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8

8. 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同居是个有趣的实验,测试着两人互相包容与耐心之余,又能磨合彼此不同的生活习惯。当然,也不是每对恋人同居到最后都能有好的结局,还是有好些人是受不了对方的一些习惯而最终弄得分手收场的。


在一开始收留明楼到自己家里来住时,明诚曾经担心过这个大少爷会不会有什么有钱人的毛病,不过一段时间观察下来,似乎比自己预想的要好得多了,那时他才算得上是真的放下心来。.

 

这天闲着无聊,明诚打算收拾一下他的书房,里面杂七杂八的书很多,工具书、小说、画集、影集、甚至连以前读大学时的参考书都有。

 

“你这里的书还真是包罗万有啊,而且都已经装不下了。” 明楼坐在书房里的客床上看着明诚在把书从最顶层的书架里一本本的拿下来。

 

“别光看,过来帮手。”

 

明楼起来,走到书桌边上,随手拿起一摞书最顶的那一本来看,是一本蓝色的书,封面印有一只大大的卡通猪,正在做着鬼脸,他嘴角轻轻上扬,揭开来看,里面有文字,也有漫画,主角就是这只小猪,边问明诚,“你这本是什么书?”

 

明诚转过头看着明楼手里的书道,“心灵鸡汤。”

 

“看不出来你也会看这类心灵鸡汤类的书啊。”

 

“为什么?” 明诚没理他又继续从书架上把书拿下来挑哪些要留下,哪些可以拿去捐或是拿回圣心的。

 

“因为觉得你是个很有正能量的人,虽然像太阳般有朝气,但我觉得你更像月亮,温柔清朗。” 说着,凑了过去在明诚的脸颊上吻了一下。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吓了一跳,明诚用手背扺着刚被亲了的脸颊,瞪着圆眼看着那人,只见那人大声的笑了起来。

 

明诚来气,抬手打了明楼的胳膊一下,”笑什么!”

 

“好了,别生气,就是看你太可爱了忍不住嘛。”

 

明诚反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这语气怎么听着像个流氓似的?”

 

“怎么这么不禁逗?” 明楼上前把人圈在怀里。

 

“明总好口才,我是说不过你的了,不过看你这架势,应该没少在外面撩妹吧? 难怪汪曼春被你撩得痴痴迷迷的。”

 

“你错了,我没有在外面撩妹的习惯,我只撩你。” 说着,把手收得更紧了。

 

明诚想推开一点,却因为太近了使不上力,反着白眼道,“信你才怪,快放开啦,不要阻着我收拾,你要是不帮忙就闪边去。”

 

明楼松开了手,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只见明诚脸红,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站在明诚身旁继续看刚才那本引起了他兴趣的心灵鸡汤。

 

明诚回头看了看,发现明楼已经坐回床上专心看书,便也专注回手上的工作。终于在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后,把书架上的书做好了分类,然后把留下的书放回书架,其他的便捆起来,打算先放置一旁,拿回圣心的一捆,准备拿出去捐的一捆。

 

把书放在桌上时没注意到纸镇被挤到了桌边,一下不小心把纸镇从桌上挤下来了,「咚」的一声闷响,然后是「嘶」的一声抽气声,明楼听着不对劲,终于抬起头来看看发生什么事了,只看到明诚扶着桌子,整个身体都僵住了,露出痛苦的表情,吓得明楼立即丢下书起来扶着明诚坐下,他额角有点点汗珠渗出,话似乎也说不出来。

 

“阿诚? 你怎么啦?”

 

“脚…”明诚坐在床上,身体仍然僵着,修长的手指,指尖向下虚指了一下,明楼瞬间明白这是痛得狠了,低头看看,左脚拇趾头已经红肿了。拿了个枕头让明诚当靠垫,然后自己走到床尾把他的脚抬起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仔细检查了起来。

 

“你啊,都说了多少遍让你记得在家里也要穿拖鞋,而且前几天不是给你买了双勃肯吗? 怎么总忘记穿呢?” 明楼嘴上虽然在责备,可语气中更多的是无奈,手上的动作更是温柔了。

 

“这么多年都没有穿拖鞋的习惯,你让我一下子改也不容易啊。”

 

“嘶…痛痛痛…” 明楼突然用手指捏了一下明诚受了伤的脚趾头。

 

明诚皱着眉头道,“收买人命啊哥! 你想报复也不要趁人之危啊!”

 

“别冤枉我,我是在检查你的有没有骨折而已,不过看着骨头似乎还好,我们去趟医院吧。”

 

“为什么?”

 

“你脚趾头都肿成这样了,还不去看医生啊?”

 

“不用,你去客厅拿药箱,我用点云南白药就好。”

 

“为什么不去?”

 

“这点小意思,又没伤到骨头去什么医院,不嫌丢人啊。”

 

“要不,我叫凌远过来给你看看?”

 

“真不用。”

 

“都肿成这样了,还是得检查一下吧?”

 

“不用,没事的,你快点给我去拿药吧。”

 

被明诚催着出了书房,明楼在客厅的电视柜抽屉里找到了一个小药箱,五脏虽小,却也算得上一应俱全,本来拿出了云南白药便想回去,他想了想却又把药箱里的常用成药拿出来看了看,发现里面吃的药基本上都已经过期了,叹了口气,他索性整个药箱拿去给明诚。

 

“你这里面的药都过期了,你知道吗?”

 

“嗯?过期了?”

 

明楼点了点头,”你自己看。” 手上工作没停,再看了看似乎越发红肿的脚趾头,暗自叹了口气,这人最坏的坏习惯其实就是不会照顾自己啊,拿起药喷到伤处,喷出来的药水沾到皮肤上凉凉的,稍微减少了明诚伤口上的灼热感,可这个位置也不好按摩或是揉捏,也只能让药慢慢渗进皮肤里。

 

做完手上的工作,明楼的注意力又回到明诚身上,看他正在检查药箱里的药,”呃…真的原来都过期了。”

 

“这药箱里的药都是你平常惯用的吧? 你现在这样也不好下楼去吃饭,我去买吃的回来,顺道去帮你买新的回来填充吧,你想吃什么?”

 

“没所谓,你买什么我都吃。”

 

“那好吧,你乖乖在家里,不要乱动。我去去就回。” 明楼出了书房,又折了回来,手上多了一双勃肯,放在地上。

 

“从现在起,你这个不穿拖鞋的毛病得给我改掉。” 明楼指了指地下那双勃肯,这双勃肯是前几天明楼终于忍受不住他们晚上睡觉时,自己不自觉地把冰冰的脚掌往他的腿上贴着取暖后拉着他去买的。

 

看着鞋子,明诚微微地笑了起来,明楼问过他为什么总爱赤脚踩在冷冰的地板上,他说这是他沿自于被虐后的习惯,那会儿连吃饱都有问题,就更不要提能不能穿得暖了。养母精神出问题,只要听到一点别人的脚步声或是弄出其他的声响,她就会发狂似的打他,或是掐他脖子。

 

为了避免走路时弄出声响,他就把拖鞋脱掉,尽量放轻脚步走路,回到家门前就先脚掉鞋子,久了就成习惯了。现在他当然不怕走路时发出的脚步声会惹来打骂,但这种当时算是明诚赖以自保的行为已经成了他的本能,要改变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明楼静静地听完,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他揽进怀里,抱了他好久。两颗隔着衣服与皮肉的心脏跳动一下一下地相互传递着,温暖的手掌在他背上来回时而轻抚时而轻拍着,像是在告诉他,没事了,以后由我来陪着你,无论有什么难关,我们都会携手跨过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诚穿着鞋子起来想去上个厕所,还好这款鞋头宽,也不至于会蹭到脚趾头,不过还是痛,但也没办法,在他拖着步子从洗手间出来时,明楼正好回来了。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便过去扶他,让他先坐在沙发上,再把吃的放在茶几上,然后再去厨房端了两杯水出来。

 

“你不喝茶吗?” 明诚吃着新鲜做好的肠粉问道。

 

“等会再泡吧。对了,你的脚怎样? 还痛吗?”

 

“我也想它不痛,不过已经好很多了。”

 

“你给我记着,以后不论是冬天还是夏天,在家里都得给我穿拖鞋,否则我看见你没穿的话就罚你。”

 

“罚我? 至于吗?”

 

“当然,这次是纸镇,下回是刀怎么办?”

 

“你也有奇怪的习惯啊!”

 

“别转移话题,现在说的是你,我有什么奇怪的习惯了。”

 

“你挤牙膏的时候总爱从中间挤起,然后呢也不爱吃豆芽…” 明楼打断他,“不吃豆芽最多算挑食,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习惯吧?”

 

“嗯…还有,一回到家就爱开电视,但打开了又走开去干别的事情,但你这么抠,怎么这事上你又偏偏爱浪费电呢? 对了! 还有一个!”

 

“还有?”

 

“嗯,你晚上爱喝浓茶,但喝了你又睡不着,然后就来骚扰我…” 剩下的半句说话已经湮没在明楼的吻里。

 

一吻过去,明诚微喘着气瞪着明楼,只见那人伸出舌尖在嘴角舔了舔,挑起的嘴角看上去色气满满的。

 

明诚推开那个向自己倾过来的身子,”别别别…我还没吃完啊!”

 

“哦? 那我等你吃完了我再吃你?”

 

是夜,虽然还是天气寒冷,但仍然阻挡不了室内的一片春色。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