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5

做饭


如果我说我其实不会做饭,你们信吗?

-----------------------------------------

明楼从小到大都是个少爷,生活自理虽然没有问题,也不是什么都要人服侍的那种,不过他脑子里总有个奇怪的想法: 君子远庖厨。

 

所以以前在家里有帮佣做饭,或是明镜偶尔会亲自下厨,他基本上是不会自己开伙煮食的,后来出国念书,明镜也一直知道这个弟弟的性格与习惯,于是也在有让明堂哥送他到那边留学时给他请个钟点给他做饭。

 

不过自从认识了明诚,跟着他进出厨房似乎也没那么抗拒了,从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到现在能帮忙切个菜,洗碗刷锅的,这个进步可谓十分惊人。当明镜知道这个弟弟的改变后,也不禁感叹这个颇为巨大的转变。

 

明楼当初计划这出骗过汪芙渠演的这场大戏时,也加了那么一点私心进去的,他想跟明诚试着同居,虽然他可以肯定彼此的心意,但要生活习惯不同的两人能和谐地生活,对于大家的习惯与僻好之类的,还是得花时间来磨合与适应的。

 

搬进了明诚的家中,两人都慢慢习惯了对方的存在,默契度也更好了,一开始明楼还是对做饭有点不适应,不过渐渐的,明楼从两人一起去逛菜市场到准备材料,再到下锅做菜,开始找到了乐趣与他内心深处憧憬的生活感,所以当明诚试着让他学做菜,他也没有拒绝。

 

一开始当然是从简单的菜色入手,明诚从冰箱里拿出几个鸡蛋问,“吃蒸蛋吗?”

 

明楼点了点头,明诚又道,”那你要不要试做?” 

 

“我来吗? 我没弄过啊。”

 

“试试嘛,很简单的,我教你吧,过来。” 明诚抬了抬下巴示意明楼站到他身边,“先把蛋打出来,将蛋清和蛋黄打均匀。”

 

明楼把蛋打进碗里,然后递了一双筷子给明楼。他接过了筷子后却没有动作,明诚弯着腰在下层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网筛,回头看见了明楼没在动便问道,“赶嘛不把蛋打均匀?”

 

“不是用打蛋器吗?”

 

“又不是做蛋糕那些,鸡蛋用筷子就好,你先把碗轻轻倾斜一点,然后用筷子打圈搅拌。对,就是这样,不能太慢也不能太快,太快会洒出来的。”

 

“应该可以了吧?” 明楼端着碗给明诚看,又有点嫌弃的说道,好多泡。”

 

“没所谓的,现在加水、盐、胡椒粉先拌匀。” 等明楼拌得差不多了,明诚放了几滴米酒进去,之前随手搁在客厅沙发茶几上的手机响了,明诚把网筛递给明楼, “你把蛋汁用网筛过一下就好了,这个应该够两碗的,我去接个电话。”

 

明楼拿着网筛把蛋汁开始滤掉多余的气泡,见明诚还没回来,他也不知道跟着要怎么做,然后想着旁边的菜板上还放着他们刚买回来,用来做奶油蘑菇汤的材料,想着如果他来先准备材料,也好快一点做好饭,便拿起了一个洋葱,剥了皮后,拿起刀切,结果一刀砍下去,那呛人的味道刺激着他,瞬间让他眼泪想夺眶而出。

 

明诚讲完电话刚踏进厨房,便看到转脸看着他的明楼泪眼汪汪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是在干嘛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明楼被他笑得有点窘迫,放下刀用手背擦了一下眼睛,想要擦掉泪水,明诚手快,一下便拿了门边的盒纸里抽了张纸巾过去,“别动啦!” 仔细替明楼印干了泪水,便道,“想帮手真是乖,不过洋葱不要这样直接切啊,会呛到的啊,明楼小朋友。” 明诚抬头轻轻拍了拍明楼的头顶。

 

明诚把被砍成两半的洋蒽放进微波炉里加热10秒再拿出来放回菜板上跟明楼说,“这个用来做奶油蘑菇汤用的,你现在再把剩下的皮都剥干净再它切成小粒状吧,现在不会呛的了。”

 

明楼半信半疑的拿起菜刀,明诚则把刚才明楼弄好的两碗蛋汁用保鲜膜包好,放进一个中式镬里,架好碗后再加水进去,然后开火蒸。

 

回头看到明楼已经把洋葱切好了,便让他把蒜头切碎了,明诚自己则去了洗蘑菇,明楼对于把洋蒽放微波炉加热后再切不会被呛到有点好奇便问道,“为什么现在切就不呛了?”

 

“啊,那是因为洋蒽含有一种刺激性的硫化物,所以切的时候挥发了便会刺激泪腺分泌,不过因为加热后会把硫化物挥发掉,这样就可以减低流泪的机会,而且皮也更容易去掉,不过加热了之后就不太适合用来制作沙拉了。”

 

明诚嘴上讲解着,手上的功夫也没停,把蘑菇洗好了递给明楼,“把这些蘑菇切片吧。其实还有其他方法可以减低切洋蒽流泪的机会的。”

 

“还有什么方法?”

 

“嗯…在切的时候先沾湿菜刀,不过这个的切法是要避开洋蒽内的组织,刀工要好,刀也要好才行,你现在还在初学阶段就不要试了。另外其实也可以把洋蒽放进冰箱冷大概7到8分钟左右,或用冷水泡10分钟,如果用热水泡也可以,大约泡5分钟就好。其实还有好多方法的,不过通常我都要么用冷水泡要么直接放微波炉加热,这样比较快。”

 

见明楼把东材料都切好,明诚把黄油放进锅里加热溶化,然后把洋蒽粒和蒜头放进去炒,等洋蒽开始变软之后就把蘑菇也放进去。

 

“这样不会很干吗? 都没水,会焦的吧?”

 

“不会的,你看,蘑菇炒着炒着就会出水了,给我一点白酒。” 明诚接过递来的白酒,然后加了点盐、黑胡椒和香草进锅里,”给我一点面粉。”

 

等面粉炒得不见了之后再慢慢加鸡汤进去,然后把勺子递给明楼,你先把汤一直搅拌,它会慢慢变稠的,我去看看蛋蒸得怎样。”

 

明诚拿起锅盖,看了看时间,差不多有10分钟了,便把蛋拿出来,关掉这边的炉,然后回头看明楼,“好了,你替我在那个柜子里给我拿个搅拌器吧。” 明诚指了指一个放厨具的柜子。

 

这个马力很好的搅拌器很快就把蘑菇从一片片打碎了,他再把鲜奶油放进去再拌匀,然后再把汤热一下。

 

“看样子似乎差不多了吧?” 明楼问。

 

“是的。我们现在有蛋,有汤,冰箱里好像还有牛排,把它也煎了吧。你还想吃什么?”

 

“主食呢?”

 

“想吃粉面饭?”

 

“嗯…面好了。”

 

“家里好像没面条了,泡面倒是有,你要不要?”

 

“好。”

 

“那你去拿泡面吧,我去煎牛排,然后你来把这个汤先拿出去。”

 

等到所有菜都上桌了,两人坐下来也吃得津津有味,明诚说,“看你刚才切东西也切得不错,所以其实你也不是完全没做菜的天份嘛,我相信你肯认真和耐心一点去学和练习一定能做出好菜的。”

 

“做菜是可以,不过准备功夫得做,吃完又要洗碗刷锅,其实也挺麻烦的。”

 

“你就是懒吧?” 明诚笑。

 

过了几天,明诚和明楼正在家里看电视新闻的时候,门铃响了,明诚应了门,原来是隔壁的吴太太。

 

“明先生你好。”

 

“吴太太,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娘家那边出了些事,急着要回去帮忙,可以请你明天下午去学校帮我接婷婷放学吗?”

 

“呃...”

 

见明诚似乎在犹豫,吴太太再道,“她爸明天会送她去学校的,到时候我让她爸告诉老师由你来接,这样不会引起误会的。不过可能要耽误你的工作就是了,我回来后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不是这个问题,我跟婷婷关系也算不错。” 正这时,一个小跑着的脚步声传来,是小主角婷婷来了。

 

“诚哥哥,你明天会来接我放学吗?”

 

明诚弯下腰摸了摸小女生的发顶然后起来对着吴太太道,“好吧,这个没问题的。我接了婷婷后先让她跟着我们吧,等你先生回来再把她接回去好了。”

 

“谢谢你啊! 明先生。”

 

“别客气。”

 

“那你明天要乖乖的跟着诚哥哥啊,知道吗?” 吴太太嘱咐了女儿,然后先把女儿带回去便立刻下楼去了。

 

明诚坐回到明楼的身边,明诚坐回到明楼的身边,他瞄了明诚一眼,然后又将视线转回电视上。明诚估计他可能不诚白为何会答应吴太太的请,便道 "我我们这里的邻里关系也还算不错的,道竟住的地方都很近,不像明士大宅那样是独门独,的,像这样互相帮其也是常有的事"

 

明楼叹了口气",我没有不满啦,只是这样明牝我们就不能出去看电影了。"

 

“呃,乖嘛,明天去不了我们周末去就好了,才刚上没多久,没那么快下映的。”

 

“好吧,为了睦邻,那也是没法子的事。” 明楼看了看时间,“该睡了。”

 

第二天明诚跟明楼商量好,由明诚去接婷婷放学,带着她到绿洲,然后他们早一点收铺好回去做饭给孩子吃,怎么说也不能饿到别人家的孩子。

 

三人回到明诚的家, 明诚让明楼陪着婷婷,他去做饭,结果明楼竟然跟他说,“我来做饭吧,你去看着孩子好了,她似乎有点怕我。”

 

“你做饭?”

 

“我来吧,简单一点的菜色大概应该也可以做得出来的,别要求高就是了。”

 

“那好吧,你小心点,别切到手啊,真的不行就叫我。” 明诚说完便去了书房看婷婷功课做得怎样了。

 

明楼拿出鸡蛋还有蕃茄,再拿了一盒豆腐,一袋贡丸,还有一盒上次从日式超市买回来的味噌,然后想起好像还有一袋维也纳香肠,便开始他的做饭大计了。

 

明诚估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便出了书房去看明楼,站在厨房门外看了看,那人正在一个锅前拿着勺子搅拌着,他便问,“要帮忙吗?”

 

“你跟孩子先去摆桌吧,快好了。”

 

桌上是两菜一汤,其实如果把汤里的豆腐与贡丸也算上的话,也算得上是三菜一汤了。看着似乎完成度也不错,明诚夹了一筷子的蕃茄炒蛋给婷婷,她一口吃了,表情却有点嫌弃。

 

“怎么了?” 明楼问。

 

“蕃茄焦了,不好吃。”

 

“我尝尝。” 明诚用眼神安抚着明楼,他知道这是明楼第一次自己做的一餐饭,可不能打击他的自信。

 

蕃茄与蛋入口,蕃茄是有点焦了,蛋也有点老,不过以第一次来说已经不错了。就在这时候门铃响起了,明诚去了开门。

 

婷婷的爸爸今天提早下班赶回来,还提着一个披萨,婷婷一看便扑向了父亲,撒着娇要跟爸爸回去吃披萨。吴先生一看到饭桌上的碗筷便明白他们正在吃饭,可能菜不合自家女儿胃口,所以才撒娇要回去。

 

他又看了看明诚和明楼和女儿,心下很是尴尬。明诚感到这个气氛怪怪的,便只好道,“吴先生,你先带婷婷回去吧。”

 

“这…婷婷,你太不懂事了。”

 

明诚微笑道,“没关系的,孩子都喜欢吃可口的东西,快回去吧,不然披萨凉了就不好吃了。”

 

送走了吴氏父女,明诚再回到饭桌,捧着饭碗吃得津津有味。明楼问似是想说话,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阿诚…如果觉得不好吃,不要勉强,我们可以打电话叫外卖的。”

 

“嗯? 没有啊,挺好吃的,虽然蕃茄焦了点,蛋炒得老了点,汤的味噌加得多了点所以有太咸外,其他都还好啊。”

 

明楼听着都有点哭笑不得,”这里就三菜一汤,那就是除了那个香肠全部都有问题吧,你这是变着法子损我啊?”

 

“不是啦,别误会。你这是第一次正式下厨做饭,其实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厨艺什么的,多练练就成了。而且,只要是你煮的,我都觉得好吃。”

 

果然,情人眼里是会出西施的。

 


评论(1)

热度(44)

  1. 静子喪失中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