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明家日常/現代AU】開門七件事 - 醋

這天晚飯只有三個人在家吃,明鏡、明台和阿香,跟往常一樣吃好了飯,阿香在廚房裡洗碗,明台陪明鏡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從廚房傳來一聲慘叫,“呀!”

 

明台本來正窩在沙發上拿着手機在捉精靈,聽到廚房傳出的慘叫聲,差點把他嚇得連手機都掉了,明鏡也被阿香嚇得從沙發上彈起。

 

兩人從客廳直奔廚房,一到門口就看到阿香狼狽地關水喉,又想把正在溢出水池的水抹掉,地上也已經有個小水窪了。

 

“你這是在幹嘛?”明台好像沒怎麼看過家裡有這樣的場面出現過。

 

“水槽不知怎的塞住了!”阿香有些委屈的回答着。

 

“水槽塞住的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吧?怎麼之前你不說呢?阿香。”明鏡也奇怪。

 

“我本來覺得沒什麼,只是去水慢了點,想着把碗洗完之後拔掉塞子,等它自己慢慢放掉就好,沒想到今天變這樣了!怎麼辦?”

 

“打電話叫人來幫忙弄吧? 別看我,我也不會弄,阿誠哥又不在。”明台搖了搖頭。

 

大門打開,有兩個剛加班回來的人踏進了家門,客廳裡的電視開着卻沒人,這情況很少見,明誠接過明樓脫下的西裝外套,邊向沙發上放邊喊道,“我們回來了。”

 

明誠用比平常大的聲量喊了聲,估摸着這樣應該有人能聽見。一會便看到明鏡從廚房那邊走出來,明台也跟在後面,一看到明誠便像有救星出現般小跑過去,“阿誠哥!救命!”

 

“怎麼了?”明誠也脫下他的西裝外套,正在順手解領帶。

 

“明台,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是毛毛躁躁的。”明樓眉頭微蹙,可是話音剛落,便接收到明鏡的瞪眼,於是也不敢再說話了。

 

“阿誠,廚房的水槽塞住了,阿香剛才洗碗的時候才發現的,現在弄得一地水,你去幫她看看,如果不能修的話,明天打電話抄人來修吧。”

 

“啊? 好的。”明誠擼好袖子,便去了廚房,明樓他們也好奇,便跟着走了過去。

 

一到廚房門口便看到水窪變大了,“阿誠哥!”阿香正拿着拖把在擦地,“水槽塞了,弄得到處到是水了…”

 

明誠用眼神安慰了阿香,讓她別着急,“我先看看。”把西褲的褲管折好,然後進去廚房,拍了拍阿的的肩膀便去水池那邊看了。裡面的水已經被阿香舀了出來放在膠桶裡,“是這邊這個水槽塞了嗎?”

 

“嗯。”阿香點了點頭。

 

“那有沒有蘇打粉? 我記得家裡有白醋的。”

 

阿香放下手中的拖把便去廚櫃把東西找出來,明台在外面看熱鬧,明樓則選擇先回房了,這種事情,明誠能輕鬆搞定。

 

“阿誠哥,你要蘇打粉跟白醋幹嘛?”

 

“通渠。”

 

“通渠?”明台與阿香同步發問。

 

“阿香,你先找個鍋把醋加熱。”

 

明誠找到水槽的蓋子後又把蘇打粉倒進了水槽裡,不一會阿香便把加熱了的醋遞了給明誠。

 

將醋也倒進去後把蓋子蓋起來,也好像沒什麼特別事情發生,三人在廚房裡聊聊天,明台去了翻冰箱,找到了三個布丁,一人一個的吃了起來,等了十來分鐘,明誠忽然道,“你們注意看了。”

 

很快便有一些像產生泡泡的“咕嚕”聲在水管裡響起來,等到聲音消失了,再打開蓋子,然後道,“應該好了。”把水喉打開讓水沖了一會。

 

“搞定了,阿香你再試一下。”明誠說完,把手也洗了一下,抽了張抹手紙來抹乾手。

 

 “就這樣?”明台一臉不相信的表情。

 

“是啊? 你還想怎樣?”

 

“就這麼簡單?”

 

“那你想要多複雜?”明誠轉身倚在中島的邊上。

 

“怎麼沒見你用什麼通渠水之類的? 那麼簡單的話還要那些通渠師傅有何用?”

 

“那當然不一樣,有些水渠淤塞是可能有其他問題的,但是大部份家裡的水槽淤塞,可能只是一些比較輕的東西,例如食物殘渣或是毛髮之類的,這種體積較輕的,一般用那些化學品,通渠水之類的是可以簡單解決問題,但化學品用得多始終也不好,而且對喉管的保養也不好,現在用白醋和蘇打粉也可以產生同樣的化學效果,又不傷喉管,幹嘛不用呢?”

 

“等等,阿誠哥,這兩樣加起來,有什麼化學反應啊? 我怎麼好像沒有學過?”明台歪頭。

 

“對啊阿誠哥,這個是什麼原理。”阿香眼冒星星的望着明誠問道。

 

面對這兩個突然充滿求知慾的年輕人,明誠忍不住笑了起來,剛好明樓進來廚房想要泡茶,在外面就已經聽到明誠那爽朗的笑聲,他也像是加班回來的疲憊一掃而空,臉上也掛着一抹笑意,向着三人問,“怎麼了? 什麼事這麼開心?”

 

“沒,他們兩個以前上的化學課大概都還給老師了。”明誠用手指抹了一下眼角浸出的淚水。

 

明樓疑惑,“化學?”

 

“嗯,家裡沒有通渠用的清潔劑,便用了點白醋和蘇打粉來把水槽通了。”明誠解釋着,邊走過去在一個廚櫃裡拿出茶葉,從智能泡茶機裡拿出茶葉隔子,把明樓愛喝的祁門紅放了點進去,然後接水,放回機座上,茶隔自動下降到水中,開始煮了起來。

 

“怎麼用這個泡茶。”明樓有點小不滿。

 

“現在也不早了,等下泡完又要把茶具洗一遍,你今天先將就一下嘛,而且我覺得這個壼泡出來的茶也不錯啊!”

等茶泡好了,四個人一人一杯拿着到了客廳坐,便看到明鏡走下來,“你們怎麼都在啊?”

 

“大姐,過來坐嗎? 水槽好了,我們在問阿誠哥剛才的白醋加蘇打粉通渠法。”明台向在樓梯上的明鏡招了招手。

 

阿香機靈地去了廚房倒了杯茶給明鏡,然後回來問明誠,“阿誠哥,剛才那個,快說嘛。”

 

“說起來,你學起來也好,雖然要多做點準備功夫,不過以後還能省了買清潔劑的錢。”明誠拿起茶杯啜了一口茶。

 

“其實蘇打粉裡有碳酸氫鈉的成份,而白醋的成份裡有乙酸,兩者混合後會產生酸鹼中和,當中會產生二氧化碳,所以就會冒泡泡了。”明樓接起了解釋的工作。

 

“我之前看過一本書,裡面其實也有說到,真實的家是供人居住的,只要整潔安全,舒適就好,有一個「讓孩子在少量的細菌中成長」的說法,因為過度清潔和消毒,是可能會使免疫系統無法健康成熟的發展。因為太乾淨的話有孩子就有可能因為一點小小的東西就過敏,我也認為這是得不常失,不過家裡沒小孩,倒也不用操這個心。不過阿香,你以後如果結了婚生了小孩,可以考慮一下讓孩子在這種環境成長,就如同有人說把寵物和孩子放在一起成長,這樣的話孩子也是比較健康的。”明誠接着說。

 

“其實我們也可以在家裡自己做點簡單的清潔劑的,你用完那些洗潔精的瓶子可以留起來,沖乾淨之後用來放蘇打水和白醋水,這樣還省得再找瓶子。蘇打水的份量大約是3大匙的蘇打粉加500cc的水,白醋水的話,水的比例是1:2。”

 

“那這些可以用來清潔些什麼呀?”阿香拿着手機在做筆記。

 

“一般可以用在爐子、桌面、微波爐、烤箱、洗碗槽、磁磚面、浴缸、馬桶、冰箱,還可以用來洗衣服。”明誠數着。

 

“嘩!這麼誇張?!”明台用了一個誇張的表情,把坐在他身邊的明鏡逗笑了。

 

“其實現在都說要環保,這種清潔劑用起來也算方便,清潔力還不俗,又無毒,的確是不錯的。都是前人留下的智慧結晶來啊。”明鏡笑着點了點頭。

 

“那用法呢?阿誠哥。”阿香很有興致。

 

“例如爐子髒時,可以將蘇打粉灑在髒污的地方,靜置約5分鐘,然後再用一般的濕布來擦,就可以去掉油污了。如果是頑固的污垢,可以在已經灑了蘇打粉的地方再噴白醋水,同樣靜置5分鐘左右然後用布擦就能擦乾淨了。”

 

“對了!有一個對你特別有用的!”明誠提高了一點音量,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

 

“將燒焦了的鍋子也灑入一匙約10毫升的蘇打粉,然後加水蓋過燒焦的地方再加熱然後熄火靜置20分鐘後就可以刷淨焦掉了的鍋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台一下沒忍住,差點笑得在沙發上打跌了。

 

“明台,你太誇張了啊。”明鏡用手指點了點明台的腦門,然後跟阿香說,“別理他,你也是偶爾不小心而已。”

 

“其實真的沒關係,我試做新菜色也難免會失手,明台你又不會做飯,還笑人,等下阿香罷工的話,明天晚飯你做啊!”明誠安慰阿香。

 

“還有一個用途是明台絕對需要的。”明樓在一旁看到阿香在扁嘴,便幫着打個圓場。

 

“也是呢,明台從小到大,吃飯都經常性不小心地把咖啡漬、醬汁彈到衣服上,這個我知道你頭痛很久了,以後再遇到明台那小子衣服上那些難搞的污漬,也可以用蘇打粉和白醋幫忙啊!在有污漬的地方灑上蘇打粉,然後噴上白醋水,等太約20-30分鐘左右再刷洗,然後再丟進洗衣機跟其他衣服一起洗就可以了。”

 

“這個不錯,省得那小子成天借着這點要求買新衣服。”明樓點頭贊成。

 

明鏡看了看掛牆鐘,時間已經不早了,是時候睡了,“好了,也不早了,明天再聊吧,都去休息了。”

 

各自回房,明誠是回到自己的房間的,因為他昨天被明樓折騰了一晚,今天又辛勤工作了一天,着實想睡個好覺,誰知明樓竟然跟在了後頭進了他的房間。

 

“你怎麼了?”

“睡覺。”

 

“睡覺你不回自己房間?”

 

“等你啊!”

 

“等等!你回來時在車上答應今天晚上讓我自己睡的!”

 

“沒你我睡不着嘛。”

 

“大哥,求你高抬貴手,我真的很累了。”明誠兩手合十。

 

不要說明誠,其實明樓自己也累,看到明誠眼下淡淡的黑眼圈,他知道自己昨晚是過份了,可是他實在是需要宣洩一下,然後開了車就踩不住剎車了。可他太久沒一個人睡了,如果今天把他趕回去,那肯定睡不好,他在賭明誠會心軟。

 

“這樣吧,我答應你,什麼都不做,今晚我們都乖乖睡覺,好嗎?”明樓帶着試探的意味,這是他對着明誠獨有的撒嬌方式。

 

嘆了口氣,明誠也知自己總是拒絕不了明樓,也只能認了,“好吧,不過先說好,真的什麼都不准幹啊!你亂來的話就準備以後都自己睡吧!”

 

“好!成交!”明樓一把摟住明誠的腰,把人拽回房間,終於躺回那張舒適的大床,明樓替兩人都蓋好被子,明誠幾乎是一沾枕頭就睡着了,也沒跟他再說什麼。

 

明樓把人抱在懷中,感受着身邊傳來那均勻的鼻息與輕輕的鼾聲,在他臉上似有若無地印下一吻,在他耳畔小聲的說了句晚安,便也進入了夢鄉。

 

夢裡,是一個空曠的地方,前面有一間小屋,旁邊還有一片樹林,不遠處還有個湖,一個人影站在小屋前微笑着向他招了招手,那個人笑得溫柔,是他最愛的,想要共渡餘生的人。

 

-----------------------

感謝閱讀過的你。

 

我是简体分割线。

-----------------------

这天晚饭只有三个人在家吃,明镜、明台和阿香,跟往常一样吃好了饭,阿香在厨房里洗碗,明台陪明镜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从厨房传来一声惨叫,“呀!”

 

明台本来正窝在沙发上拿着手机在捉精灵,听到厨房传出的惨叫声,差点把他吓得连手机都掉了,明镜也被阿香吓得从沙发上弹起。

 

两人从客厅直奔厨房,一到门口就看到阿香狼狈地关水喉,又想把正在溢出水池的水抹掉,地上也已经有个小水洼了。

 

“你这是在干嘛?”明台好像没怎么看过家里有这样的场面出现过。

 

“水槽不知怎的塞住了!”阿香有些委屈的回答着。

 

“水槽塞住的话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吧?怎么之前你不说呢?阿香。”明镜也奇怪。

 

“我本来觉得没什么,只是去水慢了点,想着把碗洗完之后拔掉塞子,等它自己慢慢放掉就好,没想到今天变这样了!怎么办?”

 

“打电话叫人来帮忙弄吧? 别看我,我也不会弄,阿诚哥又不在。”明台摇了摇头。

 

大门打开,有两个刚加班回来的人踏进了家门,客厅里的电视开着却没人,这情况很少见,明诚接过明楼脱下的西装外套,边向沙发上放边喊道,“我们回来了。”

 

明诚用比平常大的声量喊了声,估摸着这样应该有人能听见。一会便看到明镜从厨房那边走出来,明台也跟在后面,一看到明诚便像有救星出现般小跑过去,“阿诚哥!救命!”

 

“怎么了?”明诚也脱下他的西装外套,正在顺手解领带。

 

“明台,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毛毛躁躁的。”明楼眉头微蹙,可是话音刚落,便接收到明镜的瞪眼,于是也不敢再说话了。

 

“阿诚,厨房的水槽塞住了,阿香刚才洗碗的时候才发现的,现在弄得一地水,你去帮她看看,如果不能修的话,明天打电话抄人来修吧。”

 

“啊? 好的。”明诚撸好袖子,便去了厨房,明楼他们也好奇,便跟着走了过去。

 

一到厨房门口便看到水洼变大了,“阿诚哥!”阿香正拿着拖把在擦地,“水槽塞了,弄得到处到是水了…”

 

明诚用眼神安慰了阿香,让她别着急,“我先看看。”把西裤的裤管折好,然后进去厨房,拍了拍阿的的肩膀便去水池那边看了。里面的水已经被阿香舀了出来放在胶桶里,“是这边这个水槽塞了吗?”

 

“嗯。”阿香点了点头。

 

“那有没有苏打粉? 我记得家里有白醋的。”

 

阿香放下手中的拖把便去厨柜把东西找出来,明台在外面看热闹,明楼则选择先回房了,这种事情,明诚能轻松搞定。

 

“阿诚哥,你要苏打粉跟白醋干嘛?”

 

“通渠。”

 

“通渠?”明台与阿香同步发问。

 

“阿香,你先找个锅把醋加热。”

 

明诚找到水槽的盖子后又把苏打粉倒进了水槽里,不一会阿香便把加热了的醋递了给明诚。

 

将醋也倒进去后把盖子盖起来,也好像没什么特别事情发生,三人在厨房里聊聊天,明台去了翻冰箱,找到了三个布丁,一人一个的吃了起来,等了十来分钟,明诚忽然道,“你们注意看了。”

 

很快便有一些像产生泡泡的“咕噜”声在水管里响起来,等到声音消失了,再打开盖子,然后道,“应该好了。”把水喉打开让水冲了一会。

 

“搞定了,阿香你再试一下。”明诚说完,把手也洗了一下,抽了张抹手纸来抹干手。

 

 “就这样?”明台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是啊? 你还想怎样?”

 

“就这么简单?”

 

“那你想要多复杂?”明诚转身倚在中岛的边上。

 

“怎么没见你用什么通渠水之类的? 那么简单的话还要那些通渠师傅有何用?”

 

“那当然不一样,有些水渠淤塞是可能有其他问题的,但是大部份家里的水槽淤塞,可能只是一些比较轻的东西,例如食物残渣或是毛发之类的,这种体积较轻的,一般用那些化学品,通渠水之类的是可以简单解决问题,但化学品用得多始终也不好,而且对喉管的保养也不好,现在用白醋和苏打粉也可以产生同样的化学效果,又不伤喉管,干嘛不用呢?”

 

“等等,阿诚哥,这两样加起来,有什么化学反应啊? 我怎么好像没有学过?”明台歪头。

 

“对啊阿诚哥,这个是什么原理。”阿香眼冒星星的望着明诚问道。

 

面对这两个突然充满求知欲的年轻人,明诚忍不住笑了起来,刚好明楼进来厨房想要泡茶,在外面就已经听到明诚那爽朗的笑声,他也像是加班回来的疲惫一扫而空,脸上也挂着一抹笑意,向着三人问,“怎么了? 什么事这么开心?”

 

“没,他们两个以前上的化学课大概都还给老师了。”明诚用手指抹了一下眼角浸出的泪水。

 

明楼疑惑,“化学?”

 

“嗯,家里没有通渠用的清洁剂,便用了点白醋和苏打粉来把水槽通了。”明诚解释着,边走过去在一个厨柜里拿出茶叶,从智能泡茶机里拿出茶叶隔子,把明楼爱喝的祁门红放了点进去,然后接水,放回机座上,茶隔自动下降到水中,开始煮了起来。

 

“怎么用这个泡茶。”明楼有点小不满。

 

“现在也不早了,等下泡完又要把茶具洗一遍,你今天先将就一下嘛,而且我觉得这个壸泡出来的茶也不错啊!”

 

等茶泡好了,四个人一人一杯拿着到了客厅坐,便看到明镜走下来,“你们怎么都在啊?”

 

“大姐,过来坐吗? 水槽好了,我们在问阿诚哥刚才的白醋加苏打粉通渠法。”明台向在楼梯上的明镜招了招手。

 

阿香机灵地去了厨房倒了杯茶给明镜,然后回来问明诚,“阿诚哥,刚才那个,快说嘛。”

 

“说起来,你学起来也好,虽然要多做点准备功夫,不过以后还能省了买清洁剂的钱。”明诚拿起茶杯啜了一口茶。

 

“其实苏打粉里有碳酸氢钠的成份,而白醋的成份里有乙酸,两者混合后会产生酸碱中和,当中会产生二氧化碳,所以就会冒泡泡了。”明楼接起了解释的工作。

 

“我之前看过一本书,里面其实也有说到,真实的家是供人居住的,只要整洁安全,舒适就好,有一个「让孩子在少量的细菌中成长」的说法,因为过度清洁和消毒,是可能会使免疫系统无法健康成熟的发展。因为太干净的话有孩子就有可能因为一点小小的东西就过敏,我也认为这是得不常失,不过家里没小孩,倒也不用操这个心。不过阿香,你以后如果结了婚生了小孩,可以考虑一下让孩子在这种环境成长,就如同有人说把宠物和孩子放在一起成长,这样的话孩子也是比较健康的。”明诚接着说。

 

“其实我们也可以在家里自己做点简单的清洁剂的,你用完那些洗洁精的瓶子可以留起来,冲干净之后用来放苏打水和白醋水,这样还省得再找瓶子。苏打水的份量大约是3大匙的苏打粉加500cc的水,白醋水的话,水的比例是1:2。”

 

“那这些可以用来清洁些什么呀?”阿香拿着手机在做笔记。

 

“一般可以用在炉子、桌面、微波炉、烤箱、洗碗槽、磁砖面、浴缸、马桶、冰箱,还可以用来洗衣服。”明诚数着。

 

“哗!这么夸张?!”明台用了一个夸张的表情,把坐在他身边的明镜逗笑了。

 

“其实现在都说要环保,这种清洁剂用起来也算方便,清洁力还不俗,又无毒,的确是不错的。都是前人留下的智慧结晶来啊。”明镜笑着点了点头。

 

“那用法呢?阿诚哥。”阿香很有兴致。

 

“例如炉子脏时,可以将苏打粉洒在脏污的地方,静置约5分钟,然后再用一般的湿布来擦,就可以去掉油污了。如果是顽固的污垢,可以在已经洒了苏打粉的地方再喷白醋水,同样静置5分钟左右然后用布擦就能擦干净了。”

 

“对了!有一个对你特别有用的!”明诚提高了一点音量,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将烧焦了的锅子也洒入一匙约10毫升的苏打粉,然后加水盖过烧焦的地方再加热然后熄火静置20分钟后就可以刷净焦掉了的锅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明台一下没忍住,差点笑得在沙发上打跌了。

 

“明台,你太夸张了啊。”明镜用手指点了点明台的脑门,然后跟阿香说,“别理他,你也是偶尔不小心而已。”

 

“其实真的没关系,我试做新菜色也难免会失手,明台你又不会做饭,还笑人,等下阿香罢工的话,明天晚饭你做啊!”明诚安慰阿香。

 

“还有一个用途是明台绝对需要的。”明楼在一旁看到阿香在扁嘴,便帮着打个圆场。

 

“也是呢,明台从小到大,吃饭都经常性不小心地把咖啡渍、酱汁弹到衣服上,这个我知道你头痛很久了,以后再遇到明台那小子衣服上那些难搞的污渍,也可以用苏打粉和白醋帮忙啊!在有污渍的地方洒上苏打粉,然后喷上白醋水,等太约20-30分钟左右再刷洗,然后再丢进洗衣机跟其他衣服一起洗就可以了。”

 

“这个不错,省得那小子成天借着这点要求买新衣服。”明楼点头赞成。

 

明镜看了看挂墙钟,时间已经不早了,是时候睡了,“好了,也不早了,明天再聊吧,都去休息了。”

 

各自回房,明诚是回到自己的房间的,因为他昨天被明楼折腾了一晚,今天又辛勤工作了一天,着实想睡个好觉,谁知明楼竟然跟在了后头进了他的房间。

 

“你怎么了?”

“睡觉。”

 

“睡觉你不回自己房间?”

 

“等你啊!”

 

“等等!你回来时在车上答应今天晚上让我自己睡的!”

 

“没你我睡不着嘛。”

 

“大哥,求你高抬贵手,我真的很累了。”明诚两手合十。

 

不要说明诚,其实明楼自己也累,看到明诚眼下淡淡的黑眼圈,他知道自己昨晚是过份了,可是他实在是需要宣泄一下,然后开了车就踩不住剎车了。可他太久没一个人睡了,如果今天把他赶回去,那肯定睡不好,他在赌明诚会心软。

 

“这样吧,我答应你,什么都不做,今晚我们都乖乖睡觉,好吗?”明楼带着试探的意味,这是他对着明诚独有的撒娇方式。

 

叹了口气,明诚也知自己总是拒绝不了明楼,也只能认了,“好吧,不过先说好,真的什么都不准干啊!你乱来的话就准备以后都自己睡吧!”

 

“好!成交!”明楼一把搂住明诚的腰,把人拽回房间,终于躺回那张舒适的大床,明楼替两人都盖好被子,明诚几乎是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也没跟他再说什么。

 

明楼把人抱在怀中,感受着身边传来那均匀的鼻息与轻轻的鼾声,在他脸上似有若无地印下一吻,在他耳畔小声的说了句晚安,便也进入了梦乡。

 

梦里,是一个空旷的地方,前面有一间小屋,旁边还有一片树林,不远处还有个湖,一个人影站在小屋前微笑着向他招了招手,那个人笑得温柔,是他最爱的,想要共渡余生的人。


 


评论(3)

热度(44)

  1. 谦受益喪失中年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晨梦夕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