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年 (小寒篇)

※第一次寫樓誠同人

※只看過電視劇,沒有看過原著

※因為寫的是二十四節氣,請無視時間線

※OOC有(希望不太過就好)

 

寫得好不好,或是有任何意見都請給我留個言嘛~  (✪ω✪)

 

年 (小寒篇)

 

小寒: 小寒以後,開始進入寒冷季節。冷氣積久而寒,小寒是天氣寒冷但還沒有到極點的意思。

 

(以上來自百度)

 

-----------------------------------------------------------------------------

冬三月是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時候,寒氣凝滯收引,容易導玫人體氣血運行不暢從而使許多舊病復發或加重。好在明家四口各人身體尚算健康,注意冬季養生之餘也不忘鍛鍊身體,所以除了還是外出時會覺得冷之外,倒也沒有什麼特別問題。


不過意外總歸是意料之外的事,誰也不會知道什麼時候會發生的。好好的休假,明樓和阿誠卻被鏡拉到公司去當壯丁了,本來想把明台也帶上的,誰知那小傢伙一大早就不見蹤影,也不知到哪裡去混了。


明鏡帶着兩個弟弟回到公司的辦公室,其實就是想讓他們幫忙整理文件的,因為有些涉及商業機密她也不想假手於人,所以就把這明樓和阿誠拉來幫忙了。一個上午,放在視線範圍內的文件大致上也差不多了整理好了,要銷毀的也已經分了出來,接下來就到那些放在櫃頂已久文件了。阿誠打梯子從儲物室杠回來,明樓正跟明鏡討論着一個投資計劃,阿誠把梯子放好便爬上去將櫃頂扎堆的文件拿下來,誰知那梯子中間用來固定的鉸位壞掉了,剛爬了沒兩級就梯子就啪的一聲掉了,文件散落一地的同時聽到阿誠的抽氣聲。


明樓和明鏡轉頭就看見阿誠的眉頭微皺,左手揉着右腕,上前查看阿誠是否受傷了。明樓把阿誠的左手鬆開,然後托起他的右手仔細查看,明鏡在一旁看着。阿誠感覺到明鏡的擔心,便笑着對明鏡說沒事,只是方才自己為了不掉下來撐着櫃時可能扭了一下,沒什麼大礙的。明鏡還是有點不安便着阿誠去蘇醫生那裡看看,梯子壞掉了,明鏡就放棄了繼續整理的念頭,拉着兩個弟弟去下館子去吃午飯了。

 

阿誠把車子駛回家時發現手腕在轉動軚盤時有點痛,想着可能是扭傷了。不過應該不太嚴重就沒理了,當然也沒必要去看醫生,回家自己擦點藥酒就好,誰知第二天醒來時發現自己的右腕又紅又腫又燙又痛,明樓緊張地拉過阿誠的手腕查看順道也數落了他一頓,阿誠癟着嘴說他也不想的。

 

明樓嘆了口氣,自覺地替阿誠把要穿的衣服拿出來,看着他有點艱難地把襯衫上的扣子扣上,到左袖口就真的無能為力了。阿誠帶點撒嬌意味的眼神看了明樓一眼,明樓就伸手過去幫他扣好袖扣。拉着他到餐廳吃早飯,這回手腕上的傷是沒法遮掩了,明鏡眼裡滿是心痛,囑咐明樓一定要請蘇醫生過來給阿誠看看傷勢。

 

阿誠有點懊惱,傷在右手,有好多事都做不了,力也使不上,連筆扼筆的力度也使不出。他是個行動力十足的人,一向能自己做的事從不假手於人,但這回卻偏偏只能靠人了,好在蘇醫生也說了扭傷不算太嚴重,找了一些冰來給他冷敷了一會之後再敷藥。讓明樓記着要替他按時冰敷和換藥,好好休養幾天便就告辭了。

 

基本上只要不是嚴重的傷病,也阻止不了勤勞的阿誠上班的,傷在右手,吃飯的時候只要把餐具由筷子換成了叉子他還是可以自己吃的,不過車是開不了了,於是這幾天明長官只好自己去開車子了。在辦公室裡要寫書面報告暫時由其他幾位秘書代勞,其他的事情可以換到左手來做的,倒是可以應付過去。

 

其他事情還好,但有一件事情他用左手做不了,就是刮鬍子。阿誠在浴室裡左手拿着刮鬍刀對着鏡子,把熱毛巾放在臉上敷了一下,才刮了一下,下頷就刮破了,嘆了口氣,拿着刮鬍刀從浴室裡出來。

 

本來靠在床頭看書的明樓看着阿誠走出來,手裡拿着刮鬍刀,下頷還破了一點。放下手上的書,快步走到阿誠跟前,接過刮鬍刀,把阿誠拖回浴室着他坐在浴缸邊沿把頭抬起,柔聲說,“我也是第一次幫人刮鬍子,要是刮破了也不能賴我啊”

 

“嗯,不賴你”浴室內水氣氤氳,將兩人的表情更柔化了起來。

 

明樓再一次把熱毛巾敷在阿誠的臉上,把毛巾放下後再拿起刮鬍刀,把刀片在阿誠的下巴上輕輕滑動着,他不敢太用力,怕傷到阿誠。刀片順着方向一路直到接近頸的位置,明樓在想,他殺人都是用磨得鋒利的鏡片在別人的頸項上一劃,那條生命就一下子消失了。到底要有多信任那個人,才能把刀片和脖子都交到另一個人的手上呢? 阿誠是毫不猶豫的把自己的性命交托給自己,那自己呢? 能不能做到把自己的命也毫不猶豫地交到阿誠的手上呢?

 

心思千回百轉,手裡小心翼翼,明樓替阿誠刮好了鬍子收回手,輕輕推了推阿誠的肩示意弄好了。阿誠站起來,看到明樓正在想事情,歪着頭喊了聲“大哥?”

 

“好了,弄好就出去吧。”說着把東西一收,就跟阿誠一起回到床上。

 

自那次替阿誠刮鬍子後,明樓像是有點上了癮一樣,總想着要幫阿誠刮鬍子。明樓的心思,其實阿誠猜得到,是因為自己對大哥的無條件信任,讓明樓在誰也無法相信、對誰都需要偽裝的環境下,得到了一個喘息之地。對阿誠來說,明樓能依賴他,哪怕是再小的事情,他都覺得開心。而明樓就再阿誠手傷好了之後不久,把阿誠拉進浴室,遞了把刮鬍刀給他着他幫自己刮鬍子。


在這個黑暗的時代裡,渴望光明的我們並肩摸索着,你不僅是我的兄弟、家人、知己、還是我的戰友、同志、愛人。我的命可以無條件託付於你,你也可以把我作為利劍和後盾,足矣。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