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大總裁與咖啡師 12

~我發現我寫了好多篇都是在吃的
~我的吃貨屬性暴露了 _(:3」∠)_
——————————————————

明樓環視四週,這種住宅他沒來過,雖然地方不大,但也算窗明几淨,室內採光不錯。

"你請坐" 明誠說着把明樓帶到客廳的沙發坐下便轉身回廚房,走了兩步又回頭問,"你要喝點什麼嗎?咖啡還是茶?果汁還是汽水?"

"隨便好了,我無所謂。"

明誠端了杯茶出來,熱氣在杯中冒出,透着淡淡的佛手柑香味夾雜着點薄荷味兒,"這個是我前幾天進的貨,是法國一家老茶店的混合茶,請試試。"

"你在煮東西?" 明樓盯着明誠的圍裙,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

"啊?對啊,我昨天答應了隔壁鄰居替他們看小孩走不開,想着去你們家拜訪怎麼也得有點禮,又來不及買,便打算做個蛋糕等會帶過去,我那個提拉米蘇也差不多好了。"

"不是,我是說你正在煮的東西糊了。" 明樓呷了一口茶,香氣不錯,口感也好,是能讓人放鬆心情的味道,他突然想起了前陣子秘書們在午休時放了一段綜藝節目視頻,裡面有兩個嘉賓跟主持們在用各地方言說同一句話:“大熱天喝熱茶,越喝越熱。” 明樓瞄了一眼那視頻,滿有趣的,不過看着那幾個笑得花枝亂顫的小秘書,他覺得這幫女孩子似乎更有趣些。

"啊!糟了!" 明誠丟下這句話就衝進了廚房,明樓來的比他想像早,意麵在鍋裡煮着,醬汁也弄好了,正在炒煙肉時,明樓就到了,顧着給明樓泡茶都忘了正在煎鍋裡的煙肉⋯還好只是焦了一點。把煮好的意麵放到蛋汁裡拌好,再把煙肉放上去,刨了點芝士,一個簡單的卡邦尼意麵就完成了。

明誠從廚房探頭出來問明樓:"明先生,你吃了午飯沒?我剛做好了,你要不要來點?"

"好的,謝謝。" 明樓朝明誠笑了笑,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沒了,你先去餐桌那邊坐吧,我把東西端出來" 明誠又把頭縮回廚房去了。

明誠端出來的是兩盤卡邦尼意麵,色澤不錯,吃着醬汁挺正宗的,就是煙肉炒得焦了一點,不過也不錯,這樣比較脆,"你這個卡邦尼意粉做得不錯啊,這個醬汁沒有用奶油,有蛋香之餘也比較稠。"

明誠嗞溜完一條意麵,腮幫子鼓鼓的,他抬頭看着明樓:"嗯?是啊,我看過食譜,雖然這樣吃着可能比較膩,但是我喜歡這個,更香一點。"

"明樓。"

"嗯?" 明誠不解地看着坐在對面的人,怎麼這人說話都沒頭沒腦的?

"明樓。如果你不喜歡叫我大哥的話,就叫我明樓吧,明先生聽着彆扭。" 明樓第一次聽到明誠叫自己大哥時,他是挺高興的,他低沉的聲音,輕輕地說着"大哥",比明台那小子叫着讓他舒心多了,不過跟着見了幾次面他都只叫自己明先生,這樣生分的稱呼他不喜歡。況且從前幾次的相處,他知道明誠是個獨立又自信的人,這種人自尊心很高,他會喜歡平等地相處多一點,既然如此,讓他叫名字總比叫明先生好得多。

"呃⋯好⋯明樓。" 明誠點點頭,他是不太喜歡明樓的強勢,不過又覺得可能是他的身份和行事方式習慣了吧,雖然自己是靠着明家的資助長大,很感激明家對他的幫助,但如果以交朋友來說,他還是比較喜歡平等的關係。

吃飽喝足,明誠把盤子餐具都收拾回廚房,又打開雪櫃查看他的提拉米蘇好了沒,打開水龍頭把放在水池裡的盤子洗了。明樓在廳中百無聊賴,看了室內的裝修一遍,簡潔俐落,是明誠的風格,他從沙發上起來,走到廚房門邊問明誠:"我可以參觀一下你的家嗎?"

“喔,隨便。" 明誠覺得奇怪,這裡又不大,有什麼好參觀的。

明樓打開了一個房間,看着佈置應該是書房,書架裡的書五花八門,什麼都有,文學、小說、工具書、食譜、咖啡的相關書籍,還有幾本畫集和影集,另一個架裡的是工商管理的參考書,沒想到他是讀商科出身的啊。

明誠洗好盤子,把提拉米蘇裝好,走出廚房見到書房門開着便走了過去,明樓正拿着明誠讀書時的筆記在看,"明樓,我去換件衣服就可以走了,不知道明台接了曼麗沒有。"

"你先去換衣服吧,我問問明台。" 明樓把筆記放回原位,掏出手機撥了明台的號。

"好的。" 明誠答應了便轉身到隔的卧室去了。明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走出書房對着明誠的卧室喊道:” 不用穿得太隆重的,就是自家人吃個家常便飯而已。"

房門打開,明誠已經穿好,正經的襯衫西褲西裝外套。明樓皺了皺眉,覺得好看是好看,但太正式了, “今天真的是家常便飯,你這樣太正式了,換一身吧。”

"換一身?"

"對啊,大姐說了,怕你們會拘謹,所以讓你們穿得休閒一點,你穿這樣正式大姐看見了又該說我了。"

明誠聽着,心裡囧了一下,你自己還不是穿西裝,雖然是休閒款式的。"那好吧,我去換。" 說完又把門關上了。看着衣櫃,明誠撓了撓頭,便服他是有很多,T-shirt年仔褲什麼的,要怎麼個休閒法啊?太隨便好像也不太好吧。

最後,明誠從房間裡走出來,他穿了一件灰色的汗衫,外面是淺色的牛仔外套,天氣熱就把袖子挽到手肘下,下身就是一條跟外套差不多顏色的牛仔褲,潔白的球鞋,簡單整潔,"明樓,這樣可以了吧?"

明樓坐在沙發上,聽到明誠叫他便轉頭看過去,:“這樣好多了,你是不是還有個蛋糕要拿?我們差不多要回去了。”

"我好了,走吧。" 明誠提着一個保溫袋,裡面放的是他早上開始做的提拉米蘇,跟着明樓往明家去了。

"沒想到你是學工商管理的。"

"是啊,當初沒想好要讀什麼,覺得這個科目涉獵的得多,想着多元化也好,之後如果真到想要讀的科目的話,到時轉系或是等畢業之後再找機會深造就好。沒想到最後做的是賣咖啡呢,哈哈"

"也不是每個人都一定要學以致用的,找到自己喜歡的工作比勉強自己去做不喜歡的工作好。"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用,最少成本管理,運營,稅務,都跟現在做咖啡店多多少少有些關係的。"

"那倒是,你那時最擅長什麼科目?"

"成本管理和法律吧。"

明樓點點頭,又轉了個話題,"你今年多大了? 你看着比明台那小子成熟多了。"

"我今年26了,都快步入中年了,還不成熟不成啊。" 明誠覺得有些好笑,他看上去怎麼也沒可能嫩到跟明台差不多吧。

"你說什麼?你步入中年?那我四捨五入得算老年了。"

"怎麼可能!我看過一個網站,裡面做了個高富帥票選,你可是S市裡票數最高的鑽石級王老五呢!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王老五"

"你說什麼?" 明樓睨了坐在副駕的明誠一眼。

"哥~" 濃濃的撒嬌意味。

明誠脫口而出的那聲哥,聽得明樓心跳突然加快,他聽明台叫哥叫了十幾二十年,平常也習慣他那撒嬌時的語調,也沒覺得明台能把"哥"這個稱呼叫得讓人覺得這麼百轉千回。明誠也被自己的衝口而出嚇到了,他做夢都沒想過有朝一日會這樣跟人像撒嬌討好着呢,臉上看不出,紅得像滴血般的耳根卻把他出賣了。

車內一股尷尬在蔓延,明樓吸了口氣,算是調整一下情緒,便又若無其事地問明誠,"剛才你說的那個票選王老五什麼的是怎麼回事兒?"

明誠順着明樓的話又說下去了,"那天我去剪髮的時候,閒着等的時候就上了會網,隨意點開一個什麼八卦網站在做什麼s市的高富帥榜,然後排着排着,你就是第一名啦,剛才那句八千里路老五不關我的事,是人家這麼寫的啊!"

隨着話匣子再次打開,瀰漫在兩人之間的尷尬氣氛也消散得差不多了。黑色奔馳駛進了明公館,明樓把車子停好後領着明誠進屋,明公館是一座兩層的建築物,明樓站到大門前,用指紋把感應鎖打開,明鏡正拉着于曼麗的手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聊天,明台則坐在于曼麗對面,有點手足無措的樣子,這樣的明台,明樓也不多見。

"明樓,阿誠,你們回來啦!" 明鏡一句無意的說話,在明誠的心裡卻泛起了一層暖意,活了這麼多年,以前在聖心,到搬出來一個人住,一直以為自己習慣了,卻沒想到原來有人等自己回家,留一盞燈或是一句回來了,撩起了心底裡的渴望,儘管知道這些可能只屬奢求。

明樓感覺到站在他身旁的明誠的情緒起伏,他理解明誠對這種家庭溫暖的渴望,畢竟一直都是一個人,或許他也以為自己掩飾得很完美,但明樓並沒有漏掉這一點點小情緒。明樓一直想不明白為何自己會這麼在意明誠,但就是見不得他有一絲不快,接着,明樓回了明鏡一句:"大姐,我們回來了。"

「我們」包括了你,明誠。

無論以何種形式,我都想與你成為家人。

明台眼尖的看到明誠手上的保溫袋,這種是用來裝冷凍食品的,用手指了指便問道:"阿誠哥,你那個是什麼呀?"

"啊,大姐,這個是我今天做的提拉米蘇,送給您。" 明誠把袋子遞了過去給明鏡。

"哎呀,你跟曼麗兩個孩子,人來就好了,都是一家人,送什麼禮呢,下次過來可不許再送了。" 明鏡嗔了聲,但臉上的笑意藏不住,之前跟明誠認識,得過他的幫助,今天跟于曼麗相處了一下午,她是真心喜歡明誠和于曼麗的,謙和有禮又不造作,陳院長教得好啊。

"大姐,阿誠哥做的甜品可好吃了,等會我們一起嚐嚐?" 明台嗜甜,有次吃過明誠做的甜品,幾乎是一試愛上。總念念不忘,想讓明誠做給他吃,後來連于曼麗也一併起哄,明誠就抵不住就在綠洲做了個提拉米蘇給他倆吃了。

明台接過明鏡手裡的保溫袋拿去廚房放冰箱,誰知明誠突然來了一句:"明台,我多做了一塊小的,你要吃就先吃那個小的,大的那個別偷吃啊!" 這話說完,在場的人除了明台都笑了,"阿誠哥!"

明鏡打了個圓場:"好啦,明台,去把東西放冰箱去。"

明台朝明誠做了個鬼臉就拉着于曼麗去廚房了,估計等不及要去先吃為快吧。 明誠被明鏡拉着說話,明樓就在一旁陪着坐,看電視⋯太不禮貌,看雜誌⋯好像也不好,明鏡拉着明誠說的都是跟明台和于曼麗有關的話題,他也不好插嘴,他終於想起,進門到現在連口水都沒喝到,都忘了給客人奉茶了,問了明誠喝什麼便轉身去廚房了。

一餐飯吃得愉快,明台最後把明誠做的提拉米蘇拿上桌,獲得一致好評,明台還說明誠的手藝都可以去開店了,惹得明誠大笑。看了看鐘,九點多,是時候告辭了,明誠打算送于曼麗回去,明台卻不放過跟于曼麗在一起的機會,親自送于曼麗回去,明誠本想自己回去,明樓卻已經拿好了車匙,要把他送回家了。

到了公寓樓下,明誠下了車跟明樓揮手道別,突然被一個醉漢撞得整個站不穩跌坐在地上,明樓從後視鏡看到了,立刻下車去看明誠,"你沒事吧?" "沒事" 明樓扶着明誠站起來,那個醉漢本來還想往明誠身邊湊,明樓厲聲喝道:"滾開" 那醉漢一愣,好像清醒了一點,看明樓怒目而視,便灰溜溜的邁着不穩的步伐走開了。

明誠就着明樓扶着他的手踏了一步,明樓便聽到他倒抽了一口氣,"怎麼了?"

"腳崴了。" 明誠有些懊惱。

"我先扶你上去吧。" 明樓摟着明誠,差不多是把他半抱在懷裡,慢慢地向公寓走去。進到大堂就着燈光就看到明誠額上有一層薄汗。什麼叫屋漏偏逢連夜雨?明誠現在的狀況就是了,電梯剛爬升了幾層,忽然一陣輕輕的搖晃,電梯裡的燈倏然熄滅,在這小小的密閉空間裡,無法排解的恐懼向明誠襲來。

---------------------------------------------------

感謝閱讀過的你,好的不好的讀後感也請告訴我,謝謝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