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6

6. 大扫除

 

明楼这天被明诚拉着一起到圣心去了,除了是回去探望院长与孩子们,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

 

早前圣心收到了一大堆捐助物资,但由于可以放东西的地方已经有点不够用,院长便跟明诚了想要打扫出一个已经空置多年的大房间当成仓库用,明诚当然是一口答应了,顺手就把明楼也拉去当壮丁了。

 

明楼自从正式从明镜手里接过明氏后,便几乎没来过圣心了。一来他工作实在太忙,二来他的姐姐太能干,圣心能用得上他的机会也实在没有,所以久而久之就没有踏足过这里了。

 

明楼与明诚站在圣心大门前,明楼抬头望着圣心的门牌,感觉这里似乎还是和他小时候跟着父母与姐姐来这里的景致都还是一样,没什么改变。

 

“你好久没来这里了吧?” 明诚走进圣心,身边的人却不见了,回头一看,那人还伫在大院门前。

 

“是啊,好多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不过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大改变。”

 

明诚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改变还是有的,人面桃花,这里其实也是人来人往的…”

 

虽然只是一瞬间,明楼还是从明诚的眼睛里捕捉到那一点点的感慨,他舍不得让他难过,快步上前拉住了明诚的手,转移一下话题,“对了,你说明台那小子今天会来吗?”

 

接受了明楼的好意,转移话题回到今天的事情上也好,明诚也自认为他不是个爱伤春悲秋的人,抬头想了想,“应该会来吧,曼丽昨晚让我带些咖啡豆过来,说是院长想要喝咖啡,她还说她今天会在的,有礼物给我呢,既然她在这里,明台估计也会来吧。想你弟弟了?”

 

“大哥,阿诚哥,你们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啊?” 明台三步并两步小跑着到二人面前,瞄了瞄两人牵着的手,假咳了一下。

 

明诚本来想松手,却让明楼抓得更紧了,“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明台识时务地赔笑着,“没有没有,你们请便,我先去找曼丽了。” 说完便一溜烟跑了。

 

明诚还是想挣脱,明楼也不再为难他,松开了手后便并肩往院子里走了。本来是想先带明楼去见陈院长的,却在中途路过厨房的时候被一股甜甜的香气引走了。

 

没有往前走,就在一个路口拐了弯去了厨房,两人走到厨房门口便看到两位有点年纪的妇人正在做午饭,明诚走了进去,爽朗的笑着跟两位妇人打招呼,“杨老师,刘姨! 我回来了!”

 

两人一听声音都转头看向门口,两个个子高大的成年男子正站在厨房门口,其中一个已经向她们走过来了。

 

“哎哟! 是阿诚啊! 你好久没回来啦!” 其中一位妇人放下手中的碟子,用围裙抹了抹手便拍了拍明诚的胳膊。

 

“杨老师,我前阵子有点忙嘛,这不今天回来看你们了吗?”

 

“你啊,知道你乖,不过你一个人在外面生活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呀,怎么看着又瘦了?”

 

明诚低头看了看杨老师,又捏了捏自己的胳膊,疑惑地道,“有吗?”

 

这时另一位正在煮菜的阿姨完成了手上的工作,把火关掉后从锅里夹起几件鸡翅到一个碗里,然后拿连筷子一起递给明诚,也加入数落行列,“肯定有,你多久没秤过重了? 肯定少了几斤。”

 

“刘姨…” 接过碗筷,明诚一看碗里的是可乐鸡翅,便立马夹起一个来吃了。刘姨做的可乐鸡翅是他最爱吃的菜色之一。

 

吃完了一个鸡翅后,明诚似乎想起了他把明楼晾在外面了,挠了挠头看着已经走了进来的明楼,他示好般的把碗和筷子递了过去。

 

“诶,怎么好要人家吃你口水,筷子换一双吧。” 杨老师拿了一双筷子给明楼,明楼却说,“不打紧,这样就好。这个鸡翅看他吃的香,请问是什么名堂?”

 

“这个是可乐鸡翅,我们小阿诚从小到大都是最喜欢吃这个的了。” 刘姨笑着道。

 

“可乐鸡翅?” 明楼尝了一口,似乎没有吃到可乐的味道,但微微的甜度也是恰到好处,而且他还留意到一个他并没有听过的,关于明诚的称呼。

 

“刘姨啊,我都多大了,怎么还是小阿诚啊!”

 

“你在我们这里就是长多大了,也是小阿诚。” 刘姨也没理明诚,只是抬手捏了捏他的脸颊,“还说没瘦,你看看,这脸蛋都凹下去了。”

 

“你一个人在外面,要懂得照顾自己啊,不能总有一顿没一顿的,什么时候能有人管管你,我就安心了。”

 

“呃…”

 

明楼很少见到明诚会这样语塞,他笑着看戏,也想着圣心的老师们对他的阿诚照顾得很好,虽然他缺少了亲生父母的爱,但其他人给他的爱也是绝对不会少的。也就明白到明诚能这样的豁达是与她们的教导有关的。

 

“阿诚啊,这位是?” 杨老师也没忘了跟着明诚一起进来的男子,当明楼进来的时候,她一直觉得这男子脸熟,但却想不起是谁。

 

“啊! 他是明楼,明氏的总裁,明镜大姐的弟弟。”

 

“原来已经长这么大啦,温文儒雅的,不错。” 杨老师笑着也拍了拍明楼的胳膊。

明楼看着杨老师,正努力在自己的记忆里搜寻着这位杨老师的身影,杨老师似乎看出明楼已经忘记她了,“你小时候也有跟着你父母亲和姐姐一起来圣心找这里的孩子们玩的啊,忘了啦?”

 

看着笑得慈祥的杨老师,明楼终于记起来了,他小时候的确有跟着家人来这里,他们姊弟负责玩,大人们负责看。

 

“杨老师,真的好久不见了。”

 

“是啊,真的好多年了,不过偶尔在报章杂志看到你的访问,知道你过得好就好了。回去替我问候你姐姐。”

 

“好的。” 明楼微笑着。

 

“吃好了没? 我们还没去找院长呢。” 明楼看了看吃得津津有味的明诚,他觉得这个吃得香,笑得灿烂的明诚很可爱,很…小阿诚。嗯,没错,是小阿诚没错。

 

吃完了鸡翅的明诚,跟杨老师和刘姨告辞了,便和明楼去了找陈院长了。敲了敲门,门里有一位慈祥的女声响起,“请进。”

 

明诚推开门,原来明台和于曼丽也在,他们似乎在跟院长聊天,“大哥,阿诚哥,你们怎么这么慢? 明明刚才都在门口看到你们了…”

 

明台还没说完的话说被于曼丽一块饼干塞住了,她来接话,“阿诚哥,大哥,我们在跟院长商量要打扫出哪个地方来做新的仓库比较好,你有什么意见啊?”

 

“这样的话,我以前住的那个房间吧? 那边比较大,我记得能放十张床的,不过床要搬到哪里去也是个问题,只有我们几个的话可能人手不够啊。”

 

“阮生和董伟也会回来帮忙的,他们应该也快到了吧,我们这会儿先去吃午饭,吃完了才去收拾吧。” 陈院长说道。

 

“小阮和董伟也会回来啊? 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

 

“是啊,其他的孩子们要么出去了,要么就没有空,这次你们能来,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呢。”

 

“院长,你别这么说,这里是我们的家啊,我们很乐意做这些的。” 明诚连忙道。其实从圣心长大后出去的人,或多或少对自己的身世还是带有自卑感的,不是说他们不感恩,只是有时候他们会有想要忘记自己的出身,渐渐的,有些人便选择跟圣心保持距离,或者直接就不再联系了。

 

当然还是有些不忘旧情的,例如明诚他们,都在S市里生活,他们是真的把圣心当成自己的家,有空的时候便会回来探望一下长辈,跟弟弟妹妹们玩耍。

 

吃过了午饭,阮生和董伟两个年轻人也回来了,他们都是体能极好的,一个在特警队里,一个做了健身教练。有了这两人的加入,大扫除也正式开始了,如果分配工作院长不过问,体力劳动就留给年轻人吧。

 

这个大房间原本是给男孩子们睡觉用的,以前明诚、阮生、董伟和其他几个男孩子都是在这屋子里睡的,采亮度还不错,白天的话,只要打开窗帘用日光就能把屋子照亮。现在住在圣心里的孩子都没用这边了,前几年在明氏的资助下,盖了另一个住宿设备更好的房子,现在所有人都搬到那边住了,这个屋子就空了出来。

 

明楼跟明台两人对于这里是陌生的,可明诚他们不是,这里可是充满了他们的童年回忆的小天地,连于曼丽也不例外,她当明诚的小尾巴当了很长的时间,那时候可是经常赖在这里不肯走的。

 

走进屋子里,里面还剩几两张双层床,其他的早已搬到新宿舍楼了,明诚和阮生董伟商量着要把床拆掉,把床架和床板放好的话就能腾出多一点地方放置东西。明楼在房子里四处张望,看到一面墙上有一些划痕,是小孩子比身高时划的,仔细看了一下,看到了明诚的名字,虽然字还是有点稚气,不过也可以看出一点劲度来,瘦长的字体,工整得不像男孩子写的字。

 

记得小时候教明台写字那一个辛苦,到他上学后,功课上的字总是写得歪歪斜斜的,要不然就是像鬼画符一样般潦草,与明诚的字对比起来,真有天差地别之势。明楼看着这个只到他腰间的高度的字迹,他突然好想看看这个时候的小阿诚到底长啥样的,是像明台一样圆滚滚带着点婴儿肥吗? 还是也像现在一样瘦瘦削削的呢? 

 

“明楼,你在那边干嘛? 快点过来帮忙啊!” 一把叫声将沉浸在自己思绪的明楼唤醒,他走过去帮忙,明诚和明楼还有阮成和董伟负责拆床,明台就派去和于曼丽一起打扫房间,几人边忙手上的工作边聊儿时趣事,明楼和明台这两个外人虽然插不上嘴,但是静静听着还觉得挺有意思的。

 

拆完了一张床,明楼转头对在他身旁的明诚说,“看不出来你小时候是个孩子王啊!”

 

“也不算吧,那时可能只是我胆子比他们大一点,比打架,我打不过小阮的啊!”

 

董伟这时插了句话,“哈哈哈,那是! 小阮那时候是个小胖墩,就像是叮当里的胖虎吧,唯一好一点的就是歌喉没胖虎那么烂吧!”

 

阮生听了不乐意了,立马回嘴道,“呵,你又很好啊? 你不就像大雄一样吗? 做什么事都不行,一有问题就跑去找阿诚,你真当阿诚是叮当猫啊?”

 

屋子里的几人都不禁笑了,明楼用手肘捅了捅明诚,“原来你不是孩子王是叮当猫啊?”

 

“啊? 原来你也有看卡通的吗?” 明诚对于明楼小时候会看卡通还是觉得挺新鲜的,只是明楼回道, “怎么了,我也是有童年的好伐,况且我比你大几年,你们看过的卡通我也看过很出奇吗?”

 

“大哥,我还真是不知道原来你也有看卡通的啊? 从小到大,我找你陪我看卡通和玩耍你都不理我的。” 明台也插嘴了。

 

于曼丽看着明楼瞇起眼看了看明台,便扯了扯明台打着圆场道,“明台,你去帮我换桶水吧,这个要倒掉了,擦地的水都黑了。” 说完便推了推明台,让他赶紧溜。

 

几人在屋子里打扫了一下午,笑笑闹闹的,连走过来看进度的院长也加入来谈笑一番。听着明诚小时候的趣事,明楼心里五味杂陈。

 

他很难想象像明诚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为什么会遭到父母遗弃,在这里生活了几年,虽然被人收养了,却又在受到了伤害后再次回到这里。还好他在这些经历过后还能保有童真与善良,这一定是圣心这里的每个人对他付出了更多的爱,才能使这棵小白杨能茁壮成长的。

 

说说笑笑,明楼和明台两个外人虽然插不上嘴,但听着他们的儿时生活也算是能多了解自己心尖上的人多一些。

 

工作了大半个下午才把屋子打扫好,期间明台还因为打扫的功夫不够好,把尘扬到四处都是,被于曼丽狠狠的吐槽一番。终于赶及在晚饭前把要放的物资也安置好了。院长留了他们下来吃晚饭,在去食堂的途中明诚才发现明楼不见了。

 

“咦? 明台,你哥呢?”

 

“我哥?” 明台四处望了望,“他刚才还跟我们在一起的呀? 去哪儿了?”

 

“算了,我们先过去食堂吧,或许他去上个洗手间之类的吧,反正他应该知道去食堂找我们。” 明诚说完便和几人一起向食堂去了。

 

才刚进门就看到明楼已经在食堂里了,还帮着一起端菜,院长也在忙,她一看到明诚他们,便笑着道,“辛苦你们了,快去洗手吧,可以吃饭了。”

 

几个年轻人去洗完手回来,大伙已经落坐了,孩子们坐在一起,老师们跟明诚他们坐在一起,席间聊天气氛也是极好。

 

明诚坐在明楼身边,看到他一直在笑,似乎得了什么宝物似的,便用手肘碰了碰他,“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了?”

 

“明楼转头在他耳边轻声道,“回家再告诉你。” 轻声耳语,呼出来的气像在搔明诚的痒,他不由得耸了一下肩,耳朵红红的低下头来吃饭。院长坐在他们对面看着,也由衷的笑着,心里想着阿诚以后有人疼,真是太好了。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