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7

7. 浏灠过去的相片

 

大伙儿吃过晚饭后又留了一会后就离去了,明台让于曼丽送到圣心门口就好,毕竟也没理由叫一个女孩子送他们下山再回来,阮生和董伟已经先行离开了。于是三个姓明的在下坡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其实主还是明台和明楼两个在聊。

 

谁也没忘记做给汪芙蕖看的大戏还没完,明台交待着这阵子公司里发生的事情,明镜让明台带话给明楼和明诚,让他们小心一点,因为不知道汪芙蕖会不会发现异常,而最不肯定的,是他们也无法预料如果人家真的下黑手的话,会下在什么地方。

 

明诚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跟在兄弟俩身后,毕竟明楼为了这出戏连家都没法回,现在难得有机会,让他们聊聊家里事也是好的。走着走着,他盯上了明楼手上多出来的一个纸袋,这个纸袋不知道是谁给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虽然好奇,却也没上前去探个究竟。

 

下了坡,看到小张已经在等了,明台问道,“大哥,阿诚哥,送你们回去吧?”

 

“会不会不太放便? 如果被人看见了可能会怀疑的。” 明诚疑惑着。明楼拍了拍他的肩,让他放心,“应该也不会的,就算真让汪芙蕖的人看见了又如何,我们完全可以解释。现在再坐地铁回去就晚了,明天还要开店,还是早点回去休息比较好。” 说完就自己打开车门钻进车厢里了。

 

明诚跟着上了车,在车上三人聊起了天,可能是因为今天跟阮生和董伟他们在一起时,于曼丽也少有地在他面前提起她的童年,于是明台趁着机会也问了好多关于于曼丽小时候的事情。

 

虽然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事情,但看来于曼丽似乎不太想跟明台提起童年往事,明诚便道,“明台,谁都会有一些事情是他不想提起的,曼丽的个性其实也挺要强的,我觉得你想知道,可以直接问她,她想不想告诉你,她会直接跟你说的。”

 

“阿诚哥,我有试着提起自己的童年,甚至连小时候的照片都拿出来给她看了,但她好像也不太愿意提起似的,她那个时候在圣心住得不开心吗?”

 

“作为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哥哥,我不敢保证自己没有忽略过她的感受,但最少在我来看,我们在圣心生活的日子也算是很不错的。”

 

明楼本来是跟明诚在后座一起坐着,明台跟明诚聊天,他则在闭目养神,听到这里,他插嘴道,“明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好的不好的都会有,你作为曼丽的男友,要做的不是逼她跟你讲以前的生活,而是从今往后好好陪在她身边,在她需要你的时候给她帮助,成为她的支柱,才是一个男人该做的事。”

 

“大哥,你这话说得容易,但要做起来很难的。”

 

“很难也要做,如果你没有爱她、守护她的决心,就不要玩弄别人的感情,趁现在日子还不长感情还不深的时候跟她分手。” 明楼顿了顿再继续,“女生跟男生不一样,女生的青春是很宝贵的,二八年华,是人生最灿烂的时光,不能耽误女孩子的。”

 

车厢里一片安静,小张目不敢斜视,他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位大少爷这么跟小少爷说话过,为了降低存在感,他稳稳地开着轿车,大气也不敢吸。明诚也没想过会听到这样的话,不过想了一想,又觉得他可能想到汪曼春了,初恋总是难忘的,更何况他们那时候还是被棒打鸳鸯的。

 

明台听着大哥有点激动的语调才想起明楼和汪曼春之间的事情,那时候他还小,不懂情爱,只是知道平常对自己和大哥都很好,也很温柔的大姐,竟然把大哥关进了小祠堂里,等门再打开的时候,大哥就已经瘫倒在地上,再后来,大哥就出国读书去了。

 

好在,车子已经到了明诚的公寓附近了,明诚拉着明楼下了车,也不急着跟他回家,”明楼,我们去散散步?”

 

夜晚的风有点冷,明诚今天没有带上围巾,冷风扫过脖子,便他不自觉地缩了缩,明楼看到了便上前把自己颈上的围巾拿下来给明诚围上了。

 

“你啊,今天出门前已经叫你要拿颈巾了,你又嫌麻烦不要,脖子空荡荡的,冷风多吹几下就得感冒了,想病啊?”

 

“嘿嘿,这不是有你吗? 刚才把明台吓到了吧?”

 

“才不会,那小子如果是那么不经吓的,就不会成天闯祸了。”

 

“那你是为什么会突然激动了呢?”

 

“我…”

 

“是因为汪曼春吧? 我记得你讲过你们之间的事,你是觉得浪费了一个女人的青春所以有点愧疚吧? 何况她是你的初恋,如果不是因为要利用她来帮助自己完成计划,早点给她捎个信,断了她对你的念想,说不定她早就嫁人生娃了。”

 

“阿诚…”

 

“我都明白啊,单纯地说,爱一个人是没有对与错之分的,只是因为责任在那里,你没办法。如果汪芙蕖没有害死你父母,你们可能早就结婚,儿女成群了。又如果我跟你没有遇上,在你大仇得报以后,可能还是有机会能跟汪曼春重新开始的。只是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欠她的,你只能在事情完成后再还了,看来你这个渣男的名号,在她那里是甩不掉了。” 明诚说完了还好像特同情他的把双手搭在明楼的肩膀上拍了拍。

 

明楼看着明诚,这人想事情总是这么通透,还会安慰人,这么温柔的人,小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见明楼没反应,明诚为以他还是有点纠结在旧情上,本来不打算打扰他,但本来两手空空出去的明楼现在多了袋东西回来,他还是忍不住好奇了一下顺带着试试转而话题,他戳了戳明楼,“你这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啊...” 明楼抬手看了看表,“都十点多了,先回去再告诉你。” 明楼的手伸了过去想要搂明诚的腰,却被他一手拍掉了。

 

“干什么呢! 在街上不许胡来。” 

 

“现在也没什么人,不怕啦。”

 

“不行,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知道会不会有谁在暗中盯着,你别这么大一出戏弄个么蛾子出来啊!”

 

“好,听你的,走吧。” 明楼的语气里带着宠溺地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

 

回到家里,明楼先把明诚推去洗澡,自己则泡了杯茶,然后从带回来的纸袋里拿出一本相簿。听了一下午关于明诚的童年趣事,明楼想着不如去问问院长有没有明诚小时候的照片,他很想看看明诚小时候是不是跟他想象的很接近。

 

于是,他趁着晚饭前去了一趟院长的房间,试着提出了要求。

 

“明楼?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院长,我想请问一下您有没有阿诚小时候的照片?”

 

“照片?”

 

“是的,听了阿诚曼丽他们几个一下午的童年回忆,很想看看他小时候的模样。”

 

“我这样问可能有些唐突,但是作为圣心的大家长,我还是想确定一下…”

 

“您问吧。”

“你跟阿诚是不是已经在一起了?”

 

“院长您是怎么知道的?” 明楼自觉与明诚的关系保密功夫算是做得不错的,怎么一下子就被看穿了呢?

 

“你别紧张,我不是要反对你们。” 院长让明楼坐下来,打算好好跟他聊一聊,她倒了杯水给明楼,继续道,“虽然你们都很克制,但是从你们两个之间的氛围跟眼神还是能看出来的。”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伪装得很成功了,最少家姐并没有看出来。” 明楼捧着杯子喝了口水。

 

陈院长的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微笑,“其实还是满成功的,不过我始终是看着他长大的,能让他完全信任的人不多,你是其中一个,也是最特别的一个。在你看他的眼神里,我能找到跟亲情不一样的爱。”

 

“您不排斥吗?”

 

陈院长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怎么会呢,这里的孩子都受过或多或少的伤害,在我来说,只要有人能好好爱我的孩子,让他们过得幸福,健健康康的,那个人是男是女又有什么所谓呢? 而且阿诚是这么多年里唯一一个受过最多伤害的孩子,疼他都来不及了,有多个人来疼他又有什么不好? 现在,有你来爱护他,我觉得就很好。只是怕你姐姐可能会有点难接受而已。”

 

“院长,您放心,我一定会让大姐接受阿诚,绝对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那我家阿诚就拜托你了。对了,你要照片是吧?” 陈院长从书柜里找出一本相簿递给明楼,这本相簿看着已经有些年头了,不过被保存得很好。

 

“这个相簿里面有阿诚和曼丽他们小时候的照片,不过阿诚并不是很喜欢拍照,所以有他在里面的照片并不多。你看完了可要记得还给我,不能据为己有啊!”

 

就这样,明楼从院长那里借来了相簿,里面记载着的是他爱的人的童年时光。小心翼翼的翻开相簿,想在每一帧照片里面寻找着那个小小的人儿的身影。

 

明诚洗完澡出来,身上还冒着热气,他边擦着头发走向沙发,看到明楼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上的本子,“在看什么呢?”

 

“在看你小时候的照片。”

 

明诚坐到明楼身边,放下湿了的毛巾,看到明楼正好翻到一页,里面有张照片大概是某一年开学的时候拍的吧,几个孩子有大有小的,大的牵着小的都穿着整齐的校服。

 

“你怎么会有这个? 院长给你的?”

 

“嗯,听了你们说了一下午的童年生活,就想看看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于是就去问了院长借了这个回来。”

 

“院长很宝贝这些相簿的,虽然平日都会拍一些照片放出来,让潜在领养人或是想要对圣心进行捐助的善长看看。但还是有一些她会藏起来,留给自己慢慢回味着我们小时候的时光,她不会轻易拿出来,你是怎么到手的?”

 

“我当然有我的办法。” 看明楼得意的笑容,明诚一想,“你不会把我们的事告诉院长了吧?”

 

“不是我主动告诉她的,是她自己看出来的。”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我可没有加什么油盐进去。”

 

“她是怎么看出来的?”

 

“她说我们虽然也算是隐藏得很好了,可是她是看着你长大的,你的表情语气和感觉与跟我之间的互动让她感受到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她并不排斥我们的关系,只是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就好,其他都不重要。” 明楼看出明诚的紧张,便先把话说了,让他放宽心,那么现在就只剩下让大姐同意了,这事他有把握,还是先把注意力回到照片上去吧。

 

“真的?” 

 

“真的。好了,别担心些有的没的,快告诉我,那个是你。” 明楼的手轻轻地捏了捏明诚的后颈,让他发出一阵舒适的呻吟。

 

“很累吗?” 明楼手上的动作没停,按摩的地方慢慢往肩头移动。

 

“有一点。” 

 

“那还是去睡吧,照片明天再看也不迟。”

 

“不要,我要看…你看,这个!” 明诚点了点照片上的一个男孩,身上虽然瘦,但是脸上还是有点肉肉的。

 

“你从小到大都这么瘦啊? 不过脸上比现在有肉多了。眼睛倒是没变,还是那么清澈,圆圆的眼珠子真的很像小鹿斑比。对了,这个是谁?” 明楼低头看着照片上的男孩,他被一个大男孩牵着,正笑得开怀。

 

“他叫赵承勇,是大哥哥。不过他早几年因病过世了…” 明楼的按摩的力度恰到好处,温暖的手掌在他后颈传递着让明诚感到窝心的温度。

 

无声胜有声,他们就这样继续静静地翻着相簿,小时候的明诚曾经被领养过几年,再回到圣心后就不太爱拍照了,不过在为数不多的照片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跟着。

 

“这个是曼丽?”

 

明诚点头,明楼不禁感叹,”从小就这么漂亮,真的便宜了明台那小子,她那时候就这么黏你,难怪说她是你的小尾巴。”

 

“其实还好,她那时候刚来没多久,也不知怎么她谁也不亲,就只爱跟着我一个,于是便由她跟了,这样照顾起来也方便。对了! 你以后也要给我看你小时候的照片啊!”

 

“好,等事情都结束后,就回家里看。”

 

墙上的挂钟的时针已经悄悄地走到十二了,明楼回头看没了声响的人,原来他已经睡着了。轻轻把他摇醒,让他回到床上再睡,当明诚躺进被窝后便又继续和周公下棋去了。明楼在那张安稳的睡脸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然后拿好换洗衣服出去洗澡了,在门边把房灯关上前,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晚安,祝好梦。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