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7

~進展緩慢的兩人⋯
———————————————————

明樓和明誠再一次的相遇是在醫院,這天明誠陪李熏然回醫院拆線,明誠是在走廊上等李熏然時碰見明樓的。明樓的手扶着額,眉頭緊皺一臉痛苦地坐在廊道上的椅子,明誠一開始還認不出來,再定睛看了看才認出是明樓便走過去看看能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明樓低着頭,手肘撐着一腿,手掌扶着額,突然一對好看的腳踝闖入眼簾,他抬起頭看見到是明誠。 “明先生,你沒事吧?”

眉頭依然沒有放鬆,明樓疑惑地看着眼前的明誠,他看起來沒傷也沒病的,怎麼會出現在醫院呢: “我頭痛得厲害,剛才被助理送過來看醫生了,你呢? 怎麼在這?”

“啊,我陪朋友回來拆線的,他去找醫生了。”明誠坐在明樓身邊,“那你看過醫生了嗎?”

“看過了,助理幫我去拿藥了,我這偏頭痛是老毛病了。”明樓嘆了口氣,揉了揉額角。

明誠看着明樓皺着的眉頭,心中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來,他不由自主地伸手過去把明樓的放在額角的手拉下,明樓不明所以地看着明誠,下一秒,明誠纖長的手指放到明樓兩邊的太陽穴上,替他按摩着,力度適中得讓明樓發出一聲低吟。就着並排的椅子,兩人調整了坐姿,斜坐着,膝蓋碰膝蓋的,明樓細細端詳着眼前的人,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圓圓的眼珠子亮晶晶的像小動物一樣,挺直的鼻樑,兩片薄薄的嘴唇,他忽然想到了那天在明氏托兒室的電視裡播放着的卡通裡的那頭叫斑比的小鹿。

涼涼的指尖在發熱漲痛的太陽穴上按壓,緩解了明樓的不適與煩燥。明誠被對面的人一直盯着,都把他盯得臉都紅了,腦子一片空白,手指只是機械地替那人按摩着。突然間一聲“大哥。”把明誠的思緒拉回現實。

“嗯?”明誠歪着頭看他,什麼意思啊?

“你剛才叫我明先生了。”

“喔…大哥”呆呆地回應了。

“不錯,你比明台那傢伙乖多了,難怪大姐一下就想到要收你做弟弟。”隨着按摩的動作,頭沒那麼痛了,明樓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來。“明總,藥拿回來了,日程我已經通知秘書科那邊調整了,請問您現在是回公司去還是回家休息?”明樓的助理拿着藥回來了。“回公司吧,這個時間大姐在家,被她見到又該擔心了。”明樓對助理說完,便從椅子上起來沖明誠一笑,“剛才多虧你,現在已經好很多了,有空來我家吃飯,先走了。”抬手揉了揉明誠的頭頂,邊跟着助理往外走邊朝明誠揮了揮。

“誰啊?”明誠轉過頭便看到李熏然,“他? 他叫明樓,明氏的總裁。”

“吓? 你為什麼會認識這種霸道總裁?”李熏然屁股剛沾凳面就被明誠拍了背脊一下,“他霸不霸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現在很餓,李副隊,我們可以去吃飯了嗎?”“誒~有你這麼對待傷號的?”明誠此時已經站起來,拉着李熏然的胳膊往醫院的大門走去。

在醫院附近隨便找了家餐廳,點好了餐,李熏然似乎對明樓與明誠的關係很感興趣,“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對了,你也是姓明的,你該不會是他什麼失散N年的親兄弟吧?”

抬手拍了李熏然的前額一下,“李副隊,腦洞收一下,突破天際了。”明誠咬着吸管啜了口可樂沒好氣的道。他知道迴避問題的話,李熏然這個好奇寶寶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便簡略地將他是如何認識明家三姊弟的經過告訴了李熏然。

“那就是說你跟他們家是三個人在各個不同場合認識的? 你還真是和他家有緣啊,要是我的話,一定會懷疑你是故意的”

“人家已經懷疑過啦,對了,你現在算是全好了?”明誠並不想繼續這種話題,便轉而問起了老友的身體況狀。

“嗯,剛才三牛兄給我拆線時說算是全好了,哎呀,其實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就是血流得多了點嘛”李熏然也叼着吸管喝了口汽水,受傷的這些天以來,在醫院當然不可能喝汽水這種沒營養的東西了,明誠可是連茶都不讓他喝,每天都只有白開水、白開水和白開水,可把他愁死了。工作關係李副隊長年跟垃圾食物為伍,也虧得他運動量大,工作忙起來時又總顧不上正正常常的吃頓飯,胃不好,還真是想胖也胖不起來,反倒是這些天被明誠好湯好水的餵着,長胖了。

一個不用去上班,一個這些天都沒有去上班,兩個閒人就這麼東聊西扯的,從午飯吃到變下午茶,還不時被老闆看過來,盯得明誠都不好意思了,便拽着李熏然買單走人了。出了餐廳,明誠想着不如去趟菜市場吧,李熏然既然好了,那今晚可以做頓豐富的,叫上曼麗一起過來慶祝一下。

說要賀他痊癒,李熏然當然說好,二話不說的拖了明誠進超市。沒錯,是超市,李熏然一向不愛逛菜市場,他討厭到處都濕漉漉的感覺,超市雖然菜比在菜市場賣的貴,但他逛得舒服,況且今天是賀他的,當然是他怎麼高興怎麼來,李熏然看到那些薯片零食在向他招手了,他得去接它們回家啊。

兩個高瘦英俊的男生在超市逛了一圈,一個往購物車裡放蔬菜魚肉,一個往購物車放汽水零食,“誒!李熏然!好了啊!別再買零食了!一好了就瞎折騰,你等下吃到上火喉嚨痛我可不理你啊!” “誠誠,你好殘忍,我跟我的卡•B都分開好久了,你就這麼想拆散我們嗎?”

明誠一頭黑線,他想起了當初在學校認識李熏然,那天是大學的網球部在招人,他接了學長遞來的傳單想要過去看看時,剛好李熏然也一樣,兩人便結伴過去了,儘管讀的學系不一樣,但他們聊得來,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好友,那時同學們常常見他們一起上下學,都調侃他倆是一對的,李熏然也玩得開,便“誠誠,誠誠”的喊他,不過這麼一喊慣了,有次李熏然帶着明誠回家吃飯,在家裡也這麼喊明誠,把坐在他們對面的李父李母嚇了個瞪瞠結舌,李爸爸眼睛瞪大了,李媽媽嚇得筷子都掉了,經過兩人併命解釋,不是他們想的那回事,才讓二老舒了口氣。

“然·然⋯” 明誠咬牙切齒地吐出了兩個字,然後,還拿在手中的卡•B又一次跟李熏然有緣無份了,他在心中拿着小手絹揮別了他的愛,頹喪的跟在明誠身後,嘆了口氣,明誠轉過頭跟他說:“怕了你了,最後一個,你看看這裡已經有這麼多零嘴了吃得完麼?” 明誠在想,自己不止勞碌命,大齡兒童比聖心裡那些弟弟妹妹們要難應付得多了。

兩個小伙長得精神又好看,賣菜的阿姨們給他們選了最新鮮的食材,試吃攤的阿姨們塞了好多好吃的,逛夠了便去排隊結賬,明誠趁機打了個電話給于曼麗,響了幾下沒接便敲了微信過去問她今天晚上到不到他家為李熏然慶祝。這時的于曼麗正在為功課分組而煩惱,王天風的法學課可沒那麼易過關的,他把這次的分組功課的分數比重設定成這學年的一半,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功課做不好,接下來期末考必須拿到滿分才能及格,考試和功課的成績如果兩邊都差強人意的話,那麼就必定掛科了,要是選隊友時有一個不慎,被拖後腿了,她可沒處去哭。明台拉着林殊向于曼麗話程錦雲走過來,“于曼麗,你們跟誰搭檔了嗎?”

“還沒,那要不要跟我組?” 明台望着于曼麗道。

“跟你?”

“啊,是跟我們,分組不是要四個人嗎?我和林殊,加上你已經三個了,程錦雲你有組了沒?沒的話我們就夠四個了。”

于曼麗跟誰搭也可以,就是不太想跟明台搭,說來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不喜歡明台,是因為初次見面時那副滑腔滑調令她討厭?她對不熟的人可以完全把這些都無視掉,所以這個應該不成理由。還是因為他知道了自己跟阿誠哥的是從聖心出來的,在課間也好,下課了也好,明台都會有意無意的接近自己,獻殷勤,或是格外照顧諸如此類的, 是在同情她嗎?她于曼麗從來都不需要別人同情。反正,她不想考究明台的心思,也沒空理這些有的沒的,總之人數湊的夠就好,再者客觀來說,有林殊這個學霸跟她一組她也放心不少,也不虧,就答應了。

組分好了,時間也不早了,程錦雲先回家去了,于曼麗從包裡翻出了手機才看到了明誠的未接來電,打開微信明誠問她要不要到他家去和李熏然慶祝一下傷癒,望着手機屏幕的于曼麗甜甜一笑,看得明台心都化了。于曼麗也沒理兩個男生,只是撥了個電話給明誠,“阿誠哥~剛才手機調了震動,然後忘了放在包裡所以才沒接電話⋯好呀⋯不用啦,我自己過來就好⋯有什麼要帶的嗎⋯那好吧,待會見。” 掛了電話,于曼麗拿起了書包,跟明台和林殊說了聲便向教室門外走去了。

“于曼麗” 于曼麗回頭看叫她的明台,“有什麼事嗎?”

“你剛才是跟阿誠哥通電話嗎?”

“是啊,有什麼事嗎?”

“呃⋯沒⋯就是⋯你等下會去見他?”

“所以呢?” 嘖,這人怎麼磨磨蹭蹭的。

“我也好久沒見到他了⋯也帶我過去可以嗎?”

“為什麼?我去阿誠哥家裡是去慶祝的,那個主角你又不認識,去來幹嘛?好了,我要遲到了,先走了。”于曼麗無比爽快的拒絕了明台,然後轉身走了。

于曼麗不好意思兩手空空的上去,便在明誠家樓下的便利店買了幾瓶果汁上去了,本來想買酒,不過李熏然剛傷好,阿誠哥肯定不讓喝,所以還是選了果汁。門鐘聲響起,李熏然去開門,“熏然哥,你沒事就好了!恭喜你!” 于曼麗抱了抱李熏然,明誠這時剛端着鍋糖醋排骨出來,“曼麗,你來了,菜快好了。” 之後又轉身回了廚房。

于曼麗把書包放在沙發的一隅,然後跟去了廚房幫明誠,明誠卻把她趕了出去,讓她去陪李熏然聊天。兩人在沙發上聊天,于曼麗扒着李熏然的胳膊讓他講這次受傷的事,她有看到新聞,在李熏然初進院時也有去看過他一次,不過後來功課忙,明誠就不讓她再去了。

明誠和于曼麗情同兄妹,李熏然和明誠在讀大學時曾經跟明誠去過聖心,所以當年也認識了喜歡做明誠小尾巴的曼麗。或許是自己父親的工作關係,李熏然從小好事壞事,好人壞人都見得太多,所以他交朋友從來都只看人的本質,出身什麼的,能拿來吃麼?

三人吃吃聊聊的,一頓飯吃得高興,收拾的時候被李熏然攔下了,說是要報答一下老友對自己這些天的照顧,便把洗碗的差使攬下了。李熏然去了洗碗,明誠就和曼麗聊起近況,從上次回去開生日會,已經有個把月沒空回去聖心了,想着也是時候回去一趟看看了。

李熏然洗完碗,順手拿了幾個蘋果出來,再順手從沙發縫裡挖出電視遙控器,動作流暢,一氣呵成,看得明誠和于曼麗忽然有種自己去了李家作客的感覺。電視正好播着一檔政經節目,這個財經節目很有名,經常都能請到一些政要或是大企業家等等做嘉賓,“歡迎收看政經天下,我是節目主持黃興,現在有請我們今天的嘉賓,明氏集團的總裁,明樓先生…”

本來就沒留意電視在播什麼節目,但當主持人介紹明樓時,明誠的目光從于曼麗身上移到電視上去了,李熏然感概了一下:“真人跟上鏡,還真的是兩回事呢,明明今天見到他也不算胖,上鏡真的會胖!” 于曼麗問:“熏然哥,你們在哪裡碰到這個人的,明氏號稱是S市裡的良心企業,這明樓還有良心老闆之稱呢!”

“今天你哥陪我去醫院的時候碰見他的,說起來,你哥認識他啊!”

“阿誠哥,真的啊?”

“嗯,綠洲就在明氏附近,之前因為一些事情所以就認識了,他是明台的大哥,明台不是你的同學嗎?”

“別提他了”于曼麗癟嘴。“怎麼了? 明台欺負你啊?”雖然明誠覺得不會,會不會是有什麼誤會呢?

于曼麗開始一股腦地把事情都說了出來,兩個哥哥在一旁聽着,李熏然饒有趣味地瞄了一眼明誠,于曼麗看到了就問他們笑什麼,誰知這兩個哥們卻只是沖她笑了笑,然後一副心照不宣的樣子,惹得曼麗嬌嗔道:“你們兩個! 討厭!”

“好啦,明台是有點少爺脾氣,如果惹到你的話,你直接甩他臉色就好,他一定不敢逆你意的。”李熏然對明誠這樣的開導方式有點訝異,“阿誠,你這也行啊?” “怎麼不行啊? 治明台這種少爺就要這樣,這可是他大哥說的啊。” 明誠看着電視裡的談笑風生的明樓抬了抬下巴道。

明誠覺得這樣的話聽起來雖然有點荒唐,明台就一個少爺,整天成個花花公子似的到處留情,不過要說他認真戀愛的經驗似乎不多,要不然也不會用這種熱情到讓人尷尬的示好手段來追女孩兒啊,我家曼麗可不是那些隨便的女孩子呢。

電視看完了,時間也晚了,于曼麗拿起了書包正想回聖心,卻被李熏然攔住了,“妹子,這麼晚了就別回去啦,打個電話回去說你今天在這裡過一夜就好了。”明誠點頭,本來他已經拿了摩托車的車匙,打算送曼麗回去,不過李熏然也說的沒錯,這個點來回折騰還不如直接在這裡睡一晚,明天直接送她去上學就好。不過家裡就兩個房間,一個傷才剛好,一個是女孩,總不能讓他們睡沙發吧,明誠進去房間裡拿了床被子出放到沙發上然後一錘定音:“好了,沙發是我的,你們快去睡吧。”


--------------------------------------------------------

感謝閱讀過的你,好的不好的讀後感也請告訴我,謝謝

~對了,台麗其實不算這篇文的副CP,不過他們也會在一起的,給樓誠助攻嘛,另外,然然和小殊⋯其實我也沒打算大亂炖的,不過如果有人想看,我也可以試着寫,所以有什麼想看的就告訴我吧( • ̀ω ⁃᷄)✧キリッ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