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明家日常/現代AU】開門七件事 - 茶

“我回來啦!”阿香元氣滿滿的站在明家大宅大門前往裡一喊。

 

“阿香? 你回來了?”明鏡正從樓梯下來,向着阿香笑着點了點頭。

 

“是的,大小姐。我給你們都帶了些禮物回來!”

 

“啊?”明鏡示意阿香跟她到沙發那邊坐下來聊。

 

兩人坐下後,阿香開始把帶回來的拌手禮一件件的放到茶几上。給了明鏡一個小袋子,裡面是一個銀製的胸針,款式簡潔,“大小姐,太貴的我買不起,這個是在原宿的一家小商店裡看到的,覺着跟你挺適合,所以買回來送你了,希望你喜歡!”

 

“謝謝,物輕情意重,讓你破費了。”明鏡笑着收下了那枚胸針。

 

“不會不會,我能遇到你們實在是太幸運了。你們都對我很好,之前在你們這裡兼職,給我的工資已經比市價高很多了,而且還借我錢付了媽媽的醫療費。”

 

“傻丫頭,人與人之間都應該互相幫助的嘛,我看你也乖巧懂事,這種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呢?”

 

“我媽教我做人一定要“得人恩果千年記,得人花戴萬年香”,做人不能忘本呀!”

 

“對了,你媽媽最近身體如何?”

 

“媽媽已經好很多了,終於過了兩年的觀察期,早陣子檢查癌指數都在標準以內,算是叫做好了。”

 

“那就好,如果有什麼需要,記得要跟我們講,能幫的我們會盡力幫忙的。”

 

“嗯,知道了。大小姐。”

 

大門打開,是明台從外面進來,一看到沙發上的大姐和阿香,便快步走了過去,向着阿香伸手,“手信呢?”

“怎麼可能少了你那份啊小少爺,拿着。”阿香把一個紙袋遞了給明台,藍色的紙袋上只用白色印了一個小logo在上面,那是動漫迷都一定知道的一家店。

 

明台把紙袋裡的東西拿出來,是一個他最近正在追的動畫所出的原畫集,“啊!太好了!這下不用上網訂了,謝謝啦!”

 

“我跟朋友在秋葉原泡了一整天,我也買了好多週邊,嘿嘿。”想着家裡那堆週邊,阿香瞬間有了幸福的感覺。

 

“對了,大少爺和阿誠哥呢?”

 

“他們?不知道啊,今天不是休假嗎?他倆好像一早就不在了。”

 

“明台你啊,成天叫你休假也不要睡懶覺,你就總得日上三竿才起床。他們去了機場接二伯啦!”

 

“二伯?他是今天到嗎?”明台好像想起了什麼。

 

“你個小沒良心的,二伯多疼你,你竟然忘了他老人家今天到,之前還說要去接他的。”明鏡嗔道。

 

“呃…”明台快手快腳地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明誠。

 

“阿誠哥? 你跟大哥接到二伯了嗎?”

 

“接到了…”本來是開着免提接的電話,話筒突然傳來了另一把聲音,“臭小子,就知道玩!回家再收拾你!你現在和大姐一起過來酒店吧,阿誠在「中國會」訂了位子跟二伯接風。早點到,別磨磨蹭蹭的!”

 

明台訕笑着掛了電話,明鏡也從沙發上起來回房間去換衣服了,她對阿香道,“阿香,我們要出門了,冰箱裡有阿誠昨天做的杏仁豆腐,想吃的可以吃啊。”

 

“哇!太好啦!一回來就有阿誠哥的甜品可以吃!”女生基本都愛吃甜品,明誠做甜品的手藝總被她誇着可以去開店,不過因為平常工作忙,他一般只會在心血來潮或是閒得發慌才會出手做甜品了。

 

“誒!你記着留點給我們,別全吃了啊!”

 

“知道啦!大少爺剛才不是在催嗎?快去換衣服啦,等下又被大少爺懟你可不關我的事啊!”

 

餐廳位於中環,裝潢以二、三十年代的舊上海為主題,類似於和平飯店的那種布置格局。明誠想着二伯難得從英國回來一次,應該也想吃吃中菜,於是便訂了這家餐廳。

 

走過一點就是二伯這次住的酒店,其實明鏡他們有邀請二伯到家裡住,可是二伯怕打擾到他們便推辭了,訂了酒店住。二伯一家本來也在香港,可是後來兒子去了英國讀書,畢業後在英國工作,還娶了個洋媳婦,後來便把二伯也接到英國去了。

 

這次回來是想探探親戚朋友的,加上他也好多年沒回來了,也想看看香港變成怎樣,明台自告奮勇的負責了做導遊的職務,明鏡也打算作陪,明樓與明誠因為工作脫不開身,只能等他們逛完了,再聚在一起吃晚飯。

 

明家姊弟喜歡喝茶,二伯便特地從英國帶了些伯爵茶葉回來,還從朋友那裡拿到一罐法國老牌茶園出品的混合茶,這茶的名字叫casablanca綠茶加上摩洛哥薄荷和佛手柑,這種香氣明誠和明鏡都非常喜歡,可惜香港沒有賣,要買還得請朋友順道帶回來。

 

二伯就這樣在香港停留了接近一個月就回英國了。有一天阿香在廚房抹放茶葉的櫃子,把家裡的茶葉拿出來放在中島,明誠剛好走進來想喝杯水,看到那些茶葉,便走過去問,“你在幹嘛?”

 

“阿誠哥,我在抹櫃啊,不過原來已經有這麼多葉了,有些好像還過期了,怎麼辦?”

 

“過期?我看看。”

 

“哦,這些都是未開封的真空包裝,就算過了期,只要保存得好其實也沒有所謂的過期,不過如果不想用來泡茶喝的話,其實也可以把它們掉開,還有其他用途的。”

 

“其他用途?”

 

明誠點了點頭,接着道,“茶葉受潮後的樣子你有見過吧?”

 

“會膨成一團的,對吧?”阿香回答道。

 

“乾燥的茶的吸水性很強,可以拿點過期的茶葉放在一個…我們不是有那些茶袋嗎?用來隔茶葉的那種。” “有啊。”阿香打開抽屜,拿了一包還新的茶袋出來遞給明誠。

 

“把一些過期的茶葉拆出來,放在茶袋裡,之後可以放在冰箱或是抽屜等怕受潮的地方,可以用來抽濕的。過一段時間等茶葉都膨脹得差不多就再換一些,吸濕效果不錯的,而且還有除臭的功效。”

 

“那麼好啊?”

 

明誠給自己倒了杯水,又給阿香倒了一杯,“是啊,反正都拆了那盒過期的,找個壼泡一些,然後用來澆花,園子裡有棵花不是長得很好,正好把茶葉渣當肥料。”

 

阿香去泡完過期茶葉當肥料用,轉身回來便看見明誠拿起二伯送給他們的伯爵茶葉。

 

“阿誠哥,原來你在這,大哥在找你!”明台小跑着進來拉開了冰箱的門,從裡面拿了罐冰凍的可樂猛灌。

 

“誒!你慢點,當然嗆着。”話音剛落便看到明台禁不住二氧化碳,急忙用手捂住嘴巴,忍着想要一口噴出的衝動。

 

“你說你…不是叫你慢點的嗎?口喝也用不着這樣啊,笨。”

 

明台揮了揮手,示意明誠去找明樓,阿香則遞了張紙巾給他,讓他擦嘴。

 

當明誠再一次回到廚房時,發現這個兩小的還在,而且好像在研究些什麼,中島上一堆東西,“你們在幹嘛?”

 

“阿誠哥!我想吃伯爵茶布丁!”明台抬頭看到明誠,眼都像放光了。

 

“我記得有教過阿香做的啊,你們可以自己試一下嘛。”

 

“阿誠哥,還是你來吧,他一直在質疑我的能力,我不要做了!給你打下手算了。”

 

明誠無奈地走過去,摸了摸阿香的頭,“好吧,你們現在是做到哪個步驟了?”

 

“其實我還沒開始…”

 

“好吧,那現在一起做吧,明台你也來幫忙,只看不動手的話,做好了也不給你吃啊!”

 

“魚膠片呢? 拿這個去找些冰水先泡軟,然後搾乾水份放好等下用。”明誠遞了幾片魚膠片給明台,讓他去弄了。轉頭又跟阿香說,“你呢,先把牛奶、砂糖、淡奶油先拿出來,我去找找看用哪個茶葉比較好。”

 

明誠選了二伯從英國帶回來給他們的茶,然後把牛奶、砂糖開小火煮至微熱然後關火,再把茶包放進去蓋上蓋子焗了15鐘左右。

 

在泡茶的期間,明樓進來廚房想要泡杯茶,看到他們三個在聊天,“你們在幹嘛?”

 

“大哥,阿誠哥在做伯爵茶布丁,你來幹嘛?”

 

明樓沒理明台,只是對着明誠說,“我想喝茶。”

 

明誠拿起拿來做布丁的伯爵茶包裝問明樓,“這個是二伯從英國帶回來的,你要不要喝?要的話我給你泡杯?”

 

明樓接過盒子,看了一下便點頭了。於是明誠便去泡了茶,一般水夠熱的話,把茶包放到茶子中兌熱水,焗3分鐘左右味道就出來了,把泡好的茶遞了給明樓,便把他趕了出去,省得礙地方。

 

“差不多了,把篩子和湯匙給我。”

 

接過網篩和湯匙,輕輕按壓着茶包把奶都壓出來後,把煮好的奶過一遍篩子,然後把剛才弄軟了的魚膠片放進去攪拌到完全溶解,再把淡奶油倒進去再一次攪拌,為了不影響口感,再把牛奶過一遍篩子,倒入小瓶中,蓋回蓋子。

 

“好了,把小瓶子放到冷藏室裡冷上幾個小時,等凝固了就能吃了。”明誠讓阿香和明台把盛了牛奶的小瓶子放到冷藏室,自己去收拾東西了,這次特地多做一點,可以帶點給明堂哥的小孩吃。

 

晚飯吃完後,明台已經急不及待跑去廚房把布丁拿出來,端了五人份出來,大家吃着這個茶香與奶香結合得剛好的布丁,明誠看着他們吃得高興,便想着有時間再做一個伯爵茶戚風蛋糕吧,他剛才在選茶葉時就看到不知不覺家裡原來囤了大量的伯爵茶茶葉,正好可以消耗一下存貨。

 

臨睡前,明樓與明誠躺在床上聊了會天,明誠感概着這陣子都好忙,累得要死,他好想放假。

 

“等這個併購案子完了,我們去趟法國吧?”明樓說道。

 

“走得開嗎?行政總裁跟財務總監兩個都一下子走掉不太好吧?”

 

“不是還有大姐和明堂哥?他們一個是公司主席,一個營運總監,況且又不是去了不回來,如果真的沒了我們就不行,那要檢討的就是我們了,把手底下的人都慣壞了。”

 

見明誠還在猶豫,明樓直接拍了板,“就這麼定了,你去法國順道可以去買點Mariage Frères的茶,我記得家裡的casablanca都喝完了,這個我記得好像沒在賣了吧?

 

“你怎麼知道的?”

 

“傻瓜,關於你的,我當然知道啊。”

 

明誠愣了一下,然後在明樓的臉頰上淺淺一吻,在他的耳邊輕輕說着,“Bonne nuit cher”

 

明樓靠了過去,回了明誠一句,“是你先撩我的,今晚你別想睡了。”

 

----------------------

感謝閱讀過的你。

 

我是简体分割线

----------------------

 

“我回来啦!”阿香元气满满的站在明家大宅大门前往里一喊。

 

“阿香? 你回来了?”明镜正从楼梯下来,向着阿香笑着点了点头。

 

“是的,大小姐。我给你们都带了些礼物回来!”

 

“啊?”明镜示意阿香跟她到沙发那边坐下来聊。

 

两人坐下后,阿香开始把带回来的拌手礼一件件的放到茶几上。给了明镜一个小袋子,里面是一个银制的胸针,款式简洁,“大小姐,太贵的我买不起,这个是在原宿的一家小商店里看到的,觉着跟你挺适合,所以买回来送你了,希望你喜欢!”

 

“谢谢,物轻情意重,让你破费了。”明镜笑着收下了那枚胸针。

 

“不会不会,我能遇到你们实在是太幸运了。你们都对我很好,之前在你们这里兼职,给我的工资已经比市价高很多了,而且还借我钱付了妈妈的医疗费。”

 

“傻丫头,人与人之间都应该互相帮助的嘛,我看你也乖巧懂事,这种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呢?”

 

“我妈教我做人一定要“得人恩果千年记,得人花戴万年香”,做人不能忘本呀!”

 

“对了,你妈妈最近身体如何?”

 

“妈妈已经好很多了,终于过了两年的观察期,早阵子检查癌指数都在标准以内,算是叫做好了。”

 

“那就好,如果有什么需要,记得要跟我们讲,能帮的我们会尽力帮忙的。”

 

“嗯,知道了。大小姐。”

 

大门打开,是明台从外面进来,一看到沙发上的大姐和阿香,便快步走了过去,向着阿香伸手,“手信呢?”

“怎么可能少了你那份啊小少爷,拿着。”阿香把一个纸袋递了给明台,蓝色的纸袋上只用白色印了一个小logo在上面,那是动漫迷都一定知道的一家店。

 

明台把纸袋里的东西拿出来,是一个他最近正在追的动画所出的原画集,“啊!太好了!这下不用上网订了,谢谢啦!”

 

“我跟朋友在秋叶原泡了一整天,我也买了好多外围,嘿嘿。”想着家里那堆外围,阿香瞬间有了幸福的感觉。

 

“对了,大少爷和阿诚哥呢?”

 

“他们?不知道啊,今天不是休假吗?他俩好像一早就不在了。”

 

“明台你啊,成天叫你休假也不要睡懒觉,你就总得日上三竿才起床。他们去了机场接二伯啦!”

 

“二伯?他是今天到吗?”明台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个小没良心的,二伯多疼你,你竟然忘了他老人家今天到,之前还说要去接他的。”明镜嗔道。

 

“呃…”明台快手快脚地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明诚。

 

“阿诚哥? 你跟大哥接到二伯了吗?”

 

“接到了…”本来是开着免提接的电话,话筒突然传来了另一把声音,“臭小子,就知道玩!回家再收拾你!你现在和大姐一起过来酒店吧,阿诚在「中国会」订了位子跟二伯接风。早点到,别磨磨蹭蹭的!”

 

明台讪笑着挂了电话,明镜也从沙发上起来回房间去换衣服了,她对阿香道,“阿香,我们要出门了,冰箱里有阿诚昨天做的杏仁豆腐,想吃的可以吃啊。”

 

“哇!太好啦!一回来就有阿诚哥的甜品可以吃!”女生基本都爱吃甜品,明诚做甜品的手艺总被她夸着可以去开店,不过因为平常工作忙,他一般只会在心血来潮或是闲得发慌才会出手做甜品了。

 

“诶!你记着留点给我们,别全吃了啊!”

 

“知道啦!大少爷刚才不是在催吗?快去换衣服啦,等下又被大少爷怼你可不关我的事啊!”

 

餐厅位于中环,装潢以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为主题,类似于和平饭店的那种布置格局。明诚想着二伯难得从英国回来一次,应该也想吃吃中菜,于是便订了这家餐厅。

 

走过一点就是二伯这次住的酒店,其实明镜他们有邀请二伯到家里住,可是二伯怕打扰到他们便推辞了,订了酒店住。二伯一家本来也在香港,可是后来儿子去了英国读书,毕业后在英国工作,还娶了个洋媳妇,后来便把二伯也接到英国去了。

 

这次回来是想探探亲戚朋友的,加上他也好多年没回来了,也想看看香港变成怎样,明台自告奋勇的负责了做导游的职务,明镜也打算作陪,明楼与明诚因为工作脱不开身,只能等他们逛完了,再聚在一起吃晚饭。

 

明家姊弟喜欢喝茶,二伯便特地从英国带了些伯爵茶叶回来,还从朋友那里拿到一罐法国老牌茶园出品的混合茶,这茶的名字叫casablanca绿茶加上摩洛哥薄荷和佛手柑,这种香气明诚和明镜都非常喜欢,可惜香港没有卖,要买还得请朋友顺道带回来。

 

二伯就这样在香港停留了接近一个月就回英国了。有一天阿香在厨房抹放茶叶的柜子,把家里的茶叶拿出来放在中岛,明诚刚好走进来想喝杯水,看到那些茶叶,便走过去问,“你在干嘛?”

 

“阿诚哥,我在抹柜啊,不过原来已经有这么多叶了,有些好像还过期了,怎么办?”

 

“过期?我看看。”

 

“哦,这些都是未开封的真空包装,就算过了期,只要保存得好其实也没有所谓的过期,不过如果不想用来泡茶喝的话,其实也可以把它们掉开,还有其他用途的。”

 

“其他用途?”

 

明诚点了点头,接着道,“茶叶受潮后的样子你有见过吧?”

 

“会膨成一团的,对吧?”阿香回答道。

 

“干燥的茶的吸水性很强,可以拿点过期的茶叶放在一个…我们不是有那些茶袋吗?用来隔茶叶的那种。” “有啊。”阿香打开抽屉,拿了一包还新的茶袋出来递给明诚。

 

“把一些过期的茶叶拆出来,放在茶袋里,之后可以放在冰箱或是抽屉等怕受潮的地方,可以用来抽湿的。过一段时间等茶叶都膨胀得差不多就再换一些,吸湿效果不错的,而且还有除臭的功效。”

 

“那么好啊?”

 

明诚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给阿香倒了一杯,“是啊,反正都拆了那盒过期的,找个壸泡一些,然后用来浇花,园子里有棵花不是长得很好,正好把茶叶渣当肥料。”

 

阿香去泡完过期茶叶当肥料用,转身回来便看见明诚拿起二伯送给他们的伯爵茶叶。

 

“阿诚哥,原来你在这,大哥在找你!”明台小跑着进来拉开了冰箱的门,从里面拿了罐冰冻的可乐猛灌。

 

“诶!你慢点,当然呛着。”话音刚落便看到明台禁不住二氧化碳,急忙用手捂住嘴巴,忍着想要一口喷出的冲动。

 

“你说你…不是叫你慢点的吗?口喝也用不着这样啊,笨。”

 

明台挥了挥手,示意明诚去找明楼,阿香则递了张纸巾给他,让他擦嘴。

 

当明诚再一次回到厨房时,发现这个两小的还在,而且好像在研究些什么,中岛上一堆东西,“你们在干嘛?”

 

“阿诚哥!我想吃伯爵茶布丁!”明台抬头看到明诚,眼都像放光了。

 

“我记得有教过阿香做的啊,你们可以自己试一下嘛。”

 

“阿诚哥,还是你来吧,他一直在质疑我的能力,我不要做了!给你打下手算了。”

 

明诚无奈地走过去,摸了摸阿香的头,“好吧,你们现在是做到哪个步骤了?”

 

“其实我还没开始…”

 

“好吧,那现在一起做吧,明台你也来帮忙,只看不动手的话,做好了也不给你吃啊!”

 

“鱼胶片呢? 拿这个去找些冰水先泡软,然后榨干水份放好等下用。”明诚递了几片鱼胶片给明台,让他去弄了。转头又跟阿香说,“你呢,先把牛奶、砂糖、淡奶油先拿出来,我去找找看用哪个茶叶比较好。”

 

明诚选了二伯从英国带回来给他们的茶,然后把牛奶、砂糖开小火煮至微热然后关火,再把茶包放进去盖上盖子焗了15钟左右。

 

在泡茶的期间,明楼进来厨房想要泡杯茶,看到他们三个在聊天,“你们在干嘛?”

 

“大哥,阿诚哥在做伯爵茶布丁,你来干嘛?”

 

明楼没理明台,只是对着明诚说,“我想喝茶。”

 

明诚拿起拿来做布丁的伯爵茶包装问明楼,“这个是二伯从英国带回来的,你要不要喝?要的话我给你泡杯?”

 

明楼接过盒子,看了一下便点头了。于是明诚便去泡了茶,一般水够热的话,把茶包放到茶子中兑热水,焗3分钟左右味道就出来了,把泡好的茶递了给明楼,便把他赶了出去,省得碍地方。

 

“差不多了,把筛子和汤匙给我。”

 

接过网筛和汤匙,轻轻按压着茶包把奶都压出来后,把煮好的奶过一遍筛子,然后把刚才弄软了的鱼胶片放进去搅拌到完全溶解,再把淡奶油倒进去再一次搅拌,为了不影响口感,再把牛奶过一遍筛子,倒入小瓶中,盖回盖子。

 

“好了,把小瓶子放到冷藏室里冷上几个小时,等凝固了就能吃了。”明诚让阿香和明台把盛了牛奶的小瓶子放到冷藏室,自己去收拾东西了,这次特地多做一点,可以带点给明堂哥的小孩吃。

 

晚饭吃完后,明台已经急不及待跑去厨房把布丁拿出来,端了五人份出来,大家吃着这个茶香与奶香结合得刚好的布丁,明诚看着他们吃得高兴,便想着有时间再做一个伯爵茶戚风蛋糕吧,他刚才在选茶叶时就看到不知不觉家里原来囤了大量的伯爵茶茶叶,正好可以消耗一下存货。

 

临睡前,明楼与明诚躺在床上聊了会天,明诚感概着这阵子都好忙,累得要死,他好想放假。

 

“等这个并购案子完了,我们去趟法国吧?”明楼说道。

 

“走得开吗?行政总裁跟财务总监两个都一下子走掉不太好吧?”

 

“不是还有大姐和明堂哥?他们一个是公司主席,一个营运总监,况且又不是去了不回来,如果真的没了我们就不行,那要检讨的就是我们了,把手底下的人都惯坏了。”

 

见明诚还在犹豫,明楼直接拍了板,“就这么定了,你去法国顺道可以去买点Mariage Frères的茶,我记得家里的casablanca都喝完了,这个我记得好像没在卖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

 

“傻瓜,关于你的,我当然知道啊。”

 

明诚愣了一下,然后在明楼的脸颊上浅浅一吻,在他的耳边轻轻说着, “Bonne nuit cher”

 

明楼靠了过去,回了明诚一句,“是你先撩我的,今晚你别想睡了。”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