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失中年

【楼诚】同居物语(同居三十题)

三十题好像没写过,挑战一下吧~

设定就沿用大总裁与咖啡师里的,明楼被赶出家门后来到明诚家里住的日子

-----------------------------------------------------

1. 相拥而眠

 

那个寒冷的雨天,明氏大楼的门外上演了一场大戏,明氏的总裁明楼被明氏的最高决策人明镜扫地出门,不止被当场解除职务,甚至连家也不能回。

 

汪曼春本想着这是能把她师哥带回自己家的绝好时机,无论两间企业最终会变成怎样,在与能得到明楼的人相比下,明楼对她来说显然更重要。可就在发出邀请时,却被明楼断言拒绝了,他选择了那个助理,那个助理她暗中调查过,只是个小咖啡店的老板,跟明楼再多的关系,就只是明氏资助的孤儿院里的一个孤儿而已。

 

在场面僵着的时候,明诚举着伞子来到了明楼的跟前,把明楼纳入伞中,两人面对面的,站在背后的汪曼春无法看到这两人的表情,她已经非常不满了,但看见明楼的下一个动作时,她更不是味儿。

 

明楼垂下头,把湿透了的脑袋往明诚的肩上一枕,不知道是冷还是怎样,只见明楼的肩膀微微颤着。明诚没有说任何安慰的说话,只是静静地让他靠着,等了一会,两人才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去。

 

回到明诚的家,两人总算放松下来,明诚虽然知道是演戏,但还是有些担心,“怎么办?你现在不能回家了吧?”

 

“是啊,都这个样子了,别说回去,连衣服大概也拿不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住你这儿啊!”

 

“你一个大少爷住这里?你住得惯?”

 

“住不住得惯我说了算,难不成你现在要我出去找地方住吗?这不符合一个落泊公子的设定啊,这种时候必须得是寄人篱下才行啊。”

 

那么理直气壮的「寄人篱下」让明诚忍不住笑了,“还好家里有两张床,只能让明大少爷屈就睡书房啦!”

 

“啊!不是吧!你让我睡书房?!”

 

“啊?不然呢?你想我睡书房然后把主卧让你?有你这么寄人篱下的吗?”

 

“不是,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啊,睡都睡过了,你还要我自己一个人睡。”

 

“明大少,你这是上得床来牵被盖啊!”

 

“这个是什么意思?没听过?”

 

“广东话,意思是说你在得一想二。”

 

“那又怎样,以我们的关系,这个动作不是太正常了吗?” 明楼从后抱着明诚,在他耳边说道。

 

明诚被他抱在怀中番了个白眼,“好啦,睡就睡,不过我要先跟你说好,分你半张床并不等如答应要和你那啥的,反正我不想的话你不能乱来。”

 

“怎么你这话听起来像个女生说的?”

 

“怎么?不行吗?那你去书房睡吧。”

 

“在害羞什么呢,该做的都做过了,不过我也认为这种事情得讲究你情我愿,放心吧,盖棉被纯聊天也可以,相拥而眠也可以,做爱做的事情也可以,任君选择,我乐意效劳。”

 

“你!” 明诚被明楼的无赖式回答咽着了。

 

“好啦,真的不会对你心怀不轨,虽然美人在怀很难把持得住,但你得相信我并不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人。”

 

明诚憋得要死,不过转念一想其实明楼也说得没错,他们在第一次之前,明楼确实没有越过那条界线,他明明有过很多次顺理成章的机会,但却最终还是忍住了,直到自己点头为止。

 

“我信你。其实也没什么,是我自己矫情了。”

 

“没关系的。矫情的你,坦率的你,我都喜欢,老实说我更想你能跟我多撒娇,多依赖我一点。我的阿诚太能干,弄得我有些时候都不知道该如何能帮上忙。”

 

“啊?”

 

“是啊,人都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你今天的独立能干,善解人意都是从过去的境遇中得来的,但那些年能给你撒娇依赖的机会与地方都太少,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在我这里把那些都补上了。”

 

“你怎么那么会说话呢,多金帅气又会说情话的明先生,把妹技巧不错啊!”

 

“你错了,那些是我心底里的说话,是自从认识你开始就有的想法。”明楼顿了顿又继续说,“无论多强大的人都需要一个避风港,能让他休整依靠,受到保护,一直以来你承担了太多,我是真的希望我和明家能成为你的港湾。”

 

“但大姐那里⋯”

 

“别担心,大姐那里交给我,我相信她会同意的。”

 

明楼忽然放下抱住明诚的手,明诚往前踏了一步回身看着明楼,正等明楼开口,就听到了“咕噜”一声响起。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饿了。” 

 

三个声音在两人之间的距离回荡着,明诚拍了拍明楼的胳膊笑着说,"其实我也有点饿了,先去祭五脏庙吧。你想吃什么?"

 

话刚说完明诚便径自向厨房走去,打开冰箱看看里面有什么吃的,不过可能最近都在忙,他也没什么心思去市场买菜,家里的食物剩得不多,也不知道够不够那少爷吃。

 

明诚自顾自的在说,"家里食材不多了,要煮的话还得先出去买点菜回来,叫外卖还是出去吃好呢?不过现在还是很大雨,出门吃完想去顺道买点吃的回来也麻烦..."

 

站在厨房门外听明诚在碎碎念的明楼有种幸福感,这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平平淡淡的,只要跟爱的人在一起就好,室雅又何须大呢。

 

"好了,别忙了,我刚才叫了外卖,现在这么大雨出去也不方便,等雨停了我们再去买菜吧。"

 

"嗯? 你叫了什么外卖?"

 

"附近不是有家你常吃的港式茶餐厅吗?我随便点了一些让他们送过来。"

 

"喔,那应该很快就有得吃了。不过真的是要去买菜了,就算不买菜,也得买点罐头泡面什么的,我刚才找了一下发现好像都没了。"

 

不一会门铃响起,明楼开门时那个送餐的小伙还觉得突然这里他来送过餐,明诚是他们的常客,他不是一个人住的吗?怎么换人了开门了。

 

"请问这里是1305吗?"

 

"是啊,你是来送餐的吧,进来吧。"明楼打开了门让小伙把食物送进来。

 

明诚刚好从厨房端出两杯泡好的咖啡,看到小伙便跟他打了个招呼,"小常啊,今天是你送餐来啊?"

 

"是啊明哥,刚才门打开看不见你还以为送错了。"

 

"哈哈,这是我朋友,他这阵子都跟我住一起啦,下次看到他不用以为送错了。" 明诚笑着说。

 

"喔...好的。那我先回去了。"

 

"雨很大,路上注意安全啊。"

 

"好的,再见啦!"

 

送走了送餐的小伙,明楼和明诚把食物从塑料袋里拿出来分着吃,明楼把意面面条吞下去,忍不住问明诚,"你跟刚才那小子很熟?"

 

正埋头吃面的明诚抬头,三两下把还没来得及送进口中的面条嗞溜进去,边嚼着边回道,"是啊,我是他们家餐厅的常客嘛,他是店东的儿子,我在这里住了那么久,差不多算是看着他长大了。"

 

"那小子看你的表情不单纯啊..." 

 

"诶! 你想什么呢? 我是大哥哥,以前常教他功课呢,就像兄弟一样,你想到哪里去了!" 明诚急忙放下手中的筷子,在明楼的前额上轻轻的拍了一下。

 

明楼也放下了手中的叉子,带点委屈的看着坐在对面的明诚。明诚被气笑了,"哈,还委屈了是吧? 谁让你乱呷醋呢。"

 

"那有什么办法,你太好了,我要慎防情敌。"

 

"说什么呢! 我不是个随便的人,也不是同性恋,我跟你在一起并不是因为你是男人,也不是因为你的身份跟地位,只是单纯地喜欢明楼这个人而已。"

 

这样突如其来的情话让明楼有点措手不及,他们一直以来的相处,大部份时间都是明楼在主动,时不时的对明诚说情话,把明诚弄得不知如何是好,像刚才那样的话语﹐他确实得少听到,明诚更常是用行动来表达他对自己的爱。

 

所以,这样的情话更加显得珍贵,他想给这人一切最好的,明诚以前的人生他无法参与,所受的伤害他也无法弥补,但往后的人生,明楼暗暗发誓一定会好好守护他,让他幸福。

 

晚餐完毕,把东西收拾好,两人在沙发上挨着坐,看着电视台播的一个旅游节目,地点是法国,明楼在那边读大学的,他顺道给明诚介绍电视上出现的名胜背后的故事,两人讨论着以后有时间要去一趟,说着说着,明诚开始打起盹来。

 

明诚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看得明楼心痒痒的,毫无防备的,天真纯粹的睡颜让明楼看他有点入迷,直到听到明诚小声的打了个喷嚏,明楼才回过神来。

 

抱起明诚往主卧里走,这一动让明诚挣扎着要下来,明楼怕他掉到地上,把他抱得更紧了,"别动,我们现在去睡觉吧。"

 

将明诚抱起送到床上,先给他盖好被子,自己转身出去把灯和电视都关了,然后再回到被窝中,已经被明诚的体温烘热了的被窝让人特别舒服,有爱的人在身边,感觉真的很好,这是明诚的家,是个能让他彻底放松的环境,他如小孩般对身旁的人完全信任,还不自觉地向热源贴过去,把明楼弄得一阵心猿意马,可是他有话在先,最终还是忍住了。

 

轻轻的把人揽过来,抱在怀里在那人的额上蜻蜓点水般吻了几下,爱人均匀的呼吸声就是最好的安眠药,今天算是为了对付汪芙蕖的行动拉开了帷幕,接下来事情会否如预想般发展还是未知之数,不过现在他可以先好好休息,抖足精神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好准备。

 

隔天清晨,明诚依照着自己的生理时钟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被明楼抱在怀里,他有点不适应,但却对这种他从来都缺乏的安全感却让他眷恋不已,其实这样的相拥而眠也不错呢。

 

----------------------------------

感谢阅读过的你。

貌似大家都习惯看简体字,这次我直接把文换成简体啦~


评论(9)

热度(80)