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14

14. 午睡

 

大家情人节快乐啊! 

来以单身汪的祝福~ _(:3」∠)_

 

这一篇接上一条题目的~

--------------------------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明诚在医院躺了两天便嚷着要出院了,一来是他觉得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二来是他不想再面对明镜带来的东西了。

 

药膳那些倒也罢了,反正是吃的也没什么不好,可是那些连着吃的一并带过来的瓶瓶罐罐的营养补充剂,让他看了就头痛。

 

本来为了明镜的面子和她那殷切关爱的眼神而接过那些拒绝不掉的东西就已经够心塞了,更让明诚心塞的是,当时明楼明明接收到他求助的眼神,想让他来救一下场,谁知那家伙不帮就算了,还跟着大姐一起软硬兼施地逼着他吃了,末了还向明镜自告奋勇地把监督他吃那些营养补充剂的差使承包了。

 

拗不过明诚,最后明楼也只能妥协,请医生来给他再做一次检查,确定没问题后便和明诚出院了。回到家里,明诚一进屋便伸了个懒腰,用着还是嘶哑的嗓子叹了一声,”还是家里舒服。”

 

明楼把手提行李放回房间,出来便听到明诚原本悦耳的低音变成像被沙纸磨过的一样粗糙,忍不住地皱了皱眉。指了指沙发示意明诚过去坐,自己则转身进了厨房倒了两杯微热的水出来。

 

“你啊,为什么不在医院多休息两天,这一回到家里你肯定闲不住的。”

 

喝了一口微烫的开水,干涸的喉咙得到了滋润后,连声带都好像活过来了一样,明诚回道,”你还说,看看大姐带过来的那堆瓶瓶罐罐,比我这病要吃的药还多,你还偏偏不帮我解围。”

 

“我那敢啊,你还在昏睡的时候大姐来过一次,把我骂了一顿,还说我不会照顾你啊,说你太瘦要补补之类的,反正我也觉得大姐说得没错,你是该长点肉。不过我也觉得奇怪,你明明平常食欲那么好,也没见你长肉,东西到底都吃到哪去了?” 明楼坐在他身旁在上下打量着明诚。

 

“我怎么知道,我从小到大就没胖过。”

 

“其实也不是能不能长胖的问题,我们只是想你健健康康的。那天晚上进来看到你发着高烧边说着呓语,叫你还没反应,差点把我急坏了。”

 

“……” 明诚没想过明楼会这么直接的告诉他自己心里的感受,也知道自己这次确实有点不对,病了就是病了,大病小病也是不该拖的。

 

明诚低头垂眼,没有像平常一样用发泥去拗造型的头发柔顺地放下来,就是一副乖乖的模样。明楼看着身旁的明诚这样一副没精打彩的模样,以为他累了,便道,“好了,你应该也累了,去睡会儿吧。”

 

明楼把人拉起来,牵着进了卧室,然后递上睡衣着明诚换好,让他躺到床上去,替他掖好被角便转身出去了。明楼出来后把之前带回来的衣服拿去洗了,又收拾了家里一通后,才伸了个懒要活动一下筋骨。

 

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掏出来看来电是大姐,跟她报告完毕没多久,便收到了王天风的短信。进了书房把门带上便谈正事去了,也没注意到从卧室走出来的明诚。

 

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掏出来看来电是大姐,跟她报告完毕没多久,便收到了王天风的短信。进了书房把门带上便谈正事去了,也没注意到从卧室走出来的明诚。

 

在床上躺着的明诚看着熟悉的天花板,眨着眼睛却睡不着。在医院已经躺得够多了,虽然病愈后的身体仍然有些疲乏,但是精神却也不算太差,坐起来挠了己头,明诚决定还是起床去看看明楼在做些什么。

 

脚一沾地,一阵寒意从脚底往上升起怕虽然想偷偷出去,却也怕自己会再病,明诚还是穿回拖鞋,尽量放轻脚出往外口去,刚打门房门便听到明楼在通谁通电话,单听明楼的回应都能猜到是明镜了。他低头腼腆地笑着,对于能遇上明楼他们,终于让他有了家的感觉,对于能感受到亲情的滋味,明诚是非常感恩的。

 

倚在门边偷看着明楼必恭必敬唯唯唯诺诺的样子,明诚的嘴上忍不住将上扬的幅度扩大了。能让那个看起来特别英明神武的男人一秒变怂的,似乎也只有大姐一个能办得到了。

 

等到明楼关上了书房的门,明诚才走出来,他并不好奇明楼在干啥,现在的他非常想念他的咖啡,去了厨房现泡了一杯咖啡,把还冒着热气的杯子凑近鼻子,咖啡独有的香气慢慢地飘进了鼻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啜了一口深啡色的液体。

突然间”咕噜”一声,虽然没人,但明诚还是尴尬了一把,转身放下杯子便去找吃的了。打开柜子,除了几个鸡蛋和一罐鲣鱼高汤罐头就没别的了,转身去打开冰箱,里面也是空空如也。

 

明诚想想也对,这几天明楼大部份时间都在医院陪自己,也不会做饭,什么剩饭剩菜当然就没有了。好吧,既然还有蛋,便弄个玉子烧吃好了。

 

把蛋稍微打散后便把高汤、糖和酱油放到碗里和蛋一起拌匀放着,然后去找个长方型的锅出来,上油,烧热锅后再把蛋液倒入锅中,重复做了好几次,在最后一次卷蛋的过程中,明诚被那只搭在他肩上的手吓了一跳,手上的筷子一下就丢了。

 

明楼在他身后,还算眼疾手快,把那双筷子抓住了,把它们拿到水喉下冲了一会,再把它们还给明诚,“你不是在睡觉的吗? 怎么做起菜来?”

 

“我饿了,家里连个方便面都没有,只有这几个鸡蛋,看来也是时候去趟超市了。” 明诚手上的工作没停,他将蛋卷放到碟中,然后用刀把蛋卷切好,推了推明楼示意他去餐桌那边,两人便吃了起来。

 

“嗯,这个好吃。难不难做啊?” 明楼吃了一口便赞道。

 

“很简单啊,可能就是把蛋皮卷起来的时候要点技巧而已。材料也简单,下次教你做吧。”

 

明楼点了点头,看了眼明诚,怕他不够饱,便提出叫外卖,可是明诚却摇了摇头,”不用啦,真要叫外卖的话,我们留待晚餐再叫吧,还是你不够吃?”

 

“不是,好了。吃完了,你也该吃药了。”

 

“还要吃啊…”

 

“怎么啦,你答应会乖乖吃药和休息,凌远和我才同意你出院的啊。”

 

“好啦,知道啦。” 明诚拿出药袋,看着花花绿绿的药丸,明楼则把刚才的碗筷收进厨房再给他倒了杯温水出来送药。

 

“药吃完了,回房去休息吧。” 只见明诚没回应,他便再道,”怎么了? 还不困?”

 

“不困,这几天睡得够多了,而且刚刚才吃完,再去睡的话这是在养猪啊?”

 

“养胖一点才好嘛,你还是太瘦了,有时候抱起来手感不够好。”

 

“哦? 手感不好? 我就是个吃不胖的体质,想要手感好的,去找别人吧。汪大小姐如何?” 明诚挑眉。

 

“诶,你明知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不知道啊,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你这个满肚密圈的家伙在想什么。” 明诚憋着笑扭头不看明楼了。

 

“真的不睡个午觉啊?”

 

明诚转回来,等睛看了一看明楼,发现他眼睛下方出现着淡淡的黑眼圈,想来明楼这几天应该是没睡好,心里一阵愧疚,便道,“你陪我睡我就睡。”

 

“我还有事要做呢,你乖乖去睡吧,吃了药去睡一会,会好得快一点的。”

 

“你还有什么事要做呢? 反正我不困,你不来陪我睡午觉,那我陪你工作好了。”

 

明楼叹了口气笑道,”好吧,明少爷,请起驾回房,我们去睡个午觉吧。”

 

躺在床上没多久的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直头明诚等了很长时间都没等到明楼的下一句,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明楼已经睡着了。

 

他轻轻地坐起来,把明楼的眼镜摘下来,静静地看着已经睡熟了的那人,明诚伸出修长的食指,停在很近的距离,从那人的前额一直描绘着他的轮廓。想起之前去香港旅行时,听到电台在播一首旧歌,歌手是位女生,歌名明诚不记得了,不过歌词他倒是记得,于是在心里轻轻地哼着:

 

想从幽幽的眼圈 逐公分那样转 为你点算着疲倦

愿岁月难被我数完 地老天荒能转多少个圈

想从撕开的戏飞 逐分钟挂念你 是哪一套最回味

从每日然后每星期 你我一起能看多少套戏

无奈肉眼看不到 用两手摸不到

怎么计算亦难料沉迷程度

同偕到老还余下多少步 还能捏着你抱紧几秒钟拥抱

谁又会知道 凭每下心跳继续数 继续数 只愿延续下去数得到苍老

 

不知道是不是药起效了,明诚终于有了困意,他躺回去合上眼也慢慢地睡着了,他还记得那首歌最后一句歌词挺合他的心景的。

 

数着何时望到彼此也苍老。

 

愿我与你能一起走下去,直到彼此也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公公。


评论(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