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前几天去了旅行,出发前刚好听到张敬轩的《风起了》,脑子里浮现了这么一个故事,于是便在旅途中写了出来:


 


少年与少女是在一个小镇的一座小桥上遇到的,那年,他们一个15岁,一个14岁。


 


那次的偶遇让他们相识,少年肤色看起来太白了一点,原本应该是粉嫩的唇色也是苍白的,他背着一个小提琴盒走过那座通向教堂的桥。


 


少女抱着一本写生用的画册,可能是因为经常在室外写生,被阳光晒了一身健康的小麦色,向着少年迎面而过。


 


过桥的时候一阵大风吹过,少女没注意到桥上石板的一处凹陷,摔倒了,她的画作散落了一地。来不及提醒少女的少年看到少女摔倒之后便过去扶起了她,并替她拾回画作。


 


于是,他们认识了。


 


两个年纪相约的少年认识后便经常相约到湖边的聊天,少女画画、少年拉着小提琴,那是他们相处的愉快时光。


 


少女得知少年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似乎已经开始恶化了,不过他仍然努力地过每一天,抱着能有机会做一个心脏移植的手术,将这个病彻底治好,世界很大,他很想出去看看。


 


或许是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少女也从两人的相处中渐渐喜欢上这个少年。少女曾经有跟少年暗示过,可是少年似懂非懂的回答让她有点失望。


 


就这样相处了一年,某天两人又在他们平常约会的湖边聊着天。突然,少女跟少年说,她要跟着父母到外地工作去了,那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


 


少女替少年画了一幅肖像,她带走了少年的肖像画,却把自己一直珍惜的画册送了给少年。两人约定十年后,要在这里再相见。


 


少女并没有告诉少年她跟家人离开小镇的日子,她没敢让少年来送,因为她怕自己会不舍得,她不想在少年面前哭。


 


少年在最后一次跟少年见面后没多久,便收到了一个他期待以久的消息 --心脏移植的手术能做了,有一个功能完整的心脏正在等着他。


 


移植手术很成功,只是因为还要做一系列的复健与观察,少年只能继续在小镇上生活。


 


每当他想起少女的时候,便会带着少女送他的画册与自己的小提琴一起到湖边坐坐。拉拉琴,看着少女留给自己的画册,想着少女精致的脸上总挂着的那一天抹浅浅的微笑。


 


少年似乎终于想明白了自己对少女的感情,他决定当两人在约定之日再聚时向她表白。虽然隔了这么多年,或许很多事都改变了,但这是自己欠她的一个告白,所以无论会否被拒绝,他都决定要跟少女告白。


 


又过了几个春秋,他们约定的相见之日终于到了。少年满载着期待地带着画册与小提琴来到湖边等候与少女的再一次见面。


 


当他来到湖边的时候,发现有一对夫妇站在湖边,妇人的神情带着明显的哀伤。夫妇二人看到向他们走来的少年,他的长相跟十年前并没有太大改变,只是变得成熟了一些,那是夫妇看到女儿那时带在身边的扫描画像。


 


他们把少年的画像交回给少年,然后告诉他,他们的女儿不会再来,然后便走了。少年拿着自己的肖像,木然的站在湖边,从白天,站到日落,直到他的家人来寻,再把他带回家。


 


那一晚,少年梦见了少女,他们在湖边看着候鸟在湖上觅食,天边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在飘,少女的脸上还是挂着那一抹使他难以忘怀的微笑。


 


当他醒来时,看着窗外的风景,才发现原来已经改变了那么多。突然一种不好的预感浮起,他焦躁不安,回到医院找到替他做心脏移植的医生,他再一次请求医生告诉他给他新生的心脏捐赠者是谁。


 


医生再一次拒绝了他的请求,就在医生转身的一剎那,少年说了一个名字,医生愣了一下,然后再次迈开了步伐离去。


 


预感成真了,他拼命的跑到图书馆找出旧报纸,终于找到了十年前的一则新闻。


 


少女在告别了少年后,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车祸受了重伤。


 


少年找到了少女父母作短暂停留的酒店,跟少女的父母诉说了自己的猜测。少女的父母见已经无法不承认了,便告诉少年一个故事。


 


少女在车祸后受了重伤,在弥留之际,将她的遗愿告诉了父母,第一是把自己的心脏捐给少年,第二是在十年后的今天回到这个湖边把那幅肖像交回给少年,然后便撒手人寰了。


 


少年拿着已经开始泛黄的自己的肖像扫描呆呆地看着,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画纸上。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少女父母所在的酒店,他在夜深的街道上漫无目的地游荡着,在他们相识的那座桥上呆呆地站着,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


 


回到家里,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将自己摔到床上,躲在被窝里狠狠地哭了起来。哭累了便睡,睡醒了又再哭,他悔恨,他并不是不知道少女当时跟自己的暗示,只是他不敢,可是现在,再也没机会了。


 


不知道过了几天,当他的家人又再一次敲响他的房门时,他把门打开了。


 


在那之后,少年把他和少女之间的故事、他对她的思念、他的遗憾、他对她的承诺全部都写成了歌曲。


 


那些歌曲被流传着,可能贯注在歌曲里的感情非常细腻,触动了不少人,意料之外地流行了起来。


 


后来,在一次的媒体访问里,他把他与她的故事说了出来,也坚定了他为了连她那份也好好活下去的决定告诉了他们的父母。


 


此后,每天的某个时段,小镇上的人们总会在那个湖边看到已经变成青年的他拉着小提琴,没有人会在那个时间去打扰他,镇上的人也会默契地把这个时间留给他与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