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2

2. 一同外出购物

 

大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天气除了变得更凉以外,衣服也无法晾干,明诚正看着那堆洗了却没法晾的衣服在发愁。

 

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用最原始的方法:熨干。好在洗衣机本来就有干衣功能,虽然不能把衣服完全弄干,但最少现在拿衣服来熨的话,很快就能好,省了不少时间。

 

拿出熨板,又拿了熨斗,把要熨的衣服先放到篮子里,明楼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明诚在忙进忙出的便问道,“你在干嘛?”

 

“熨衣服。”

 

“为什么?我们这几天穿的都是T shirt而已,不需要熨吧?”

 

“大少爷,这几天都在下雨,衣服根本没办法晾,不熨干的话穿啥?”

 

明楼放下手中的报纸走过去站在明诚的身旁,看了看篮子里的衣物,拿出了一只袜问道,“不是吧?袜子也要熨?”

 

明诚没好气的回应着,还顺道拿起了另一只袜子贴在明楼的鼻子上, “大哥,这些衣服都已经放了好几天没法晾,还好我洗的时候加了点衣物柔顺剂,所以现在还好,不赶快点弄干的话霉味都要出来了。” 

 

一只袜子就这样贴过来,明楼倒是没躲,这袜子上留有柔顺剂的味道,是种软软的,像婴儿身上的味道,其实挺好闻的。

 

"家里又不是完全没衣服了,等放晴的时候一次全部晾不就好了?"

 

"先生,我家里的阳台就那么点大,没法子完部一下子拿去晾的呀,再说了,你可是没换洗衣物了啊!" 明诚提醒着。

 

"没了吗? 先去淘点回来?"

 

"衣服不要钱买呀,你现在的人物设定不是一个落难到要寄住在小助理家里的贵公子吗? 还这么浪费?"

 

"诶! 家里又没外人,而且买便宜的就好了,之前的这些不都是淘回来的吗?" 明楼说着,从篮子里拿起一件白色的T shirt。

 

"那内裤呢?"

 

明楼对衣服的款式,质量,品牌都可是不在乎,唯独贴身衣物不行,他穿开某大品牌的,明诚是有几条新的可以借给明楼,可是他穿的一来牌子不同,二来尺码也不一样。

 

不过雨太大了,他也实在懒得出门,于是还是拿了明诚的新内裤来顶替着,可尺码终究不同,勒着难受的苦头,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明诚没理他,只是把衣服的洗熨标签都看了一遍,分好类别后便开始工作了起来。明楼就这样傻站了一会,明诚也有不时抬头瞄他一眼,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去去去,你不帮忙就别愣在这儿。"

 

被明诚用像赶小动物的手势一晃,明楼终于回过神来,看来是没法赖在家里了,其实衣服他真的无所谓,但内裤真的不行。他定定的看着明诚,也不说话,最终明诚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熨斗,“你终于想到要出门啦?”

 

下雨天要出门的确麻烦,但现在交通方便,地铁、公交甚至打车都很方便,只是人懒,不肯动而已。明诚一开始就有提过要跟他去买点日常用品之类的,却被某人敷衍过去了,现在终于受不了,自然就会动起来了。

 

“你要不要一起去?”

 

“我又没东西要买,去干嘛? 况且我这还有堆衣服要熨,要去你自己去。”

 

“一起去嘛,买完东西正好可以去看场电影,你昨天说的那套电影今天上画了,刚好。”

 

“不去,我走了这活谁干呀? ” 看到明楼好像有点失望的眼神,明诚叹了口气道,“好吧,我跟你一起去也行,你先把这些衣服都熨好我就陪你去。”

 

老实说,他对明楼这种大少爷会不会熨衣服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从小有人伺候惯了,不懂也很正常,谁知明楼竟然爽快地答应了。

 

站在一旁看着明楼把活接过去,手势看上去也是蛮纯熟的,明诚好奇问道,“原来你懂熨衣服的啊?”

 

明楼直起了微弯的腰,好笑地看着明诚,捏了他的鼻子一下,“我又不是生活白痴,以前在国外读书时,这些都是要自己做的,只是平常在家里家务有人做,轮不到我而已…不过饭我不会做就是了。”

 

明诚突然有种被骗了的感觉,他双手抱在胸前,看着明楼道,“很好,这样的话,我就安心指派家务给你做了。”

 

“呃…”

 

“你不要忘了自己说的啊! 你现在可是「寄人篱下」的,而且也不是生活白痴,能干如明总,这些家务事你必定能胜任的。” 明诚拍了拍明楼的肩膀笑道。

 

明楼心想,怎么有种被坑了的感觉,早知就装什么都不懂就好了,可惜的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呢。

 

明诚丢下明楼在厅中熨衣服,他自己则去了厨房,既然要出门,就看看家里的食材缺什么,顺道也买回来好了,平常他一个人无所谓,吃饭有时候随便应付一下就好。可是现在多了明楼,总想着人多了菜也好做一点,便做起了饭来,明楼似乎也爱吃他做的菜,便更加有做饭的动力了。

 

经过一个小时的奋斗,明楼终于把那堆衣服都熨好了,明诚过来验收,虽然不是熨得很好,但最少是把衣服都弄干了,还是得夸一下的,“不错,继续努力,以后家里的衣服要熨的都交给你啦!”

 

“你怎么像夸小孩似的。”

 

“夸你你还不高兴啊? 还是你想我在这堆衣服里挑刺?” 明诚的大眼睛眨了眨。

 

“别…你夸我还是很受用的,我们赶紧出去吧。” 明楼开始转移话题,他确实是懂做点简单的家务,熨衣服也是,但他只限衬衫类的,袜子啊,内裤啊这些其实他真的没试过,明诚有双袜子的其中一只被他熨焦了。

 

明诚眼尖,其实在把衣服放回柜子的时候就发现了,不过既然人家肯帮忙,那就当没看到好了,一双袜子而已。

 

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之际,天终于放晴了,不过明诚还是拿了把褶叠伞出门,两人坐地铁到了一个大型购物商场,明楼先直奔主题去了那家品牌店买好了内裤,然后又拉着明诚去逛了百货商场。走到男装鞋的场区,明诚仔细地看了起来,有一双手工做的意大利皮鞋,店员在邀他试穿。

 

“先生,你真有眼光,这双鞋是纯手工做的,质料与手工都是上乘的,我们进货量不多,会撞鞋的机会不大,有兴趣可以试试啊。”

 

“不用了。我再看看其他的。” 明诚拒绝了试穿,可明楼却看得出来明诚对这双鞋似乎很感兴趣,也觉得他穿起来应让会很适合,“阿诚,要不试试看吧? 这双鞋的造工似乎不错。”

 

明诚摇了摇头,于是明楼也不再说什么,两人离开了男装鞋区,正要往商场内的一家电影院进发,却在途中遇到了一个小女生独自蹲在地上哭。

 

两人看了看四周,又等了一会,也没有看到小女生的爸妈或是带她过来的大人,便走上前去看看。明诚在小女生的前面蹲下来询问,“妹妹,你怎么了? 爸爸妈妈呢?”

 

小女生大概4岁左右,”不知道…”

 

“妹妹乖,你很勇敢的,我们先别哭,告诉叔叔是不是跟爸妈走散了?”

 

小女生的眼泪虽然还是吧嗒吧嗒地流,但是哭声却慢慢停了下来,或许是她眼前这个哥哥安慰他的声线让她产生了安全感,小女生的双手开始抓着明诚不放。

 

“妹妹别紧张,叔叔带你去找妈妈好不好?”

 

小女生点点头,抓着明诚的手,明诚站起身牵着他和明楼一起到了服务台,“妹妹,服务台的姐姐会帮你找爸爸妈妈的,你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瑜。”

 

“妹妹姓什么呢?” 服务台的其中一个职员弯腰看着小女生,想要询问小女生的姓名以便广播,而另一位女性服务员则向明楼了解情况。

 

只见小女生紧紧抓着明诚的手,然后有点害怕的把半个身子藏到明诚身后,他只好摸摸小女生的头,然后再次蹲下跟小女生对视, “小瑜,告诉姐姐你姓什么,等下我们开广播找你妈妈,好不好? 来,小瑜是个又勇敢又乖的孩子,告诉叔叔你的全名好吗?”

 

小瑜点了点头,在明诚的耳边小声说,“我叫蔡嘉瑜。”

 

“乖,小瑜好捧。” 明诚站起来,把女孩的名字告诉了服务员,然后服务员打开广播,“蔡嘉瑜小朋友的家长请到1楼服务台,蔡嘉瑜小朋友的家长请到1楼服务台。”

 

“谢谢两位先生,小孩子交给我们就可以了,耽误了两位真不好意思。”

 

“不要紧,我们也陪小瑜等她家长来接她吧,陌生环境她会害怕。”


终于,那对冒失的夫妇在十分钟后才姗姗来迟,把女孩交回父母手中,明诚和明楼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本来是想去看场电影的,但买完东西又帮小孩寻回父母后,两人决定改道不去看电影,转而买菜回家做饭。到了超市,推着购物车,两人转进了卖海鲜的区域。明楼一边盯着贝壳类海产,明诚在他身旁看得想笑,便道,“你今晚想吃什么? 海鲜吃吗?”

 

“好啊,打算做什么来吃?”

 

“嗯…做个周打蚬汤,和合桃炒虾如何? 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吗?”

 

“再来个主食?”

 

“我把昨天吃剩的白饭放冰箱里了,正好可以用来炒饭,如何?”

 

 "好,就这么决定吧。”

 

“不过你得帮忙啊,要不然会弄很久。”

 

“遵命。”

 

“好啦,那买完材料赶快回去吧。”

 

说是赶快买材料,其实也逛了接近两个小时的超市,买了蚬、培根、洋葱、甘笋、土豆、虎虾等等。明楼实在很少逛超市,对这也好奇那也好奇,在明诚的眼里,十足像个好奇宝宝,最后拿着几袋东西回家。

 

明诚让明楼负责切材料,他则负责炉火,等到把所有菜都出锅后,两人把所有菜都放到餐桌上。明楼喝着汤说,“我还以为周打汤很难做呢,做起来似乎没想做中困难。”

 

“那你学着做饭,我等着有一天你能做饭给我吃啊。”

 

“没问题,我一定会努力学习的。”

 

“其实今天都菜色都还算简单,做起来也不复杂,稍为麻烦一点的就只是把虾去肠而已。努力啊!我看好你。”

 

明楼这一顿吃得开怀,他跟明诚在厨房洗碗的时候,明诚还是把心里的疑虑提了出来,“其实,你在我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毕竟我这里环境跟明公馆完全没法比。”

 

明楼放下手中的抹布跟碟子,扭头看着明诚,然后在他的前额吻了一下,“比起物质上的满足,我更看重的是跟谁在一起,对我来说,只要是跟你在一起,就算是吃咸鱼青菜,也无所谓的。”

 

“真的?”

 

“真的。你之前不是也说过吗? 你是单纯因为喜欢明楼这个人,我也是一样的,我爱你并不是因为性别,也不是因为同情你的背景身世,单纯只是因为你是明诚,所以不管再加上外在的什么原素也好,我们之间的爱都是对等的。明白了吗?”

 

明诚没有说话,可是清澈的眼中流露的所有信息,明楼都一滴不漏的接收到了,就让这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

感谢阅读过的你。

 


评论(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