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樓誠衍生/譚趙】醫生與我

~毫無新意的名字,對於一個起名廢來說,請大家別介意啦

~忽然想寫譚趙,故事內容大概就是之前那個腦洞吧,不知道會不會坑掉,這個充其量算試閱吧,有人看我再寫哈~

~沒有看過原著,這個只憑看劇得來的印象而寫的,大概會嚴重OOC

~lo主沒有在國內生活過,所以一些關於生活上的細節就不要太在意啦,或是請大家提供給我吧

━━━━━━━━━━━━━━━━━━━━

在趙啟平眼裡,安迪跟魏兄這一對分開實在有點可惜,他不知道亦不想知道這兩人分手的原因,這年頭男歡女愛本就再正常不過了,自己不也跟曲筱綃分了嗎?


他想找個有趣的人,除了能跟他窩在家裡足不出戶地看看書,聽聽音樂就打發一日,也想那人能跟自己出去瘋,出去玩。說穿了其實是想找個懂自己的人,雖然自己年紀也老大不小了,想要定下來,卻又不想將就,放下了跟曲筱綃之間的男女關係,作為朋友,他倆反而相處得不錯。


安迪自從上次給了那個出了車禍的孩子幫助後,也被納入了趙啟平的化緣名單裡,那次他跟安迪打趣說請她介紹幾個富貴病人讓他來發展施主,安迪還真的給他介紹了幾個,其中一個是她的老闆 – 譚宗明。


趙啟平接過譚宗明手上的卡片時,看着眼前這個人,他不禁想起,這個面熟的人是不是就是前幾天他在酒吧裡見過的那個人? 不過晟煊集團的CEO會出現在那種地方嗎? 好像又不太可能,正想否定這個念頭,倒是譚宗明先開口問了,“趙醫生這麼快就忘了我嗎?”


趙啟平一愣,心想,不會吧,真的這麼巧嗎,“我跟譚總認識嗎?”


“那天晚上,在MINT酒吧裡。”譚宗明跟好心提示。


“那個真的是你啊!”


“是的,那天有點混亂,所以就忘了跟你認識認識。”


安迪站在一旁看着,這兩人難道早就認識了的,“老譚,你跟趙醫生本來就認識的?”


譚宗明抿了抿嘴,搖了搖頭跟安迪解釋道,“早幾天Wise Tech那邊不是派人來談合作發展家居智能系統嗎? 小黃給訂了在一間飯店讓我們開完會去吃飯,吃完後Mr. Williams說想去喝一杯,飯店剛好在MINT附近,想着檔次也不低,就順道送他們過去了,誰知在店門口被個醉酒的女生撞了一下,好在趙醫生眼尖發現,那女生正借機想偷錢包,我們把人抓住了便報了警,只是當時情況有點混亂,所以沒來得及自我介紹。”


“原來這樣,好吧,趙醫生,老譚就交給你了。”安迪說完便轉身走了。


“安迪,你去哪?” “安迪,你去哪?”


安迪轉過身來看着譚趙兩人同時出口的問題,一樣的字句,幾乎一樣的語調,這是她從來沒見過的,“我終於見識到什麼是神同步了。”


譚宗明問安迪,“神同步? 你從哪學的?”


“我家那幾個妹妹教我的。好了,我跟她們約好了今天晚上吃火鍋,現在要回去了,關於化緣的事你們倆慢慢聊吧,先走了。”安迪說完便邁着輕快的步子離去了,剩下譚宗明和兩手插兜的趙啟平在走道上你看我我看你了。


趙啟平抬手看了看錶,對譚宗明道,“譚總,我今天晚上值班,現在差不多到我去吃飯了,要不要一起吃點? 不過可能要委屈你跟我醫院的食堂吃了。如果你不願意的話,我們也可以在附近找家店吃飯。”


“沒問題,我都可以,就這裡的食堂吧。”


“好,現在走吧。”


趙啟平帶着譚宗明到了醫院食堂,先從門口的收銀處邊上看了看菜牌點菜,譚宗明正着對牆上的菜牌發呆,他到底有多少年沒有吃過這樣的快餐了。趙啟平在他身邊看了一會,轉頭打算問譚宗明想吃什麼時卻見他好像有點茫然,想想也對,像譚宗明這種大公司的總裁怎麼可能會有在這種地方吃飯的經驗呢。如果能把譚宗明這個大款的名字寫進他的化緣名單裡,那以後就可以不用為錢發愁了,帶他來吃醫院食堂,會不會太失禮了點?


“譚總,想吃什麼?我去下單。”


盯着菜單看了這麼久都沒半點頭緒的譚宗明決定吧點菜的事情交給這裡的地頭蛇趙醫生便道,“我不忌口,趙醫生你比較熟,由你來發板吧。”


“那好,你先隨便找個位置坐吧,我打好飯去找你。”


譚宗明點了點頭便向用餐區走去,現在也不是正常的用餐時間,空桌多的是,他找了個角落位置坐下,然後開始環視四周,最後,目光停在正在排隊拿餐的趙啟平身上。


趙啟平跟自己身高相約,頎長的身材,挺直的腰板,看上去也是風流倜儻的類型,譚宗明想這個年紀輕輕就能坐到科室副主任的人,必定有他的個人之處吧。看着那人一路捧着盛着餐的托盤走過來一邊跟食堂裡的同事打招呼,就知道這是個容易相處的人。


健康的膚色,修長的手指從托盤上把菜端上桌,兩個小菜,兩碗白米飯,然後還有兩杯飲品,一杯是咖啡,一杯是用茶包泡的普洱茶,趙啟平把東西都佈置好便道,“譚總,這時間也不早了,怕點太油膩的東西你夜了會不消化,所以我點的比較清淡,你看看這些可以嗎?如果還想點什麼我再去買,還有,我點了一杯美式咖啡和一杯茶,你看看你想要哪一個?”


“趙醫生太客氣了,我要茶就好。” 


趙啟平微微揚起嘴角,在譚宗明眼裡,眼前這個醫生似乎電力十足,很容易招惹桃花啊。“聽安迪說,之前有個小孩出車禍了,她那個時候跟魏渭都透過你捐了些錢給那對母子讓他們渡過難關。”


“是的,因為孩子是跟媽媽相依為命的,家庭經濟狀況也不好,住院跟後續的醫療費用如果走正常途徑向政府或慈善機構申請太費時了,那時候比較急,所以我就只好跟魏兄化緣了。”


“那你自己呢? 麼不幫他們?”


扒了兩口飯的趙啟平,腮幫子鼓鼓的,跟倉鼠似的,很可愛。譚宗明被自己的想法嚇到了,不禁也趕緊夾了口菜來吃,壓壓驚,自己怎麼會覺得一個男人可愛呢。


趙啟平倒是沒有注意到,他嚥下飯後便對譚宗明道,“剛開始工作的時候也遇到過很多這種經濟狀況不太好的病人,我都是自己掏腰包出來幫他們,試過連自己整個月的工資都掏出來了,最後弄到自己的吃穿用度都維持不了,還得回家伸手跟爸媽要,那個時候才發現錢再多也架不住要錢的口子多,所以就開始向身邊的人化緣了起來,化緣這種做法是我一個做外科的師哥教我的。”


“你是個好醫生。”


“還好吧,我只是在盡我的本份而已。這世上活着,誰比誰容易呢,為善的心當然要有,但前題是先顧好自己,不給別人添麻煩,有餘力才去幫助他人,也別把慈善公益當作秀,施恩莫望報才是對大家都好吧。”


“心態不錯,在我來看,作為一個醫生,醫術固然重要,但醫德跟仁心也同樣重要。這樣吧,以後你就把我加在你的化緣名單裡,有需要的時候儘管來找我。對了,我還要謝謝你。”


“謝什麼?”


“酒吧的事情。”


“那個就不用謝了,舉手之勞而已。”


“不行,那個人是我的合作伙伴,晟煊能跟他們那麼快談好合作的事情,也有酒吧那件事兒的因素在裡面,怎麼也得請你吃頓飯,趙醫生賞面嗎?”


“真不用,其實我也沒幹什麼呀,譚總可能少去那種地方,始終人多也比較雜,總會有突發狀況出現,下次再去的時候多留意點財物就好了。”


“我譚宗明難得認一個朋友,趙醫生你真的不能給我個面子嗎?”


“這樣…好吧,既然是朋友,那就不要叫我趙醫生了,趙啟平。”趙啟平放下筷子拿起紙巾擦了擦手後向譚宗明伸過去。


“譚宗明。”譚宗明也伸出手來,兩手雙握,一段友誼的開始,為日後的愛情也埋下了種子,當然,這是後話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