好,你女兒好可愛呢,又乖。”

 

林懷德抱着女兒,跟她說,“雪兒快叫人。”

 

女孩兒望了望自己的爸爸,又望了望明誠,明誠也在對她微笑,跟她解釋着,“他們是我的哥哥和弟弟還有姐姐,你剛才叫我叔叔了,那你要叫他們什麼?”

 

女孩兒歪了歪頭,她也不是十分怕生,明誠她認識,這個叔叔人很好的。所以她想了想之後便對着明鏡她們道,“叔叔好,姨姨好。”

 

明鏡伸手摸了摸女孩兒的頭,“真乖。妹妹今年多大了?”

 

小女孩豎起了三根手指回答明鏡,“三歲。”

 

林懷德跟女兒說,“來,跟姨姨做個自我介紹。”

 

小女孩點點頭,然後稚嫩的聲音再次響起,“我叫林雪,今年三歲,在幼稚園讀一年班。”

 

“好聰明呢,讓姨姨抱抱好不好?”

 

女孩再望了爸爸一眼,見爸爸點了點頭,於是她也跟着點了點頭,雙手開始伸向明鏡,明鏡把她接了過去抱着。

 

“阿誠,如果你們不趕時間的話,到我爺爺家去坐坐,喝杯茶吧。”林懷德提議着。

 

“會不會把擾到他老人家啊?”明誠怕打攪到老人家。

 

“不會,你知道爺爺喜歡熱鬧,多些人陪他聊天他高興。”林懷德見明鏡抱着自己的女兒,明台和明樓在一左一右陪着走,他便和明誠邊聊天邊帶路到家裡去坐坐。

 

愉快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從窗外透進來金色的餘暉,才發現已經黃昏了,明誠四人跟林懷德他們告辭完,四人便又放慢了腳步邊欣賞日落,邊回到村口坐小巴回市中心了。

 

“我們現在直接去大榮華吧? 現在再不去也不知要排多久。”明誠看了看錶道。

 

“不可以訂位嗎?”明鏡問。

 

明誠搖了搖頭,“他們不設訂座的,想吃就得排隊,現在過去希望不用排太久。”

 

四人便前往大榮華了,先讓明台他們下車去拿位子,明誠自己駕着車在街上轉了幾圈找位置停車,飯店不是沒有代泊服務,但他習慣自己做,他不太喜歡別人駕着他的車子。

 

找到位置停好車,剛往回走便接到明台發過來的短訊說很幸運地有位了。明誠找到他們,就見明台已經拿着菜單在點菜了。

 

“阿誠,明台點了一客米鴨、一個蒜香金沙焗蝦、一個梅醬燒一字排、一條魚、一個菜、一人一個豬油拌飯,還要了一客馬拉糕,你看夠不夠?”

 

“那麼多? 我們吃得完嗎?”明誠沒想過明台那小子一次就點了那麼多菜。

 

“阿誠哥,我都想試嘛,如果吃不完,我們打包回去吧。”

 

“算了,吃不完打包回去,不過我先聲明,我明天約了人,不在家吃飯,隔夜菜你不要指望我能幫你吃掉啊!”

 

明樓聽到明誠說明天約了人,皺了下眉問道,“你明天約人了? 我怎麼不知道?”

 

明誠朝他眨了眨眼睛,明樓了然,因為約的人是他,星期四那天有套新的電影上畫了,明樓答應了陪他去看。於是明樓也不再說什麼了,明台看着兩個哥哥又在眉目傳情,反了個白眼,明鏡輕咳了一聲,他倆便回過神來了。

 

一頓飯吃得開懷,菜的味道也確實好吃,明台嚷着要吃的豬油拌飯,明鏡也讚好,她沒想過雖然是豬油,便這個用小砵蒸的米飯,配上豬油和頭抽拌着吃,香味夠,也沒有覺得很油。

 

最後果然還是捧着肚子回去還剩一堆沒吃完的菜打包帶回去。車子駛進了明家的獨棟院門裡,在大門前放下明樓他們,明誠把車子停回車庫裡。一到家便看到明樓端了杯水從廚房裡走出來,明鏡則是把手上的小藥片遞了給明台,小少爺接過大哥端過來的水,便仰頭把藥吃了。

 

“怎麼了?”明誠看着其實都猜到了,老實說他今天也有點吃過頭了。

 

“還能怎麼了,不就是吃撐了,沒出色。”明樓一臉嫌棄。

 

“明台,你啊要記着多吃壞肚皮,這兩天吃得清淡點,知道了?”明鏡瞪了明樓一眼,轉頭便也說了明台一句。

 

明樓洗完澡出來,看見明誠半躺在床上滑着手機,“在幹什麼?”

 

“跟今天的那個同學在聊天。”明誠的這班中學同學常聯絡的就剩這幾個了,今天的林懷德是其中一個,他們有個聊天群組。

 

明樓也上了床,鑽進了被窩後,便開始在明誠的身上亂摸。明誠一手拍開了那隻鹹豬手,“別鬧。”

 

“你嫌棄我。”

 

“哪有,好啦!別總吃這些有的沒的乾醋。對了!你快去上網買明天的電影票吧!”

 

“我買?”

 

“怎麼? 不行嗎?”

 

“我好像沒試過上網買票。”

 

“又不是電腦白痴,人家有指示的,你跟着指示做就行了。”

 

明誠跟林懷德聊完天,扭頭看見明樓還在拿着手機在弄,“怎麼? 還沒買好?”

 

明樓沒答他,逕自在手機屏幕上點來點去,明誠沒往他的屏幕上看,只是又問了一句,“誒,你到底行不行啊?”

 

明樓一聽,便二話不說的把手機放回床頭櫃上,翻身過去跨在明誠的身上,在明誠的耳邊輕輕說了一句,“我行不行,你試試不就知道了?”

 

--------------------------

感謝閱讀過的你。

 

我是简体分割线

--------------------------------

 

现在是夏天,每天天气都三十多度,明台觉得自己都快要热溶了,懒得他只想在家里躺着,吹冷气喝冷饮来消暑。不过这天他却忽然奇想地表示要去一趟元朗,因为他前几天在杂志里翻到了一页说起了猪油拌饭,结果在晚餐桌上嚷着要去大荣华吃猪油拌饭,明镜听了只是皱了下眉头,嗔了一句,怎么吃这么不健康的东西,不过,最后她还是允许了。

 

可是到了星期六,不用上班的日子,明台这个本来嚷着要去元朗的却赖床了。明镜在餐桌上等了又等都不见明台下来,明诚和明楼默默地叹了口气,“大姐,您真的不要再纵容那家伙了,他今年都要大学毕业了,虽说进自家公司有我们看着也不会真出什么问题,但以他的懒散程度,开始上班他肯定受不了。”无论是什么样的公司,办公室政治少不免,明台进了明氏后,就是所谓的「黄马褂」了,这从来都不是什么好名声,如果还连正经的工作态度都拿不出手见人的话,对他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明镜又何尝不知道自己有时对明台真的是宠过头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家里父母意外故去的时候,明台还只是个几岁的小孩,她姐兼母职,就只怕明台想起爸妈会难过,所以大多数时候都能宠则宠。要不是有明楼和明诚看着,明台自己还算懂事,才没有长歪,否则也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混世魔王。

 

明楼与明诚看着放下了手上的刀叉的明镜,对视了一眼,明诚便跟明镜说,“大姐也不用太担心,现在距离毕业还有时间,您跟他谈谈,听听他的想法再决定吧,我先去叫他起床。”

 

“叩叩”敲门声响起,明台这时其实也不是真的还在睡,他就是不愿起床,想要赖一下床而已,听到门外响声,也大概猜得到是谁了。

 

“明台,起来啦!”明诚在门外叫道。

 

“嗯啊~阿诚哥,我不起来…”

 

“你不是说今天要去大荣华吃猪油拌饭吗? 快起来!”

 

“嗯…我困…阿诚哥,我还是不要去了,而且天文台不是说了今天最高气温33度吗?出门会把我热死的…”

 

“明台你,你知道大姐和大哥都已经在楼下等你吃早餐了,大姐还为了陪你等地推掉她跟朋友的聚会,我数三声,你再不起来我就要进来抓人了啊?”

 

见门里没了声响,明诚开始数他的三二一了,“三、二…”还差一下,明诚手已经搭在门把上准备去开门了。 

 

正扭转了把手想推门进去的明诚身体一晃,门被明台从里面打开了,他扁着嘴看着门外的阿诚哥,明诚已经站好了,“快点梳洗,下去吃完早餐就出发了。”

 

其实吃完早餐也差不多接近中午了,不过明家四口坐上了黑色的轿车便出发了,明诚负责驾车,明楼坐在副驾位置,明镜和明台坐在后面,如果今天阿香不是放了假的话,明诚会打算驾七人车,那大家就能坐得舒服点。

 

车上几人有说有笑,明台拿出手机打开了一个食评软件,里面推荐了一家私房菜,拿着手机递了给明镜看,“大姐,你看,这家似乎不错吃,不如我们去看看,好吗?”

 

“这里写着是私房菜,要不要订位子的? 现在才订可能没有位啊?”

 

明台按着电话号码打了过去问完,人家有位子可以留给他们,于是便让明诚开了导航把车开过去了。

 

到的时候已经下午茶时段都开始了,这家私房菜不错,环境与食物都算不错,价钱也不贵,要了几个下午茶餐分着吃,每人还喝了一杯那家店的限量特饮,这个冰茶里为了确保味道不会变淡,特地在里面放了一根奶茶棒冰。

 

明楼喝了一口,点评了一下,“这茶的茶和奶比例不错,喝起来顺滑。”

 

明台那边正在拿着刀想切开那个大汉堡,可是切来切去那汉堡看着都要散架了,明诚看不下去了,把刀拿过去,然后仔细把汉堡分好。

 

吃完了下午茶,明台还有想有什么事情可做,这距离晚餐还有好几个小时,刚才吃饱了,反正也不可能一直吃吃吃下去嘛。

 

明诚这时提议去一个地方,“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都出来了,不如就四处走走吧。我看去大生围那边看看。”

 

元朗在新界占的面积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算很大了,不过对于他们几个来说,元朗确实有点远,所以要不是小少爷忽发奇想的话,他们基本都不会来。

 

“大生围? 阿诚哥,南生围我知道,还有个叫大生围的?”明台问。

 

 “嗯,那边风景不错,不过还有居民住在那边,你如果有兴趣跟我去的话,去到也不要打扰到人家,如果没兴趣的话,我等下在市中心找个商场,你在那边磨磨时间好了,我晚点回来跟你们会合。”

 

“反正也出来了,去走走当消消食也不错,晚饭又说要吃什么猪油拌饭,还不得肥死。”明镜这是插了句话。

 

于是从私房菜餐厅出来后,明诚把车驶往市中心,找了个商场附设的停车场把车停好,然后一行人少有地坐了小巴到大生围去。

 

在村公所下了车往里走,过来太阳最猛烈的时间,走起路来也还算舒爽。逛了一会,看到有些老人家在屋子外面坐,三三两两的围坐聊天乘凉,那份写意让明楼这个会忙得天昏地暗的人有点羡慕。

 

明台则是在嘟囔着没有相机在手边,这么好的风景只能用手机拍照,明楼回了他一句,“你在这碎碎念也没用,你这手机里的相机镜头与像素都不错了,拍不出好照片来是你的技术有问题,你看阿诚拍的跟你拍的?”

 

明楼指了指刚用手机向着鱼塘的方向拍了张照的明诚,他也听到了,转头过来向着他们笑呢,明楼也掏出自己的手机,把这个如画的瞬间摄入镜中。

 

明镜站在后一点的位置,看着前面那三个她引以为傲的弟弟,大的那两个已经不用她粗心了,不经不觉,最小的那个也快要大学毕业了,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就在她还在怀勉过去的时候,明台过来轻轻拉着她的胳膊,“大姐,我们来拍张全家福吧!”

 

原来在明楼和明诚两人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跟明诚差不多年纪的男子,他还牵着个小女孩,明诚蹲在她前面,以视平线的高度跟她说话呢,也不知说了些什么,把那女孩逗得都有些腼腆地笑着。

 

小女孩乖巧地站在父亲的身边,那个男子则替他们用手机在那个平静的池面上清晰地映照出对岸的小屋,蓝天与白云那漂亮的倒影,在这里拍张全家福的确不错。

 

拍完了照,那男子把手机交还给明台,便抱起自己的女儿。明诚把这男子介绍给了明镜认识,“大姐,这位是我的中学同学叫林怀德,那是他的女儿。”

 

“你好”明镜对着面前的两父女笑了,见林怀德又想把女儿放下来跟她握手,她连忙阻止道,“抱着就好,你女儿好可爱呢,又乖。”

 

林怀德抱着女儿,跟她说,“雪儿快叫人。”

 

女孩儿望了望自己的爸爸,又望了望明诚,明诚也在对她微笑,跟她解释着,“他们是我的哥哥和弟弟还有姐姐,你刚才叫我叔叔了,那你要叫他们什么?”

 

女孩儿歪了歪头,她也不是十分怕生,明诚她认识,这个叔叔人很好的。所以她想了想之后便对着明镜她们道,“叔叔好,姨姨好。”

 

明镜伸手摸了摸女孩儿的头,“真乖。妹妹今年多大了?”

 

小女孩竖起了三根手指回答明镜,“三岁。”

 

林怀德跟女儿说,“来,跟姨姨做个自我介绍。”

 

小女孩点点头,然后稚嫩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叫林雪,今年三岁,在幼儿园读一年班。”

 

“好聪明呢,让姨姨抱抱好不好?”

 

女孩再望了爸爸一眼,见爸爸点了点头,于是她也跟着点了点头,双手开始伸向明镜,明镜把她接了过去抱着。

 

“阿诚,如果你们不赶时间的话,到我爷爷家去坐坐,喝杯茶吧。”林怀德提议着。

 

“会不会把扰到他老人家啊?”明诚怕打搅到老人家。

 

“不会,你知道爷爷喜欢热闹,多些人陪他聊天他高兴。”林怀德见明镜抱着自己的女儿,明台和明楼在一左一右陪着走,他便和明诚边聊天边带路到家里去坐坐。

 

愉快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从窗外透进来金色的余晖,才发现已经黄昏了,明诚四人跟林怀德他们告辞完,四人便又放慢了脚步边欣赏日落,边回到村口坐小巴回市中心了。

 

“我们现在直接去大荣华吧? 现在再不去也不知要排多久。”明诚看了看表道。

 

“不可以订位吗?”明镜问。

 

明诚摇了摇头,“他们不设订座的,想吃就得排队,现在过去希望不用排太久。”

 

四人便前往大荣华了,先让明台他们下车去拿位子,明诚自己驾着车在街上转了几圈找位置停车,饭店不是没有代泊服务,但他习惯自己做,他不太喜欢别人驾着他的车子。

 

找到位置停好车,刚往回走便接到明台发过来的短讯说很幸运地有位了。明诚找到他们,就见明台已经拿着菜单在点菜了。

 

“阿诚,明台点了一客米鸭、一个蒜香金沙焗虾、一个梅酱烧一字排、一条鱼、一个菜、一人一个猪油拌饭,还要了一客马拉糕,你看够不够?”

 

“那么多? 我们吃得完吗?”明诚没想过明台那小子一次就点了那么多菜。

 

“阿诚哥,我都想试嘛,如果吃不完,我们打包回去吧。”

 

“算了,吃不完打包回去,不过我先声明,我明天约了人,不在家吃饭,隔夜菜你不要指望我能帮你吃掉啊!”

 

明楼听到明诚说明天约了人,皱了下眉问道,“你明天约人了? 我怎么不知道?”

 

明诚朝他眨了眨眼睛,明楼了然,因为约的人是他,星期四那天有套新的电影上画了,明楼答应了陪他去看。于是明楼也不再说什么了,明台看着两个哥哥又在眉目传情,反了个白眼,明镜轻咳了一声,他俩便回过神来了。

 

一顿饭吃得开怀,菜的味道也确实好吃,明台嚷着要吃的猪油拌饭,明镜也赞好,她没想过虽然是猪油,便这个用小砵蒸的米饭,配上猪油和头抽拌着吃,香味够,也没有觉得很油。

 

最后果然还是捧着肚子回去还剩一堆没吃完的菜打包带回去。车子驶进了明家的独栋院门里,在大门前放下明楼他们,明诚把车子停回车库里。一到家便看到明楼端了杯水从厨房里走出来,明镜则是把手上的小药片递了给明台,小少爷接过大哥端过来的水,便仰头把药吃了。

 

“怎么了?”明诚看着其实都猜到了,老实说他今天也有点吃过头了。

 

“还能怎么了,不就是吃撑了,没出色。”明楼一脸嫌弃。

 

“明台,你啊要记着多吃坏肚皮,这两天吃得清淡点,知道了?”明镜瞪了明楼一眼,转头便也说了明台一句。

 

明楼洗完澡出来,看见明诚半躺在床上滑着手机,“在干什么?”

 

“跟今天的那个同学在聊天。”明诚的这班中学同学常联络的就剩这几个了,今天的林怀德是其中一个,他们有个聊天群组。

 

明楼也上了床,钻进了被窝后,便开始在明诚的身上乱摸。明诚一手拍开了那只咸猪手,“别闹。”

 

“你嫌弃我。”

 

“哪有,好啦!别总吃这些有的没的干醋。对了!你快去上网买明天的电影票吧!”

 

“我买?”

 

“怎么? 不行吗?”

 

“我好像没试过上网买票。”

 

“又不是计算机白痴,人家有指示的,你跟着指示做就行了。”

 

明诚跟林怀德聊完天,扭头看见明楼还在拿着手机在弄,“怎么? 还没买好?”

 

明楼没答他,径自在手机屏幕上点来点去,明诚没往他的屏幕上看,只是又问了一句,“诶,你到底行不行啊?”

 

明楼一听,便二话不说的把手机放回床头柜上,翻身过去跨在明诚的身上,在明诚的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我行不行,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