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15

15. 帮对方吹头发


没有弃坑! _(:3 」∠ )_ 

只是工作汪加班伤不起,这篇隔了这么久才吐出来

还有,今天是我生日,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

 

---------------------

  

嗡嗡嗡的机器声在宁静的房间里响着,突然间一阵奇怪的声音从机器里发出,把明诚吓了一跳,他赶紧把机器关掉。

 

明楼本来在沙发上拿着文件看得入神,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吸引了注意。他敲了敲浴室的门问道,“怎么了? 你没事吧?”

 

明诚一手打开门,另一只手在水喉下冲着,对明楼道,”没事,不过它应该是坏了。” 明楼顺着水流看向明诚的手,发现已经有些红了,“烫到了? 早叫你不要再用这种吹风机了,这种又重又易烫到手。”

 

明诚把水关掉,拿着已经放凉了的吹风机出了浴室,明楼自然是跟着出去了。明诚看着这个吹风机,样子有点懊恼。

 

“这个是古董,比你年纪都要大呢,而且它还运作良好,我为什么要换啊。再说,这是干爹给我的遗物之一,我舍不得丢啊…”

 

“诶,我没说把它丢掉啊,咱们先找人看看能不能修,修好修不好你都把它好好保存就好了嘛。一个吹风机也不占地儿吧?” 

 

明诚正发愁,这是老上海的款式的吹风机了,银色的金属上半部份,下半部是黑色的塑料手柄,热风出来是真的够猛,不过缺点是体积大又重还容易被金属部份烫到手。他也不知道哪里能找到人修理它了。明楼终究还是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看了看头发半干的明诚,想着他前不久才病好,别不把头吹干了惹得生病,便伸手把搭在明诚肩上的毛巾拿下来,替他擦起头发来。

 

“诶,不用擦啦,反正再一会它都干了。对了,你在看什么?” 

 

“不行,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痛,也别跟我转移话题,才刚病好多久? 又想再病啊?” 明楼没有停下手上的工作。毛巾厚而柔软,伴随着明楼适中的擦头发的力道,就像按摩一样的,舒服得明诚叹了一下。

 

“好在你本来已经半干了,现在也干得差不多了。坐一会就去睡吧,要给你热牛奶吗?”

 

“不要,给我来杯咖啡!”

 

“我拒绝。现在喝咖啡,还要不要睡了?”

 

“啧,我可是个任何时候想睡都能睡着的人,睡前喝咖啡对我一点影响都没有的好吗?”

 

“那也不行。要么牛奶,要么喝水,二选一。”

 

“专制。”

 

“你说什么?”

 

“呃…我说我要温水。”

 

明楼虚指了明诚一下却也拿他没办法,谁叫自己特别喜爱他的这种小调皮呢。水喝完了,头发也干了,看了看钟也是时间该睡了。

 

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明诚在他午休的空档上网找能修这种吹风机的店,明楼瞄了瞄他在干什么后,想了想便问道,”诶,你不是有个朋友是做发型师的吗? 吹风机是他的日常工作工具之一,应该知道哪里能修的吧?”

 

“对啊! 怎么就忘了战英呢?” 明诚说着便发了条微信过去,为了不太打扰列战英的工作,他把问题简短说明后再附上吹风机的图,想着等他有空时回复自己就好。谁知才发过去没多久,手机就响了。

 

“喂,阿诚吗? 你都好久没找我了! 想你啊! 那条信息我看到了,你怎么会有这么古老的吹风机的?家里传的古董吗? 这种其实很好用的,热力又够猛,又耐用,我觉得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重了,拿在手里分分钟头还没吹干手就酸掉了。对了,你有没有拆开过看看里面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吗? 是保险丝烧了还是零件出了问题? 你要不把那个吹风机给我,我帮你找人修…”

 

明诚拿着手机,听着健谈的列战英不停地说话根本插不上嘴,刚好明楼在看他,他便给明楼递了个无奈的笑容。虽然战英的外表看上去有点木讷,但一旦跟他熟络了以后,话唠属性就暴露无遗了。

 

他对着话筒轻咳了声,那边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战英,要不这样吧,我正好也要去找你剪一下头发了。明天我带上那个吹风机去找你吧。”

 

“噢! 那好啊! 我等你喔,有客人来了,我先挂啦。” 电话那头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明诚听着那边传来断线的声音不由一笑。转身跟明楼道,”战英让我明天把那个吹风机带过去,他有相熟的师传,可以帮我看看能不能修,我顺道去剪个发。”

 

“要我陪你去吗?”

 

“不用啦,只是去找战英顺道剪发而已,有什么好陪的? 你乖乖的替我看店就好啦。”

 

“啊? 那有没有奬励?”

 

“吓? 你还要什么奬励? 没有。” 明诚笑着转身准备收铺的功夫去了。

 

收了店的明诚正想回家,却被明楼拉着去了附近的商场去了,明诚不解,”去商场干嘛? 家里又没有东西需要补充。”

 

“谁说没有,你习惯每天洗头,吹风机坏了拿什么来吹干头发? 再说,之前说好无论修不修好都要换一个,正好吃饭后去买。”

 

吃过晚饭,还好赶得及在关店前进去,本来明诚想着随便挑一个就好了,能吹干头发就成了。结果却拗不过明楼,让他挑了一个最新型号的回去,而且重点是这个吹风机死贵死贵的!

 

在回家的路上,明诚终于忍不住问道,”普通买个吹风机就好了,干嘛买个这么贵的! 3,000多耶!”

 

“这个它刚卖的时候我就看上了,正好你那个坏了就买回去替换啊。”

 

“那也太贵了吧? 就算功能再多,它也只是个吹风机而已啊!”

 

“好了,买都买了,回家试试看。这个牌子的吸尘器也很不错的,我在想要不改天也去买个回来。”

 

明诚对着明大少爷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你随意吧。”

 

“诶,别生气啊!”

 

“我没生气,又不是用我钱买的,我才不管。”

 

明楼洗完澡出来,刷着头发时看到明诚正在讲电话,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听着他的语气,极有可能是于曼丽。他走到明诚身边时,正好他的手机也响了,明楼看了看是明台打过来的,本来不想接,却见明诚回头用口型问他电话是不是明台打过来的,叹了口气,看来还是得接了。

 

接通了电话,那边第一句传来的不是问候,”啊啊啊! 阿诚哥在不在! 我有急事要找他啊啊啊!”

 

“阿诚在讲电话没空接呢,你又干什么好事了?” 明楼挑眉。

 

“啊! 大哥,你一定要让阿诚哥帮我!”

 

“你先说吧。发生什么事了?” 看到明诚的眼神,明楼叹了口气,也只能认命了。

 

“我惹曼丽生气了…”

 

明楼和明诚各自对着自己的弟弟和妹妹做了会知心哥哥,好说歹说的哄好了这对小情人,等他们各自挂线时,都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的事了。两人对视了一眼就什么都明白了。

 

明楼洗完头发后没有刷干也没有吹干,只是就这样晾了一个多小时而干掉的。不知道是头风的关系还是想感冒了,反正明楼好久不见的头痛又犯了。

 

虽然明楼没有说,但明诚还是察觉到了,晚上当明楼洗完澡出来,他便已经拿着那个新买的吹风机在等明楼了。他向明楼招了招手,”快过来啊!”

 

明楼依言坐在沙发上,明诚拿着吹风机开始替他吹干头发。明诚的发质比较软,明楼替他吹头发时,总忍不住想要揉。明楼的发质却是比较硬的,不过他的头发长,倒也不会觉得刺刺的。明楼感觉到自己的头发已经干了,却见明诚没有要停手便转头跟明诚道,”不用再吹了,我头发都干透了。”

 

“你别动。” 明诚把他的头转回正前方。拿着吹风机对准明楼的太阳穴吹了起来,多亏这个新买的吹风机其中一个卖点是静音,所以即使吹风机对着太阳穴明楼也没觉得吵耳。

 

明诚拿着吹风机,双膝跪在沙发上替明楼吹着太阳穴,再慢慢移向后颈的中央,在明楼的发际与脊椎两外侧上下移动着,再到两侧肩膀,明楼转动了下僵硬的肩膀与酸痛的后颈,然后发出了声舒适的呻吟。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被吹得微微发热,身体也不再绷紧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才惊觉明诚已经替他吹了好久便赶快伸手向手抓住明诚还搭在他一边肩膀上的手让他停下来。

 

“阿诚,我好多了,你别再弄了。”

 

明诚依然停下,关了吹风机便从沙发上起来,收拾好东西,从厨房里泡了两杯热牛奶出来,一杯递了给明楼,一杯自己喝着。

 

“我的头痛和肩膀舒服多了,你这是什么招来着?”

 

“这个是我在网上看到的算是偏方吧,说是初起感冒或是落枕了用吹风机把颈后和肩膀的位置吹热,可以缓解痛症,好像连胃痛、腰痛和膝痛都有帮助的。”

 

“那么厉害?”

 

“嗯,反正又麻烦,试试也无妨啊,看你的反应似乎挺好受用的嘛。”

 

明楼把明诚的手拉过来,替他按摩着刚才拿了吹风机好久的手,温柔且熟练。明诚笑着看明楼,他在想,其实他们某些方面挺像的,对所有人都很温和有礼,但都会透着一点疏离感,可是对自己亲近的人,即使敞开心扉,也始终有着一点点保留,唯独对着彼此,他们才会毫无保留地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脆弱,跟对方撒娇,让彼此有所依靠。

 

感谢老天爷让我遇见你。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