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13

13. 一方卧病在床


最近天气很不稳定,一会热得很,一会又冷得人直哆嗦,就更不要说总是灰蒙蒙一片的,阴沉得看着就让人觉得不舒服。

 

这样的天气,流行性感冒自不然会来骚扰一下这座城市。明诚这天约了李熏然和方孟韦一起聚会,三人吃着麻辣火锅,一边聊天,吃到一半,李熏然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有案件需要他去处理,无奈之下只能说声抱歉便扔下他们两个跑了。

 

剩下明诚和方孟韦,这两个对麻辣火锅不太感兴趣的,看着也吃得差不多了,便转移阵地,找了家咖啡店继续聊天去了,聊到店家打烊他们才各自回家。

 

晚上起风,明诚这天又穿得有点少,一阵冷风扫过,他缩了缩脖子,看了看手表还有地铁,便快步钻进地铁站去了。

 

地铁站与明诚的公寓距离也不算很远,走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也尚算方便。好像越来越冷了,走到一半竟然还下起雨来,滴滴答答的,很快便由小雨点变成倾盆大雨,眼看快要到家了,便快步跑回去。

 

打开公寓门的时候,明楼正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一身湿的明诚他转身回去拿了条大浴巾走过去披在明诚身上,又去找出明诚的拖鞋放在门垫上让他先换好再进来。明楼看着明诚一头还在滴水的湿发在皱眉,把明诚推去洗澡,然后再去拿明诚的替换衣服,最后进了厨房,找了一个速溶包装的姜茶泡开了等明诚出来。

 

洗了个热腾腾的澡出来,看到明楼招他过去沙发坐下,还塞了杯冒着烟的姜茶,明楼才开口道,”你怎么不打电话叫我下去接你?”

 

喝了一口姜茶, 微烫的液体从喉咙滑过进入胃袋,一阵暖意从内而外散发出来,明诚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我都差不多到楼下了, 还让你来接吗? 再说, 我也不知道你睡了没。” 

 

“你啊,你不知道我会等你门吗?” 明楼带着无奈的口气虚指了那人一下。

 

“好了,时间也不了,喝完就睡吧。” 明楼坐在旁边盯着明诚把姜茶喝完。

 

一觉醒来,天清气朗,好像连连日来的阴霾都一下子退散了。绿洲的工作说重也可以说轻也可以,得看时段,不过已经经营了这么久,明诚倒也没觉得累,只是这几天也不知怎的,身体乏得很,而且全身的肌肉也有点酸痛起来,喉咙也好像有点肿痛,虽然不是刺痛,也没有声音沙哑,但是说话会扯着嗓子,连喝水也会觉得痛。

 

又过了几天,不止身体越来越疲乏,肌肉酸痛也越来越厉害,现在连头也开始痛了,还连着咳嗽,明楼要他去看病,明诚却固执地认为只是小事,多喝水,多休息一下很快就好了。他还怕自己会传染给明楼,想搬去书房睡,最后明楼妥协了,自己搬到书房睡,不过他每晚半夜都会起来,回主卧去看看明诚。

 

这天睡到半夜,明楼一打开房间便听到明诚的呓语,猛的打开灯,只见床上的人紧闭着双目,眉头紧绉着,额上冷汗直冒,脸色潮红, 下唇被他的牙齿咬得发白。他把手覆上明诚已经汗湿前额,发现温度烫得有点吓人。

 

“阿诚,醒醒。阿诚!” 反复摇了几次之后,那人终于艰难地发出了一声呻/吟。

 

“嗯…” 明诚觉得自己的眼皮像是被强力胶黏住了,很想睁开眼睛,却又无能为力,耳边传来忽远忽近的呼唤声,听着好像是明楼的,他想张口响应却像有东西如鲠在咽发不出声音来,连带呼吸都有点不顺。

 

明楼赶紧将明诚调整至侧卧,然后出门拿过手机拨了120,再拨了个电话给凌远,”我已经打了120。”

 

“那你先把他送去医院吧,我现在过去,现在是流感高峰期,流感会并发肺炎,我怕的是这个,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先到医院去确定病情再说吧。”

 

把人送到医院,推进了急诊室,明楼也只能在门外干着急,他的头发有些散乱,穿着也并不像平常般整齐,整个人看上去有些落魄。凌远走到他身边坐下,安慰道,”没事的,有可能只是得了严重一点的流感而已,就算是肺炎,也并不是治不好的,你别太担心。”

 

凌远看着明楼点了点头算是响应,然后起来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道,”我进去帮你看看吧。” 说完便进了急诊室。走到明诚的病床前,刚走开的护士见是院长,便上前问道,”院长,你今天不是值夜班的啊? 怎么在这啊?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事啊?”

 

“没事。这个是我朋友,我过来看看他。他怎么样了?” 凌远拿起了病历板看。

 

“好在送来及时,没有并发成肺炎。虽然还在发高烧,不过罗主任给他开过药了,再观察一会没大问题的话我们就把他转到病房。”

 

“那就好。” 凌远看着病历板上的标注,耳听着护士的报告,放下病历板后再看了一眼明诚便转身出了急诊室。

 

凌远向明楼走过去,就见他正在讲电话,便停下来等他讲完。看他挂了电话之后,凌远才慢慢地往目标走过去。

 

“他怎么样了?”

 

“情况不错,高烧已经开始慢慢在退了,再观察一会,等他的情况稳定下来后,就会转送到病房。” 凌远接着便开始教训起家属来,”不过你们也是,先不说流感严重起来会并发肺炎,他由潜伏到病发都那么多天了,你怎么就由着他不去看病呢,你这个家属不称职啊。”

 

“我不是没有劝他去看医生啊,但他都这么大的人了,劝也劝过了,他不听我能怎么样,而且我看着他有吃感冒药,以为只是一般的感冒而已。”

 

“他得的是流感,这是病毒性的,一般市面上买的感冒药未必治得好的。我听熏然说,他跟明诚同寝室的时候,每次他生病都拖很久,是死活不肯去看医生的那种人,他后来看不下去了,每次都用强拖的硬把他拉去。”

 

“……”

 

“先去给他办住院手续吧,他怎么也得待这一、两天的了。” 凌远拍了拍明楼的胳膊示意,然后迈开脚步陪明楼先去窗口办理住院手续去了。

 

明诚是被一阵人声吵醒的。他睡了一觉,身体似乎已经没有被火烧的感觉了,但还是全身乏力,耳边传来一把熟悉的女声,似乎正在数落某人。他有点吃力地动了动眼皮,缓慢地睁开眼睛,看了看这个天花板并不是家里的那一个,正疑惑,便听到女子的数落声停了,转而跟他说起话来。

 

扭头一看,原来是明镜。他张口想叫声大姐,然而声带像是被沙纸磨过一样,声音难听得自己也吓了一跳。

 

“阿诚,别别别,你喉咙不舒服先不要说话。”

 

他用手肘有点艰难地撑起上半身,突然有一只手把他的背托住,另一只手调整了他的枕头,让他当个靠垫,他不用回头也知道那是明楼。

 

明镜倒了杯温水给明诚喝,明诚刚想接,明镜却不让,他只好就着喝了一口,干涸了许久的喉咙彷佛得了甘露的滋润,身上的气力好像也逐渐回来了。终于开口道,”大姐。”

 

明镜望了明诚一眼,伸手探了探他的前额,烧基本已经退了,可还是忍不住又开始新一轮的数落明楼,”你看看阿诚都成什么样子了? 你是怎么照顾人的? 把人照顾到都进医院了! 还有你,阿诚,明知道自己生病怎么还一直拖? 拖到都差点变肺炎了! 我告诉你们,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不顾身体,要是落下什么病根,你老了就有得受了。都给我听清楚了! 以后有病不许拖,平常要好好保养身体。知道了没!”

 

明楼乖巧地点了点头,明诚却愣住了,上次崴了脚在明楼家住时,虽然明镜也不是没有数落他,可是却没有像这次一样犀利。有点像李熏然妈妈数落熏然的味道,难道所有妈妈遇到这种情况都是一样模式的吗?

 

看着明诚还愣在这,明镜以为自己叨得过头了,她有点焦急地看了明楼一眼,明楼意会,他轻轻的把手搭在明诚的肩上,肩头突如其来的一阵温暖让他回过神来,他有点窘迫地向明镜点头示意他以后会注意。

 

明镜得到响应,便又转身忙碌起来,她拿起勺子想要给明诚喂粥,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明董,我们下午还有个会议需要您回去主持的,现在再不回去恐怕来不及。”

 

“大姐,您先回公司去吧,这里交给我。” 明楼不知何时走到明镜身边,把她手上的碗接过来。

 

明镜看了眼明诚,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开口,明诚便道,”大姐,您先回去吧。”

 

明镜从椅子上起来,扬起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摸了摸明诚的发顶,然后转身出了病房。明楼接过粥碗,坐了在明镜刚才的位子上,然后舀起一勺清粥送到明诚嘴边示意他吃。

 

“我自己来吧。” 明诚伸手想要接过碗。

 

“你烧才刚全退了,身体肯定是乏的,就别跟我争了。来,现在应该不会热到吃不下去的,等下凌远会过来,你先把粥吃了吧。”

 

“大姐是怎么知道我住院了的?”

 

“大姐今早让明台打电话给我,刚好让他听到了窗外的救护车的号声,你知道那小子机灵,直接就问我为什么在医院了,这也没什么好暪的,便告诉了他。谁知他转头就告诉大姐了,所以她早上便拿着亲自熬的粥过来看你了。”

 

明诚一碗粥吃完,也知道自己这次把病拖到这样是自己不对,也不敢再说什么。可明楼也没有要说教的意思,他眼巴巴的看着明楼,明楼被他盯得哭笑不得。

 

“你啊,这么大的人呢,我就不说教了,道理你都懂,不过你要答应我,下不为例,知道吗?”

 

眨了眨眼睛,明诚点了点头。

 

对不起呢,让你担心了。

 

我们之间并不需要对不起这三个字,我只要你健健康康就好。

 

 


评论(3)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