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3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自从被赶出家门去了明诚家住后,明楼的生活习惯起了一些变化,作息不一样了。绿洲虽然在明氏附近,但因为店里的主要营业时段是在早上跟下午,明诚得一大早就要过去准备开店。

 

明诚本来没有打算要明楼到店里帮忙,想着一来明楼一定不习惯做这种工作,二来在给汪氏布局前他已经忙碌了很久,现在已经走了第一步,趁着这段时间让他休息一下也好。

 

可是明楼浅眠,无论他再怎么减小起床的动静,明楼就是会跟着起来,然后也无法再睡回去。在看到那人淡淡的黑眼圈后,明诚提出还是应该分开睡,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明楼抢先说不同意了。

 

“我不同意,如果只是因为怕会影响我的睡眠质素的话,那我还不如调整作息时间,跟你一起去绿洲好了。况且我们以后都要一起生活的呀,给些时间磨合一下就好了。”

 

“但是…”

 

“没有但是。”

 

“那好吧。”

 

明楼笑着捏了捏明诚的脸颊,“这才乖。” 说完便被明诚抬腿踼了一下。

 

那之后两人便开始了同进同出的模式,几乎真的像是被明台吐槽的那样,24小时都黏在一块了。俗语有云:相见好,同住难。好在这两人脾性与生活习惯都不太差,磨合期很快就过去了,也没见他们为什么事情吵过架,这样明台觉得很不可思议。

 

因为在明台来看,他和曼丽已经不是住在一起的,还是会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斗嘴,可大哥和阿诚哥这是全天候在一起啊,怎么看起来完全没有吵起来的可能性之余,还越来越腻歪的感觉?

 

他曾经就这个想破脑袋的问题问过明诚,“阿诚哥,你跟大哥每天都黏在一起,你们都不会吵架的吗?”

 

“吵架暂时还真没有,小斗嘴好像也没有…两个男人有什么好吵的。倒是你,不要跟曼丽耍少爷脾气,要是让我知道你欺负曼丽,要你好看。说起来,我跟你大哥三天前倒是开了个玩笑,还被他骗了以为他生气了呢,害得我…” 明诚想到这里,又好像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他们在咖啡店工作,喝咖啡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明诚是个就算喝了咖啡都能立刻睡着的人,用咖啡因来提神,基本上没什么用。可明楼却不是,三天前他咖啡喝多了,晚上睡不着在床上干瞪眼,又怕自己翻来覆去会骚扰到明诚休息,便悄悄的出了睡房,到书房去了。

 

明诚似乎已经习惯了那个等身大的人形暖炉,突然感到热源没了,他伸手摸了摸隔壁的位置,空荡荡一片,只余一点温度。微瞇着眼睛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手机,凌晨3点。

 

吸了口气,明诚拥着被子坐了起来,一脸没睡醒的他以为明楼去上厕所了,结果等了一会人还没回来。都这个点了,人去哪了?

 

下床趿拉着拖鞋往外走,厕所没人,客厅也没人,明诚挠了挠头,歪头想: 在书房? 轻轻的打开了书房的门,看到正在找的人面朝窗户,微微低头地坐着,带着耳筒拿着平板,在看什么呢? 难道是…钙片? 

 

好奇得明诚想要知道明楼正在看什么,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那人身后,瞄到了平板上正放影着一出恐怖电影– 驱魔人。

 

见明楼看得入神的明诚忽然恶作剧心起,他弯下腰在明楼的后颈处轻轻吹了口气,然后再一下拔掉他戴着的耳筒。

 

明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吓,只见他一手按着后颈,立刻站起来转身过来,一连串的反射动作快得差点连平板都掉在地上了,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是明诚在恶作剧。

 

明诚有点不以为意的,自顾自地在说,“你这是什么兴趣爱好,夜半三更你不睡,跑来书房看恐怖片了?”

 

看着眼前的人,明楼有点来气,他是真的被吓到了,刚才正看到高潮的部份,被明诚这样一弄,差点要叫出来了,“很好玩是吧。”

 

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肃,明诚一听便知道坏了。想想也是,有谁像刚才那样被吓完还能跟自己嘻皮笑脸呢? 换了是自己,生气也很正常,于是他立马道歉,“对不起。我错了。”

 

“态度挺端正的嘛。” 明楼双手抱胸,虽然从语气里并不能感受到他的情绪,但他们之间的气氛却像跌到了冰点,这是两人自认识以来的第一次。

 

明诚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虽然不是件很大的事,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着恐怖片的人被这样突如其来地被开了这样的玩笑,如果是心脏有毛病的人,可能都已经被吓得心脏病发了。

 

双手抱胸是带有戒备的意味,只见明楼的手依然没有放下来,明诚心下一沉却不知道该再如何辩解,他只能以诚意来让对方息怒了。

 

“你先听我解释…我…我…” 平常伶牙俐齿的明诚少有地结巴了,迅速地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就是睡到一半发现你不在,以为你去上厕所,结果等了一会又不见你回来,就出来找你了。看到你正在盯着平板看得入神,好奇你在看什么了,发现你原来在看驱魔人,所以才恶作剧了一下…真的对不起。”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明诚虽然一向予人成熟的感觉,但他其实也只是个二十多的青年。偶尔小小的使坏都只是在对着明楼的时候才会露出来,如果说是明楼把明诚的少年心性引了出来,实也不为过。明楼对此其实是非常满意的,因为这是只属于他的部份。

 

相比起明台那惹事与恶作剧的能力比起来,明诚要差得远了,所以明楼压根就没生气。只是见他像个做了错事被抓包的孩子的模样,自己也玩心大起,索性来个顺水推舟。

 

“如果道歉有用,那还要警察有何用?”

 

“那你要怎样才不生气?” 明诚试探性的询问着。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什么意思?”

 

“看你肯不肯满足我的要求了。”

 

“什么要求?”

 

明楼没说话,只是上前一把抱住了明诚,轻轻的咬着他的耳垂,惹得明诚一阵酥麻。然后,明楼转变了动作,一手揽住明诚,另一只不安份的手伸进了他的睡衣里,说是睡衣,其实只是一件普通的T shirt而已,撩起了T shirt的下摆,冷空气与发烫的手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接下来要干的事情明诚当然清楚,他当然不是性冷感,但对于这件事却也不算是太热衷。火头被挑起了,他也不会拒绝,但他从来不会做主动就是了。

 

明楼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连抚摸着明诚的手也从T shirt里抽了出来,被吻得有些迷蒙了的明诚双眼含着雾气不解地看着眼前的人,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就像在问,为什么停掉了?

 

“这次你来做主动。” 明楼说完还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坐了在书房里的单人床上。看着明诚似乎卡壳了,他再道,“你记得我跟你说过,不会强逼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这是我的要求,如果你不想也没所谓,我们今晚分开睡,你回房,我睡这。”

 

明诚有点为难,他从来没做过主动,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但又想着的确是自己不对在先,当是赔罪也好,还是为了解决已经被挑起的情 欲也好,于是把心一横扑了上去。

 

在明楼的脖颈处轻轻的啃咬着,但又害怕不小心用力了会把人弄伤,这种像是被小奶狗咬着的感觉让明楼哭笑不得。

 

明楼看得出来明诚已经很努力地照着平常自己做的试着来依样画葫芦了,但是他青涩的动作更让自己心痒难耐,等了半天都还没到戏肉的明楼还是决定自己动手,把主导权拿回来…

 

一场酣战过后,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为了不让人掉下去,他们倒是搂得很紧。天气虽然冷,盖着的被子也不够厚,但通过紧贴的肌肤来互相取暖的效果还是不错的。

 

“你…不生气了吧。” 有点吵哑的声音在明楼的耳畔响起。

 

“其实我没有生气。” 明楼觉得还是得坦白,所以本着坦白从寛的原则,还是招了吧。要不然让他知道自己是假装的话,可算是欺骗了。这两人的感情观挺相近的,可以接受对方任何优缺点,唯独欺骗不行。

 

“啊! 你骗我!” 明诚从明楼的怀中猛的起来了,反应有些大。

 

“你听我说啊!”

 

“哼!” 明诚别过头面壁去了。

 

明楼也起来了,重新把人纳入怀中,见他没挣扎,心里好像踏实了一点,“我一开始就没有说我生气啊。”

 

“是啊,是我自己误会了,真不好意思。”

 

“你别生气嘛,刚才这样跟你开玩笑是我不对,但我们现在一人一次,算是扯平了,好吗?” 只是明诚还是没反应,”坦白从寛啊,你就看在我自首的份上嘛。”

 

“好啦,我也有不对,不应该这样吓你,好在你不怕,想想如果有心脏病的人这样一吓可能真的要出大事了。”

 

“嗯,还是我的阿诚大方。”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干嘛这个时间看恐怖片啊?”

 

“今天咖啡喝多了,睡不着又怕吵到你,便打算过来书房坐坐,看到平板搁在枱上,电影只是随手点开来看看而已,我其实也没有三更半夜看恐怖片的嗜好。”

 

“这样啊,那现在体力活动也做过了,应该能睡着了吧? 回房间去?”

 

“好。” 两人穿回了衣服回到了双人床上,明诚打了个哈欠道,“对了,我还没试过半夜看恐怖片,明晚这个时间我们来看《闪灵》吧!”

 

“又看恐怖片?”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